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 首页
  • 上一页
  • 1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10-12 08:24
    孔老汉在小茅屋里等我们,在我和易八到的时候,他正在拾掇门口的那片菜园子呢!
    “你是准备重新种菜吗?”我笑呵呵地对着孔老汉问道。
    “这块菜地要是荒着,有些太浪费了。”孔老汉接过了话,说:“种点儿青菜,不管是自己吃,还是送人,都比荒了好。”
    “你叫我们来,是要商量什么事啊?”易八问孔老汉。
    “玄清道人给算了个日子,说后天晚上,可以进九公主墓。我叫你们两个来,就是想问问,你们愿不愿意随我一起下去。”孔老汉说。
    “我的安清观和初一哥的心生阁都在封阳县,要是县城不存了,心生阁和安清观都将不保。九公主墓,我俩自然是得跟着你下去的啊!”易八道。
    “下九公主墓,可不会轻松啊!既然你俩愿意下去,可得做好上不来的思想准备。”孔老汉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一脸认真的。从他那样子来看,其不像是有意吓唬我们的。
    “我们知道。”我接过了话。
    “那你们俩回去准备准备吧!后天晚上八点,带上你们需要带的东西,来这里找我。”孔老汉说。
    “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和初一哥在那边发现了一座清末老坟,而且刚有人去上过,还留着香烛纸钱的残渣。”易八看向了孔老汉,问:“你知道那坟的来历吗?”
    “清末老坟,我没见过。” | | 7441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10-12 09:54
    孔老汉的这个回答很干脆,就好像他是真不知道似的。
    “行!那我和初一哥就先走了。”易八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来了这么一句。
    从小茅屋离开之后,易八一直是闷着头在那里走路,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事儿?”我问易八。
    “孔老汉居然说他不知道那坟,你有没有觉得这很奇怪?”易八问我。
    “按照道理来讲,孔老汉在武清山守了这么多年,那座清末老坟这么显眼,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易八:“你不是说要去问问你师叔吗?他怎么说的?”
    “师叔说他也不知道那坟,我带他去看了一下,他居然什么都没看出来。”易八皱起了眉头,说:“我感觉师叔和孔老汉,肯定是在说谎,那座清末老坟,绝对有来头。”
    “咱们还是先把九公主墓给弄清楚了来吧!至于那座清末老坟,既然你师叔和孔老汉都缄默不语,肯定是有他们的道理的,咱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了。”我道。
    下九公主墓,易八需要准备不少东西,至于我,则没什么好准备的。回到县城之后,易八便去准备他所需要的东西去了,至于我,则回了心生阁,坐在书桌前,研究起了师父传给我的那些古书。
    半下午的时候,宋惜给我打来了电话。
    “有事儿吗?”我问。 | | 7447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10-12 11:25

    “你在干吗啊?”宋惜问我。
    “看书呢!”我道。
    “别看了,来市里一趟吧!”宋惜说完,也不管我答不答应,直接就挂了电话。
    宋惜叫我去市里,我能不去吗?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儿,跑一趟渝都,那是没什么的。
    我开着破面包,朝着渝都出发了。到渝都之后,我给宋惜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儿?她说在公司,让我直接去找她。
    因为到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公司里就只有宋惜一个人。这丫头,今天居然穿的是职业套裙,那黑丝包裹着的修长大腿,看得我心里直痒痒。
    “看什么啊?”宋惜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因此问了我这么一句。
    “什么好看就看什么。”我像个小流氓一样,对着宋惜回道。
    “正经点儿。”宋惜给了我一个白眼,道:“今天我叫你来,是有正事的。”
    “什么正事啊?”我问。
    “卫星城封阳县是建不成了,但我也不想那么一个原本好好的县城,就这么给毁了。”宋惜顿了顿,道:“有一位先生,或许能帮上忙,但需要你出马。”
    “我出马干吗?”我问。
    “说服他。”宋惜一脸认真地看向了我,说:“这是封阳县最后的机会,你要是能说服他,封阳县就能改个规划,重新建设。”
    “现在还是算了吧!封阳县闹鬼的事儿都还没解决,若现在就去建设,只会搞出更多的幺蛾子。” | | 7454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10-12 12:55
    我说。
    “桥我已经给你搭好了,见不见那先生一面,在你。”宋惜说。
    封阳县都给拆成这副模样了,重建那是必须的。只不过,封阳县不同于别的地方,在重建的时候,会牵涉到很多风水上的东西。
    “我做不了主。”我老老实实地说道。
    “做不做得了主,都不影响你跟那先生建立一下友情。”宋惜接过了话,说:“情谊这东西,接触的次数越多,就越深厚。明天晚上,那先生有空。你要是有兴趣见他一面,给我打个电话。”
    “行!”我点了下头,问:“你还有事儿吗?”
    “没事,怎么了?”宋惜的脸上明显有了些不快,她瞪了我一眼,问:“才坐这么一会儿,就想走吗?”
    “不是想走,是我没吃晚饭,肚子有些饿了。你要是没事儿了,咱们一起去吃个晚饭,我请你。”我道。
    “挺大方的啊!以前都是我叫你请我,你才请,今天怎么变得如此大方了啊?”宋惜一脸疑惑地问我。
    “给人测了个字,赚了18888块。”我笑呵呵地接过了话,说:“赚了钱,不就得拿来享受吗?”
    “那我今天可得吃海鲜大餐。”宋惜这丫头,就不能跟她说我有钱。这不,我刚说自己赚了一万八千多,她就要狠狠地宰我了。
    海鲜这玩意儿,那可比火锅什么的要贵多了。一顿晚饭,宋惜宰了我差不多一千块。 | | 7462楼 | | | |
    作者:不谷布谷 时间:2018-10-12 14:25
    吃完之后,时间也不早了,我把宋惜送回了御水湾,然后就开着破面包回封阳县城去了。
    破面包刚一开到心生阁大门口,我便看见前面听这一辆Z4。
    “死哪儿去了?”Z4的车门开了,从驾驶室里走出来的是白梦婷。
    “去了趟渝都,办了点儿事。”我道。
    “什么事?”白梦婷用凶巴巴的眼神瞪向了我,问:“你是不是去见那宋惜去了?”
    “是啊!她叫我去说了一下封阳县重建的事儿。”我又没做亏心事,因此在回答这问题的时候,那是相当坦然的。
    “谈得怎么样啊?”白梦婷问我。
    “这事儿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得先跟白夫子、玄清道人他们商量一下。”我道。
    “除了说事之外,你们有没有干别的?”白梦婷问我。
    “要是干别的,我能这么早回来吗?再则说了,我就算是想干,人家宋惜能给我机会吗?”我一脸无语地说。
    “这么说你心里是想咯?”白梦婷问我。
    “封阳县的事儿都忙不过来,想什么啊想?”我白了白梦婷一眼,道:“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这儿正烦着呢!”
    “哼!”
    白梦婷十分不满地对着我冷哼了一声,在冷哼完了之后,她便开着Z4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起了床,卜了卦。
    想着晚上很可能会去见宋惜介绍的那先生,因此在卜卦的时候,我一直在祈祷,最好能卜个阴卦。可事与愿违,我最终卜出来的,居然是个阳卦。
    阳卦不看男,由此看来,我跟那先生,当真是没缘分啊!
    我给宋惜打去了电话,说我卜的是阳卦,就算是见了那先生,也看不了相。宋惜说不看相也没事,见个面先相互熟悉一下也好。
    155 | | 7469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不谷布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2天 / 跨度137天】
    • 开贴:2018-06-06 19:38
    • 更新:2018-10-22 15:17
    • 阅读:967928 回复:8327 楼主:1432
    • 字数:约55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