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爱恨情缘巫山云雨高峡平湖国之重器激流跌宕:《又见红叶》(与常杭合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羊角岩2017 时间:2018-05-03 15:39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

    第一章

    1

    “呜——。”汽笛声不舍地跟夷陵港码头上送行的亲人们告别。

    “东方红086”号客轮犁开波浪,向上游的山城方向又一次进发。

    一会儿,它已经把人欢马叫、红旗招展的西坝水电工程建设工地甩在身后,三游洞迎面扑来。这是进入峡江后的第一道激流险关。水流涡湍如野马奔腾,激起泡漩无数,客轮顿时起伏颠簸起来。从峡口吹出来的江风,往人们脸上伸出刺剌剌的舌头舔拭着。这时,两岸崖壁一簇簇、一团团的红叶闪亮在人们眼前,在这个百花凋尽万木萧疏的季节显得格外醒目,像燃烧的火焰,像天边的云霞,又像是女神的羞态醉颜……虞嘉玲和王艳在惊呼着,看哪,红叶真好看。几位知青的目光深处,便都燃烧起了红叶之火。陈振江告诉他们,这种红叶叫黄栌,是一种灌木,叶片呈卵圆形,秋天经霜后变成红色,在峡江里到处都可以见到它。

    这是1975年10月中旬。大江水运管理局(以下简称大江局)组织第五批知青上山下乡,其中一组七名知青这天搭船前往上游三十里的黄牛岩村知青点,该知青组的组长是章朝阳,副组长是陈振江和田光旭。田光旭的父亲田太华是夷陵港务局革委会主任。略显削瘦,个头儿较高,白净英俊的章朝阳是江城知青,其父亲解放前曾在英国怡和轮船公司江城分公司任过秘书,解放后在江城港务局办公室工作。章朝阳从小继承了父亲的文化基因,爱读书,尤其对诗词歌赋有兴趣。就在一个小时以前,在夷陵港务局牵头举办的欢送会上,他作为知青代表上台讲话,用一首诗来表达了心情:山乡天地阔,同唱大风歌。河畔情怀远,田间故事多。比肩担荏苒,苦心任蹉跎。诗意从头越,秋实果满坡。

    这时,章朝阳对陈振江说,听说你爸是这艘船的船长,你是否方便带我们去驾驶舱看看?

    陈振江做不了这主,便问刚才负责接他们上船的电工师傅王友培是否可以?王友培师傅说,这有么子问题嘛,何况你爸是船长。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王友培正是女知青王艳的父亲,知青们跟随他和陈振江来到驾驶舱,看到船长陈宏禹身着笔挺的船长服,戴着白色大盖帽,正像一棵伟岸的苍松一样双手把舵,紧张观察着入峡后变得凶险的前方航线,不禁感动而肃然。陈宏禹头也不回地对王友培说,友培,你帮着招呼孩子们,介绍些情况,我抽不出手来。王友培连忙说,你开你的船,我代你招呼就是,放心好了。

    章朝阳一眼看到船长室里悬挂着的一帧照片框,哟,这不是毛主席嘛。虞嘉玲则惊呼,是陈伯伯在跟毛主席交谈哩。我很小就知道陈伯伯给毛主席开过船,但这张照片,却是第一次看到。

    虞嘉玲的家世,说起来有点儿复杂和沉重。她爷爷虞顺卿是夷陵的大资本家,她父亲是夷陵港务局革委会副主任虞锋,这会儿还下放在夷港三公司十三码头当装卸工劳动改造。而她的外公卢作孚是个很有名的人,被人们称为“民国船王”,1952年“三反五反”中去世。在夷港子弟小学读书时,虞嘉玲曾带着自豪的神情告诉跟他同桌的陈振江,建国之初毛泽东主席曾说过,中国近代史上有四个人是我们万万不能忘记的,他们是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纺织工业的张謇,搞交通运输业的卢作孚,搞化学工业的张旭东。陈振江听了心里很是崇拜,怎么自己身边就有这样的大人物呀,他半信半疑地问,是真的吗?毛主席能认识你外公?虞嘉玲呜呜地哭起来。陈振江连忙扳着她的肩膀问,你哭什么?我惹你生气了?虞嘉玲说,别人不相信,连你也不相信,我爸爸妈妈亲口告诉我的,这还有假?陈振江便相信这事是真的。有一次陈振江放学后在校门外不远处看到几个男女学生围着虞嘉玲,在揪她的头发,朝她吐口水,骂她这个臭资本家的狗崽子,陈振江连忙冲上去把那几个学生赶走了。陈振江的爸爸是给毛主席开过船的,老师们经常在学生中提起这事,这使他在学校很有影响力,他说话很硬气,那些孩子们都肯听。




    作者:羊角岩2017 时间:2018-05-03 15:52
    初来宝地,向各路大伽学习请教了。


    作者:羊角岩2017 时间:2018-05-03 16:15

    陈宏禹不及回话,王友培则介绍说,这正是你们的陈伯伯呀。1959年,毛主席视察山城后,顺江而下,考察“峡江工程”坝址,乘坐的正是我们这艘船哩。

    知青们不免对陈振江羡慕起来,一阵惊呼。尤其章朝阳、覃启刚、黄龙津三位外地来的知青,更是觉得能乘上毛主席坐过的船,那是无上荣光。

    为了不打扰陈宏禹船长的工作,王友培带知青们到他的电工室喝茶。他提着一只篾壳开水瓶朝茶壶里冲茶,然后酌到杯子里,王艳则将茶杯一一递到知青们手中。田光旭先看到靠窗的小书桌上有一些方格纸写的文章草稿,忙好奇地问,王伯伯,您在写什么?王友培谦虚地说,我能写么子嘛,写着玩的。王艳则夸耀地说,我爸准备写长篇小说哩,他收集了好多资料。章朝阳顿时感兴趣地问,王伯伯准备写小说?王友培说,我只有小学水平,哪里写得了小说?只是因为参加了汉江省作协的一次培训,激发了一点兴趣,因此练练笔而已。其实我最大的兴趣爱好,还是钓鱼。每次船停靠在哪里,我就钓鱼。王艳说,我爸常说,他钓鱼时脑子里最安静,最好思考问题……

    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黄牛岩村,知青们对于即将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充满了向往。王友培介绍说,该村是抗战时期“黄牛岩保卫战”的战场。

    章朝阳兴趣十足地问,有什么故事吗?

    王友培说,当然有,故事还非常精彩。国民政府迁都山城后,黄牛岩便成为拱卫陪都山城的第一道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国民党海军在此设置了第一炮台,共安装大炮十尊,成为峡江要塞炮台群的最前线,可以封锁三游洞以上的峡江江面,极具威慑力,令敌望而生畏。蒋介石对黄牛岩要塞十分关注,曾多次电令六战区:“黄牛岩乃中国的斯大林格勒,要派一师死守。”如此重任即落在十八军第十一师何丰越身上。

    黄龙津问,何丰越又是一个什么人?

    王友培接着讲,何丰越是国民党里一个非常有名的战将,但他真正一战成名,主要还是在“黄牛岩保卫战。”

    1943年5月底,日军在黄牛岩周边集结了两个师团、一个旅团,其中有被称为“钢铁猛兽”的也是日军在中国战场唯一纯野战部队的第十一军,一共十万兵力正面扑来。死守黄牛岩要塞的何丰越当即写下遗书,决心与黄牛岩共存亡,并亲临火线指挥作战。日本鬼子凭借强烈炮火曾从兵舰上登陆沙滩,而中国军队曾有八百勇士跟日本鬼子在沙滩贴身肉搏,多数都牺牲了,鲜血染红了峡江。经过十多天激战,包括在滩头进行反复的白刃战,毙敌七千余人,缴获器械无数。日军久攻黄牛岩不下,损兵折将惨重,士气和信心完全丧失,最后枪炮声突然沉寂下来,日军纷纷掉头东逃,黄牛岩阵地岿然不动。

    残阳如血……

    陈振江是黄牛岩村人,从小就听爷爷陈光龙讲关于“黄牛岩保卫战”的故事,所以这会儿他便接着王友培的话题,慷慨激昂地背诵何丰越写给妻子的绝命书:“我今奉命担任黄牛岩要塞守备,军人效仿‘中国战神’张自忠将军以死报国,原属本分,故我绝不惜命,但亲老家贫,妻少子幼,乡关万里,孤寡无依,稍感戚戚,然亦无可奈何,只好付之命运。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效忠为宜……家中能节俭,当可温饱,穷而乐古有明训,你当能体念及之……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支,日记本一册,聊作纪念。接读此信,勿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谨祝珍重。”

    章朝阳叹息道,这真是义薄云天之辞。我们能到这样的地方上山下乡,应该感谢命运垂顾。

    船靠了黄牛岩码头趸船。陈宏禹从船长室过来送知青们下船,他站在船头对大家挥手说,后会有期。

    知青们扛着各自的行李下了船,踏上了黄牛岩村的土地。章朝阳的那只雕饰着手工花纹的樟木箱子特别沉重,那里面装了二三十本书,除了几本高中课本外,还有几本古典诗词集。

    “东方红086”再次拉响汽笛向上游驶去。王友培一直站在船尾,向知青们包括他的爱女王艳挥手告别。
    作者:羊角岩2017 时间:2018-05-03 16:17

    2

    黄牛岩村里有一千多名贫下中农,尽管他们土地面积有限,经济条件不好,甚至粮食也不能完全自给,但他们仍然遵照上级指示精神,给予了知青们真诚的欢迎。

    陈振江就出生在本村,他在黄牛岩小学读到三年级才随当“半边户”的母亲一道进了城,进入夷陵港务局子弟学校读书。他有两个哥哥,其大哥陈振伟一年前得到港务局的选拔推荐,上了江城理工大学水电专业(属工农兵学员);二哥陈振军仍在夷陵港务局子弟中学读高中。陈振江的叔叔、村支书陈宏顺带着几位社员到码头上来迎接知青们,用背篓帮他们背行李。知青们跟随陈宏顺登上岸坡,便来到“抗战烈士纪念碑”前,大家围着观看,然后钻进旁边钢筋水泥构筑的碉堡内部,从射击孔往外张望。知青们仿佛听到了从历史的深处传来的枪炮声、厮杀声……

    陈宏顺带着知青们往三队方向走,他是要把知青们安顿在三队保管室。路过了一些人家,大家看到,都是一些矮榻榻的干打垒茅草房,竟没有看到一栋瓦房子。不少茅舍顶上冒出冉冉炊烟,是农户做午饭的时候了。一路上有几只狗朝知青们吠叫。狗也都长得瘦弱,叫唤声懒心无肠。

    陈振江兴奋地指给知青们看远处山顶上那座山峰,问大家那山峰像不像一头正躬身发力的黄牛?大家竟越看越像。陈振江说,这正是黄牛岩村得名的来历。虞嘉玲问这个山峰有什么传说,陈振江就告诉说,大禹为了治理长江洪水,化身黄牛开拓了峡江。虞嘉玲说,这个我知道,远古时洪水滔天,大禹决心治理洪水,可是他被十二条恶龙围困,怎么也治不了洪水。好在天帝的第二十三个女儿瑶姬敬佩大禹,决定帮他治水,于是她偷了无字天书《上清宝经》,私授给大禹,好让他成功治水,造福人类,而同时私授的,还有她那一颗少女的芳心。不料,瑶姬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大禹如何破译这部天书,就与众姐妹一起,被西王母派来的天兵给捉拿回了瑶池。

    十二位仙女早就厌倦了瑶池仙宫的生活,她们挣脱了神链,重返人间,帮助大禹用“疏”而不是用“堵”的办法,疏通了峡江,解除了水患。这是覃启刚接过虞嘉玲的话在讲故事了。他说,后来,瑶姬和与她同时下凡的姐妹们,受天帝惩罚,化作了翠屏、轻云、松峦、集仙、聚鹤、净日、上升、起云、栖凤、圣泉、登龙等“巴山十二峰”,每天替进出峡江的船舶导航。

    章朝阳对覃启刚说,对这些山峰名称,你倒记得这么清楚?

    覃启刚说,我是巴山人,这“巴山十二峰”,不就在我们巴山境内吗?从小就记熟的地名。

    一会儿来到三队保管室,原来就是“老黄陵庙”。该庙不知建于何年何代,但以关于欧阳修与黄陵庙的传说来看,该庙显然早于宋代之前。陈宏顺向知青们介绍,欧阳修被贬为夷陵县令时曾入峡观黄陵庙。一进禹王殿,欧阳修大吃一惊!禹王神像向他点头施礼,似请欧阳修上神台细语天机。大殿门口的只耳石马见欧阳修如遇知己,脉脉含情,难可离舍。欧阳修走出庙门,见前来敬香拜神的人越来越多,无限感慨,吟下《黄牛峡祠》诗且题碑:“大川虽有神,淫祀本风俗。石马系祠前,山鸦噪丛木。潭潭村鼓隔溪闻,楚巫歌舞迎送神……”

    遗憾的是,老黄陵庙早已荒圮,先是1870年的一场洪水淹了庙,并冲走了禹王神像,后来又被红卫兵小将们乱砸一通,只耳石马不见了踪影……有几处墙壁坍塌,后来生产队进行了整修,缺了青瓦的地方补盖了茅草,当了保管室存放队里的粮食和牲畜,现在则腾出三间来做知青们的住处。男女各一间当作卧室,还有一间是他们的厨房、餐厅兼做活动室。专门垒砌的土灶台上,安放着直径六十公分的大铁锅,锅铲足有尺把长。从社员们各家各户征集来的几块铺板,作了他们的床铺。各自带的铺盖卷往铺板上一摊,再垫上稻草,床就变得又松又软,还可嗅到阳光和稻草混合出来的那种香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羊角岩2017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4天 / 跨度109天】
    • 开贴:2018-05-03 15:39
    • 更新:2018-08-20 23:14
    • 阅读:2241074 回复:8051 楼主:831
    • 字数:约227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