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几年前有人发匿名短信,要我保住村里一个超生的孩子

  • 首页
  • 上一页
  • 1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黑桃八号 时间:2018-10-11 15:29

    第一时间,我想到了痦子女人,上次在马永德家偷听的时候,就听到她和她的手下在找人面犼,没想到她出手这么狠,犼差点被她杀了!削的时候如果偏差一点点,人面犼的大脑都要给削掉去。
    这时候,守棺灵用手朝我比划了一个手势,两只手在半空中滑来滑去。
    我一看就明白,这是曲线,而且是女人身上才会有的曲线,它的意思应该是说一个女人伤了人面犼。肯定就是痦子女人无疑了,她虽然脸长的吓人,但身材的曲线还是不错的。
    我冲它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靠过去,缓缓伸手在人面犼颈脖处摸了一下,发现它还活着,只是太过虚弱,已经昏迷过去了。
    此外我还看到了被守棺灵带进来的三牲,上面没有被咬的痕迹,只是放在旁边的角落里,显然守棺灵拿走三牲就是为了引我进来。它这么小心很可能是怕被痦子女人的人发现,不敢出现在祠堂正厅。
    守棺灵见我看到了三牲,就跑过去捡起其中一个,托在手心,冲我“嗬嗬”的叫了两声,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焦急,又指了指棺材里的人面犼。
    我明白它的意思。洪庆生需要贡品,但不是熟的,而是血食!上次我救它的那一次用的就是血食,而且还是幽灵号码通知我的。
    “等着!”
    我二话不说,撒腿就朝外面跑。
    洪庆生伤的太重了,必须要快,否则它可能会死!
    ……。
    157 | | 7876楼 | | | |
    作者:黑桃八号 时间:2018-10-12 09:07
    可是跑到祠堂,我又突然觉的不行,自己不能一副着急忙慌的样子。
    痦子女人肯定是想抓捕人面犼,所以才杀伤了它,而自己一直被痦子女人的手下监视着,这时候绝对不可以引起她们的注意。否则让她们猜到人面犼就在马家祠堂的话,那就真害了它了。
    于是,尽管心里焦急的不行,我还是认认真真的把自己需要的香灰收集好,才不慌不忙的往外面走。
    一路不紧不慢的回到家里,我还稍稍等了一下,见旁边没有陌生人才走向自己家的鸡窝,过年的时候我妈买了好几只鸡,没吃完还剩两只,正好可以当做血食。
    我将它们抓出来,用稻草捆住脖子,尽量不让它们叫,然后装进一个蛇皮袋里,放进车斗掩盖好,之后还骑着车在村子里兜了好几圈,挑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停下来,再带着蛇皮袋小心翼翼的进了祠堂,跟做贼一样。
    我回到停棺房,守棺灵还在,一见我带回来两只活鸡,立刻“嗬嗬”的朝我笑。
    说句心里话,它不笑倒感觉没什么,就是身上的寿衣有些渗人,它一笑的话,尽管知道它对我没有敌意,但依然不免让我浑身毛都立起来了。
    太诡异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就像一个塑料的芭比娃娃在冲你笑,忍不住心底就一颤。
    我扭头不敢再看,就走到犼旁边,这一看又有些犯难了,人面犼处于昏迷状态,吃不了活物。 | | 7916楼 | | | |
    作者:黑桃八号 时间:2018-10-12 10:37
    不像上一次看见血食就往上扑,几下将血食撕扯成碎块,野兽都没它凶狠。
    稍稍想了一下,我就觉的血食血食,关键还在于一个血字,肉吃不了问题应该不大,能喝血就没问题了。
    理顺了这一点,我急忙在旁边找了一下,找到一个被丢弃的竹兜子,估计是锯竹子剩下的,还挺干净。
    接着我将活鸡摁住,用钥匙上挂着的小刀放了它的血,用竹兜收集起来。很快,等鸡浑身抽搐不动的时候,已经收集了满满一竹兜的鸡血。
    守棺灵很主动的将竹兜端了起来,跑到棺材前扒开人面犼的嘴,一点点将血往它嘴里倒。
    血一入口,人面犼低低的吼了一声,咕咚咕咚的就开始往下咽血,声音无比饥渴,就像是渴了三天三夜没喝水的人一样。
    没多久,满满一竹兜子血就被它喝光了。接着我依葫芦画瓢,将另外一只鸡也放了血,守棺灵又将血往人面犼嘴里灌了下去。
    很快,人面犼便幽幽的醒转过来了,但依然虚弱,眼皮一合一合的,看着我低低的吼了一声,之后又昏睡过去。
    “呼!”
    见此,我轻呼一口气,它应该是能脱离危险了,至少吊住命问题应该不大。
    守棺灵脸上也出现人性化的轻松,又朝我笑。
    我头皮发麻,急忙转过身去,今天差不多了,眼下也没了血食只能明天再来,看犼的伤势,恐怕得好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 | 7927楼 | | | |
    作者:黑桃八号 时间:2018-10-12 12:07

    接着我就走出了棺材房准备离开,守棺灵在后面将门关上,还用扫把棍将门给顶上了。
    出去之后,我看了看祖祠四周,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出了小心翼翼带着鸡的尸体出了祠堂,骑车绕了一下,才往店子去。
    在路上我就寻思。
    犼应该不是在洪村受的伤,而是在外面,上次毛痣男人和痦子女人对话的时候就说过,说犼和陈久同马永德一样,一见不对都隐遁了。再一个我也没有在村里听到枪声和吼声。
    既然痦子女人的不少手下都在洪村,那么它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躲到野外去了,否则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它受伤的地方也应该是野外。
    但它们很聪明,受伤之后不光没有逗留野外,而是回了洪村。熟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又叫灯下黑。
    相比于野外,在洪村更容易获得血食,因为家家户户都养有家禽,以前犼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时,就是捕村里的鸡和狗当血食。血食对于犼就是疗伤的补品,这一点上次已经验证过了。
    更重要的是,痦子女人那帮人恐怕都想不到它们会壮着胆子回了村,就躲在马家的祠堂里。
    我暗道一声庆幸,幸好自己来了祠堂,否则守棺灵恐怕就得亲自出去找血食给人面犼疗伤了,这非常危险,一旦暴露跑都可能跑不掉,痦子女人那伙人太厉害了,陈久同和马永德都对着他们跑,一点不敢冒头。 | | 7933楼 | | | |
    作者:黑桃八号 时间:2018-10-12 13:38

    守棺灵遇到了我,毫不犹豫的求助于我,这一点它做对了。在对付痦子女人和营救孩子这件事上,我们是同盟,休戚相关!
    ……
    我一边开车,一边思绪飞扬。
    这时,突然前面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小伙子!”
    我抬头一看,不由一震,是毛痣男,痦子女人的心腹!他此时正在前面不远处的路边上冲我笑。
    “该不会暴露了吧?”
    我心里七上八下,他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是巧合,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他肯定是在监视我和追踪我!
    “有事吗?”我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慌,越慌越出事。
    “没什么,就是看你在村里转了好几圈了,这是做什么呢?”毛痣男笑呵呵的走上前给我散了一根烟,眼睛不经意的总往我车斗后面瞟。
    看他这个样子,我不禁大松一口气。
    还好,他虽然在监视我,但肯定不知道我去过祠堂,更不知道我见过人面犼和守棺灵了。否则他根本没必要在这里跟我闲谈,直接冲到祠堂去抓人面犼不更好?
    他在套我!
    想到这我镇定了不少,不慌不忙的点上烟拔了一口,说:“没什么,就是上门帮人家处理下电脑网线什么的,各家各户都散的,只能转着圈去。”
    “这样啊。”毛痣男迟疑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眼神还是不经意的往我车后面瞄。 | | 794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黑桃八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72天 / 跨度181天】
    • 开贴:2018-06-12 22:17
    • 更新:2018-12-11 11:38
    • 阅读:1138802 回复:9762 楼主:1652
    • 字数:约69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