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四十岁男人的回忆(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甲山 时间:2017-10-10 11:57
    我那个时间跨度长达八年的帖子被关进小黑屋了,这个结果令我相当意外,因为向来谨言慎行的我,始终注意避免涉及意识形态以及敏感字眼---在网上混了二十多年,明规则潜规则还是懂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L用(呃,其实我很鄙视然并卵这种粗俗无聊的网络用语)。

    我很不喜欢申诉投诉这类官僚气十足的流程,可是终究舍不下这个花几年时间写下数十万字的帖子,以及一路陪伴而来的那些人,所以按提示提交了投诉。
    天涯的答复是:因为不可抗力。
    不可抗力?我的第一反应是地震、火山,能量等级最低也是鸽子蛋大小的冰雹。。。
    一个叙述个人经历的帖子,我以为它既无足轻重又无关痛痒,竟然被强大的不可抗力盯上了!真是让人惊喜交加,突然发现人生凭空多出好多意义。

    本来是怀着对自己无比崇敬的心情准备打烊收科,从此做个观棋不语的君子以度残年,不料跟帖的家伙们不肯放过,有表示诧异的、有表示关心的,也有表示愤慨的,总之都是以不同方式表达对楼主弃楼删帖的鄙视。
    好吧,你们现在知道不是我干的了?
    话说回来,若不是你们有无数的问题,而我偏偏又是个好为人师的傻子,哪里会惹出这一身的羊骚味?

    事已至此,也是无法可想,只好另外开个贴子了。
    您各位可以照前面的习惯继续发问、盘诘、质疑和讥笑,我呢,有故事继续写,没故事做作业。这样可好?

    另外,关于读书那一番谬论有没有人留下底子?有人想要,而我没备份。
    作者:龙甲山 时间:2017-10-12 16:48
    九月三号,应老同学张小梅的邀请,参加了她儿子的升学宴。
    说接受邀请有点矫情,其实这场宴会是我一力撺掇的。

    我这个女同学在前面多次提到,热心、仗义、人缘极好,深受同学朋友喜爱,我对她更多几分敬重。
    她十年前离了婚,前夫人品很次,离婚的条件是不支付孩子的生活费,连他自己的亲兄弟都看不过去,骂他冷血。
    张小梅是拿工资吃饭的公务员,却以一己之力不仅抚养大了孩子、照顾长期生病的母亲,甚至还资助了一个家庭困难的大学生。
    今年她儿子考上了大学,我觉得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实在值得庆贺,因此邀了同学跟她讨酒喝。
    同学们当然不缺酒喝,却是充满善意,借此机会送出红包,希望给她减轻点经济负担。

    因为不喝酒,我早早从宴席上悄悄溜了出来,在外面小厅找张椅子坐下,悠闲地看外面的灯红酒绿,屋内酒官司的叫嚣声不绝于耳。
    张小梅端了一盘西瓜出来摆在我旁边的桌子上,笑说:你不喝酒,待会儿好好唱歌,我已经安排好卡拉OK,回头你帮我应付一下,我去办点事再回来。
    我好奇地问:什么事非得今天晚上去办?
    她说:一个初中同学的姐姐找我问点事,她明天一早要离开。
    她的初中同学我自然认识,因为我们初中也是一个班的。我不爱八卦,她既然不说名字,我也就懒得打听。
    张小梅见我不说话,可能有点误会,遂又补了一句:二班的,你不认识。
    我们是一班,二班的同学除了几个爱踢球的相互熟悉,其他人的确都不怎么认识。
    我点点头道:要不我送你吧,大晚上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这帮家伙哪里需要招呼?告诉他们卡拉OK厅的包房号就行了。
    她想了想道:也好,我不认识对方,你在我也安心点。

    酒足饭饱后,三十多个人呼呼啦啦出门而去,我等张小梅结了帐载着她去不远的一家酒店。
    敲开房门,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年女子,看起来应该有六十岁。
    她客气地将我们请进去坐下,又泡了茶端上来,这才在我们对面的床边坐下。
    “我叫陈露曦。”她眼神在我们两个人脸上来回扫了一遍又说道:“这个名字对你们其实没有意义,因为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但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陈露阳?我是她姐姐。”
    张小梅带着歉意摇摇头,显然她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但是陈露曦说出来的这三个字却让我心头一震。
    苏梨心是我的初恋,但让我情窦初萌的,却是这个叫陈露阳的女孩儿,那时候我十五岁,刚进初三。
    作者:龙甲山 时间:2017-10-12 16:50
    学了个乖,备了个份。
    作者:龙甲山 时间:2017-10-12 23:14
    关于性别差异的辨识我一直属于发育比较迟的那一拨,犹记得初一那年我青梅竹马的女同学鼓起勇气托她哥哥约我晚上一起写作业,我满心奇怪地问那个牛高马大的老兄:各人自己做不好吗?干嘛要跑老远一起写作业?

    我是在开学不久的某一天课间操时间站在二楼的楼道上注意到陈露阳的。
    她当然已经存在十多年并且在隔壁班呆了足足四个学期,甚至也能肯定她已经无数次从我眼前晃过,但我确是在那个阳光满地的早晨第一次留意到这个高挑灵动的女孩子。
    愚钝的心灵史无前例地猛然一动,就像被馒头噎了一下,需要做个深呼吸才能缓过气来。
    如果记忆没出差错的话,那天是我第一次发现异性具有与众不同的吸引力。

    虽说夏天刚过,天气已经不那么炎热,她却穿着初中生少见的无袖连衣裙,挽着女伴在操场上散步,看起来正热烈地聊着什么,不时用她白皙圆润的长胳膊比划,有时还笑得弯下腰去,看起来是那样的美丽而可爱。
    在很长时间里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和姓,即使就在隔壁我也没有勇气去打听。
    我每天一下课就站在走廊上,背靠栏杆装得若无其事,其实身上每一个细胞都盼望着她从面前经过。
    我这样苦心孤诣的做作虽然现在想起来很可笑,但也不是毫无好处。
    有一天她与同伴刚走过,她们班教室跑出一个人来大声喊道:陈露阳,你们组的作业还差一本!
    这么好听的名字配她,实在是严丝合缝,再完美没有了。不,其实她还是有一点不太完美的地方,那就是她的穿着稍微有点出格,无袖连衣裙或者长度在膝盖以上的短裙是她夏天的标配,我对此暗自颇有微词---虽然潜意识里也觉得这样的穿着更令人心动。

    那时候我对男女之情依然一无所知,只觉每天几次看到仙女一样的她从面前走过,偶尔鼻端还能闻到她身上的清香掠过,就已经心满意足,心中并无觊觎之意,别说搭讪,就是两眼直视的胆量都没有。然而没过多久,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直接对话就发生了,只不过过程和结果都不太美妙。

    那天我仍然按惯例守候在走廊上,等着她按惯例挽着女伴从我面前走过,到下面的操场散步。
    比她先到一秒的是足球,三班的两个小子出了教室门就开始争抢,一脚捅到我面前,我本能地抬脚推回去,不料因为身体是斜靠在栏杆上,脚法就有些走样,球是踢回去了,不过它并没有按我的设想滚回去,而是飞回去的。
    球在飞行途中偶遇刚好从二班教室走出来的陈露阳,结结实实地砸在脸上,伊顿时双手捂面蹲在地上。
    我吓得赶紧跑过去,笨拙的嘴除了对不起三个字外,竟再也说不出别的来,既不敢伸手去扶,也不能一走了之,只得尴尬地站着。
    天天与她挽手同行的女同学一边慰问她一边怒斥我,两头不误。我涨红了脸吭不出气来。
    过了好久她终于站起身来,一只手仍然捂着半边脸,瞟了我一眼,拉拉同伴,道:“别跟这种没教养的野孩子计较!”说完就回了教室。

    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点什么,我一辈子最怕被人说没教养、最恨没教养的人,搞不好病根就在这里。

    被人这样骂,我虽然很生气,却也只能自认倒霉,毕竟错在自己,只不过心里对这个女孩子的好感打了个小小的折扣:这丫头脾气很坏,说话也太狠了点。
    然而这并不算完,自此以后,每天她路过看到我,都会拉下脸赏我一个大大的白眼,搞得我很无趣,渐渐也就不在楼道上守候了,当然,有合适的机会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偷偷看她。
    作者:龙甲山 时间:2017-10-13 01:21
    陈露曦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沉吟了一阵又对张小梅说道:“我妹妹一直有个心愿,她想找一个人,是你们班的。我听说你的人缘最好,所以想请你帮忙。”
    张小梅笑道:“我有什么人缘?不过是瞎热心,爱管闲事而已。你妹妹想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是个男生,叫陆克俭。”
    张小梅疑惑地看了看我,摇头道:“虽然有些同学并不太了解,不过我敢肯定我们班没有这样一个人。”
    这个我也知道,而且比她更肯定,因为这是我父亲的名字!

    陈露曦失望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妹妹非常确定对方叫这个名字,但是她自己找了很多年,这次我专程过来问遍了能找到的同学,你们班的、她们班的,却没有人知道。”
    我一肚子疑惑,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张小梅却先发问了:“她为什么一定要找这个人?怎么能肯定是我们班同学?”
    陈露曦道:“你们应该不知道,因为她被一个小流氓盯上,她在初三下学期转学走了。那家伙也是你们班同学,经常在校外骚扰她,我父母怕出事,就把她送到广西去了。”
    停了停她又道:“第一次被流氓截住时,是你们班一个男同学救了她,这个同学她认识,只是不知道名字。男同学跟流氓打了起来,流氓骂他时说的就是这个名字。我妹妹说她一向对这个同学的态度很不好,被救了以后又找不到机会表示感谢,所以这就成了她一个心病。后来又发生了一件巧事,读大学的时候有一年她和同学去旅游,又是这个同学救了她,所以她觉得跟他有特殊的缘分,一直念念不忘,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我这次来就是想尽力完成她这个心愿。”

    其实不用陈露曦说完我已经知道,陈露阳要找的人就是我。她所说的后一件事没印象,但前面一件事我依然记忆犹新。

    她说的那个小流氓叫岳松,他父母跟我父母在同一个单位,跟我从小相熟,却也是单位上几十个孩子中两个极端的代表:我懂事、听话、爱学习,他不仅成绩一塌糊涂,还有小偷小摸的恶习,偶尔因为对女孩子污言秽语动手动脚被她们的兄长痛揍。
    不过我跟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但正是因为陈露阳我们大打出手---呃,并不是你想象的争风吃醋。

    那已经是冬季,轮到我打扫卫生,按老师好坏搭配的原则,岳松跟我一组。
    洗了拖把回来我才发现,自由散漫的岳松早已溜之大吉。这种事不是第一次,我只好自认倒霉一个人干。
    毕业班放学本来就晚,又是一个人打扫卫生,等我出校门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气温低,连月光也显得特别冷清,街道上已是空无一人。
    学校大门右侧有一片空地,外面密实地种了一排小树将街道隔开,我们有时候图安静会跑到这里来背英语单词。
    经过的时候我听到灌木丛后面有动静,还以为是小猫小狗在空地里玩耍,所以也没在意。又走出去二十多米,突然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大喊:你走开!
    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那是我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常常欣赏到的音色,是陈露阳!
    那会儿我其实没想到更复杂的情况,只是因为声音来自我仰慕的女生,所以不由自主地想凑过去看个究竟,如果事先知道会有小小的血光之灾,估计我也会踌躇半天。

    岳松背朝着我,把一个女生堵在角落,嘴里还嬉笑着说:交个朋友嘛,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即使朦朦胧胧,只看身形加上声音我也能判断那是陈露阳。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岳松吓一跳,转身一看是我,大声道:不关你的事,回你的家去!
    我又走进几步,看到陈露阳满脸惊恐,想到岳松一向的德行,立刻明白了。
    我说:你放学不回家,拦住人家干嘛?
    岳松说:关你屁事!
    我对陈露阳招手让她过来,她还没动脚,岳松倒先动手了。
    他一拳打在我的肩膀上,吼道:老子跟你说了别多管闲事!
    岳松个头比我高,但不如我壮实,打起架来我也不怕,因此转身隔在两个人之间,道:老子就要管这闲事!你再动手试试!
    岳松说:你以为老子不敢?老子平时就看你不顺眼,今天正好教训教训你。
    我拉开架势准备拳脚相向,谁知这小子不跟我玩这一套,只见他从裤兜里掏了个东西出来,一甩手“啪”的一声。
    月光下我看到有金属光泽,立刻明白那是一把牛角刀,街上的流氓烂仔的常备武器。
    这下我可就心虚了,打几拳踢几脚谁输谁赢都问题不大,这玩意儿捅过来可是要命的。
    我脑子里完全不像平时想象的那样出现一系列如邱少云黄继光般的英雄形象,只胆战心惊地想着怎么收场,如不是后面有个美女,担心自己形象坍塌,估计会惨叫着拔腿就跑,连找场面的话都不敢说。

    我吓得后退两步,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差点丑陋地摔倒在地。突然灵机一动,趁着夜色一弯腰把石头捡起来,又退两步,左手薅到陈露阳的衣服,也不管抓的是哪一个部分,右手将石头向岳松扔过去,大喊一声:跑!
    两个人从岳松身边夺路而逃,先是听到岳松“哎哟”几声,然后就听到他在后面怒吼:陆克俭,老子明天杀了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甲山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48天 / 跨度402天】
    • 开贴:2017-10-10 11:57
    • 更新:2018-11-17 08:46
    • 阅读:38479 回复:525 楼主:147
    • 字数:约9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跟风八一八我跟德国男朋友的恋爱小故事~听说标题要越长越好,这样够长吗14图 看帖也欢乐 2017-03-20 16:31 219/204 59/1556
    八卦图解开扒——韩国反转剧经典《情man转转转》7035图 紫玥莹 2018-11-12 18:12 132/1427 89/182
    情感优雅的老去230图 秋意阑珊07 2018-01-26 08:50 3463/1057 334/2864
    情感我和gg的幸福生活(整理重发) 悟空的小妖 2011-07-22 16:12 2800/758 291/2250
    情感简单爱。8图 greentea拿铁 2018-04-30 12:14 3679/997 232/1093
    舞文一个生于五十年代的人的儿时回忆录 国子115 2013-08-14 16:24 445/402 284/598
    情感挖个大坑,818我和老公七年情路,起点很痛苦,过程很美好17图 粉嘟嘟bb81 2015-08-04 15:58 218/279 91/272
    八卦](每日更新)带着肚里四个月的宝宝开始的地摊生涯3图 纸上人生2010 2013-06-08 09:58 113/137 31/769
    情感266图 寂寞如烟花般绽放2 2015-06-14 21:20 442/1089 273/976
    杂谈一个下岗工人的呐喊2583图 50年代的我 2011-01-23 10:19 17890/6713 9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