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下班后帮老公开车赚钱,却接到了老公和怀孕两月的小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5-31 09:42
    夏至,婆婆五十大寿的前一日。
    老公说婆婆叫他过去有事商量,让我帮他开着车子去接几个单,我老公是公务员,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几个月前听说注册打车软件可以在下班后赚点外快,就开始了一天忙碌十二小时的生活。
    自从二胎政策放开后,婆婆一再强调让我们要个二宝,我知道没给沈家生个儿子,婆婆虽心里不悦,但这些年在我面前也没有明着抱怨过。
    我这段日子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本来是想拒绝老公,但老公说接单有任务要求,一天的任务没完成就没有奖励。
    我跟老公是奉子成婚,女儿已经五岁了,一直都是婆婆帮我带,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要赡养四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还要供房贷和车贷,压力确实有点大。
    老公跟我交换了手机,我们之间一向没有秘密,手机密码屏保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时常会拿错手机。
    出门之前老公一再跟我强调,要绕开解放西和五一大道,下班高峰期那段路堵车很严重,我平时就是个路痴,开着开着就开到了五一大道上,转悠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接到单,还被堵在了五一大道上。
    眼看着华灯初上,天气闷热的我似乎要中暑了。
    终于在解放西往书院路转的时候接了个单,去火车站的如家,地铁一号线还没开通,我在中医院门口转弯的地方停下等候,打车的女子一再抱歉的对我说要等两分钟,我便拿着手机给老公发微信,抱怨我转悠了这么久就接了一个单,路程近,都不够油费。
    老公给我发了个爱心小表情,说老婆辛苦了。 人打赏 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5-31 09:45

    两分钟过后,我关了微信,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子从中医院的门口走出来,看了看我的车牌号后上了车,对我说了好几句对不起,久等了。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这名女子化着得体的妆容,年轻的小脸上有一抹燥热之后的红晕。
    “天太热了,大姐,你能把空调关了吗,我晕车。”
    我看着她一直低头在看手中的检验报告,作为过来人,我会心一笑问:“小妹妹,怀孕了吧?”
    女子抬头甜甜一笑:“两个月了。”
    我又问:“还没结婚吧?”
    女子惊讶的往前靠了靠:“大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开着车又上了五一大道,堵在了红绿灯那儿,回头看了一眼女子,那孕检报告上写着年龄22岁,很年轻。
    “姐是过来人,和老公是奉子成婚,一看你这幸福的小模样就知道,应该被男朋友求婚了对不对?”
    女子娇羞的低了低头:“嗯,他说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再补办婚礼,大姐,你在肯德基对面停一下,我男朋友刚下班,买了肯德基在对面等我。”
    我应了一声:“好咧。”
    在离肯德基对面还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微信里还有沈洋发来的消息,他问我,老婆,你在哪儿?
    后面的车一直鸣喇叭催我,微信上我刚打五一大道四个字,还没来得及发过去。
    “大姐,麻烦你靠边停一下,我男朋友在那儿。”
    我朝着女子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男人手上提着肯德基,正在买小贩推着车卖的红提。
    我把车停在了小贩旁边,女子朝背对着我们的男子叫喊:“老公,你又给我买红提。”
    我正好回复了我老公的微信:老公,我在五一大道,接了个未婚先孕的小妹妹。
    我听到了男人的口袋里有微信的响声,是C25涟漪的声音,和我设置的微信声音一样,等我抬头一看,与男人四目相对,我瞬间石化。 | 1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5-31 09:54
    那个男人竟然是沈洋,也就是我老公。
    那一刻的我热血涌上了心头,但女子已经下车笑脸盈盈的去挽我老公的胳膊,还拿着孕检报告给他看:“老公,我怀孕了。”
    我怀上孩子的时候,也是这样拿着孕检报告去找沈洋,沈洋也和现在这样,一脸的呆滞,好像从未想过会有个小生命降临,我给了沈洋一周的时间考虑,一周过后,他捧着玫瑰花站在黄兴广场,当着步行街来往的人群向我求婚。
    其实那天我已经死心了,预约了星期一的人流手术,没想到沈洋会向我求婚,我当场就答应了他。
    后来的婚礼也都是沈洋一手操办的,我一直以为他是心甘情愿的娶了我。
    “老公,你快看啊,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是很想要个儿子吗?我一定会努力给你生个大胖小子的。”
    女子满足的靠着沈洋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好比三月的春风,拂面而来,我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见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后,沈洋的脸色骤变,呆呆的付了提子钱后,被女子强行拉上了车。
    我全身都是木然的,女子拍了拍我的后背:“大姐,可以开车了,去如家。”
    如家。
    去如家。
    他们要去如家。
    我手握着方向盘颤抖了半天,心里一直在想该怎么办。
    我跟沈洋在一起五年多的时间,当初看中他老实木衲,想着找个男人就应该是对我忠诚且顾家的。
    “大姐,你怎么了?快开车啊,我们赶时间呢,快来不及了。”
    我意识恍惚的听成是她等不及了,胸口紧绷着一团火苗,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 2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5-31 09:55
    女子一再催促,我下意识的猛的一踩油门,在女子的尖叫声中火速的到达了如家门口,女子一下车就开始哇哇大吐,吐完后脸色苍白的瞪着我,突然踹了一脚我的车门。
    “大姐你赶着投胎呢,开这么快要是出了交通事故你赔得起吗?”
    我全身都在哆嗦,女子扬言要给我一个差评,我也不知哪根筋不对,朝着女子笑道:“你老公长的很帅,叫什么名字?”
    沈洋估计是吓懵了,一直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
    女子瞬间堆起满脸的笑意,挽着沈洋的胳膊向我介绍:“看在你赚点钱不容易加上嘴又甜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今天大好的日子不能生气,大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沈洋,公务员,今天刚提干,双喜临门。”
    是的,沈洋中午回家了一趟,向我报喜,说明天老母亲五十大寿,正好向亲人宣布他升职的消息,双喜临门。
    现实就是这么打脸,同样的双喜,来自于不同的人。
    我平日里就不擅长争吵,沈洋总夸我贤良淑德,温柔的女人都容易让人心疼。
    此刻我也忘了要大吵大闹,只是傻乎乎的回了一句:“哦,祝你们百年好合。”
    沈洋一直呆呆的看着我,没有半句要解释的意思,那冷漠的表情看得我心里发怵。
    随后我开着车扬长而去,顾不得红绿灯,疯狂的飙着车。
    直到我被交警追停,我趴在方向盘上大哭了一场。
    车子被扣了,我给闺蜜张路打电话,她开着车正好在回家的路上。
    半个小时后,交警都被我哭烦了,见到张路后才放人。 | 3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5-31 09:55
    我在江边吹了很久的风,张路听了来龙去脉后火气大旺,拉着我就往如家去捉奸。
    如家旁边有一个私人影院,我们问了前台才知,沈洋竟然是如家的VIP客户,今天他包场在私人影院向女友求婚,前台以为我们是去贺喜的,十分爽快的就把沈洋求婚的消息告诉了我们。
    张路在出电梯口的时候上了个卫生间,抢了保洁阿姨的扫帚后直奔私人影院。
    “沈洋,给老娘滚出来。”
    张路站在大厅里大吼了一声,服务员急忙走了来问:“对不起,今天沈总包场,请你们改日再来。”
    正巧有一一间名为老北京遇见二里半的包厢里,一群人正在热烈鼓掌。
    张路不顾服务员的阻拦,一脚踹开了老北京遇见二里半的包厢门,我跟在张路身后,看见沈洋正在一群人的起哄声中低头亲吻那名女子的嘴。 | 4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6-01 08:09
    张路一扫帚丢过去,直接甩在沈洋的脸上。
    沈洋一脸愤怒的瞧着张路,我上一次看到他狰狞的表情,是升职无望,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颓废的时期,只是眼下的这种愤怒在看到我之后就消失殆尽了,沈洋只是伸出手揉了揉脸。
    包厢里有二十来人,好几个纹着虎头纹身的男人一副凶狠的表情挡在我和张路的面前。
    “姐们,怎么,想来砸场子?”
    站在那臭小三身旁有个穿白色低胸吊带的女人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站了出来:“我告诉你,今天可是我姐们的大好日子,识相的赶紧滚,小心挨拳头。”
    我们僵持了好几秒,那烟熏妹咧嘴冷笑:“看你这样子,想打架啊。”
    张路指着那几人身后的沈洋:“沈洋,你是个男人的话就给老娘滚出来,怎么,还没把糟糠之妻给休了就想抱得小妖精归,我呸,老娘告你重婚罪你信不信?”
    小三拉着沈洋站到了我跟张路的面前:“大姐,这么巧,我还以为你是个开车讨口的臭司机,原来你就是沈洋家的黄脸婆,怪不得沈洋要踹了你,你看你这一身运动装,二十七了吧大姐,还装嫩啊,你这老脸还要不要?”
    我恨的牙根痒痒,却挤不出半句骂人的话。
    张路呸了她一口,直接上前开撕:“贱人,看来老娘不给你点厉害,你还以为老娘是吃素的。” | 7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6-01 09:39

    张路出身军人家庭,从小就被家人当成女兵培养,本想着她能够变成一朵铿锵玫瑰,长大后却硬生生的变成了妥妥的一枚女汉子。
    一个月前,张路刚好从红黑带升为黑带,被跆拳道馆称之为带刺的玫瑰。
    那小三怀了孕,被张路一脚就踹倒在地,对方人多势众,张路就算再厉害也不是几个彪形大汉的对手。
    沈洋扶着小三躲在后面,我看着张路吃了亏上前去拉,被烟熏妹用力一甩,一把把我推在小三和沈洋身旁。
    我以为沈洋会将我扶起,踉跄了两步刚起身,没想到沈洋本能的护着那小三,抬腿朝我踢了一脚。
    我被他踢到腰部撞在茶几上,倒在地上感觉腹部巨疼。
    张路被那些人逼倒在沙发上拳打脚踢,我拿了手机要报警,被烟熏妹一把夺去摔在大门上,我向沈洋伸手:
    “快让他们停手。”
    沈洋关切的问着小三:“宝贝,你没事吧?”
    小三得意的瞧了我一眼,蹙眉喊疼:“肚子疼,可能是小宝贝受到惊吓了。”
    张路虽然被人揍的鼻青脸肿,却还是嘴硬:“吓不死你,今天你们不把老娘干死,老娘改天一定灭了你个小妖精。”
    我忍着巨疼爬了起来,又被烟熏妹一脚踩在我肚子上:“告诉那婊子,别装逼,装逼必然遭雷劈。”
    这一屋子人应该都是小三的朋友,沈洋那冷漠的眼神让我心口滴血,烟熏妹下脚实在是太狠,我浑身都无力,汗水滴落在眼睛里,刺痛的我睁不开眼来。
    沈洋在一旁看着热闹,双手紧紧搂住小三,生怕她受到半点伤害。
    那些人的拳脚毫不留情的打在张路身上,张路却还大喊:“狗娘养的,你们都是吃屎长大的吗,就这么点力气?”
    直到小三指着我尖叫:“沈洋你看,她流血了。”
    我摸了摸温热的大腿,血迹果真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滴落。
    3 | 15楼 | | | |
    作者:萌妞坑宝 时间:2018-06-04 18:11
    我被送到了就近的医院,张路浑身是伤,沈洋和小三也在抢救室门口等着。
    手术结束的时候,我还是清醒的,医生说,对不起,孩子没能保住。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从青春期开始大姨妈就很不规律的到访,有时候两三个月才来一次,我已经 了,我也跟沈洋抱怨过,最近不知为何浑身无力,沈洋还取笑我,你向来是春困秋乏夏盹冬眠的,何时有过力气?
    我想也是,自从闺女出生后我就没有睡饱过,孩子三岁的时候跟在婆婆身边,我才把长久的失眠症稍稍调整好了些。
    被推出抢救室的时候,小三很不屑的说了句:“呀,没死啊,我还以为多大事呢?”
    医生有些看不过去,对沈洋说:“怀孕两个多月,流了,这几天要好好休养,不要刺激她。”
    在病房里,张路陪在我身边,沈洋和小三挽着手站在我面前。
    “怎么,你们还不走?”
    张路十分不满,起身要轰他们。
    我却挤出一句:“沈洋,她是谁?”
    小三抢先一步回答:“我们见过一面的,你应该不记得了。”
    我苦笑:“记得,你叫的滴滴打车。”
    小三娇羞的往沈洋怀里一钻,解释说:“这样算来我们就见过第二次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北京度假,不过当时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沈洋的老婆,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余妃,现在暂时是沈洋的女朋友,不过我很快就要成为沈洋的老婆了,而你就只能勉为其难的称之为前妻。” | 6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萌妞坑宝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4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8-05-31 09:42
    • 更新:2018-07-30 15:06
    • 阅读:288773 回复:3279 楼主:617
    • 字数:约4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