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禅宗演义(原创、首发、每日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4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07-11 21:06
    @断鸿声里尽秋风 2019-07-11 20:39:38
    圆泽禅师那事,涯友们怎么看?
    -----------------------------
    谢谢老朋友关注和交流。
    佛教之六道轮回,投胎和夺胎,是比较复杂的。况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果,自然每个人之后事也就不一样了。
    圆泽禅师窃以为虽号称禅师,但并非彻悟之人。他还要在三生石上来回,还不能躲脱入胎之事。(这和佛菩萨乘愿再来是不一样的。)若是彻悟之人,来去都能自己作主的,岂能如圆泽禅师那样。 | 6434楼 | | | |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07-12 09:55
    这一天,石梯和尚看见侍者拿着钵盂准备往斋堂吃饭,于是大声喊到:“侍者。”
    侍者听到师父在喊,赶紧应答着回过头来。
    石梯和尚问道:“你干嘛去啊?”
    侍者道:“我到斋堂去啊。”
    石梯和尚道:“我难道不知道你拿着钵盂要到斋堂去啊。”
    侍者奇怪的道:“除此外别道个什么?”
    看到侍者似乎有点不明白,石梯和尚只好开门见山了:“我只问汝本分事。”
    侍者道:“师父若问本分事,我实是上斋堂吃饭去。”
    看到侍者脚跟稳固,石梯和尚不由得赞叹道:“汝不谬为吾侍者。”
    对于一个禅客而言,你既要知道自己的来处,更要知道自己的去处。若不如此,何异瞎驴一个。
    所以石梯和尚看到自己的侍者拿个钵盂往斋堂去,马上就此勘辨他道甚处去。石梯和尚之意,是要看看侍者明不明白自己的去处。
    面对师父的勘辨,侍者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你要问我的去处,我拿着钵盂,自然是往斋堂吃饭去啊。
    石梯和尚看到侍者有点装聋作哑的,马上呵斥道“废话,我难道不知道你拿着钵盂要到斋堂去啊”。
    可是侍者依旧装聋作哑的道“除此外别道个甚么”?
    没奈何石梯和尚只得打开天窗说亮话道“我只问你本分事”。石梯和尚如此发问,已是不得已之老婆话了。
    面对师父刨根问底之问,侍者依旧脚跟稳固不随别人的语脉转动道,若问本分事,我确实是上斋堂吃饭去啊。
    一个人的本分事,纵到极致,也不过是平常心而已,也不过是穿衣吃饭拉屎放尿而已。除此之外,你还想什么别的本分事啊,你还有什么别的本分事啊。
    而且,对于现在手上还拿着钵盂的我来讲,到斋堂去吃饭,就是我的去处,就是我的本分事啊。
    所以,任凭师父东说西说,这个侍者那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绝不松口半步。
    侍者的如此回答,石梯和尚自然是非常满意的了。
    在这里学人千万要注意的是,侍者此语,乃是悟后之语。不然的话,若认定本分事就是去斋堂吃饭如此简单,却又是误会了。所以,到处地步,也需透过始得。
    对于这个公案,南北宋交际间的宏智正觉禅师评唱道:“放过即不可,如今直与扭得鼻孔痛,打得骨头出始得,免见瞎驴趁大队。所以道平地上死人无数,透得荆棘林是好手。且道适来这僧透得也未?多虚不如少实。”
    明末清初的清化净嶾禅师评唱道:“入此门来直须田地稳密堪受钳锤,百炼千敲终始不变,所谓要识真金火里看也。石梯肯他也是罗公照镜,当时何不与他三十棒,使渠纵遇百味珍馐也须吐却始得。”
    | 6438楼 | | | |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07-13 10:08
    第二十节 西塔光穆

    西塔光穆禅师是仰山慧寂禅师门下最为优秀的学生之一,并且在慧寂禅师圆寂后,还接替慧寂禅师成为了仰山栖隐寺的主持。可是不知为何,光穆禅师不仅其个人履历后人几无所知,并且禅宗典籍中对其记载也是非常的少。也许,光穆禅师不仅是个非常低调之人,而且还不允许别人记录他的言行吧。

    光穆禅师接任仰山栖隐寺主持后,这一天,有僧人前来参问道:“请问师父,如何是正闻?”
    光穆禅师道:“不从耳入。”
    这个僧人不能领会,又继续问道:“作么生?”
    光穆禅师道:“还闻么?”
    佛教历来是强调学佛之人要有正知正见正闻正行的。正者,不偏不倚也,不迷惘颠倒也。正,自然也有正确之意。当然这个正是以“三法印”为标准的。
    何为正闻?《摄大乘论释》曰:“无倒听闻如是经等故名正闻。由此正闻所起熏习,名为熏习。”
    如是可知,正闻,就是无倒听闻。也就是不错乱颠倒,不加入自己之私见和他人之偏见。
    但是,这些都是书本上的东西而已,对于教外别传的禅师而言,对此自然是有自己独到之领悟的。
    所以光穆禅师毫不犹豫的说不从耳入。
    既是正闻,岂从耳入?若从耳入方得,即非正闻。
    这个僧人不能领悟,只得再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光穆禅师看到他不能当下领会,只得再次开示道“还闻么?”
    禅宗讲究当机立断一超直入,所以,要见当下就见,要闻当下就闻。
    所以,我已经在给你说法了,只是你“还闻么?”
    由此可见,光穆禅师之禅法,还是非常彻底的。

    这一天,有个僧人问光穆禅师道:“请问师父,如何是西来意?”
    光穆禅师道:“汝无佛性。”
    祖师西来意之问,乃是僧人口头禅了的问题。不过,你老是问别人西来之意,何不问自己本有之意呢?你随别人语脉转动,随别人脚跟转动,你又那里有自己本有之佛性呢。
    对此公案,明末清初的频吉智祥禅师作偈评唱道:
    官马从来无所禁,南陌溪西任所驰。
    沿山百里皆传驿,处处轻花衬马蹄。

    这一天,有僧人问光穆禅师道:“请问师父,如何是顿?”
    光穆禅师没有吱声,而是作圆相示之。
    这个僧人随即又问道:“如何是渐?”
    光穆禅师依旧没有吱声,而是以手空中拨三下。
    看来,对于仰山慧寂禅师之圆相禅法,光穆禅师还是深得其妙的。
    | 644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586天 / 跨度604天】
    • 开贴:2018-03-18 11:25
    • 更新:2019-11-13 09:58
    • 阅读:272415 回复:19274 楼主:3515
    • 字数:约1890千字
    • 图片:2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