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吃了上坟的供品,晚上睡觉梦到有人骂我

  • 首页
  • 上一页
  • 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长策V 时间:2018-08-11 10:09

    后来因为跟学校的同学打架打的太过头,小手指被同学掰断了,我忍着痛一直没有告诉他。
    过了两天后,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了,回家抱着我一直给我道歉。
    晚上的时候,谢长明在医院旁边的酒店订了房让我跟郁佳人去休息,他在医院守着。
    谢长明已经帮六叔付了医药费,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他让他来陪夜。
    但谢长明跟郁佳人一起劝告我让我去酒店。
    我看了看一旁的册子,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就同意跟着郁佳人去了酒店。
    郁佳人怕我一个人心事重睡不着,主动换了标间房跟我住在一间房里。
    郁佳人也是紧赶慢赶才来到的深圳,她躺在床上跟我聊天聊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看到她睡着后,我从床上爬起来,抱着桌子上的册子朝卫生间里走。
    我坐在洗手台上,望着厚重的册子,心里面也如同千百斤重。
    翻开册子第一页,一张青灰色的死人脸露出来,这具尸体的旁边标注着:1982-2008,中毒身亡,挖掘于山西大同。
    一页页翻下去,上百张死人的脸从我眼前闪过,直到最后出现六叔的签名和印章:挖掘人,涂世六。结算费用:四百六十万元整。
    四百六十万……
    这些年,我跟六叔的日子过得并不拮据,但也称不上富有。
    我无法想象这些钱全都是六叔挖尸体得来的,也没法想象曾经那些地下室里放的尸体,并不是别人送过来的,而是六叔亲自挖的。 | | 4585楼 | | | |
    作者:长策V 时间:2018-08-11 11:39

    看完册子,就在我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我翻出手机一看,是条陌生人的短信。
    【货物三个月后要交付清,时间从收到短信的这一刻开始计算。】
    最后的落款是:行门。
    行门,道家九字真言里排在最后一个字的行门。
    原来他是行门的门主。
    我忽然想起之前在长白山遇到的那个兵门叫侯莽的大汉,现在他应该已经回到兵门了,如果现在有机会能见到他就好了,兴许可以打听到这批尸体到底什么来路。
    现在,我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这些尸体。
    如果是活人或许还有点可能,这么多尸体,既然都被六叔弄丢了,那一定是有人提前预谋的,随便朝哪个地下室一塞,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我看着手机里的短信,心里思索着这些年六叔都是与哪些人来往的比较熟悉。
    但等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我似乎对六叔的人际关系知道的少之又少,除了妙境禅师他们这些经常来往的,根本就都不知道了。
    现在唯一能寄托的,就是六叔清醒过来后告诉我线索。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郁佳人在外面买了饭带着去了医院。
    谢长明已经起来,忙前忙后的去护士站办各种手续。
    医生说六叔的情况已经慢慢有些好转,算是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现在还是不能进去探病。 | | 4589楼 | | | |
    作者:长策V 时间:2018-08-11 13:10

    郁佳人在一旁安慰我说:“酒酒,你应该庆幸涂六叔现在还能抢救回来,有些家庭,往往因为钱止步而断送了生命。现在能用钱扒回来的命已经十分的幸运,你不要老给自己施加压力,想开点。”
    我知道郁佳人的意思,可是我现在所担心的根本不全是六叔的病情,还有那些尸体的事情。
    尸体万一真的找不回来或者被人毁掉了怎么办?
    玄阴宗的实力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我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六叔出事。
    当天晚上,我不好意思再让谢长明一个人在医院受累,就主动提出留在医院。
    谢长明拗不过我,只好同意去酒店。
    郁佳人担心我年龄小一个人不行,就留下来陪我。
    广东的冬季虽然不如北方的直接,但也十分的冷。
    我跟郁佳人盖着一床被子缩在椅子上互相聊天取暖,聊到陆烨的时候,郁佳人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但你还是尽量跟他保持关系吧。他这种家庭的人,不是你该接触的。”
    我其实十分的好奇陆家的家庭的,特别是经过那么多人的提醒后,我更加的好奇陆烨跟他们陆家的关系。
    我问:“陆烨到底怎么了?陆家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不让我跟他深交?”
    郁佳人看着我说:“你真没听说过陆家?”
    我点点头:“听倒是听过一点,但真不了解。”
    郁佳人说:“我也是接触了这行之后,才稍微了解了点陆家的事情。”。
    149 | | 4597楼 | | | |
    作者:长策V 时间:2018-08-12 09:52
    “陆烨这个人我不是十分的熟悉,他大哥陆青寒这个人我却是十分的了解。”郁佳人眉眼间带着鄙视的意味说:“十分恶心下作的一个男人,玩女人,骄傲自大,人前一个样人后又是一个样。他这样的人,我倒不觉得他的兄弟也会是什么好人。”
    郁佳人后半句话说的有些偏激,但如果我没有跟陆烨相处之前,我或许会跟她一个看法。
    现在在我眼里,陆烨算不上好人,人其实也不坏。
    至于陆青寒我之前也就在段家庄见过一次,对他没有多少了解。
    我嗯了一声说:“你知道陆烨是陆家私生子的事情吗?”
    郁佳人怔了怔,但还是点点头说:“知道,我听局里的人说过。说陆青寒不讨陆家老爷子喜欢,后来陆青寒的父亲就又偷偷养了个女人,就是陆烨现在的母亲。陆烨出生后,除了陆青寒跟她母亲不喜欢他外,陆家全家老小都对陆烨十分的宠爱。”
    说完,郁佳人忽然想起来什么说:“对了,我前段时间听他们灵异侦查社的一个小社员说,陆烨之前有次住院,差点被陆青寒弄死在医院。后来这事被陆家老爷子知道后,还家法处置了陆青寒。”
    听她这么说,我忽然就想起来之前在段家庄时,陆烨说的那些话。
    陆烨说,陆青寒没有弄死他,他就要报复回来。
    当时我还纳闷俩人虽然不是同母,但终归是亲兄弟,哪可能闹的这么僵。 | | 464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长策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4天 / 跨度95天】
    • 开贴:2018-05-16 07:32
    • 更新:2018-08-19 09:02
    • 阅读:329262 回复:5083 楼主:480
    • 字数:约3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