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禅宗演义(原创、首发、每日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5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10-20 09:20
    师备禅师在雪峰寺学习期间,照顾义存禅师的光侍者因为看到师备禅师时时处处以头陀自居,就认定师备禅师不是个参禅的料。所以光侍者就对师备禅师道:“师叔若学得禅,某甲打铁船下海去。”
    不过,没过几年,师备禅师不但学得了禅,更开山弘法当上了主持。
    师备禅师当上主持后,便问光侍者道:“光侍者打得铁船也未?”
    在这里,读者们不要认为师备禅师当上了主持后,便在同道中炫耀卖弄。如果师备禅师有炫耀卖弄之心,那么他是不可能悟道,更不可能应对包括雪峰义存在内的众多江湖中人的。
    在那个时候,禅师们利用一切机会和话题,来互相启发和勘辩,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师备禅师也想借此来勘辩一下光侍者。
    可惜,光侍者面对师备禅师的逼拶,却是无言以对。
    光侍者虽然不能应对师备禅师的逼拶,但是后来许多江湖中人却纷纷站出来替光侍者应对。
    法眼宗掌门文益禅师替光侍者作答道:“和尚终不恁么。”
    文益禅师的弟子清凉泰钦禅师替光侍者作答道:“请和尚下船。”
    文益禅师的另一弟子报慈行言禅师替光侍者作答道:“贫儿思旧债。”
    北宋佛印了元禅师评唱这个公案道:“禅也未曾参得,何用思量旧事。忽然被它撑动铁船,玄沙堪作甚么?”

    这一天,有僧人参问师备禅师道:“如何是亲切的事?”
    师备禅师道:“我是谢三郎。”
    对于一个禅僧来讲,亲切之事,无非是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无非是领悟禅道。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和心里,禅道,实在是个高深莫测的话题。禅道,实在是看不到摸不着听不见思维不及的。禅道,实在是在玄妙之境的。禅道,同样也不在语言文字上的。
    所以,江湖中那么多的人汲汲于禅道,许多人都是无从下手的。
    不过,对于明眼宗师而言,要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实在是个小问题啊。
    所以面对僧人之问,师备禅师并不对他说上一通书本上的道理,也不对他棒喝交加使他念头断绝。
    如果要说最亲切之事,还有什么比我就是谢三郎更亲切的呢。
    我是谢三郎,江湖中的人全都知道的啊。这不用寻思不用着眼不用勘辩,如果你能在没有任何思维考量的情况下直认我就是谢三郎,那么,你也就能明白什么是亲切的事了。
    对于这个公案,宋朝第一评论大师雪窦重显禅师作偈评唱道:
    本是钓鱼船上客,偶除须发着袈裟。
    祖佛位中留不住,夜来依旧宿芦花。
    北宋投子义青禅师作偈评唱道:
    亲伸端的问君言,莫比流沙少室传。
    昨夜雁回双岭后,谢家人立月明前。
    南宋笑翁妙堪禅师作偈评唱道:
    萧萧芦苇映江流,独棹孤篷漾小舟。
    细雨斜风浑不顾,一心只在钓竿头。
    若是红尘洗梦作此僧去参问师备禅师,亦问道:“如何是亲切的事?”
    师备禅师亦回道:“我是谢三郎。”
    红尘洗梦即道:“低声,低声。”
    | 7242楼 | | | |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10-21 10:07
    这一天,师备禅师来到福州市南边的福建莆田市游方。此时的师备禅师,不但拥有 的敕号,更是深受当地一把手王审知之尊崇。
    莆田市各界人士获知师备禅师来了,自然是出动了很多人载歌载舞热烈欢迎师备禅师的。
    第二天,师备禅师问小塘长老道:“昨日许多喧闹,向甚么处去也?”
    小塘长老没有吱声,而是提起袈裟角。
    师备禅师马上批评道:“料掉没交涉。”
    作为一个僧人前往他方游历,能受到当地各界的盛情接待,自然是风光之事。可是师备禅师的心里却只有佛法,所以,他借此勘辩小塘长老道,昨天的那些喧闹到哪儿去了啊?
    对于师备禅师而言,那些外在的荣华富贵是非得失,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更不值得回味。所以,自己抛出此问,一来可以看看小塘长老对此的态度,二来看看小塘长老会不会掉入动静、今昨之分别中。
    并且昨日之喧闹,万法之动也,万法之用也。昨天的这些用(动),今天到哪里去了呢?你要是能明白用之去处,自然也能明白体之所在,如此,你也就明白大事了。
    面对师备禅师之勘辩,小塘长老立即提起袈裟角示之。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明不明白体吗,那我提起袈裟角,用“用”来回答,用以显体,体在用中。
    不过,对于小塘长老的应对,师备禅师并不满意。他认为自己提出这个问题,对方一定会在固定的套路和思维中来应对,从而不能有出格之机。禅,是非常忌讳学人有惯性思维的,所以许多禅师常常用各种手段来截断学人的思维。从小塘长老以用答体来看,他果然如此啊。
    对于这个公案,法眼宗掌门人文益禅师则反问道:“昨日有多少喧闹?”
    文益禅师的弟子清凉泰钦禅师评唱道:“今日更好笑。”
    南宋北涧居简禅师作偈评唱道:
    今日静愀愀,昨日闹啾啾。
    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
    北涧居简的同班同学无际了派禅师也作偈评唱道:
    人前提起袈裟角,堪笑无端露丑恶。
    二老风流出当家,未明向上那一着。
    如是红尘洗梦在场,当师备禅师问道:“昨日许多喧闹,向甚么处去也?”
    红尘洗梦道:“即今生也。”
    | 7251楼 | | | |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19-10-22 09:51
    这一天,义存禅师来到教室给同学们上课。义存禅师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
    义存禅师话音刚落,长庆慧棱禅师马上道:“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
    旁边的云门文偃禅师则把拄杖扔到义存禅师面前,然后做出害怕的样子。
    没多久,雪峰寺就有僧人来到玄沙寺,把义存禅师师徒之交锋情况告诉了师备禅师。
    师备禅师听后道:“须是棱兄始得,然虽如是,我即不然。”
    此僧马上问道:“和尚作么生?”
    师备禅师道:“用南山作么?”
    义存禅师师徒几人的这个公案传入江湖后,立即就引起了众多禅师的热议,而且禅师们对此褒贬不一,有认可云门文偃的,有认可玄沙师备的,有全盘否定的,反正禅师们那是各抒己见各显家风的。
    义存禅师在教室里抛个话端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
    鳖鼻蛇是一种毒蛇,被其咬上一口,自然是会丧身失命的。
    在禅宗中,可以使人丧身失命者,除去鳖鼻蛇外,还有可以伤人吃人的白额虎,还有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拟议即丧身失命之子湖狗,还有能令百兽胆裂的金毛狮子,还有闻者皆丧的涂毒鼓等等。
    鳖鼻蛇白额虎涂毒鼓之类,确实是可以使人丧身失命的。不过,那是要让学人之偷心死念头死凡心死。偷心死则道心活,念头死般若活,凡心死则真心活。学人只有大死一番死中得活后,方能达至不疑之地。
    自然,长庆慧棱禅师是明白鳖鼻蛇之真意的,所以他马上站出来说道,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
    慧棱禅师之语不可谓不正确,只是太过于依文解意,太过于顺水推舟,从而没有出格之机,没有透关之句。所以包括玄沙师备等人在内,都是不太认可他之应对的。
    所以北宋真净克文禅师直接批评慧棱禅师是随邪解语之人,南北宋交际间的此庵景元禅师则批评慧棱禅师为蛇画足。
    而云门文偃听到师父如此一说,便立即把自己手中的拄杖当做避之不及的毒蛇扔到了义存禅师的面前,并且作出害怕的样子。
    所谓弓杯蛇影,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当你一说到蛇的时候,自己手中的拄杖也立即就成为了一条避之唯恐不及的毒蛇了。既如此,那还不赶紧仍开更待何时。而且你说蛇,那我就把它扔到你的面前。并且师父让人小心提防,同学更是说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我岂有不害怕之理。
    而且你叫人提防,我早已弓杯蛇影害怕得不得了,自然是早就在提防着的了。你说有人会丧身失命,我立即就把它扔得远远的,自然它就伤不到我了。
    云门文偃那是具大手眼之人,所以他的一番精彩表演,完全达到了死蛇活弄之地,不仅活现其用,更是直露其体,实在是权实并用之高明招数。故其扔出的拄杖,不止恰好打着鳖鼻蛇之七寸,亦乃打着义存禅师话语之七寸。
    对于云门文偃之作略,后来的禅师们自然是给与了高度好评的。
    而玄沙师备禅师获知这个事情后,一方面肯定长庆慧棱之解是正确的,另一方面同样认为长庆慧棱没有出格之机,所以他说出自己的应对道,用南山作么?
    师备禅师之语,意在扫除学人之寻言逐句,避免学人死在句下。
    如果论可以丧身失命之物,又岂止是南山之鳖鼻蛇。世间万事万物,皆可使人丧身失命。而世间之万事万物,同样可以使人死中得活。
    既如此,用南山作么?
    并且你作为一个名震天下的老师,一上来就放出一条能使人丧身失命的鳖鼻蛇,从而使不明就里的同学们一个个疑神疑鬼捉摸不定。你搞得一个庄严的佛学院人心惶惶的,如此老婆心切,何必呢。你还不如不说这些话,让所有人平常度日还好些。
    既如此,用南山作么?
    对于师备禅师之应对,后来的禅师有高度赞扬的,当然也有批评的。
    南北宋交际间的宏智正觉禅师评唱道:“玄沙太刚,长庆少勇,南山鳖鼻死无用。”
    明朝天奇本瑞禅师评唱道:“庆(长庆慧棱)放沙(玄沙师备)收,总不当机。”
    这个公案传入江湖后,禅师们对此作出了许多精彩的评唱。其中评唱得最好的,大家通常认可为宋朝第一评论大师雪窦重显禅师之评唱。
    重显禅师作偈评唱道:“象骨岩高人不到,到者须是弄蛇手。棱兄备师不奈何,丧身失命知多少。韶阳知,重拨草,南北东西无处讨。忽然突出拄杖头,抛对雪峰大张口。大张口兮同闪电,剔起眉毛还不见。如今藏在乳峰前,来者一一看方便。”随即重显禅师大喝一声道:“看脚下。”
    明末清初的玉林通琇禅师评唱道:“通琇当时若作云门,以拄杖撺向雪峰怀里。他若拟议,随后教伊自作自受亲遭一口。为什么?今朝二月二,暂放龙抬头。”
    明末清初的三宜明盂禅师评唱道:“雪峰毒气薰蒸,长庆拚命挨拶,云门矢上加尖,堪作甚么。玄沙用南山作么,巧不如拙。然虽如是,即今还有不被其所薰蒸者么?不妨出来与老僧相见。罢罢,救得来已是不堪了也。”
    若是红尘洗梦在场,当义存禅师说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
    红尘洗梦随即以手作斩蛇势。
    | 726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0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591天 / 跨度609天】
    • 开贴:2018-03-18 11:25
    • 更新:2019-11-18 11:15
    • 阅读:274490 回复:19440 楼主:3521
    • 字数:约1898千字
    • 图片:2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