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从桃花源里出来的乡巴佬《茅山道士流浪记》请大家多支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0:50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
    长久以来,人们都只把桃花源当做陶渊明表达崇高志向的理想之地,觉得那里虽美却不过虚构而已。
    如果我说,我便是从那桃花源里走出来的乡巴佬,你会相信吗?
    那么,故事就从我走出桃花源的那一刻开始说起。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0:52
    听人说,1楼要自己占???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0:55
    看到的朋友们有福啦,因为这将会是一个长达一两年的巨坑。
    下面就开始直播。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0:59
    躺在小船的船舱里,四周一片漆黑,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以为我也像是神话传说里的赖氏一样,被流放到永恒的虚无当中。唯有水声潺潺,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我和这尘世还有一丝的联系。

    我闭着眼睛心里一遍遍念着吴师公临别时自言自语般的叹息,‘红尘炼心路,梦醒不知处’。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但有一点我很清楚,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定会去到一个和过去决然不同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有鲲鹏那样巨大的钢铁飞鸟,肚子里装的下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那个世界里有蛟龙一般蜿蜒穿行的列车,一次能装得下小山一样多的货物。那个世界里的人甚至有能力飞到月亮上去。李向前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甚至还偷偷翻出一张白衣美女的照片,他说,照片里的女人就是嫦娥,这照片,是从月亮上拍来的。

    李向前是我大师伯岳茂华从山外带进来的徒弟,整个茅山,像他那样从外面来的师兄弟有几十人,我们这群乡巴佬关于外面世界的所有知识,都是通过他们口耳相传一点点了解的。

    李向前展示的嫦娥的照片让我既诧异又惊奇,但我总觉得他像是在骗我,因为他说这一切的时候,露出了只有在捉弄我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贱贱的坏笑,而且,照片上那女人是挺漂亮,可是跟我嫦娥仙子比起来,

    想来想去,想了好多,想到后来甚至幻想自己有功夫也去月亮上瞧瞧。

    船在溶洞里越走越窄,闭着眼睛能够感受到四周的石壁传来结结实实的压迫感,我不得不紧紧缩着身子,连呼吸也不敢使劲,生怕稍微一抬头,头顶的石壁会把我的鼻子给磕破。

    此行匆忙,连我也没料到。身上的两件行李都是吴师公送我的,一样是系在我脖子上的石坠子,通体碧绿,中间有一滴凝结的鲜血,表面有一层蜡一样的物质,想是长时间把玩摩挲的产物。捏着那石坠子,上面有丝丝温热传递到我的手心,我能够感受到里面有一丝丝生命的气息,像是蛋壳里正在孕育着的小生命一样。或许在外人看来这破石头做工粗燥,简直一文不值,拿来垫桌脚都不是块好料。但跟着师傅修行数十年,我早就不是啥也不懂的门外汉了。别的不说,光凭他出自吴耀阳之手,就足够它价值千金了。

    还有一件行李也攥在我手里,也是吴师公给我的,两张花花绿绿的票子,一张上面写着10,一张上面写着5,加起来15.我不知道外面东西贵不贵,15块钱能买多少东西。

    可我很确定,15块肯定不是个小数目,吴师公都说了这是他的毕生积蓄,肯定是一大笔钱,坐一次飞机总该没问题吧。

    人在黑暗中待的时间久了,会对光线特别的敏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闭着眼睛的我忽然感受到周围微弱的光线。

    睁开眼睛,发现水流刚刚把我送出溶洞,那溶洞口窄的,仅能容纳一只小船通过,再加上周围水草弥漫遮掩,离得稍微远了,要想发现它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刻我正漂在一处宽阔的水面上,圆圆的月亮高悬在半空,按照月亮的位置估计,在洞中似乎我并没有漂太久。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本该是家庭团圆相聚的好日子,我却在这个日子逃离了生我养我几十年的小村子。

    小船缓缓地靠向岸边,在一处平缓的沙滩边停下来,我跳下船,朝着船尾喊一声:“无名,你回去吧。”

    船桨又无声地挥动起来,船轻快地转个身,穿过水草遮掩的溶洞口,不见了。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1:06
    车轰隆隆开动了,开始我吓了一跳,看着两遍的景物飞速后退,内心的恐惧很快转变为激动,激动的简直无法言喻,我捂住嘴巴不让惊呼声发出来,不然司机一定会把我这个乡巴佬轰下车的。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走南闯北见得各色人等多了,一上车就天南海北跟我各种胡侃,他说他叫王建军,是个个体户,办了个生态养殖厂,养了几万只鸡,他的鸡都是不吃一滴饲料,零激素的高品质土鸡,他名下还有一家农家乐。养的土鸡一部分供给自己的农家乐,其余的全送到各地的大酒店。这次他去外地送货,没想到有一个酒店倒闭老板跑路了,一百来只鸡没有人要,只好再拉回去。

    说到这里他骂一声晦气,然后问我:“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看你是从乡下来的,是去城里打工吗?”

    事出突然,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出来以后要去哪里,该干什么养活我自己,他突然问起,我只好顺坡下驴,吱吱呜呜地点点头说:叔,我叫唐无忧,是要去打工。“

    看我欲言又止,王建军还以为我在为未来担忧,他笑着说:”小子,我也是农村娃,出来的时候年纪比你大,老婆都有了。你看现在才多少年,还不是房子车子什么都有了。不过现在社会不一样了,给人打工始终没有大出息,出来也好,出来多见见世面,闯着闯着就有目标了。“他又说:”我的厂子在常德郊区,我可以拉你到那里,厂子门口就有公交车,随便坐一路,两块钱就能到市区。“

    说起钱,我忽然想起是不是我坐他的车也应该付给他车钱,可是该付多少呢?我想,他刚刚说坐公交车需要两块钱,我准备5块钱总足够了吧。这样一想,真觉得吴师公给我的15块钱不算多,坐个车就要2块,坐飞机只怕10块都不止呢。

    打定主意,我偷偷摸出那张5元的钱捏在手里,对他说:”王叔,谢谢你拉我,你看我给你多少钱合适?”

    他说:“嘿,我又不是搞客运的,顺路捎一段,百八十公里路,给包烟钱算了,20!”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1:14
    吴师公在给我那15块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我特别难忘,那感觉像是比割他的肉都疼。他还说,这是他年轻时候在外面辛辛苦苦打拼多年的全部积蓄,让我省着花,并且列了一长串回去的时候给他捎的东西,山西的汾酒,四川绵阳的竹叶青,北京五道巷子的二锅头。我没见过世面,真以为15块是一大笔钱呢。

    想不到啊!竟然连一趟车费都不够!

    我红着脸把两张票子都掏出来,老老实实地对司机说:“王叔,我带的钱少,只有15。”

    他转脸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钱,眼睛里忽然放出光来,拿过那张10元的钱看了又看,惊喜地说:“哇,大团结,你竟然有这么老的钱。这种钱早就不流通了,放40年前,一张大团结可是一大笔钱,普通工人干一个月还挣不来这一张,它的收藏价值比它的实际价值多得多,拿来买东西太可惜了。”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吴师公他并没有骗我,这钱确实是他辛苦积攒多年的积蓄,放在吴师公出山那个年代,也确实是一大笔钱。只能说今时不同往日,钱币贬值的速度太吓人了!

    我对司机说:“王叔,这钱还能用吗?”

    他头鸡啄米似得连点了好几下,说:“能用能用,当然能用,你要是给我这个,不收你20,这一张就够了。”

    “真的?太谢谢你了王叔。”我惊喜地说。

    人啊,往往就是这样,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反之,期望越小失望也越小。司机一开始说要收我20元,而我只有15,就是全部掏出来也不够,沮丧之情简直爆表。然而司机最后只收了我10元,居然还能剩5元,真幸运呐!

    圆月高悬,车在又宽又直的高速公路上默默前行,视野很有限,灯光以外便是黑暗的边缘。但即使这样,视野所能到之处的一切,还是让我感到既惊奇又疑惑。我心里憋了一肚子的问题,出于胆怯和矜持,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刚上车的时候司机话很多,问多问西,一会讲他创业的艰难,一会讲他可爱的妻女,讲的唾沫横飞满面红光。如果能给他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我想他能不停地聊一晚上。可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他讲的好多东西我都听不懂,所以一直都是他在讲,我在听,偶尔我会忍不住问一些让我疑惑的问题,也不敢多问,怕人家嫌我没见过世面嫌我烦。

    夜渐渐深了,司机在跟我讲完他调皮捣蛋的儿子之后也不再说话,车厢陷入到一片寂静当中。他累了,不停地揉眼睛打哈欠,强打精神。

    我一点睡意都没有,四面八方千奇百怪的东西看都看不过来,兴奋都来不及呢。

    走着走着天就蒙蒙亮了,司机这时候不揉眼睛了,连哈欠都困得打不动了。

    我依旧精神百倍,东瞧瞧西看看,看什么都觉得奇怪,看什么都觉得有趣,不经意间瞥了司机一眼,这一瞥吓得我冒出一声冷汗,不由得叫出声来:“王叔,你怎么睡着了?”

    司机王建军上眼皮软绵绵地搭在下眼皮上,两只手无力地搭在方向盘上,可不就是睡着了嘛。

    我虽然见识少,第一次坐车,甚至还没听说过车祸这个词。可我不傻,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这么快的车速,一旦发生意外,出产生多么可怕的后果。小时候,有一个村里人从山上往下用手推车运粮食的时候没刹住车,自己先摔下坡,手推车砸身上,当时就砸死了。我亲眼所见!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1:23
    司机猛地睁开眼睛,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搓了一把脸,拿起眼前的矿泉水瓶子咕咚咚一口气喝掉大半瓶,惊慌失措地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叫唐无忧是吧,小唐,跟我说话,不要停。”

    我说:“说什么?”

    他说:“说什么都行,你随便问,不要让我再睡着就行了。”

    我乐坏了,走了一路我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怕他看出我是个想把浪没敢多问在,这下好了,可以问个痛快了。

    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王叔,坐一趟飞机需要多少钱?”

    他说:“这个不一定,看要飞哪条航线,还要看是经济舱还是商务舱,还有头等舱,价钱都不一样。便宜的几百块,有些国际航线的头等舱要上万元。”

    一种遗憾的情绪在我心中掠过,但稍纵即逝,我又问:“叔,对面山上像人一样站着的大家伙是什么?胳膊上还搭着长长的线。”

    司机转头看了一眼说:“噢你说那个,那是电线杆,特高压输电线路,电线杆都那么结实。”


    我没听明白,可我不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我也怕追着一个问题把人家问烦了。于是迅速提出下一个问题:“王叔,旁边那条路怎么和这条不一样,那也是高速公路吗?”

    王叔看我的表情有点奇怪了,他的表情分明在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提这么低级的问题,可他现在毕竟有求于我,不好发火,于是耐着性子跟我解释:“那是铁路,你没看见上面有两条铁轨吗?”

    “我知道了!”我打断他道:“铁路是用来跑火车的,火车是一次能装下很多人很多东西的大车,对不对。”

    王叔赏给我一个白眼,他说:“对,要是运气好的话过一会或许能看见火车经过。”

    我无比期待地把头伸出车窗,希望运气能眷顾我,让我瞧一眼期待已久的火车。可是我运气并不好,清晨的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吹的我耳朵冰凉,吹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也没有看见一列火车驶过。

    我回过头来,说出我的下一个提问:“王叔,昨天晚上我上车的时候明明记得车厢里只有几笼鸡,为什么现在多了个人?”

    “什么?”王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忽然骂道:“我曹,怎么遇上这帮狗日的了?”

    我说:“王叔,他是谁啊,你认识他吗?”

    他一脸严肃,对我说:“飞车党。”

    我不明白,又问他啥是飞车党?他说:“就是一些地痞无赖,我旁边大红颜色皮卡你看见了吗,他就是从皮卡上跳上来的,现在正把我的鸡往皮卡上卸呢。”

    我吃了一惊,外面的世界在我的幻想里一片美好,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那你干嘛不停车,他在偷你的鸡呀。”我说。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4-22 21:26
    @一半醒来一半醉 2018-04-22 20:55:56
    道友,你这是自欺欺人啊
    -----------------------------
    道友何出此言,刚发帖战战兢兢,别吓唬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8天 / 跨度36天】
    • 开贴:2018-04-22 20:50
    • 更新:2018-05-29 19:58
    • 阅读:16479 回复:790 楼主:616
    • 字数:约289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