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图文记录越南开木料那些事

  • 首页
  • 上一页
  • 43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5-23 23:00
    关于开料的尾料,不适合做家具的,还可以用来做茶盘
    Y先生首次在越南开料,还不怎么了解我对做茶盘的要求,但他在开料时留出了余地,擅自做主张的是阿玲,她按自己的想法来切割茶盘了。
    这本来是小事,她发条微信语音和我说就行了,但这样的小事,她是直接拨打微信电话过来说的,当时我正开着车,以为她有什么急事要说,于是停车靠路边,但没想到,她说的是茶盘。
    我压住气,沉声问:“除了切割的茶盘,还有什么事要说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这块料做茶盘很漂亮。”
    “之前我跟你说了好多次,如果要切割茶盘,先画图,能按黄金比例0.618来切就按0.618来切,谁让你这么切的?”
    “我想了好久才决定要这么切的,这样切好看啊!”
    你这么切的理由就是‘想了好久才决定’?我觉得,应该挂掉微信电话了,不然,我怕自己会忍不住要咧嘴开骂。本来,我想以这事为引,趁机数落她这两个月工作不到位之处,但顾于大局,还是压住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先稳住局面再说。
    等Y先生平安回国,我和方哥再次踏入越南,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说……
    | 8412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5-23 23:02
    | 8413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5-24 14:12
    方哥入厂发飙了,“全部停工,你们该去搬西瓜就去搬西瓜,该休息就休息,厂租我和小韦亏得起。”
    方哥扔下这一句话后,驱车离去。
    制具的流程是这样的:木作、刮磨、油漆抛光,如果木工制具出现了问题,刮磨工要反应,如果刮磨出现了问题,油漆工要反应。如果到了我检查时才发现问题,性质就不一样了。再如果,家具到了客户家里才发现问题,那我们就更被动了。
    我在离开之前,把他们叫到茶室里,“诸位兄弟,我和方哥冲在前方使劲夺单,你们在后方就干出这样的活来?不要以为只是没有做好一套皇宫椅这么小的事,而在于是否具备良好的职业素养问题。有八个字说得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我和方哥没有拿下单,开工率不足,会亏厂租,你们也挣不到工钱养家糊口。在开工率不足的情况下,你们有的曾开摩托车去兜客,有的曾去搬西瓜,该知道这样的钱比制具难赚得多。现在是什么行情你们也知道,很多厂都倒闭了,很多工人没有活干。我和方哥会珍惜手头上的单,你们也应该珍惜手中的活。多余的话我不说了,都散了吧。”
    “二爷,什么时候开工?”
    “大伙都休息一天吧,明天开工。”
    “大爷火大着呢,明天能开工吗?”
    我说能开就能开。
    之前我和方哥商量好了的,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

    图下,是我和方哥去物流园买榴莲送给客户,发给他的皇宫椅有一处线脚没做好,客户反应后,方哥让客户把家具发回来重做线脚,客户说:不用了,我就和你们说一下问题所在,便于以后你们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不是找茬。




    | 8419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5-24 23:31
    以下的内容,之前已经更过了
    稍微整理一下,比较显逻辑性

    在兵荒马乱的五月中,期待六月的紫气红尘

    (一)
    从业以来,得到不少朋友的帮助,而有一些朋友,和我不算深交,却热情地伸出了援手,使得我常有感怀在心。
    时代在发展,人也在思进取,而我做的一些选择,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本身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决断和担当,或多或少也有被时代浪潮推着走的原因。
    人有信念是好事,但要把信念贯穿到底,从一而终,需要有着像陶渊明那样的风骨。陶渊明可以不把官位放在眼里,但终究,他还是把官位让给了他所鄙视的人,这其实,不是百姓所愿意看到的。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这算是诗圣杜甫一生的写照,而我,不希望我的人生吟出的是这样的诗。清夜里,我也常有思虑,内心要达到怎样的宽广平和,才能无懈可击?
    (二)
    老客户入厂,议定六月份出货事宜。突然间,我很期待六月份,因为这批货一出,将会像是结束了一个时代那样漫长。六月过后,我的资金会比较充裕一些,往后的周转,应该会游仞有余了。以合同订单来做的话,二十万的款,就能撬动一百万的单,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红木家具的周转期比大多数商品都要长。
    资金,是商人的血脉,而这些年我做生意,年年都在为资金周转的事发愁,束步三年,筹谋五载,从困境走出再到资金有余,连我都想敬自己一杯:往后还要再努力啊,我们要争的,其实是时间。
    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三)
    母亲节那天想写点什么,却苦于没什么文绪。
    先前,重庆的张哥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母亲出院回到乡下后,精神欠佳,他想要做一个小箱子,其上雕: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几十年以前,张哥母亲的嫁妆里,有一个香樟木的小箱,其上雕的就是这一句。后来因为生活困难,他母亲为了给孩子们多吃一些,把心爱的箱子变卖了。
    出嫁之日, 是一个女人最美之时,所有的嫁妆都会因为今日而弥足珍贵。将心比心,如果我知道我的母亲,为了让我多吃几口好吃的而变卖了嫁妆,那,我也会很难过。所以,我能体会到张哥在和我说起这事时的沉重心情。
    以七十古稀之龄入院,再出院,应该是什么都看破了。我在写时,有在想,张哥的母亲在乡下迎风而立,回首来时路,看到的,会是什么呢?
    百年韶华梦一场,无所谓好与不好,看到子女成家立业,开枝散叶,也就知足了。
    是这样的吗,张奶奶?
    如果是这样,我对父母有愧……
    | 8420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5-25 23:33
    崇左的亲戚住院出院,老妈上来探望,当时我在凭祥忙着出货,抽不开身,告诉老妈在亲戚那里放有一条备用钥匙,老妈一听就来气:“你XX的儿子被传销了,你怎能把钥匙放在那边?”
    “嗯嗯,不应该。”
    “以后钥匙不能再放在那边。”
    当时我在忙着出货,一个劲的“嗯”着。
    我本来打算在出货聚餐时,随便吃两口就上崇左,没想到和方哥一同前来的是红木业的某位前辈,席上,我以雪碧代酒敬前辈,前辈表示理解,毕竟我还要赶上崇左,酒后不便开车。但我没想到的是,前辈会回敬一杯,而且一口就干了。
    方哥倒酒,要替我喝一杯。前辈和我师父同辈,我怎能让方哥代喝?于是我伸手接过,一口干了。
    席上说话不便,方哥发了条微信过来:“喝一杯是喝,喝两杯也是喝,你放心陪他(前辈)喝,我让你嫂子开车送你上崇左。”
    大哥,不用了,嫂子这么一趟来回的话,也挺赶的,我见不得嫂子受这样的累。
    我在电话里告诉老妈,明天再回崇左,“妈,你睡主卧的大床,另外一个小房间虽然装了床,但靠近马路边,声音比较噪杂,影响休息。另外一个小房间还没装床,睡不了。”
    老妈可能是因为我当晚回不来而失望,那一声“哦”拉得好长,我接着说:“房间都装空调了,你不要舍不得电费而不开空调,我现在赚钱挺多的,那点电费不算什么。”
    老妈这一生,没吹过空调,她不知道该怎么开空调,这点,是我忽略了。但让我更没想到的是,我妈会打地铺而睡。我是早上六点离开凭祥,不到八点就到崇左,开门进入看到,老妈在客厅打地铺睡,连风扇都没开。
    老年人睡眠浅,听到有人开门而入的声音后,醒了过来。我哽咽着说:“妈,不是让你睡主卧……大床,怎么睡客厅,还打地铺?”
    “主卧大床是你和你未来老婆睡的,我不睡。大厅通风,凉块,睡得舒服。”老妈揉了揉眼后,起身洗漱。我外出买包子馒头豆浆,老妈低头吃着,吃着吃着,她像是忍不住了才说:“你爸说得没错,你骗了一年又一年,你自己看看,房子那像是有女人的样子?你就骗吧,就知道骗爸妈……冰箱里的山竹都发硬了,还没吃完,你说有女朋友了,怎么不让你女朋友吃?房间我都看过了,一根女人的长发都没有,你就骗吧。主卧我也看过了,连女人的化妆品都没有,你就骗吧……”
    我送老妈到车站坐车时,老妈差点又要哭了,“你这样……这样过日子,怎么让妈……放心?”
    妈,会好的,都会好的,你放心。
    我本来是要开车送老妈回老家的,但老妈说:“你别回去了,省得又招你爸骂。再说了,开车累又费油,妈自己坐车回去才二十五块钱就到家了……”
    老妈过安检坐车时,我凝望着她越来越瘦驼的身影,差点泪崩。我这半生,不负所学,不负师长朋友,但唯独,辜负了父母……
    | 842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3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木中君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83天 / 跨度756天】
    • 开贴:2018-05-11 16:17
    • 更新:2020-06-06 00:06
    • 阅读:1980602 回复:30782 楼主:3084
    • 字数:约1053千字
    • 图片:207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