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图文记录越南开木料那些事

  • 首页
  • 上一页
  • 4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6-30 21:55

    六月荷开
    (一)
    烈日炎炎,朝风暮雨,广西的六月就像透过阳光的斑驳碎片,很多样化,肥的瘦的,圆的棱的,只要你善于发现,会有碎片能对上自己的。我是圆碎,你是方碎,他是杂碎。
    我一边喝着茶,一边敲着键盘,很心平气和的,像是骂人的样子?他奶奶的,老汉我受过高等教育,读春秋,看史记,懂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闲翻三国,话说,诸葛亮骂王司徒那段真是精彩绝伦,已经上升到艺术水平了。
    但诸葛亮能留名千古,不在于曾经骂死王司徒,而在于他对蜀汉的功绩。事实上,诸葛亮骂王司徒这一段,是罗贯中戏说的,史上并无这事。所以,文人骂人,常常入木三分,如果骂人有用的话,天下早就是文人的了。
    所以,与其文骂,不如忍耐。以前不能忍的事,还是再忍忍吧。易经有一卦:初九,潜龙勿用——意指发展之初,理该恭谨。
    (二)
    大七要来,所以小六走了。我其实很怀念这个六月,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紫气红尘,但色彩很丰富,说来就来的是雨,想走就走的是风,云也是说散就散。往后2020的天气,不会再有六月那样的风骨了:老子想怎样就怎样,去北方下场雪再走,你咬我啊。
    哈哈哈,小六,你很任性哦,不过,老子很喜欢。
    诉诸静止的大地,我流过去;告诉激荡的流水,我在这里——这是一位微信朋友的个性签名,我网查了一下,没有找到出处。我遇事不决时,常有到烈士陵园走一走,觉得朋友个性签名的那一句,倒是可以用在陵园,妥否,诸位英雄,若不妥,请现身喝两杯。
    英雄,也是需要观众的,所以法卡山陵园旁边,还掩埋有附近村民的坟墓。登山居高而望,其下便是夏石工业园区,而此中的红木产业园,几乎是荒废之状,这里,曾流下了不少红木商的苦泪,时至今日,再回头评论当年市政的决策,其实没什么意义。这里不会是丢空的第一个产业园,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渐渐地,乌云四合,小六,你很任性哦,是觉得天气太热了,给英雄们凉快凉快吗?
    那,来吧。且看看风雨过后,你能带走什么。
    当青山隐入朦胧,便看不清何时会风高浪急。不朝着我们这边扑来最好,若来,我有兄弟,即便徒手应接,也不惧……
    (三)
    端午外出,有风有雨,有荷有莲。
    实景所见,往往生出“不外如是”之感,而文学描述可能更引人瑕思: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此词出自欧阳修的《蝶恋花》,写的是越女采莲的情景。我其实有所疑惑,欧阳大师,越女采莲,真有你所描述的这么美?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是因为所言的情景,只江南独有?
    烟雨朦胧下,是水波荡漾的湖面,在一阵阵的嘻笑声中,越女荡舟,盈盈而来,素手轻探,折莲剥莲……
    以下应景所配的图和文字,皆出自朋友“微凉九月”:
    蒲月至,荷塘满,其时斜阳若影,清风微醉,但见白莲羞羞,碧叶翩翩。
    软草清香,抱膝而枕,云下红蜓双双,风中荷叶盈盈。蝼蚁探头蚂蚁也忙,池中小鱼听蛙唱。荷叶田田,但欠木舟渡入莲间!
    红云低坐西边,晚霞燃燃,老妪驱鸭蹒跚,农舍青瓦起炊烟。
    兴尽归去,清风徐徐过耳,衣角留荷香。



    | 8776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7-01 09:06
    以下所写,昨晚就写好了,我先发给当事人看了看,得到同意才发的。

    方嫂和发小均有给我介绍女朋友,让我意外的是,前女友也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我有点措手不及,上苍,何苦如此厚爱小弟?
    我在遇到她之后,偶然间听到了《终于终于》这首歌,就像歌里所唱的:原来结局,写在今生此际。
    后来我在听这首歌时,脑海里有泛起她的样子。我们在KTV唱歌时,她唱得很好听,是梁静茹还是刘若英的歌?记不清了,或许是因为当时已惘然。
    分开后,我们互称对方哥哥姐姐。
    “哟,姐姐今天这么有空来消遣我啊?”
    “无聊,来看看哥哥装逼。”
    “姐姐,求罩。”
    “哥哥本事越来越大,罩不住了。”
    “雾里有草……”
    我想,以后和她聊天,不应该再开“雾里有草”这样的玩笑了,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
    今天,她在翻对方的朋友圈找照片给我看时,我留意到,她截图过来的手机已经快没电了,但还在不停地翻着,似乎不多找出对方几张照片给我看,便不会罢手的样子。
    那时那刻,我觉得她真像我姐。
    对方地处崇左周边县城,职业是幼师——姐姐,你这小手,伸得够长的。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给我介绍女朋友,或许,两个不曾被命运眷顾的人,更能宽容体谅对方。
    两年前,我在北越差点热泪盈眶,不是因为阳光刺眼,而是因为她。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有她的帮忙,解过我资金之急,也曾提点过我生意上的事。
    我在写《六月荷开》这篇闲散发在微信公众号时,用的配乐是《假如爱有天意》,或许是因为那时那刻,我一边在写,一边和她聊及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事。

    图下她发过来的截图,我留意到,她手机快没电了



    | 8780楼 | | | | |
    作者:木中君 时间:2020-07-01 22:52
    也许,二宝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她放学,会是我来接?
    “想吃什么跟叔叔说,冰淇淋,武大郎烧饼,还是小蛋糕?”我大手牵着她小手,边走边说,“要不,来杯果汁?”
    我分明感觉到,她小手紧了紧,只听她说:“叔叔,我爸和我妈,是不是吵架了?”
    我闻言停下脚步,捏了捏她小脸蛋,“那,你在家有听到爸妈吵架吗?”
    二宝先是低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没有听到。”
    “没有听到,那就是没有了嘛。”我接着说:“你妈妈身体不舒服,你爸爸要接待客户,忙着呢。而叔叔刚好有空,就来接你喽。”
    “嗷,是这样。”二宝仿佛释疑般欢快叫了叫,但没走几步,又说:“叔叔,你手出汗了,是不是很热?”
    “是啊,天气很热呢。”
    叔叔,我也觉得热啊,但手怎么就没出汗呢
    叔叔,你说我妈妈身体不舒服,是得了什么病吗
    叔叔,我们先买小蛋糕,然后去果汁店,又吃又喝好不好?
    叔叔……
    | 878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5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木中君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718天 / 跨度794天】
    • 开贴:2018-05-11 16:17
    • 更新:2020-07-13 23:36
    • 阅读:2080867 回复:34437 楼主:3195
    • 字数:约1106千字
    • 图片:214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