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说说东北土匪往事,绺子里的四梁八柱都是什么角色

  • 首页
  • 上一页
  • 1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苗棋淼丶 时间:2018-08-11 11:21
    盛义立刻没了动静,眼珠子却仍在左右乱转,拼命求饶。
    陆仁贾干脆拿着一张胶带把他的眼睛封了起来:“这人没个尿性,一会儿看见我把他的脸皮揭了,说不定能活活吓死,还是贴上的好。”
    “我说,姓盛的,你也别哭。脸上的肉动得越快,剥皮就越疼,你要是老实点儿,我手再快点,你还能少遭点儿罪……”
    陆仁贾叨叨咕咕地拿出一把薄锋短刀,沿着盛义头皮的地方割了下去,等把他的脸划开了一道口子,刀锋一转,挑进了脸皮,贴着对方的骨头擦擦地割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把盛义的脸皮完完整整的割了下来。
    陆仁贾用刀尖挑着脸皮骂道:“这脸皮真他娘的厚,刀都卷刃了!”
    檀越板着脸骂道:“你快点,小九能不能活就看你了!”
    “好好……”陆仁贾又从箱子里弄出一堆东西,在盛义脸上抹了起来。
    陆仁贾给我造过假手,我估计他给人造一张足以乱真的面孔也不在话下。
    宫政要斩首小九时,我脑袋里灵光一闪,想到了用盛义换掉小九。但是,想要给盛义换一张脸容易,想要在法场上把两个人对调过来却难如登天。
    第一步、第二步的计划已经完成,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能换掉小九。至于失败之后的事情,我没想过,左右就是一死而已,何必去想太多。 | 6487楼 | | | |
    作者:苗棋淼丶 时间:2018-08-11 12:51

    我已经托大珞小珞把辞呈带在身上了,一旦我失手战死,她们就会把辞呈当场拿出来,交给赏罚殿。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连累人间堂。
    我正在胡思乱想时,陆仁贾已经给盛义换好了脸皮:“过来看看。我手艺怎么样?”
    我贴近盛义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半天,才翘起拇指:“不愧是造假高手!严丝合缝,没有半点瑕疵!”
    陆仁贾不无得意地道:“你也不看看是谁的手艺!不过,这个脑袋被砍下来之后,脸皮可就不那么鲜活了,用不上三天就能看出瑕疵。再有就是身躯上的特征没时间修改了。”
    “没事儿,死人的脸多少会变形。”我冷静道:“明天小九穿的是戏袍子,相对宽大,可以掩饰体型上的差异。等他脑袋被砍下来,我们马上去把尸身火化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陆仁贾摇头道:“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祝你们成功吧!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失败的话,不要跟对方硬拼。我试试能不能用我这张老脸换你们一命。”
    “多谢了!”我其实是在敷衍老陆。如果他的面子真的有用,我们也就不用冒险去换小九了。
    陆仁贾摇了摇头,把我带到了密室后面的仓库里:“这是按你的要求打造出来的棺材。你看看还合用不?”
    我让老陆打造的厚木棺材,其实是土匪专门用来藏人的暗箱棺。 | 6497楼 | | | |
    作者:苗棋淼丶 时间:2018-08-11 14:22
    土匪虽然在东北一代横行无忌,但有些时候,还是不敢明目张胆地运输枪支、大烟一类的违禁品。那时候,用棺材藏东西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棺材用得久了,官府自然会小心检查。有些土匪就想出了在棺材里面藏暗箱的办法。
    这种棺材,外面看上去跟普通棺材没有什么区别,打开之后只要不用尺量,看上去里外高度差不多一至,其实铺棺的褥子下面,就是一个能活动的暗槽,设计好了,在里面藏上个人也完全没问题。
    我把盛义给扔到棺材里试了一下,大小刚刚合适。
    “行,棺材做得不错!我和檀越得练练装人、抬人……”
    我们明天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换人的时间只有短短几秒钟,一旦出现失手的情况,我们就等于前功尽弃,现在必须多练才行。
    我和檀越练到半夜才小睡了一会儿,第二天一早赶到法场的时候,我却一下懵了——小九被人装在囚车里,从远处推进了法场。
    我和檀越的手法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从囚车里弄出来。
    檀越伸手摸向腰里的长鞭时,我却抬手按住了他:“有高手压阵,咱们现在动手,谁都跑不了。一会儿开囚车的时候,我们还有机会。让大珞小珞到断头台附近的位置摆祭,那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我们这边心急如焚,小九却像是准备赴宴一样,站在囚车上跟人谈笑风生,一点儿没有就要被杀头的觉悟。
    “抬棺材,我们走!”我抬着棺材大步走向囚车时,却听见有人高喊道:“验明正身——”。
    145 | 6503楼 | | | |
    作者:苗棋淼丶 时间:2018-08-12 08:31
    我心里顿时一突:验明正身不应该是在开刀问斩之前吗?这个时候验什么正身?
    我正迷惑之间,有个身着正气门衣装的人大步走到囚车跟前,往手上倒了什么东西之后,抬手在小九脸上抹了几下,后者脸上的油彩立刻被擦去了大半,露出了本来面目。
    我心里顿时又是咯噔一声:棺材里面的盛义脸上可还画着脸谱呢……
    按我先前的想法,他们应该是在断头台上抹去脸谱。没想到他们提前动手了。一会儿就算我能把小九换下来,也没有时间去擦盛义脸上的脸谱。
    “准备动手。”我悄悄把手伸向了噬仙飞刀。为了救人,我只能舍去飞刀,否则,我们连一丝胜算都没有。
    就在檀越不动声色地挪向囚车时,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好汉慢走!”
    我回过头时,却看见叶森带着一口大号的楠木棺材,往我这边走了过来:“一杯水酒,聊表寸心。好汉干了这碗酒,安心上路!”
    “谢了!”小九高呼之间,有人端着酒碗,走向了囚车。
    叶森站在我身边大声道:“几位怕是没有时间筹备,你们这口棺材稍微薄了点儿,还是上好的楠木才配得上好汉的身份!来人,换棺材!”
    “哎——”
    我刚要阻止,就听见有人在我身边低声道:“用这口棺材,这口棺材的机关更高明,准出不了事儿。” | 6537楼 | | | |
    作者:苗棋淼丶 时间:2018-08-12 10:02

    我心里咯噔一声,诧异地看向叶森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别露了马脚。赏罚殿那边有机关高手,你们的棺材瞒不过去。放心,叶少那边有安排。”
    我向叶森拱了拱手:“朋友高义,在下多谢了!”
    “客气!”
    我和叶森说话之间,有人已经把棺材调换了位置。我清清楚楚地听见棺材底下传来咔嚓一声轻响,应该是有人在我眼皮底下换掉了棺材底儿。
    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对方手法高明之极,就算我近在咫尺也没看出端倪。有这个人在,说不定我的计划还能继续下去。
    叶森陪在我身边给小九送行时,那人不断说道:“我说,你听,不要传音。附近有高手窥视,传音会被发觉。”
    腹语传音!我心里微微一动,表面上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前行。
    那人又说道:“你们是不是安排人布置了障眼法?赶紧通知他们把障眼法撤了。就算是柳幻亲自出手,也瞒不过宫政的‘慧眼如炬’。”
    还真让那人说对了,我确实安排了柳幻在关键时候动手,给我们打掩护。要是柳幻的障眼法被人看破,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我现在没法儿通知柳幻,只能见机行事了。
    那人再次说道:“一会儿,你们只要制造点混乱就行,我们这边有三个出色的近景魔术师。这个时候用魔术要比用术法强得多。” | 654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苗棋淼丶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4天 / 跨度114天】
    • 开贴:2018-04-28 14:38
    • 更新:2018-08-21 13:07
    • 阅读:818637 回复:7226 楼主:772
    • 字数:约4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