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被老公逼的忍无可忍,想让他后悔一辈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2 17:57
    我并非堕落的女人,出轨原因只是因老公逼得忍无可忍。
    他的背叛和伤害令我一蹶不振,结婚五年,我对他耗尽温柔,忍受流产之痛,我依旧笑着归结到自己身上,可他最终的家外有家将我伤的千疮百孔。
    我发誓,绝不会让他好过!我要报复这个欺骗我五年感情的渣男!
    我将目标锁定在这个我老公的顶头上司身上。
    我的目的简单粗暴,我要给老公带上一顶绿帽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来个借刀杀人,一石二鸟!
    我费了一番周折摸清他的规律,按照拟定的计划,掐准点,摸好地,一路跟踪到此酒店。
    我穿着事先准备好的抹胸黑色紧身裙,顶着大浓妆,站在酒店总统套房门口,在敲门之前,我特意将胸口往下拽了拽。
    随着房门打开,一只修长的手臂便一把将我拽进去。
    里面只有昏暗的光,也许是有意的在烘托气氛,门一关上,我就被他猴急的反扑到墙壁上。
    他性感的唇紧侵略而来,踏进这张门的时候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这顶绿帽子,我曾经愿意付出一切的那个男人,你戴定了!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2 17:58
    而后,他又带着戏谑的塞给我一摞钱,应该是把我当作了服务的小姐,我当时气的差点没跳起来。
    钱,我从来不缺,缺的是一口气!
    抛开全家人的反对,我义无反顾下嫁给了老公,欺骗我五年后换来出轨的结果,我的肺都快让那个渣男给气炸了。
    我的倔强好像令他很不受用,将我再次压倒,想要再来一次,以示惩罚,我感叹他的体力尤其好。
    可惜我已经被掏空,还好我找准了位置狠狠一脚,这才仓皇逃走。
    我慌乱的满地找衣服,都被他撕破了,最后自作主张,罩上他的风衣夺门而出。
    “借你外套一用!”在离开时,我回头对上了那双别有深意的双眸。
    心头发紧,我有一种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感觉。
    刚走出酒店大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是陌生短信——你的包!
    我双手一抓,整个人当时都懵掉了,挎包里面有我最重要的东西!
    我惊慌着跑回去,竟然发现……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08:55
    房间已经人去屋空,他好像是拿捏住我的痛点。
    我正崩溃时,手机急促的叫嚣起来,我慌乱去接,以为是厉昊南大发慈悲,愿意把挎包还给我,结果是我老公。
    他疲惫的嗓音显得有些哑,可我一点都不心疼,倒是有些解气。
    他说找我有重要事说,让我早点回家,也好,我是该跟他好好说说了,至于包里那份重要的资料,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回来。
    从酒店出来天刚亮,路上的人零星的可怜,初秋的早晨空气冰冷。
    但更冷的,是我的心,我开着甲壳虫一路烘着油门到了家,也不知道总共闯了多少个红灯。
    我开门进屋,懒得回那个以前令我期待,现在令我恶心的房间。
    于是包一扔,鞋一甩,我挺直了身体往沙发上一跌,谁知道马上就听到一阵闷哼声,吓我一跳。
    “怎么彻夜不归,昨晚你去哪里了。”我老公叫苏志清,兴许刚才在沙发上沉睡被我惊醒了,顺手打开旁边的钓鱼灯,找眼镜。
    他眉头皱的严肃,明明是关切的话,可我却听出来假惺惺的味道。
    我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撕掉他这张假斯文的面具,骗的我如今好惨!
    “去玩喽,怎么,你还想管我啊?”我低笑着,吊儿郎当的瞪了他一眼,故意将声音扬高,最好隔壁那一位也被吵得睡不着才好,这个家谁都别想安宁。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09:35

    “之前给你发短信怎么不回?”
    懒得回答,我漫不经心打了一个哈欠,还伸伸懒腰,以示我不耐烦,我要去睡觉,谁都别挡道。
    谁知道我不屑一顾的态度让苏志清恼羞成怒。
    “顾瑾汐,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架,你能不能别没事找事?”苏志清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也许是怕彻底惹怒我,所以他将自己丑陋的一面隐忍的很深。
    我依旧还以一个灿烂的笑容,一个字都不赏给他。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态度最气人,看到他愤怒却要隐忍着的样子,我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我转身坐在镜子前,收拾着自己脸上的狼狈,从分居以后,客厅就成了我的居室。
    “顾瑾汐!”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我的名字几乎是被他从齿缝间挤出来的,那难看的嘴脸我想都不用想便知有多恶心。
    可能是又想到了别的,我已经准备好了要听到苏志清接下来的大爆发,继而撕破脸从此分道扬镳,谁知道他马上调整了语气。
    “芸芸生病了,她孤身一人在济南,我要接她过来住几天,这样可以更方便的照顾她!”
    “我不同意!”我扯着嗓子拍案站起,脸上的妆才卸了一半。
    原以为我可以继续牛逼下去,谁知道到最后认输的还是我,他不过一句话,我就已经炸毛。
    她唐芸芸是什么人,凭什么睡我的老公,住我的房子?只要一听到唐芸芸这三个字,我的怒火便会瞬间点燃,今天我干脆就跟他撕破脸。
    “这是我的房子,没有我点头应许,谁也别想进来,包括你苏志清,我让你们暂时住在这里,已经是我大发慈悲,别得寸进尺,否则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我这辈子都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像一个泼妇一样咄咄逼人,对付这样的人渣,我的手段还真是自愧不如!
    苏志清重重叹口气,架起手揉了揉眉心,我看到他一脸因为没有睡好的疲惫,也看到看他尽量隐忍的神态,反倒觉得相当过瘾。
    活该!
    “瑾汐,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一件事情,芸芸她……”。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10:15
    此刻苏志清抬头,眸色深沉的盯着我,接下来,三个字很清晰的穿过我的耳膜,刺到我的心。
    “她怀孕了,已经两个月,所以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这个消息无疑对我来说就像五雷轰顶,还好我扶住了桌子,否则一定将我高傲的面具撕下来。
    怀孕两个月,那这么说,在我发现他们关系之前,她就已经怀孕了。
    呵呵,这个故事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傻子,我的可悲愚蠢只会助长我对他们的恨。
    “好啊,贱人配婊子,只是希望别到时候跟我一样胎死腹中流产就好!”我嘴巴毒的令自己都有些吃惊。
    “能不能别这么无理取闹,芸芸怎么说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你难道就不顾念一点情义吗?”
    苏志清瞪着我的眼睛直冒火星,脸上那抹乞求和期待,像一根刺,狠狠的刺进我的心窝,一下子,我全身的神经都陷入一阵剧痛。
    我从来不曾看到他这样为了我而焦急。
    我冷笑,笑到眼泪都开始狂飙,“你们还真是我的好闺蜜,我的好老公,好啊,如果你真的爱她,那就滚出去,跟那个婊子远走高飞啊,还赖在这里做什么,滚啊!”
    我突然发疯似的推搡着苏志清,他险些没有被我掀翻。
    耳边传来“啪”得一声响,在这个安静的早晨,显得尤为响亮,而后半张脸都跟打了麻药似的,毫无知觉。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10:55

    “是你……”我捂着脸倔强的瞪着她。
    “没错,我来替你爹妈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省的把我们苏家搞的乌烟瘴气的!”
    说话的正是我那恶毒婆婆,她拍拍手上的灰挑衅的笑着,好像给我一耳光,脏了她自己的手似的。
    一直以来,在这个家里,她说一,从来没有人敢说二,我对她是因为尊重,而苏志清,是十足的妈宝男。
    当初下嫁进来之前,她对我慈祥温柔,可是踏进这个门之后,她凶相毕露,完全一个十足泼妇加悍妇,怪不得公公十几年前就跟别的女人跑了。
    现在撕破了脸,她对我更是毫不客气,我也是卯足了劲跟他们斗,谁怕谁!
    “瞪什么瞪?今天我就把话撂这了,芸芸是进定这个家,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仅如此,儿子,你跟这个女人,必须离!”
    “当初你俩结婚时候我就知道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非得说什么房子是婚前财产,死活不愿意在房产证加你名字,看到了吧,这个贱女人早都想好退路,压根没打算在咱苏家过一辈子。”
    婆婆叉着腰强势的宣誓着她的主权,我看向苏志清的时候,他正一脸的默认表情,那一刻,我的心再一次跌入谷底,看来,他们早就串通一气。
    “还没有王法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警察过来给你们娘俩好好谈谈!”
    既然他们不仁,我也就不义,叫警察并不是我本意,只是我一气之下为了震慑婆婆的强势而已。
    谁知道我手机还没掏出来,婆婆就冲上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
    “王法?老娘就是王法!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看我不捯饬捯饬你!”
    被扯住头发的时候,等于人就被控制住了一半,再加上婆婆那横竖一般粗的身体,我任凭再努力也绝非她的对手,显然吃了闷亏。
    我本能的望向苏志清,以为我们的关系再尴尬,他也会出手阻止。
    毕竟……我是他结婚五年的妻子。
    谁知道这孙子俨然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只会一边叹着气,一边推着鼻梁上的金丝眼睛。
    我最恨的就是他这种无能又狠心的样子。
    为了自保,情急之下,我对着婆婆的脸一阵狂抓,可能是中招了,只听到她一阵鬼哭狼吼,紧接着就松开了我。
    “儿子,你看这贱女人给我抓得,你还愣着干什么!”
    婆婆一脸委屈的撺掇她儿子打我,可我太了解了,他属于一脚踹不出个屁来,除了叹气和推眼镜,这辈子最值得炫耀的事情可能就是出轨了。
    看着婆婆脸上被我抓的稀巴烂,我方才解气,她也不吃亏,至少我现在头发疼的发麻。
    婆婆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苏志清一样,转身从抽屉里翻出来一份文件,“啪”的一声就甩我脸上。
    我扫了一眼,顿时气的毛孔张开……。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11:35
    我还没开始提离婚,这娘俩倒是先把离婚协议书摆出来让我签了,关于里面的财产分割,我看的更清楚。
    房子车子都归他苏志清,银行存款也是他七我三,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脸皮这般无敌厚。
    我抽着嘴冷笑,直接三下五除二将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然后甩向苏志清,房间里顿时下起纸片雪。
    “若你跪下求我,我可以考虑给你个青春损失费,否则免谈!”
    我比任何人都巴不得赶快离婚,可是他们将我伤的如此之深,不能就这么让他们称心如意,得暂时吊着他们的胃口,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们恳求我的样子了。
    “你这个死丫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你这么耗着对谁都没有好处!”
    婆婆一边吐口水,一边还想在对我动手,这次我索性钻到了卧室,大力甩上门,我的眼泪随之再一次汹涌澎湃。
    坐在地上,我脑子里回想着过往,指甲恨不能陷入肉里,婆婆站在外面依旧泼妇骂街似的没完没了。
    也许我昨晚一夜没睡好,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最后是被一阵对话声给惊醒的。
    “芸芸啊,你现在有了身孕,一定要多加小心,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尽管跟志清说,你现在可是我们苏家重点保护对象,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谢谢阿姨,志清会好好对我的!”
    这小三都上门了,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打瞌睡,开门噌噌走出来,一看到唐芸芸那抚摸着肚子,一副老佛爷的姿态走进来,我顿时来气。
    作者:小左本尊 时间:2018-05-03 12:15

    这贱人摆明了就是来炫腹的,两个月而已,有必要搞定这么惊天动地吗?
    “谁让你进来的?”我厌恶的瞪着她,明明我和她之间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相处的。
    若是没有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可能会手牵手一起逛街,或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谈笑,可是她偏偏要与我剑拔弩张。
    唐芸芸敏感的捂住肚子,赶紧躲到我婆婆肥硕的身体后,俨然就一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我婆婆挺直了腰板像是与我宣战。
    坏人的屎盆子,无疑是扣在我的头上。
    我冷笑,这两个人配合的真叫个好,我忍不住想要拍手了。
    “瑾汐,我知道这件事情上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已经发生了,而且我也有了孩子,如果我可以做些什么能让你原谅,那么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的就一定去做!”
    唐芸芸那怯怯柔柔的样子,还真符合她纯情白莲花的头衔,谁不知道当初上学的时候,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小白,到现在我都搞不懂,为什么有那么多男人爱这一款会爱的死去活来。
    我挑眉,更多的是失望。
    “好啊,那你就给我跪下,也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为了报复,我也是挖尽心思的使坏。
    唐芸芸还以为我会开别的条件,谁知道我开口就来了个让她下不来台,顿时耸了。
    那一脸可怜楚楚马上让我婆婆开始发挥她的悍妇形象,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口水横飞。
    “顾瑾汐,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现在让你呆这个家,完全看在你还是苏家人份上,今天我就把话撂这了,这芸芸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苏家的,你不能生,还不能让别人生?你,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再在这里撒野,我可绝不手下留情!”
    我当时就笑了,这老妖婆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他们一家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脸皮厚,我不哭也不闹,就是赖在这里跟他们耗着,到时候谁走谁留,还不一定!
    婆婆见我一脸不鸟她了样,甩着满身肥膘从屋里又拿出来一份文件,“啪”的一声拍在桌上,桌子差点都散架了。
    “死丫头,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我一字一句的看清楚了,这房子到底是谁的!”
    怀着好奇心,我快速浏览一遍,于是整个人一窒……。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左本尊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7天 / 跨度120天】
    • 开贴:2018-05-02 17:57
    • 更新:2018-08-31 12:49
    • 阅读:431301 回复:5766 楼主:905
    • 字数:约31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