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 首页
  • 上一页
  • 36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8 09:36
    “薛葆四!”
    他身上的烟味很浓,下巴疼的紧,我用力的甩了下脸,没甩动,“怎么,是放不下我,还是觉得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们没关系,是你说的分手,我乐意怎么玩是我的……咝~~!”
    抬手开始打他,撕扯,“松开!!松开!!!”
    一阵乱拳之后,陆沛的手指终于离开了的下巴,我疼的一直在揉,抬手抡起挎着的小包,“你有病吧你!”
    “我是有病!!”
    陆沛一把抓着我的包撇出去,“我他妈的就是有病才看你跟着别人犯贱那么长时间!”
    “关你屁事!!”
    我大声的回击,胸口穿着粗气起身,这才发现我五十块钱的假貂都让他给我扯坏了,微微的平了平情绪,身体跟他贴的很近,借着昏暗的灯光,仰脸就能看到他的下巴,想好了,什么难听捡什么说。
    “是你说要分手的,现在要怎么样,看我跟别人在一起不爽了?你消失啊,你不是能失踪吗,那你干嘛要出现啊,玩英雄救美啊,那你可能是搞错了,是我花钱让人家陪我玩儿的,是我再占人家的便宜,不是……嗯!”
    腰上随即一紧,我被生推着直接退到皮沙发哪里,身体失重时感觉他的唇同时压下,我不停的伸手推搡,力量抗衡间却又如此卑微,五十块的貂彻底报废,肩头一露的时候,陆沛哑声红眼瞪我,“你不是想吗,我成全你。” | | 8703楼 | | |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8 10:36

    我喘着粗气回瞪着他,“你敢负责任吗……”
    他笑了,深意我解读不出,“人渣怎么会负责任,无非就是玩玩,腻了,就扔了……”
    我突然有些害怕,挣扎着就要起来,可是肩头一疼,布片碎裂的撕拉声起,脖颈至肩噬咬的疼。
    身上被压得喘不上气,我绝望的推他,看着灯光旖旎的天花吊顶,终于崩溃的发出细碎的哭腔。
    我怕,很怕。
    他的动作倏停,手还在短裙附近,俯着身子挺在那里,声音沉得能坠入泥里,“怕了?”
    我蹬着腿,胳膊无力的拍打他的肩膀,嘴里带着哭腔发出想用力却使不出来的恩恩的音调!
    他挺着一动不动,认着我打,我哭得什么也看不清,眼前糊了一片,忽然感觉温热,细碎的吻沿着我的眼睛一直在走,我抬着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嘴里轻轻的说着,“别欺负我,你别在欺负我行吗……”
    唇贴上的时候,他没有吻下去,而是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甜甜的烟味儿,我吸着鼻子哭着,“别扔下我,我不想一个人,我想你对我好,可不可以……”
    他没说话,唇跟我离得很近,吐出的气轻柔的溢进我的鼻子,“你可以恨我,恨我……”
    我摇头,“我不想,我不恨你,我就是不想离开你……”
    那些至亲的离开像是给我心头浇灌了无数的苦水,哪怕日后我再次拥有了一丝丝的甜蜜,我也想紧紧的抓住,我憎恨离开,就算把自尊踏进土里,我也想抓着我要的幸福,只要我可以,只要我能做。 | | 8704楼 | | |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8 11:37

    他拉着我起身,手直接拽着衣服给我遮上肩头,胳膊一揽,我被他抱在怀里,很紧,我贴着他的胸口,听着声音砰砰砰的响起。
    眼睫毛好像是糊掉了,看东西费劲,“陆沛,你收回你的话,我原谅你。”
    声音很囔,我知道有孩子气,可我习惯这么跟他相处了。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所以我不怪你没回去看我,我想你的时候,就会看北极星,你跟我讲,北极星曾经对地球说过,如果你什么时候迷路了,就抬头看看我,我会永远在这等你的,对不对?”
    他胳膊的力气很大,抱着我很紧的感觉很安心。
    “我是路痴的,我总是会迷路,喜欢我的人,总是离开我,我要去守护很多人,可我想有一个人守护我,我想要的很简单啊,我一直在学英语,我想攒钱,如果你去国外了,我就去看你……我等你,我等你放下好不好……”
    “兔子。”
    “嗯?”
    他的声音透着沙哑的苦涩,“你是我的软肋。”
    低低的,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笑了,颤着肩膀流着泪傻笑,“那你一直对我好啊,一直……”我从不怀疑他对我的喜欢,美人身破了,不是吗。
    他锢的我越发的紧,“可越是这样,我越没办法面对自己,那些东西,总是会无时无刻的想起,提醒我,让我憎恨我自己,我杀了,我舅舅……”
    最后三字一出,他的胳膊幕地一松。 | | 8706楼 | | |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8 12:37

    我惊恐的看向他,“不是的!”
    看不清,只能用力的擦眼,“不是的!”
    阴寒之气厚重的铺天盖地,沉重的像是拉开的黑幕,遮住我所有的晴空。
    他起身,走了两步之后背对我站的笔直,“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所有的,只要你说。”
    “你!别的我都不稀罕!!”
    我起身,浑身战栗的挡到他身前,“我说过,你要是敢说分手我杀了你!”
    如此徒劳,可我还是做了。
    他的脸我不太清,埋藏在大片的阴影里,右手掌心一凉,他塞进一把东西,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背,“来。”
    是那把他一直随身揣着的精致水果刀,包着我手的他把闪着银光的刀尖对准他自己心口的位置,“来。”
    还是一个字,轻的发出羽毛的尾音。
    我咬牙,僵硬硬的看着他的心口,“陆沛,你混蛋你……啊!”
    手上被他带的用力,兀地,就刺了进去,我收着腕,想要把手抽出来,他却握的的很紧,“没关系,来。”
    我开始用左手大力的捶打他的胸口,“松手啊你!松手啊!!”
    力道一松——
    我颓然坐地,水果刀发出‘哐当’~一记脆音,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冷漠的,似乎毫无感情。
    “再试一次,要不要,只要你开心。”
    “滚!!!”
    我拿着那把水果刀直接扔到包房门里,身体毫无支撑的跪座在那里,我知道没有了,抓不住了。 | | 8707楼 | | |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9 09:07

    像个小丑一样,我闹了一通,轻贱了自己,却仍旧一无所有了。
    包房门一开一关,透过莹莹的水光,我模糊着,看见一个人,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离开。
    ……
    “葆四!”
    光亮再次进来时,庞旁冲了过来,“你衣服怎么了啊,这怎么都坏了,葆四啊,葆四?”
    我恍恍惚惚的看着她,“胖儿,我眼睛看不清楚,看不清楚……”
    她上手在我眼皮上一扯,假睫毛彻底被她拽掉。“你等我找找湿巾啊,我给你擦擦,擦擦。”
    我很安静的等,从这一刻开始,我会有很多时间,很多很多。
    庞旁很细致的擦着我的眼,擦着擦着自己却哭了,“你这是干什么啊,那个陆什么出去后也是满眼的生不如死的……你说,哎呀,我真是理解不了啊我……”
    “没事,都过去了。”
    我喃喃的回应,“这种事,我再也不会做了。”
    她扶着我起身,帮我拿过我的包,我不知道是不是脚崴了还是鞋跟太高,走路有些费劲,秦森在门外等我,“我送你回家。”
    “不用。”
    我没看他,随着庞旁的力度朝着楼下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看见温奇,脚步一停,“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钱,我给你放在茶几上了,给那个我叫的人。”
    温奇一脸无奈,摆摆手,抽着烟什么都没有说。 | | 8719楼 | | | |
    作者:小叙V 时间:2018-11-09 10:38

    秦森没紧跟着我,留着个十多米的距离在我们身后一起下楼,出去后庞旁说要打车,我说吹吹风吧,不想打车,想清醒清醒。
    庞旁点头,挽着我的胳膊我们俩就沿着街道朝着我家走,很远的距离,但我想走,就这么走,夜风很凉,我呼着寒气,“胖儿,我是不是挺废物的。”
    “怎么说话呢,我觉得你特好。”
    庞旁安慰着我还不停的回头去瞅,“葆四,那有个好像车一直跟我们。”
    我没去看,“是秦森,是陆二让秦森跟着的,正常。”
    庞旁没在多问,要到我家街口时手机响了,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响了好多次了,我妈打的。
    “葆四,是你妈吧。”
    我没吭声,庞旁扯过我的小包开始掏着手机,“别让你妈担心,这都十点多了……呀,是韩霖!”
    拿出手机的庞旁有些惊讶,随后接起,“喂,韩霖啊,恩,我,我跟葆四在一起了,出,出来玩儿了,你有事吗……葆四,你接一下啊。”
    感觉手机贴到了耳边,浑浑噩噩的应了一声,“喂。”
    “葆四,你去哪玩儿了,跟庞旁去唱歌了?”
    “嗯。”
    “我就知道你喜欢唱歌,那个,我上次去看你,其实有个事儿,一直想跟你说,憋了很久了,心里堵,这不……这不今天睡不着吗,就跟同寝室的兄弟唠嗑,他们就给我出了个主意,说,在电台给你点歌。 | | 872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6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叙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9天 / 跨度163天】
    • 开贴:2018-06-06 21:41
    • 更新:2018-11-17 11:08
    • 阅读:1201467 回复:9283 楼主:2140
    • 字数:约113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