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从桃花源里出来的乡巴佬《茅山道士流浪记》请大家多支持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6 23:46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00:20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01:09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01:32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01:51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02:17
    昨天晚上就睡一个半小时,



    今天又码字到现在,




    就问,





    还有谁??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3:30
    @塞纳河畔ABC 2018-05-17 12:08:32
    吃过饭,来看看
    -----------------------------
    谢谢老哥之处,




    谢谢,



    谢谢啦。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3:49
    每日一顶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4:28
    顶一下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5:16
    顶一下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5:33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7:30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18:26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20:24
    更今天的啦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20:33
    第五十三章 重返旧地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20:46
    那天从大佛洞中出来已是半夜,坐在轰鸣的直升机上,我发现我们一路奔逃,疲于奔命,早就失去了对方位的判断能力。原以为我们会在大佛的肚内,到了那时候才发现,被媚二娘炸出来的豁口,竟然是在大佛右侧两百多米的山崖之上。
    我们被安排在景区附近的一家酒店休息,一落地,裴千山又不见了踪影。
    死者为大,我们本想找个地方先妥善安置好倪芳芳的尸体,酒店的保安十分不配合,说什么都不肯让我们抬着倪芳芳的尸体进去,哪怕到地下停车场都不行。
    我们起了一番争执,正推搡着,刘文蹲在地上抱着倪芳芳的尸体,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他说:“你们都别争了,我和她哪也不去,我就在这里待着,天一亮就回去。”他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说:“谢谢你们了,你们都早点休息吧,我想多陪陪她。”
    陈凯盛,这个一直以来都和我过不去,近日才关系逐渐转暖的汉子流下了眼泪,他说:“刘文,你不要这样。芳芳走了,便是烈士,烈士就该有烈士的荣誉,咱们不能就这么带她回去。我这就联系郭队,让他安排人手,隆重隆重的迎接芳芳回家。”
    正说着,裴千山噔噔噔地远处走来,问清缘由,他立马找来酒店的负责人,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最后酒店负责人答应会立刻联系一家医院,倪芳芳的尸体可以先寄存在医院里。
    我们在酒店里简单清洗包扎一番,几乎坚持不到包扎完成,脑袋一挨枕头立刻沉沉睡去,第二天睁开眼睛,夕阳西下,已是黄昏时分。
    这一觉睡得漫长且满足,醒来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仿佛这两天的所有伤痛,都在睡梦中被洗刷殆尽。
    我伸一个长长的懒腰,转头一看,张克锋正捧着一杯浓郁的咖啡,笑盈盈地看着我,说:“醒啦?”
    我坐起身来,看他面色红润,比如恢复的还好,笑道:“真够可以的,伤那么重,睡一晚屁事没有了,比我醒的都早。”
    他说:“我也是刚刚醒来。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皮糙肉厚,耐打,命硬的跟打不死的小强似得。这几年跟着师傅走南闯北,每次都是一身伤,都习惯了。”
    我问其他人呢,张克锋说:“刘文我没见着,我醒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估计是去医院了。陈凯盛刚刚才走,好像刑警队那边来人接倪芳芳了。”
    我赶紧起身,洗刷完毕草草吃了几口面包,和张克锋赶到医院,果然见到好几辆警用车辆停在医院门口,一群人打着横幅,满脸肃穆,横幅上写着“欢迎女英雄回家。”
    在这里我见到了郭槐生,他亲自过来了,眼圈红红的,我以为他在做戏。后来才知道,这倪芳芳和郭槐生居然是亲戚,倪芳芳还是他花了不少功夫弄进刑警队的。
    世事难料,原以为是帮亲戚走一条平坦舒适的捷径,却不料这捷径竟然是通往鬼门关。
    郭槐生找到我,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们这次行动的录影小陈给我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一句话,你们真是好样的。还有我的警员,他们也都是好样的。”
    那天下午刘文和陈凯盛便归队了,和车队一起返回刑警队。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时间:2018-05-17 21:00
    人都走了,就剩下我和张克锋,穆婆婆和裴千山还是不见踪影,张克锋也没有见到。
    我和张克锋回到酒店,这厮脑子上缠满纱布还不忘拿着手机跟女人调情。
    我忽然想起,在洞中手机能收到信号开始,我便一下子收到好多短信,都是小颜问我在干什么,为什么电话打不通,发短信也不回。
    本来想着在酒店落脚了再说,实在是太困了,竟然给忘了。
    看到张克锋跟人聊得欢快,我才想起这事,跑到卫生间给小颜打了电话,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心里暖洋洋的,仿佛寒冬腊月的一束阳光,荡尽我心头所有的阴霾。
    她问我这几天在干什么,我问她过得好吗,其实就是说了这两个问题,可我们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挂了电话又发短信,似乎怎么都说不完。
    我和张克锋躺在床上自说自话,夜渐渐深了,电话那头的姑娘都睡了,我们两个近在咫尺的人才有功夫说说话。
    说起媚二娘最后从崖间一跃而下,张克锋和我同样诧异,他也被小船里穿黑衣的渔家人的惊呆了,而且他比我考虑的全面,他不仅想到了那一切是渔家人搞得鬼,他还断定,媚二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跳下悬崖的,连她自己都不会料到下面会有船等着她。
    我想了下觉得也对,如果船上那人是媚二娘吩咐好等待在哪里的,她又怎么会和我们拼命直到身受重伤,甚至想到了用灵魂做祭奠的方式和我们同归于尽,最后实在走投无路一跃而下。她若是知道下面有船等着她,她早就逃之夭夭,又何必脱了裤子放屁,自己作践自己。
    再说了,那穿黑衣服的渔家人功夫实在了得,甚至超出媚二娘和裴千山这种高手不是一星半点,若是媚二娘指挥得动他,叫他上来直接灭了我们,岂不干脆。
    这样一想,更加让人心惊肉跳。
    既然这一切不是媚二娘安排的,那便是这渔家汉子自己的主意咯。
    那渔家汉子,不仅有徒手接住高空两百多斤坠物的能力,而且他早就料到,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会有一个叫媚二娘的女人从山崖上跃下,他将我们我们所有的人算计在内,其结果完全在他意料之中,而且分秒不差。
    他是一个人还是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如果是一个人,那也太可怕了吧。
    和张克锋说了许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都觉得那渔家人的实力着实恐怖,我口渴了,去倒水喝,看到窗外月亮高悬,圆的像餐盘。
    我似乎想起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给忘啦。
    一杯水还没下肚,我忽然觉得鬓角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个小点,火辣辣的疼,正想跟张克锋说,忽然这小点急剧扩大,很快便蔓延到整个大脑。
    开始只是觉得疼,孙猴子被念紧箍咒那么疼,疼到一个临界点,开始热,后来是火辣辣的烫,感觉脑壳成了汤锅,脑浆在里面翻滚沸腾。
    回头一看张克锋,正拿脑袋撞墙呢,痛苦程度,跟我相差无几。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刚才看到圆圆的月亮,我想到的是什么了。
    妈蛋,今天十五,方万山种在我和张克锋脑子上的萨罗印记,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发作的。
    这几天忙得顾头不顾尾,再加上这印记不发作的时候不疼不痒,我们早就忘了这回事,如今这印记发作起来,果然如传说中那般,头疼欲裂,好像脑浆都要被烘烤的干枯萎缩,真真是生不如死。
    这等痛苦简直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我跟张克锋还算有点道行,可还是忍受不了这一秒也不停歇的痛苦煎熬,坚持了没多久,眼前一花,昏死过去。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愤怒的小乞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8天 / 跨度36天】
    • 开贴:2018-04-22 20:50
    • 更新:2018-05-29 19:58
    • 阅读:16479 回复:790 楼主:616
    • 字数:约289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