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全职后被老公绿,跪心机婊闺蜜小三,沉到谷底后单亲妈妈怒燃逆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5-30 16:59
    经常混迹天涯,常看别人的家常里短,看到许多人因为爱情或者婚姻出了问题而一蹶不振,今天就想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真实经历。谈不上励志,离那个可能还有一段距离,但绝不太监,也非写手。全部真实经历,算是给姐妹们敲个警钟,或者借鉴一下吧!
    不多废话。
    我是做行政的,现在在一家国债贴息项目里做管理层,其他时间做自媒体。你们想像不到,我曾经全职,曾经罹患过重度抑郁,曾经自杀过,还曾经给自己的老公和婆家人下过跪,也跪过小三。跟老公认识是在千禧年后,那时候我们在一个单位,他是跑业务的,我做文员。偶尔工作有交集,但是不多。对我有意思。我是那种没怎么费劲儿就从了的那种女生。用他后来的话说,看着挺有挑战,但实际上没太大难度。现实生活中我也是这样,中规中矩,低调内敛,不是那种特别张扬的女人。没办法,个性如此。结婚时他们家什么也没给我们,我当时心里想,只要老公对我好,一切就都足够了。再说,我也并不渴望什么轰轰烈烈、爱得死去活来的爱情。所以租房结婚对于我来说完全没难度,婚后支出AA,收入各拿各的,别骂我傻,谁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爱得像傻逼一样,尤其我这种曾经死啃书本的半文艺女,对社会理想化,对男人更想当然,根本没太见识过人性的丑陋,更不懂什么两性攻略,完全就是一张白纸。所以婚变对于我来说,曾经就算是灭顶之灾。为了这段失败的婚姻,我割过腕,喝过药,得过重度抑郁症,一直到现在,我还留着跟老公离婚时我们俩的QQ交谈记录。开始是想在离婚时当证据,再后来,是想给自己一个警醒,再后来,想以后给我们的儿子看,我承认那时候我也是阴暗和变态的,整个人都是混乱和疯狂的,我当时留下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将来要告诉儿子,他的爸爸曾经渣到什么地步,也想告诉他,不是妈妈不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这些全都是他爸爸一手造成的。而且,那时候特想跟他同归于尽,抱着孩子一起,我觉得我那时候的状态特别疯狂,脑子里经常性的出现那种的一刀一刀把他们两个捅死,然后血溅我一身、一脸全都是的情景,看着他咽气,在我眼前一点儿一点儿的没有生命体征。那时候只要一想起这个画面,我就会微笑、亢奋、痛快、整个身心都放松了、都舒坦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初实在是太傻了。
    我老公算是事业小成,家庭背景也不错。认识和结婚的过程就不表了,说一说我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5-31 17:17
    开更,不好意思啊,虽然人不多,但是我这个人说不太监就不太监。但是大家的回复,还是我的无穷动力。因为很多都是抽空写的,在单位没有大段时间,每天回去家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兼顾。很对不起顶楼的各位。但是我会坚持下去的。
    不说废话。
    那时候我全职,在家带孩子,从出生到孩子五岁,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带。许多人说全职不容易,说实话,可能因为年轻,当时我还真没有感觉到带个孩子有多难。而且我老公虽然整天忙,但绝对不是那种回家了就是个甩手掌柜的、什么也不帮你搭把手的丈夫。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周末,我们全家都会睡懒觉,起来时通常都已经九、十点钟了,阳光透过阳台洒进来,一室生辉,岁月静好。
    然后我和孩子洗漱,叠被铺床,老公会下楼绞好肉馅,买好青菜。我和面,他剁青菜、拌馅,我们一家人在客厅里围着茶几一边看电视一边包饺子。当然,女儿包的一定不成样子,但是我和我老公,也就是前夫谁也不会苛责,反而宠溺的看着她笑。吃完了饭,我们还会去公园放风筝、打羽毛球、跟大部队花式跳绳......
    你们能想像吗?那种幸福满满的感觉。孩子银铃一边的笑声,阳光为我们仨在地上留下最美的剪影,所有路过的人眼睛里都能流淌出羡慕。
    我从来没想过,离我曾经那样近的所谓幸福,有一天会离我那样远。而且是采取了一种当头棒喝、猝不及防的形式。 | 6楼 | | |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5-31 20:55

    那时,我最好的闺蜜,叫她什么好呢?这里一定不能透露人家的真实姓名,没必要再人肉。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我就暂且称她为“唅”吧。因为她的名字里恰巧就有个han字,但不是这个“唅”。
    唅是我大学里最好的同学,好到什么程度呢?真的是好到可以穿同一条裤子,她那个人机灵,身材好,也比我美,其实真的哪儿哪儿都胜我一筹。也不对,其实是好几筹。但却偏偏总是在爱情里遇人不淑,因为长得好看,她也不缺男生追求,谈恋爱是常态。大学时我常跟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她,说你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在谈恋爱的路上。
    她也不生气。她知道我是为她好。我其实真的挺心疼她的,小时候妈妈因为家境贫寒跟别的男人跑了,她父亲再婚又生了个小儿子,从此后,她就再也没得到过来自父亲或者母亲的爱,她是跟姨姥长大的。为什么呢?因为姨姥是个独居的老太太,膝下什么人也没有,而唅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谁也不要她,姨姥家离她家不远,她总去,老太太一个人也孤独,是个孤寡老人,一个月政府还给点儿钱,她童年的所有零食,都来自于这个被她称作姨姥的老太太。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第一晚在老太太那儿住下的。唅后来曾经跟我分享过她的人生,她说,作为一个农村女孩儿,尤其是像她这种的,如果没有一点儿心机手段,可能都没有办法活到今天。
    她告诉我,其实第一次在姨姥家留宿时,她才五岁。
    五岁。为什么我跟这个年龄这么有缘呢?我离婚那年,我儿子也是五岁。
    来自 | | 8楼 | | |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6-01 16:18
    自述,也没什么章法和技巧,也没设什么悬念,大家包涵啊。
    我很奇怪,唅可以在背叛了我的时候又可以跟我那样好。她是真的心理强大的女人,我一点蛛丝马迹也看不出来。她会帮我带孩子,买奶粉,买婴儿用品,还会出钱让我出去旅游。
    我是后来才晓得自己被她套路的。据说,那时候,她就已经起了心思要代替我。从前,她说开始是想玩儿玩儿,搞点钱花。她很早就有性经验,她在这方面很早熟,后来是成熟,再后来是......
    我形容不好,淫荡?好像这个词儿并不足以诠释。
    我问过,后来事情曝光后,分别问过他们,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奈何两个人的说辞竟然对不上。
    孩子爹说,第一次是在我怀孕的第五个月时,我一直不肯让他碰,他在公司楼下碰见她,她穿得十分性感,他看见她的那个刹那整个人就燃了。唅是深谙男人心思的女人,说我买东西,累得够呛,不想走了,附近开个房,你帮我把东西拎上去行不? | 11楼 | | |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6-01 16:51
    @女人要听 2018-05-31 20:55:51
    那时,我最好的闺蜜,叫她什么好呢?这里一定不能透露人家的真实姓名,没必要再人肉。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我就暂且称她为“唅”吧。因为她的名字里恰巧就有个han字,但不是这个“唅”。
    唅是我大学里最好的同学,好到什么程度呢?真的是好到可以穿同一条裤子,她那个人机灵,身材好,也比我美,其实真的哪儿哪儿都胜我一筹。也不对,其实是好几筹。但却偏偏总是在 爱情 里遇人不淑,因为长得好看,她也不缺男......
    -----------------------------
    大学后,她成了我最要好的闺蜜时。有一天晚上她到我家来玩儿,晚上我们在我房间里的床上,她抱着膝盖,长头发披下来,把她白晳紧致的皮肤遮盖得若隐若现,她好像哭了,跟我说,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感觉自己活得就像农村的一条土狗,发现了好吃的,找个背人的、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刨个坑儿,把它埋起来!
    她说你知道为什么土狗会把东西藏起来吗?你再看看现在人们养的那些贵妇犬,它们就从来不会藏食物。因为那些土狗,它们常常吃了这顿没下顿。
    说回桔子。 | 12楼 | | |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6-01 16:52
    那是冬天,她穿得并不厚实。单薄的棉衣很快就被风打透,但是她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她手上冻疮都烂掉了,里面依稀可以看得见被冻得腐烂的又红、又肿、又略微发黑的肉,同色系的皮肤上皲裂成一道道血口子,一碰,直冒血水。可即使这样,她仍旧把那个桔子握得温热。
    她问我,你吃过热桔子吗?你吃过长绿毛的桔子吗?我都吃过。因为舍不得一下子全吃没,所以把它藏在衣柜的最底层。那种老式的像箱子一样的,搁在炕上的衣柜。最底层放的通常都不是当季能穿用的衣物,她趁没人时几乎把整个人大头冲下,脸憋得通红的扎进去,把桔子塞进去。隔了三天她再抽空往出拿的时候,桔子一抓就稀烂,表面一层绿毛,绿毛底下又一层白毛,可即使那样,她还是把它给吃了。而且,她没坏肚子。 | 13楼 | | | |
    作者:女人要听 时间:2018-06-01 22:06
    唅问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坏肚子吗?
    因为我早就适应那些腐烂变质的食物了。
    唅又问我,说你相信吗?那些吃垃圾长大的生物,以后都会变成垃圾!
    我特心疼她,我理解不了她的经历,只好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紧紧的拥抱她,告诉她,说唅,你放心吧,苦难都过去了,你以后一定会好的,你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唅没哭,只咬着牙发狠的对我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当我吃不饱穿不暖整天不是白眼就是打骂的时候,我就跟我自己发过誓,这辈子,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她说这些话时,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不晓得为什么,我那个时候就突然间想起了人肉炸弹这个词儿,我觉得唅是个既危险又可怜的人物,她本身似就带着一定的毁灭性,她是那种可以拿自己当武器,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的人。但是她有那种不顾一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狠劲儿,而这,正是许多女生,甚至是许多人都没有的。
    五岁的唅,为了成功在孤寡的姨姥家留宿,在老太太的屋里装睡。天一点儿一点儿暗下来,农村的冬夜,寂静得雪落在地上都可以听到声音,老太太开始是轻声呼唤,扒拉她,唅怎么叫都不醒。老太太嘟囔,说这妮子睡得可真死。她听得真真的,但就不醒。唅告诉我,说,醒了就得回家。可是回家,她甚至连个像样的被窝都没有,她躺炕梢儿,那儿最冷,常穿着棉衣棉裤在被窝里还是经常被冻醒,还要常常被半夜折腾起来给弟弟洗尿布。实际上农村冬天是没有谁洗尿布的,但谁让她没亲妈疼呢?有亲妈怎么样?亲妈也不管她。
    冬天水缸里的水都有冰碴,她手一伸进去,那种疼,唅告诉我,说你根本永远无法想像!
    我确实想像不出,没有那样的经历。但大体上应该极疼,疼到什么程度呢?我还是不太清楚,直到生产,我是自然产,阵痛,娩出,经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死命的喊,喉咙都喊出一股血腥味儿来。后来瞪着医院里产房里洁白的天花板,忽然间就想起了唅,想,她是不是经历过这些疼。然后,就哑然了,木呆呆的瞪着房顶。吓得助产士过来看我,推,说你怎么了?不疼了吗?还是怎样?
    我这才回过神来,汗从额头上滚下来,汗和头发丝混和在一起,我仍旧木然的瞪着她,大吼一声:说,给我剖!我要剖!
    助产士淡然的瞄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又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继续该干嘛干嘛。
    是否女人就是喜欢越扯越远?
    其实生下孩子没多久,我记得,坐完了月子,夏天,婆婆走了,剩我一个人,我们一起动手给孩子垫尿布,他比我笨,也肯学,好像女人对于侍候孩子上的事儿有点儿天性使然的意思,我比他容易上手,便取笑他。当然,常常经历刚换完,儿子的小鸡鸡朝上,一泡尿哧我和他一脸的情景,我们开始惊讶的大叫跑开,后来发现这样会吓得儿子不敢继续尿了,于是下一次,即使遇见这样的情况,我们虽然仍旧惊讶,但绝不惊叫。他还会一抹,说童子尿辟邪,抹完尿的手还会往我嘴里塞。我跑开。
    还是十分开心的。
    唅经常来我家,有时候会留宿。我傻吧?!其实他们那时候已经好上了,但是我竟然什么都看不出来。后来据她说,留宿的时候,他会跑到她房间里,两个人在黑暗里,汗和喘息,用力的拥抱,再迅速分开,期间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但,同时,又好像已经说了千言万语。
    最刺激的一次,是碰巧孩子醒了,也许饿,也许尿了,他哇哇大声,而他们,就在那一声声的哇哇大哭出结束。
    不内疚吗?
    我一直想问她,但却一直没有问出口。
    如果内疚就不会这样做了吧。到底他们谁先主动的?这是困扰我的又一个议题。我是很久以后才放下这个问题的,许多女人在发现自己老公出轨的时候一定会介意是谁先主动的,其实谁先主动又能如何,可以改变事实吗?


    来自 | | 15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女人要听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41天 / 跨度168天】
    • 开贴:2018-05-30 16:59
    • 更新:2018-11-15 10:20
    • 阅读:401800 回复:2867 楼主:455
    • 字数:约262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