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傲慢与偏见:图解《大宋提刑官》的感情线

  • 首页
  • 上一页
  • 8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2:10
    第二层:“可我知道,我嫁的是什么样的人——他做了十几年的提刑官,熟知律法、断案如神,他曾经惩处了那么多坏人跟恶棍,洗清了那么多冤屈。这么一个心胸坦荡、像明镜一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这句已经没有潜台词了——玉贞直接告诉丈夫她是如何看他的,她心中的宋慈形象是什么样的。玉贞不仅相信他,还很是有理有据。 | 2276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2:26
    玉贞一直是个坦荡的女子,宋大人要问,她就磊落地答。这段话她从来没有完整地说过,在过去的十六年里她没有对宋大人的事业评论过。我们回忆一下新婚期间玉贞对宋慈那些手办的态度,她被骷髅兄弟吓晕那回、她对宋大人的专业不感兴趣的。可是这么多年了,玉贞逐渐习惯了丈夫的工作,她更以他为自豪。可惜家庭矛盾重重、后来又聚少离多,宋慈夫妇可能连好好说几回话也不能。宋大人进京后曾对英姑说,他和夫人没有什么话好说了——玉贞没有合适的机会向他吐露心声。史文俊一案对剧中的主角负面影响甚巨,它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戏剧性地赐予宋慈夫妇一个互相剖白的机会:她向他诉说对他的崇敬和信任,而他向她表达对她的愧疚和在意。 | 2277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3:01
    渡边淳一在《男人这东西》中写道,在感情里女性比男性要坦率直接得多(最近刚看这本书)。这里玉贞和宋慈的形象也契合这一现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无论玉贞退缩到什么地步,她依然是首先表达心意的那个。但是玉贞的“坦率”还是与过去存在微妙的不同:
    第一,她侧对着宋慈。玉贞的语言已经很直白了,但是她说这段台词的时候身体侧对着宋慈,没有继续面对面地交流。这个动作有逃避、退守的意味,玉贞的性格从年轻时的灵动转向沉寂,这个站位的变化正反映了岁月变迁的痕迹。玉贞不再是那个充满勇气、敢于面对面表达心意的女子了。
    第二,她使用“他”指代“你”。按照正常情况玉贞应该看着宋慈的眼睛,对他说“你是如何如何的人”,但是玉贞没有这么说,她像描述外人一般诉说这段饱含理解和信任的台词。用第三人称取代第二人称,这可能说明——玉贞是从婚姻关系中抽离出来看待宋慈的,这个称谓是有距离感的、带有客观性的。宋慈夫妇已经结婚十六年了,玉贞这么措辞很不符合他们老夫老妻的身份,这可能说明——玉贞虽然对他依然心存爱意,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难以弥合。长久以来的冷暴力让原本热情的玉贞形成了自我保护机制,那就是自动拉开与他的感情距离。 | 2278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3:18
    玉贞的这段回答是否就是宋慈想要听到的回答呢?是,却还不够。
    如果是一般的老夫老妻,妻子的反应不会像玉贞这样——她如果很了解丈夫,就会这样说:“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不用说明什么理由,那时候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对于我们非常亲近的人,要想出几个词来概括他的特点是很困难的,越是亲近就越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全面妥当。可玉贞说出这样一段话来,字面上是表达了她对丈夫的了解和信任,可是其他细节却暴露了他们之间距离之远。按照常理说,爱人破天荒地表达对自己的敬意和理解,而且还在患难之际,宋大人本该高兴、欣慰或羞赧的——他没有,他的神经依然紧绷,他还将继续试探。他想要的不仅仅是妻子对他的认同,还想要心与心之间的贴近,还想要那份久违的爱意,还想要那份迟到的回应。 | 2279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3:26
    上段玉贞的回答不能令宋慈放心,他又问了两遍:“你就那么相信我?”“不是为了安慰我这么说的?”




















    来自 | | 2280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09 23:28
    今天到这里了,明天继续! | 2281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10 20:09
    尽管玉贞回复的时候某些细节暗示出彼此的距离感,她能够第一时间坦白地、直接地诉说自己对他的了解和信任,这对宋大人来说依然是意外之喜。他不敢轻易相信、不敢相信冷淡多年的妻子会在这么不利的时刻依然相信他——他真害怕,这些话都是妻子的客套话,并非出自真心。毕竟从前他对她不算好,她也从来没有说过这些,现在吴四水提供的证据又如此“确凿”,她还会相信他吗?宋大人又震动又踌躇。 | 2283楼 | | | |
    作者:琼猫猫2014 时间:2018-11-10 20:28
    宋大人追问“你就这么相信我”的时候,有个靠近玉贞的动作,他们俩的身体距离拉近了。这个举动说明了宋大人想要进一步确认妻子心意的急迫和小心——“我要再靠近你、再认真一点看看你的眼睛,你说的话是否是真心的?”此刻宋大人的神经是高度紧绷的,他忐忑地期待着玉贞的再次确认,他万分希望她把这段话再重复一遍。
    一切都按照宋大人希冀的小概率轨迹发展——夫人不仅了解他,还再三表达了对他的信任和欣赏。夫人说这些话态度郑重,不似作伪,可是宋大人还是不放心,他又追问“不是为了安慰我吧?”美梦成真时的现实虚无感,正是如此。玉贞给出的回复出乎宋大人的意料,他不敢置信,所以一再追问、一再确认。宋提刑什么时候这么徘徊踌躇、这么小心翼翼过呀?他什么时候这么关注玉贞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呀?不管玉贞抬头看他还是低头沉思、不管是面对面还是背过身,宋大人都直勾勾地盯着她看。此刻孤立无援的宋大人意外地得到了玉贞真心真意的信任,被丑恶人心接连打击的他在如此脆弱的时刻,面对这么不计前嫌的妻子,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又甜又苦,既感动又伤怀。 | 228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琼猫猫2014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12天 / 跨度183天】
    • 开贴:2018-05-18 00:40
    • 更新:2018-11-17 18:36
    • 阅读:220478 回复:5122 楼主:3481
    • 字数:约829千字
    • 图片:914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