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贤者之爱:我们有不同的悲欢,却有相同的罪恶

  • 首页
  • 上一页
  • 9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猪好美V 时间:2018-08-11 12:33

    “文静,你说的是阿和哥哥吗?”莫文静猛的一颤,将酒杯放在了吧台上,伸手搂住了我,哇哇大哭了起来。
    “他没有杀人,他没有杀人。”
    被她这么一抱,因为重心不稳,两个人都送椅子上摔了下来,莫文静趴在我身上,就这么睡了过去,我被她压的慌,想要推开,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突然秦文川出现在了我身前,我看向他,说了句来的真好,秦文川把莫文静拉了起来,将他扛在了身上,看向我。
    “小月,你先等我下,我把她抗进车里,就来背你。”
    我恩了一声,躺在地板上也懒得起来,服务员说要来拉我,我让他别帮忙,我想在地板上眯会,说完我闭上了眼,想着等几秒钟,秦文川就会来了。
    没过几秒,还真来了,对我还算温柔,将直接横抱了起来,然后塞进了车里。我伸手摸了摸,没有摸到莫文静,闭着眼睛问秦文川,他把莫文静塞哪去了,该不会是放进后备箱了。
    那人没吭声,直接开动车子走了,我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有些头疼的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处在陌生的房间里,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实在秦文川家。
    我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被换了衣服,猛地一阵激灵,震惊了好几秒,才急忙的穿着鞋子跑下了床,刚准备打开卧室,发现门上贴着一张电脑打出来的便条。 | 4637楼 | | | |
    作者:猪好美V 时间:2018-08-11 13:33

    上面说他是秦文川的朋友,下午在酒吧是跟秦文川一起去的,他的车只能塞下莫文静,所以就拜托他送的我,他不知道我地址,便把我送回家里来了,还说扶我下车的时候,我吐了自己一身,所以他找他们家保姆换了我的衣服。
    “还算是个君子。”我看着那张便条说过,伸手打开了卧室的门。
    下楼后,在茶几上看见了一杯水,那杯水下面又压了压着一张便条,说是醒酒茶,还说他有事出去了,请自便。
    我喝了那杯醒酒茶,打开门一看,发现我那辆车停在他家的院子里,看样子下午,他是开着我的车来的。
    回去后,王丁正在教子敬学语文,田美玲也下班回来了,李婶在厨房里做饭,田美玲感激的看向王丁,说他把子敬教的真好。
    “王丁,有没有女朋友啊?要不要田阿姨给你介绍一个?”
    王丁腼腆一笑,摇了摇头,说现在心思都放在了搞贫困学校上面,没心思谈女朋友。
    王丁见我回来,看了看手表,说他还该回去了,我淡淡一笑,说急什么,吃个饭再走。
    这时,李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向王丁,说今晚多做了一些菜,就想让他留下来吃饭。
    吃过饭后,王丁接了个电话离开了,我牵着子敬上楼,拿了衣服,给他洗澡,在洗澡间里,子敬坐在浴盆里,用手挡住他那里,不好意思的看向我,说还是比较喜欢邓也夫给他洗澡。
    我怔了一下,说我给他洗澡是一样的,大不了以后,穿着内,裤洗,子敬说好。
    “妈妈,你脖子上怎么有个红印啊?”子敬突然指着我的脖子说道。
    137 | 4642楼 | | | |
    作者:猪好美V 时间:2018-08-12 09:37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问向子敬说在哪,子敬用手指了指,还帮我摸了摸。
    “妈妈,怎么擦不掉啊?”子敬问我。
    我急忙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看向子敬所指的那个地方,在脖子与锁骨的地方,现在是快十一月,进门的时候穿的是外套,给子敬洗澡的时候,就脱了下来,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那个红印。
    我奇怪的看着那块红印,将身子朝镜子前挪了挪,研究起那红印来,红印不大,有些鲜红,看着看着脸色沉了下去。
    我怎么感觉这红印是吻痕啊,以前跟邓也夫在一起的时候,他老是会啃我,之前也留下过一次。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子敬担忧的问我。
    我敛去眼底的寒意,跟子敬说,这是我之前被刮伤了,留下来的疤,过几天就会消失的。
    子敬心疼的看着我,说受伤的时候,肯定很疼。
    儿子的话,让我更加冷了几分,我将子敬从浴盆了抱了出来,给他穿上衣服后,让他躺着床上睡觉,子敬很乖,没几分钟就睡着了,见他熟睡之后,我拿着睡衣和手机走进了浴室,关上玻璃门后,我急忙打开手机,气呼呼的拨通了秦文川的电话。
    “告诉我,送我的那个男人是谁?”
    秦文川刚一接通,我就急忙问了起来。
    “怎么了。感觉怒气冲冲的。”
    “你快告诉我。” | 4681楼 | | | |
    作者:猪好美V 时间:2018-08-12 11:07

    “你先说你这是怎么了?”
    “他是个色狼。”
    秦文川说了句怎么可能,我哼了一声,说自己脖子上有个红色的印记,像吻痕,我感觉他那朋友非礼我了。
    电话那段的秦文川笑了起来。
    “你快告诉我他是谁,我要去揍死那个混蛋。”我催促道。
    “咳咳,哎哟,小月,可能是抓痕也说不好,之前莫文静压在你身上吗?可能是她搂着你的时候抓的,我之前也被她抓过呢,身上也有拉。”
    我将信将疑,问他真的是抓痕吗,秦文川闷笑着说是。
    “小月,我那朋友绝对是正人君子。”
    “那也说不好,万一起了色心呢,要不这样,改天你让我见见这个朋友。”还是有些怀疑他那个朋友,虽说醒来的时候,看着那便条,觉得他是正人君子,可人心险恶,说不定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呢,我得确定确定才行。
    秦文川沉默了几秒,我说让我不肯让我见的话,说明他绝对有鬼。
    “呀,小月,文静醒了,我得去照顾她了,这个,我帮你问问,等下回复你。”说完,她就挂了我电话。
    看着被挂掉的手机,看样子,秦文川应该是看上莫文静了,莫文静确实是个有个性的女人,只是她还在为阿和哥哥事情奔波,等哪天,我得问问当年究竟是个什么事情,我悠悠叹了一口气,估计无论秦文川怎么追求,莫文静肯定不会答应的,因为她心里还有着阿和哥哥。 | 469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猪好美V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6天 / 跨度97天】
    • 开贴:2018-05-16 07:18
    • 更新:2018-08-21 14:03
    • 阅读:292720 回复:5321 楼主:515
    • 字数:约34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