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 首页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09-25 15:49

    “在看相的时候,我是从不打诳语的。再则说了,哪有拿人父母开玩笑的。”我道。
    “初一大师,你可得帮帮我啊!”陶佳佳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对着我央求了起来。
    “你要是信我,就带着你爹妈去我心生阁看相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心生阁看相,那是要讲规矩的。今日我是阳卦,可以看女,明日卜的是什么卦,我可就说不准了。”我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明日就带着爸妈去,不管初一大师你卜的是阳卦,还是阴卦,总能看一个是吧?”陶佳佳这女人,反应倒是挺快的。
    “问你一件事,今天沟子村,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儿啊?”易八插了句话,问陶佳佳。
    “没什么事儿啊!这个村子,一直都是这么死气沉沉的,每天都这个样子。”陶佳佳说。
    “这么晚了不回去,在这里干什么?”
    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循声望去,发现吼这一嗓子的,是那白永贵。
    陶佳佳在听到白永贵的声音之后,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话都没敢回,赶紧便一脸害怕地离开了。
    “好久不见了啊!”我跟白永贵打了声招呼。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来这里干吗?沟子村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赶紧走吧!”白永贵这话说得,很有些不客气啊!听他这意思,似乎是在赶我和易八走啊!
    “脚长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我们爱在哪儿待着,就在哪儿待着,你管得着吗?”我回道。
    “既然你不听劝,要留下就留下吧!要一会儿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白永贵在丢下这句狠话之后,便离开了。
    138 | | 6435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09-26 09:13
    白永贵说的那句狠话,有点儿威胁我和易八的意思。不过他说的,肯定不会毫无依据。沟子村这地方,本就邪性。白永贵既然已经开了那口,一会儿肯定是会发生点儿什么的啊!
    突然,破面包晃了一下,就好像是有谁在背后推车似的。我转过头往后面看了看,什么都没能发现。
    “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易八。
    “有东西来了。”易八皱了皱眉头,说:“要不咱们先回去吧!以白夫子和师叔的本事,他俩应该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
    在这里干等着又帮不上忙,就算是等再久,那也没什么意义啊!我同意了易八的建议,拧了一下钥匙,然后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噗……噗……”
    破面包在往前蹿了那么两下之后,一下子熄火了。我试着重新发动了一下,发现居然发动不了了。
    刚才都还好好的,现在发动不了了,这破面包,肯定是出问题了啊!
    “会不会是那东西在作怪?”我问易八。
    “既然不让我们走,我们索性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沟子村的那些东西,到底是有多厉害。”易八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闲着也是闲着,咱们要不去村东头那块坟地看看,白夫子和你师叔,多半在那儿。”我说。
    “行!”易八在想了想之后,同意了我的这个建议。 | | 6473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09-26 10:44

    坟地本就阴森,沟子村东头的这块坟地,在树林子里,还是一个一个的土堆子,现在又是晚上,瘴气有些重,显得自然是更加的阴森了啊!
    “能见度越来越低了,初一哥你拉着我的手,免得你走丢了。”易八把手伸了过来。
    “两个大男人拉着手,这像话吗?”我问。
    “万一走丢了,命可就没了。再则说了,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好意思嫌弃我啊?”易八这话说得,就好像我拉着他的手,让他吃了多大的亏似的。
    瘴气确实有些太重了,再则我跟易八这关系,拉拉手也没什么。毕竟我俩都是喜欢女人的,也不会闹出什么误会。
    前面出现了一些火光,我俩赶紧走了过去,发现有人在一个坟头前点了一堆纸钱。这纸钱并没有燃多少,由此可以判断出,是才烧的,那烧纸钱的人,肯定没走太远。
    “该不会是白夫子他们烧的吧?”我问易八。
    “不可能。”易八斩钉截铁地对着我回道。
    “为什么啊?”我问。
    “大水滔滔扑面来,盖砂无有势难摧。只因主弱宾强胜,凶败荒淫实可哀。”易八围着眼前这坟头转了一圈,念道。
    “什么意思啊?”我问。
    “从这阴宅的风水来看,大水扑面而来,又没盖砂可挡,属主弱宾强。这样的情况,那便是表明,其后人必因荒淫而遭遇凶祸,以致断子绝孙。” | | 6483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09-26 12:14
    易八顿了顿,道:“断子绝孙便是没有后人,这后人都没有,谁会大晚上的跑来给其上坟呢?”
    “你看出什么了?”我问易八。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对于人是如此,对于鬼来说,亦是如此。”易八接过了话,道:“死后被葬于这样的穴位,本就会滋生怨气,加之子孙遭遇凶祸,甚至都断子绝孙了,怨气自然会变得更加的重啊!怨气越重,鬼便越厉。”
    “给厉鬼送财,烧这纸钱的人,肯定没安好心。”我说。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是白夫子的声音,我转过头一看,发现来的果然是她。只不过,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有白夫子一人,玄清道人没跟她一起。
    “我师叔呢?”易八问。
    “不知道死哪儿去了。”白夫子回了一句,然后说:“你们两个小东西,还真是胆子大,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不知道吗?还敢乱闯?”
    “我俩在外面等了大半天,也没见人出去,担心你们会出事,所以才进来看看的。”我赶紧解释了一句。
    “担心我们出事?我看你们两个,是起了好奇心,想进来看热闹吧?”白夫子一眼就把我给看穿了。
    “有你们两位在,铁定出不了事。”易八笑呵呵地说。
    “这堆纸钱是谁烧的?”白夫子问我们。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道:“我们来的时候,这纸钱就已经烧上了。 | | 649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不谷布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9天 / 跨度134天】
    • 开贴:2018-06-06 19:38
    • 更新:2018-10-19 15:11
    • 阅读:957857 回复:8145 楼主:1417
    • 字数:约54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