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角城往事》(长篇小说连载·新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00:23
    【长篇小说:三角城往事】
    【预计字数:60万字】
    【状态:创作中】

    【作品简介】
    三角城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似乎也不是一座确实存在的城市或水边小镇,但它在我心里业已存在多年,且汇集了我所见到过的、爱过或恨过的、记住或遗忘了的无数有故事和灵魂的人,比如演绎出三角城悲欢恩怨与寂寞孤独人生境遇的诸多人物与故事:晚年长出獠牙的三爷。四个习惯性在物质领域内争斗,却在精神领域内老死不相往来的亲兄弟。一个刚刚过门就死了丈夫的女子——阿芝,不料却成了宋家大院的物质与精神两方面的主宰者。一个来往于阴阳两界的郎中。一些当着男人的面奸污其女人,却在每次事情完毕后被暴打一顿乃至死亡的阳人,等等。他们身处偏远闭塞的环境,深陷复杂凶险的人际关系网中,极端厌憎官僚却又不得不与之周旋,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与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必须一生同床共枕的人等都保持了相当的距离,甚至形同陌路,在孤独寂寞和你死我活的拼争中,度过卑微而又热闹却又极度凄惶的一生……这一切,都是三角城这座水边城市的基本形态,深藏在青砖黑瓦和生老病死中的心,黢黑、空洞、孤单、无聊、无助、绝望、固执、市侩、残忍……
    这是我最新的长篇小说,即日起开始在“舞文弄墨”连载。
    欢迎新老文友阅读、支持。

    【作者简介】
    罗锡文,男,四川省仁寿县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作品散见《星星》《读者》《当代文坛》《当代小说》《飞天》《诗林》《文化月刊》《四川文艺报》《青年作家》《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旅游世界》《西部文化旅游周刊》《四川新书报》《音乐探索》《贡嘎山》《人之初》《学生之友》《蜀峰》等全国各级报刊杂志。迄今为止,已出版包括长篇小说在内的各类文学著作共计21部。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教于浙江海洋大学文学院。

    本人已正式出版文学著作和学术专著共计21部,分别为:
    (1),长篇小说《红尘与土》,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9月出版,35万字。
    (2),中短篇小说集《恍兮,惚兮》,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4月出版,24万字。
    (3),中短篇小说集《孽障》,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出版,25.5万字。
    (4),诗集《裸舞》,重庆出版社,系《星星》诗刊丛书之一,2004年9月出版,15万字。
    (5),散文集《后半夜》,贵州人民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15万字。
    (6),长篇随笔《山中随笔》,重庆出版社,2001年9月出版,11万字。
    (7),散文诗集《边缘人》,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年6月出版,15万字。
    (8),散文诗集《灵肉之橹》,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9月出版,12万字。
    (9),学术专著《沈从文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2002年11月出版,20万字。
    (10),散文诗集《时间的回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12.5万字。
    (11),长篇随笔《川南随笔》,作家出版社,2008年9月出版,15万字。
    (12),诗集《羁旅西东》,四川民族出版社,2010年1月,20万字。
    (13),学术专著《卡夫卡研究》,华文出版社,2010年8月,20万字。
    (14),散文集《独行者》,德宏民族出版社,2011年3月,21万字。
    (15),短篇小说集《桃花街》,线装书局出版,2011年12月,24万字。
    (16),诗集《深处》,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11月,16万字。
    (17),散文集《看人》,现代出版社,2013年12月,20万字。
    (18),诗集《越走越远》,现代出版社,2014年12月,12万字。
    (19),长篇小说《青春期》,团结出版社,2014年12月,48万字。
    (20),长篇小说《百年浮世》,团结出版社,2015年11月,50万字。
    (21),散文集《独行者2》,中国电影出版社,2016年11月,23万字。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02:06
    第一卷

    三爷八十年前被三角城那个一头黄卷毛的郎中拔掉的两颗锥尖锥尖的獠牙,在九十岁这年又重新长了出来。黄毛郎中死后,他唯一的儿子虽说没有完全继承他的衣钵,也就是说,他爹关于诊治的真经他并未学到多少,却还是在三角城当了郎中。但明白地方上掌故的人都清楚,这个郎中同时又是个阴人,三角城自打有了城的规模后仅有的一个去过阴间,把阎王爷治阴病济阴世的祖传秘方偷了出来,跟他爹的药书逐一对照,悉心研习,方才明白了许多治病救人的的奥妙,便选了一个吉日,在三角城毗邻码头的街上重新租了一间原本是行脚苦力住过的房子,打理干净之后,就挂起了行医的黄底黑字的幌子。
    八十年前,当三爷的娘抱着三爷去找阴人郎中的爹诊治牙齿病的时候,那郎中还是一个长腰长腿长脖子的年轻人,阴人郎中也还未降世。三爷的娘说,你可不是郎中,你是山里的匪贼,水上的强盗,梁上的君子,没想到竟做了郎中,那就得用点心才是,钱少不了你的,你只管将我家三儿的牙病治好。郎中虽说来路不正,成人前确实在山里干过土匪,抢劫过不少人家的钱财,要过人命,但也识得不少草药,还在一只装满了淤泥的浆水桶中将死狗死猫或骇人的死人碎骨头放进去,说要不了多少时日,他就能复原猫狗和人。死人骨头是他做土匪时埋的,做了郎中后,觉得诊治活人的病,得好生研习死人,尤其是死人骨头,但三角城死了人,没有人敢将死人交给他剥皮剔肉,搞一副死人骨架的,相当一部分三角城的人相信人死后,灵魂是藏在骨头里的。正发愁之际,他想起曾在后山中埋过死人,便去挖掘,大部分死人的骨架完好,只有被打折的胳膊或腿骨明显断开了,但仍然保持着躺着或卧着的姿势,便用麻布口袋分别装了,用马驮到家中,一一编上号。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02:07
    一开始并没有人搭理他,说他那生来就是偷鸡摸狗的爪子要是有那本事,华佗都投生到三角城了,再说啦,那些死人骨头是从哪里来的先不说,几口袋死人骨头放在床底下,就说明他不是个好东西,瞧他一走到三角城,一股冷嗖嗖的阴气就散开了,青砖黑瓦就跟鬼脸一样,一到码头,就是阴风惨惨,恶浪滔天,渔船都不敢划出去,上下行的客船,也是百倍小心,以免撞上水底坚石,或被大风巨浪掀翻。尽管如此,受好奇心驱使,三角城的闲杂人等还是暗中关注着他的举动。果然,极短的时间内,他真成事了,死猫死狗和死人都被逐一复原,摆在他屋子门口的几块阴丹布上,供人参观,听他们恭维或奚落。为了显示他的本事,他还蒙着眼睛将一只砸碎的、装酸菜的大陶缸混杂在三角城外专门装柴灰的灰埠中的柴灰中,当众复原,让前来看稀奇和究竟的三角城的闲人和好斗者大开眼界。一个好斗者不服,故意挑事,将他复原的陶罐一脚踢飞,说,你要是真有能耐,就飞起来,在云朵里把它复原,我就服了你。他坐在他专门为人把脉的桌子前,不动声色地抽着一根旱烟,周边看热闹的女人都被呛得捂住鼻子嘴巴,退到一边去,不停地嘀咕道,郎中还吃烟,怪事。看热闹稀奇的人中就有三爷的爹娘,还有几个陪着前来的丫鬟和长工。挑逗者是一个盐工,近来在码头上干搬运,常光着膀子在三角城走动,到了夜里就到城西或开进码头的地方找专卖身子的女人,到处都留着他一身的汗臭和那又黑又长的臭玩意儿射出的腥臭秽物。郎中也看见了三爷的爹和娘,肚子里咒骂这两个大户人家的杂种和杂种婆娘,竟来也爱看热闹。挑逗者以为他怕了,便走前来,说,你信不信我吹一口气,就剁了你狗杂种的爪子?他将斑竹做的烟管在桌子边沿磕了磕,不言语,接着将它放在抽屉,关抽屉时,一点声响都没发出。三爷的爹悄声对三爷的娘说,要出事。话音未落,郎中伸出右手,在挑逗者鼓突突的裆前轻轻划拉了一下,便站起身,对三爷的爹和娘拱了拱手,说,劳烦宋家的大少爷大少奶奶给我作证,光天化日之下,我就只管给人看病,只是误了大少爷大少奶奶的工夫,下人给你们赔罪了。三爷的娘没好气地说,我们走。三爷看了看几个长工和丫鬟,后者没声没息地跑开了,只是几个丫鬟走了一里许,还回头看,被三爷的娘训斥,才赶紧跟着三爷的娘回到了宋家。当天夜里,挑逗者就在码头上光着身子死了,据说那臭玩意儿乌青,硬得像一截铁棍子。郎中被请去查看究竟,三角城的父母官要他说出死因,他将一张手帕按在鼻前,仍然有一股恶臭味从挑逗者的裆部钻进他鼻子。他说,被女人裤裆子里的夹子给夹狠了,尿和血都不通啦,不死才是怪事。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那长腰挑逗者很快就不再被人提及。只有三爷的爹看清楚了郎中的手段,回来便对当家的说,那做过土匪的郎中本事不俗,当小心待之为是。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1:54
    继续更新中。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2:47
    @左有织袍 2018-05-16 12:11:06
    支持楼主,加油!
    -----------------------------
    感谢支持,问好!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4:00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8:02
    @靳芝 2018-05-16 15:32:09
    大太太好狠毒。
    -----------------------------
    感谢阅读,问好!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8:11
    稍后继续。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22:30
    @FRRoger 2018-05-16 18:44:03
    拜读 学习ing。
    -----------------------------
    感谢支持!!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23:04
    阴人郎中在他爹死后,便对三角城的人说,我爹是个傻瓜,啥本事都传给我了。不过,他到了阴间,还可以趁我不在靠治病找钱吃饭养人,我以后要是去了,他可得饿死。
    一个三角城的读书人抢白道,鬼话少说,人死灯灭,啥都没了,哪来的阴间?你肆无忌惮地到处散播这种鬼话,在光天化日子之下做出的丑事,实则乃蛊惑人心,挑起无谓的事端。虽然围观的人甚众,但又有几个人听信于你呢?
    阴人郎中说,你信了就有了。
    读书人说,除了书,我什么都不信。
    阴人郎中面色泛起一圈诡谲的笑意,道,你输了就信了。
    读书人不屑地说,泥腿子“书”“输”不分,没资格跟我狡嘴。
    阴人郎中道,嘴巴一张,你就输了。
    读书人道,你在山沟里干过土匪,理应砍脑壳,即使你生生死死皆不输,可没了脑壳,你一个无头之人,又能咋样?
    引人郎中不以为然地说,匪患猖獗,杀人越货,生灵涂炭,不过是官府肆意的污蔑,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我当年是活不下去了,才干了那行当,不丢人。
    读书人生气了,道,你信不信我这就去告给官府,你项上脑壳立马搬家?
    引人郎中望着读书人那张认真得有些怪异的灰白脸,摇了摇头,道,你被砍脑壳了,就信了。对于你这样的读书人,不要脑壳比要脑壳划算。
    读书人狂乱起来,道,你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阴人郎中道,人心朽了,肉身不管如何雕琢,也是臭皮囊。你信了就啥都没了。
    读书人道,尽说鬼话。
    阴人道,人话说了,你不信,鬼话说完了你却信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罗锡文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4天 / 跨度212天】
    • 开贴:2018-05-16 00:23
    • 更新:2018-12-14 17:04
    • 阅读:46706 回复:7939 楼主:454
    • 字数:约229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