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爷爷说我岁君克寿,每年生日必须在家,否则会出大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6
    从记事起,我最怕的一件事,就是“长尾巴”!
    老年间,医药不发达,孩子难养极易夭折,长辈们给孩子起小名的时候,都是起一些猫狗之类的难听的名字,阎王爷点名的时候才能避过去。
    所以,在我们那里,小孩子过生日,就被称作是“长尾巴”!表示小狗小猫的尾巴长长了,喻示着孩子又大了一岁。
    按道理来说,小孩子当然是喜欢过生日的,因为过生日的时候,能吃上好吃的,即便是犯了点小错,家里的大人也不会计较。
    可是,轮到我身上的时候,却没有那么好运。
    从我记事起,每年过生日,我就像是一个囚犯一样,要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准踏出房间一步。
    爷爷说,我是“岁君克寿”的命数,每年生日,都是一场大劫。
    小的时候,我对爷爷的话深信不疑,可是随着长大,我逐渐明白,什么岁君克寿的说法只不过是用来吓唬我的。
    可是,生日当天必须呆在家里的这个规矩,却像金科玉律一样,一直不敢违背。
    一直到了十二岁那年,我离开了村子,前往几十公里外的县城里去读初中。
    学校离得远只能住校,很少回家。
    我原本以为,这一下我终于能够摆脱生日囚犯的魔咒。可是没想到,爷爷提前就给我立下了一个死规矩,那就是每年过生日的时候,不管有什么事情,我必须要回家过。
    我虽然觉得荒唐,却也不敢违背。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8
    初二那年,我生日当天刚好赶上了倾盆大雨,学校的操场都被淹了,所以我就没有回家。
    那时候学校没电话,所以我也没有给家里说,心想着他们应该能明白。
    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发生了怪事!
    那天晚上,我正在宿舍里睡觉,半夜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剧痛,立刻惊醒。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下一秒,我整个人立刻就吓得毛骨悚然,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只见,在我的床边,几个漆黑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凑到我的眼前,眼看就要朝着我扑了过来!
    他们此刻离我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宿舍昏暗,可是我隐隐还能够看到他们的面容。
    他们脸上的皮肤都是腐烂不堪的,露出下面惨白的脸骨,腐烂的脸皮上鼓起了一个个黄豆大的洞口,洞口外面是恶臭的脓包,里面不停地有蛆虫探出头来,看上去令人作呕。
    还有他们的脸上,全部都是那种凶狠狰狞的表情,看上去,恨不得马上就把我吃了一般!
    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我立刻就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9
    我的惊叫声把宿舍里的人全部都吵醒。
    而这时,门外也恰巧响起了敲门声,眼前的这几个陌生的身影似乎是受到了惊吓,赶忙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看到刚刚的那一幕,我的心噗通噗通地剧烈跳动,几乎要从心口跳了出来,不停地大口喘着气。
    这时,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被我吓坏了的室友赶忙去开了门。
    门刚一打开,便只听外面的人气急败坏地冲着房间里大喊:“黎寒呢!黎寒在哪!”
    我一看,冲进来的竟然是爷爷,他的身后还跟着父亲以及二叔三叔,他们全身都被雨水淋湿,手里都拿着棍子面色阴沉,似乎是时刻准备要跟谁拼命。
    爷爷十分严厉,我从小到大都怕他,眼下更是怕得不行。
    “爷爷……”我怯生生地应道。
    我话音刚落,就只见爷爷冲上来不由分说便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被这一巴掌直接打趴在了地上,脑袋里七荤八素耳鸣不止,差点没昏了过去。
    爷爷一把把我拽起来,怒吼道:“我怎么跟你说的,今天为什么不回去!”
    我晕晕乎乎地说道:“今……今天不是下雨了吗……”
    “下雨!”爷爷一副恶狠狠地样子,“天上就是下刀子,这个日子你也得给我回去,听明白了没有!”
    “听……听明白了。”我哭着说道。
    爷爷这才把我扔到地上。整个过程中,父亲都是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9
    当天晚上,爷爷还有父亲他们就在我们宿舍里住了下来,连觉都没睡,一直坐了一整夜。
    我躺在床上,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就因为过生日没有回家,竟然就被爷爷如此对待,这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虽然爷爷平时对我还不错,可是这一刻,我真是恨死了他!
    而随后,我又想到了站在我床边的那几个黑影。
    直到此刻,他们那恐怖的面容,还有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气息,还让我记忆犹新,那是一种发自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一个惊人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闪现。
    刚才闯入的那些人,该不会是——鬼吧!
    这个想法在我脑中刚一闪现,我立刻吓得头皮发麻,不敢再多想。
    黑夜中,我摸了下自己的后背,那里有一朵莲花!
    这算是我的一个秘密,从小我就发现我的后背上纹着一朵红色的莲花,那莲花拳头般大小,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母亲说,那莲花是她从一个高人那里求来的,这莲花之气浩然,能驱邪避阴保佑我长命百岁。
    原本我还不信,不过刚才如果不是因为后背那莲花上传来的剧痛,我也不会及时醒来。当时的情况,如果我再晚一秒钟醒来,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
    看来,这莲花确实是有些作用。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9
    第二天早起,天刚亮,我醒来之后就发现爷爷跟父亲他们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我的枕头边上还留下了五十块钱的生活费。
    这是我唯一一次生日当天没有回家的经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必定是要回家里过的。
    随着长大,我对于这件事情更加好奇起来,我隐隐觉得,爷爷的这个不合情理的要求一定是有着某种特殊原因的。
    可是,每当我问及此事时,不管是爷爷还是父亲,他们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让我不敢再多嘴。
    一直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终于发生了一件大事,而这件大事,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十八岁生日前一个星期,爷爷就提前来学校找我,让我生日那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家。
    生日那天,又赶上了大雨倾盆,不过这一次我却再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提前一天冒着大雨回到了家中。
    大雨一直下了一整夜,第二天生日当天,依旧是大雨倾盆。
    我一整天都躺在房间里看书,不敢出门。
    这也是爷爷定下的规矩,每年我生日都是这样过的,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上一天一夜,不允许踏出房门半步。
    小的时候我还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年龄一大,感觉每次过生日的时候,我都像是一个囚犯一样,心里特别憋屈。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雨终于停了下来。
    可是,雨刚停没多久,我就忽然感觉后背上传来了一阵剧痛。
    开始的时候,这种疼痛还勉强能够忍受,可到了后来,疼痛越发强烈,就像是有人拿刀子刺进我后背的皮肉,然后在皮肉下面剐着我的骨头一样。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3 22:39
    我几乎要疼晕了过去,再也忍不住,终于大喊了起来。
    我的喊叫声立刻引来了爷爷跟父亲他们。
    爷爷一看到我这个样子,立刻是一脸骇然,“不好,那东西要破开了!景宏,快去请刘真人过来!”
    父亲不敢怠慢,立刻就骑了摩托车冲出了院子。
    此时的我,感觉整个后背像是要从中间撕裂了一般,我脱掉了上衣,对着镜子看过去。
    这时,我惊讶地看到,我后背上那原本拳头大的莲花,此刻竟然已经变成了蒲扇般大小,几乎已经覆盖了我的整个后背。
    不仅如此,此时那莲花的花瓣看上去像是着了火一般,火红火红的。
    我用手一抓,不由一惊,只见我这一抓,竟是抓了一手猩红的鲜血!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4 08:58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我差点没吓昏了过去。
    一旁的爷爷看着我满手的鲜血,惊得也是眉头紧皱,母亲更是吓得捂着嘴哭了起来。奶奶被我这个样子吓得几乎要站不稳,赶忙扶住了桌子这才没有晕倒。
    我背后的剧痛难耐,痛到极点竟是有些奇痒难耐,我不停地想要用手去抓,整个后背被我抓的血淋淋的,那粘稠的鲜血顺着我的后背滴落下来。
    “黎寒!快住手!”爷爷惊呼道,随即便让二叔三叔上来拉住我的手,以防我再伤害自己。
    可是,此刻的我却如同是毒瘾发作了一般,拼命地挣扎,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而且,我的力道此时出奇得大,二叔三叔两个壮年人都控制不了我,我大手一甩,三叔直接就被我一屁股推倒在地。
    这边三叔刚倒地,我猛地挥手,二叔也被我给甩了出去,“啪啦!”一声脆响,窗户直接就被撞碎。
    此刻我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不过我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根本就控制不住。
    我感觉自己的后背上,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正在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扩散开来,似乎是一瞬间就要从我背后破体而出。
    我拼命地抓挠着自己的后背,后背之上被我抓得鲜血淋淋,地上滴满了猩红的鲜血。
    看到我近乎癫狂的样子,奶奶面色惨白,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4 09:18

    紧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嘶吼声。“造孽啊!造孽啊!”奶奶坐倒在地上,一阵呼天抢地。
    爷爷向来专横,对着奶奶大喝一声,“哭什么哭,嚎丧呢!”
    奶奶被吓得不敢言语,只敢低声啜泣。
    爷爷随即便让二叔三叔拿了绳子来,三人一起将我锁住,死死地把我面朝里面死死地绑在了床头。
    我被五花大绑,这才算是稍微消停。
    半个多小时之后,外面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父亲领着一个老先生便走了进来。
    这老先生穿着一身蓝色道服,头戴一顶五岳观,典型的道士装束,这人便是爷爷让去请的刘真人。
    刘真人在十里八乡很有名气,他所驻的真一观香火旺盛,百里之外的人冲着他的名气都来到这真一观烧香,据说是颇有些能耐。
    我们黎家祖上是书香门第,听爷爷说好像是从外面搬过来的。
    当年太爷爷在村子里办起了私塾,因为收费低廉,十里八乡的穷苦孩子都愿意过来听太爷爷讲书。时间一长,我们黎家在当地也算是攒下了一些声望。
    而这刘真人,当年就曾在太爷爷的私塾里念过书,还跟爷爷做过同窗。
    后来因为打仗,太爷爷的私塾被迫关闭,刘真人为了不饿死,就跑到了真一观去做了道童,跟着真一观的老道士学了几年,也算是出了师。
    一看到刘真人来,爷爷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忙迎了上去。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4 09:38
    “刘真人,你来了!”
    刘真人点了点头,当他把目光落到我后背时,眉头不由一皱倒吸了一口凉气。
    刘真人让父亲取了一瓢清水,浇在我的后背上冲开了血水,血水下那朵妖冶绽放的莲花便立刻显露了出来。
    刚一看到我背后的那朵莲花,刘真人立刻是一惊,瞪大了双眼惊呼,“‘红莲填穴’!”
    刘真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爷爷,“禹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爷爷目光躲闪,支支吾吾地说道:“刘真人,你说的意思我没听太懂。这莲花是因为黎寒小的时候身子羸弱老是得病,黎寒他娘听她老家人说,背上纹红莲能驱邪避阴,所以才……”
    “禹堂。我虽才疏学浅,不过这些年在道门之中也不是平白度日的!”不等爷爷说完,刘真人便打断了他的话,“这‘红莲填穴’我曾经听师父说起过,乃是以秘术将人体内七十二道地煞穴位挪移到后背之上,然后再纹上太清红莲,以红莲之中太上太清的浩然法力,填入七十二道地煞穴位之中,将七十二道地煞穴位彻底镇压。这红莲填穴精妙绝伦,一般道人绝无可能办得到,只有天师级别的高人才有可能做得到!”
    刘真人的话一针见血,爷爷的脸色变得极为复杂。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刘真人口中所讲的那地煞穴位究竟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人体身上共有四百零九道穴位,在这四百零九道穴位之中,有一百零八道穴位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目垂觉V 时间:2018-05-14 09:58

    这一百零八道穴位之中,包含三十六道天罡穴,七十二道地煞穴。
    道法讲究阴阳平衡,在这些穴位中,天罡穴纳入正气,地煞穴释出邪气,天罡地煞互通,才能达到阴阳平衡,一团和气。
    天罡地煞相辅相成,都是不可或缺的。
    刘真人接着说道:“这红莲填穴本是封印秘术,施展此法需耗费巨大精力,不到万不得已,即便是天师也绝不会轻易使用!所以我猜想,定是这孩子身上出了什么大事,走投无路才会行此下策!禹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爷爷十分为难的样子,仍旧不愿将实情相告。
    看到爷爷这副样子,刘真人都有些急了,冷冷说道:“连郎中都要对症下药,更别说是我们术士,稍有不慎就可能坏了你家千年气运!兹事体大,禹堂你不肯告知实情,我也不敢妄自出手,既然如此,那就恕我无能为力了。告辞!”
    刘真人说着作势就要往外面走,这一下,爷爷急了,竟然一下子跪在了那里。
    “还请刘真人救救我黎家!”
    父亲跟二叔三叔也随即跟着跪了下来。
    “禹堂,你这是作何!”刘真人赶忙将爷爷搀扶起来,“你我本就是同窗,况且你父亲于我还有授业之恩,你家的事我本就应该管到底的。可是,你如此遮遮掩掩,我也实在是无从下手啊!”
    爷爷面露苦色,“并不是我不愿意说出实情,因为此事实在是……”
    爷爷话还没说完,忽然只听外面传来“轰隆!”一声闷响,类似于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目垂觉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3天 / 跨度97天】
    • 开贴:2018-05-13 22:36
    • 更新:2018-08-19 09:01
    • 阅读:295744 回复:5031 楼主:701
    • 字数:约4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