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婆一下,是不是家家都有这么极品的亲戚?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0 18:14
    “你个二傻子,居然敢抢老娘的东西,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一阵打骂声渐渐传来,阮半夏慢慢睁开疲累的双眼,看见一个八岁大的孩子衣衫破烂正躺在门口地上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老女人拳打脚踢,孩子双手紧紧的护住胸口,咬紧了牙,一双眼中透出倔强的光芒。
    眼睛稍稍往旁边移了一点,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妇女手里拿着针线,正在一旁做着针线活,漠不关心的样子,就像没看见孩子被人打一样。
    阮半夏看那孩子的脸色已经渐渐发青,像是已经要抵不住不停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一样,嘴唇都被他咬得破了皮,流了血。
    穿越过来好几天了,她一直患病起不了身,被人扔在猪圈里不闻不问,连顿饭都没有吃的,眼下看着那个孩子正被老女人打,她艰难的撑着身子就想起来。
    “臭不要脸的傻子!”老女人显然是打得累了,也害怕真的出了人命,抬起脚又在孩子身上狠狠的踹了两脚以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09:20
    躺在地上的孩子那张青紫的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忙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冲着阮半夏跑过去,看见阮半夏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孩子跪在阮半夏的眼前咧开嘴,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笑出了声,忙打开自己的衣襟,从怀里取出一个白净胖乎乎的馒头,献宝一样的递到阮半夏的眼前,“姐姐,吃!”
    这一刻,阮半夏整个人都惊住了,看着孩子肿得比眼前馒头还要大的脸,难道刚才他被人打,拼死护住的就是这个馒头?
    而这个馒头是他抢来给她吃的?
    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心里瞬时涌上一股酸味,阮半夏盯着眼前的孩子,眼眶渐渐红了,她知道,这个孩子跟她一样,也是很久都没有吃东西了,看着眼前这个被打得脸肿成包子的孩子,她抬起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孩子的脸,红着眼睛感动的看着他,“青儿。”
    还不等他们感伤完,本来在一旁坐着做针线活的妇女,看见孩子手上的馒头,眼睛突地一亮,赶紧放下针线,两步就跑到了他们身前。
    一把抢过孩子手上的馒头,站直身体,抬手就对着孩子早已肿得不成形的脸,“啪”的一耳光甩了下去,“小瘪三,有好东西也不知道早点拿出来,藏着掖着的,你怎么不去死!” | 2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09:20
    那孩子看见好不容易得来的馒头就这样被人抢了去,一时间怒火攻心,睁着通红的眼睛朝着女人扑过去。
    “我的,姐姐吃!”
    女人被孩子抱住了腰,一时间是又气又怒,抬起粗壮的大手在孩子脑袋上砰砰砰的不停的打着,“给老娘放开,你个死东西!放开,你再不放开,信不信老娘今天就送你去见你那短命的爹!”
    女人力气之大,就连阮半夏躺在一边,也能听见那刺耳的闷响,阮半夏想到刚才孩子誓死也要护住的馒头,以及他那倔强的眼神,如果他再不放手,新伤加旧伤,说不定真的要被这样活生生的打死。 | 3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15:51
    她动了动身子,浑身上下顿时传来一阵阵刺痛,再加上她现在浑身也没有力气,连动一下都难,看见孩子已经流血的脑袋,阮半夏急急地出声,“大婶!”
    眼前这个女人正是她穿越过来以后对她不闻不问的大婶薛氏。
    “青儿年纪小,又是傻子,你别跟他一般计较,那个馒头你拿去吧!”
    阮半夏装作怯怯的说了一声。
    薛氏听她这样一说,停下打阮冬青的手,顿时眉毛就立了起来,“你个小贱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两姐弟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何时拿回过一文钱?这馒头本来就是我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
    说完,薛氏一脚踢开抱着自己的阮冬青,一步冲到阮半夏的面前,看见她脸上起的小豆豆,心里还是有点发怵,但怒从心底起,恶从胆边生,也管不了那么多,抬起脚对着阮半夏的胸口狠狠的踹了下去,“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们这两个吃白饭的小畜生!”
    阮半夏被狠狠的踹了两脚,一股血气顺着她的胃里翻滚了上来,口中一阵腥甜,终是没有忍住,“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在了薛氏正欲落下的脚上。
    薛氏没躲得及,鞋子裤腿被鲜血染红,看着那鲜艳的颜色,薛氏顿时气得身体都抖了起来,“你个小贱人,居然吐了老娘一身,老娘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薛氏的眼睛就朝着四周乱转,终于看见猪圈外的一个锄头,她冲过去抓住锄头就跑了回来,刚抬起手,腰又被人从后面抱住,她正欲挣扎,拿着锄头的手被人拽住,忽然,一张铁齿狠狠的咬在了她的手臂上。
    “啊……傻子,你快松口!”薛氏疼得大呼小叫,看着阮冬青抓住自己手臂,死死咬着不放,心里的火气不断的朝外冒。
    阮半夏看着阮冬青快要支撑不住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弱弱的说,“大婶,天色不早了,一会儿爷爷奶奶们就要从地里回来了,饭还没煮,你不怕他们饿着肚子到时候给你脸色瞧吗?”
    薛氏心里一惊,抬起大手,终于将阮冬青一把推开,一边揉着被咬得出血的手臂,一边看见掉在猪圈里,沾了猪粪的馒头,眼里流露出心疼,一边愤愤的瞪了阮半夏和阮冬青一眼。
    还想抄起旁边的锄头,顿时还想起自己的公公婆婆来,再怎么说眼前这两个吃白饭的也是他们的亲孙子,如果得病死了也就算了,如果真是被她打死的,说不得真要给她一顿乱打。
    这样想着,薛氏便慢慢放下锄头,但看见掉在猪粪里的馒头,心里那口气还是出不来,一脚愤愤的踩在馒头上,恶狠狠地瞪了阮半夏和阮冬青一眼,气急败坏的走了。
    阮冬青一见薛氏走了,忙爬过去把地上的馒头捡起来,递到阮半夏的眼前,嘴角还流着血,却笑盈盈的看着阮半夏,那样子让人看着别提多心酸了,“姐姐,吃!”。 | 4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16:26
    阮半夏看着馒头,伸手拿了过来,掰开分成了两半,把外面沾了猪粪的掰掉,只留下中间干净的,拿了一半递给阮冬青,“青儿,陪姐姐一起吃。”
    从小到大,阮冬青从来就没有吃饱过,更何况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看了眼馒头,他咽了下口水,摇摇头,“不,姐姐,吃。”
    阮半夏本来就红的眼眶,倏地一下落下泪来,眼前这个孩子是她穿越过来以后最亲的人,是她的亲弟弟,就冲着他刚才拼死护住这个馒头也要给她吃,她就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她好起来,以后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阮半夏把馒头放在阮冬青的手里,说什么也要他吃,“青儿不吃,姐姐就不吃了。”
    阮冬青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馒头,再次咽了下口水,咧开嘴傻呵呵的笑了一声,蹲在阮半夏的身边,大口的吃了起来。
    姐弟俩刚吃完馒头没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一阵繁忙的脚步声,陆陆续续的进来好几个人。
    每一个人都从猪圈边走过,却没有一个人朝着里面看一眼。
    薛氏正在烧饭,听见外面的动静,忙打了一盆干净的冷水出来,殷勤的招呼着,“爹娘回来了,先洗个脸,舒服一下。”
    阮冬青小小的身子趴在猪圈上,偷偷的朝着外面张望。
    看见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进了厨房,没一会儿就传来一阵饭菜香,阮冬青馋的直咽口水。 | 5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16:36

    最终却还是叹了口气,坐在了阮半夏的身边。
    阮半夏知道他饿坏了,刚才那半个馒头吃进去等于没吃一样,在这个能饿死人的年代,吃成了最大的问题。
    刚穿越来的时候,她浑身起了好多小疙瘩,发着高烧,总是处于半昏迷状态,今天好不容易好点了,她试着把手搭在猪圈上,慢慢的起身。
    “姐姐。”阮冬青赶紧伸手扶住她,惊慌的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阮半夏站起来缓了缓,笑着摸了摸阮冬青的头,“青儿乖,在这里等着姐姐,姐姐去给你找吃的,好不好?”
    阮冬青害怕阮半夏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了,慌张的摇摇头。
    “放心。”阮半夏握住阮冬青脏兮兮的小手,“姐姐很快就回来,你就在这里等着姐姐。”
    阮冬青眨巴眨巴眼睛,终于点点头。
    没一会儿,阮半夏就回来了,她从怀里倒出一些果子放在地上,抬起头看着阮冬青的脸从惊喜慢慢转为失望的神色,她笑了笑,拿了一颗递到阮冬青眼前,“青儿,来,吃。”
    阮冬青摇摇头,“不能,吃。”
    阮半夏当着阮冬青的面,捏开果子,放进嘴里,笑眯眯的看着她,“这叫猕猴桃,能吃的,姐姐都吃了好多,青儿不是饿吗?放心的吃。”
    本来阮冬青还很害怕,怕这个东西有毒,但是看见阮半夏吃了没事,而且他确实饿得不行了,就拿起一个猕猴桃看了看,然后放进嘴里,果然发现味道很好,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阮半夏看他吃的样子,心里很高兴,比她自己吃都要高兴,这个孩子生下来智力就有缺陷,除了她的原主,没人把他当人看,这么多年,确实苦了他了。
    “吃什么呢?”。 | 6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16:42
    猪圈外传来一道女人尖细的声音,吓得阮半夏和阮冬青惊慌的看过去,薛氏眼睛盯着阮冬青手里的猕猴桃,先是惊疑了一下,但是她站在外面看了好一会儿了,看见两个小孩子吃了都没事,而且好像还很好吃的样子,她胃里的爪子就伸了出来。
    走进猪圈,她蹲下身,伸手去拿地上的猕猴桃,“什么东西?我也尝尝。”
    阮冬青护食的把猕猴桃朝着自己这边抱,挡住了薛氏的手。
    “嗨,我说小兔崽子,我就吃一个怎么了?”薛氏顿时恼了,抬起手就朝着阮冬青的脸上呼去,“啪”的一声响,震得阮半夏耳膜都疼了。
    薛氏抢了一个猕猴桃过来,掰成两半,尝了一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好吃?
    凶狠的视线顿时朝着慌张的两姐弟看去,薛氏恶狠狠的威胁道,“拿来,全部都给我拿来!”
    “不!”阮冬青把地上剩的不多的猕猴桃忙捡到自己的衣服里藏着,固执的摇着头,“姐姐,给,青儿,吃。”
    “我管你谁给的,只要是你们的东西,那就是我的,给我拿来!”薛氏伸出手一副不给就要动手的模样。
    气得阮半夏的身体都抖了起来,平时薛氏不给他们吃的也就算了,她病成这样,好不容易撑着身体去采回来的猕猴桃,凭什么薛氏说要,他们就要给?
    更何况阮冬青都还没有吃饱,薛氏这完全就是不管他们的死活!
    阮半夏把阮冬青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抬起头,毫不畏惧的看向薛氏,“本来就没有几个了,青儿还饿着,我也还没吃,如果大婶想吃,等明天我再给你找一点来。” | 7楼 | | | |
    作者:御晨风2017 时间:2018-06-21 16:52

    “不行!”薛氏撸起袖子,“我现在就要!”
    见阮半夏丝毫没有想要给她的意思,她抬起手对着阮半夏就打过去,“小贱人,老娘把你养这么大,要你点东西,你还不给,我看你是脑子烧坏了吧,我给你治治!”
    阮半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几巴掌已经落在她的脸上,巴掌大的脸蛋儿一下就肿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吵什么吵?”外面,传来男人中气十足的吼声。
    薛氏吓得赶忙住了手,回头笑嘻嘻的看着男人,“爹,没什么,就是夏儿有些吃的,我想要一点过来给老大,老二,老三他们留着回来尝尝鲜。”
    “吃的?”阮富贵皱起眉,看向阮半夏,“什么东西?”
    薛氏听到阮富贵问,赶紧推开阮半夏,硬是从阮冬青的衣服里抢了一个猕猴桃出来,举到阮富贵的眼前,“就是这个,爹,我刚才尝了一个,可好吃了。” 阮富贵看了一眼,不过就是野果子而已,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他看向阮半夏,用长者的口吻命令道,“既然是这个,夏儿,那你就拿一些给你大婶,让她留着好给你哥哥们吃。”
    “爷爷!”阮半夏的双手在身侧渐渐握紧,“我和青儿都还饿着,就靠这些野果子填肚子了,要是给了大婶,我们就没有东西可以吃了。”
    阮富贵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就像是被人挑战了他在这个家里的权威一样,粗重的声音一下就提高了好几度,“你们可以再去摘啊,不过就是一些野果子,用得着这么宝贝吗?拿出来,给你婶子,听见没有?”
    阮冬青小小的身体猛地颤了颤,看得出来,他特别怕阮富贵,没等阮半夏说什么,他就已经把衣服里的猕猴桃倒了出来。
    薛氏脸上一喜,赶忙把地上的猕猴桃全部捡起来,用自己的衣服包着。
    阮半夏看着她小人得志的高兴劲,心里就郁闷的慌,凭什么他们没东西吃,还要把自己找来的东西全部都给了薛氏!?
    她伸手从薛氏的衣服里抢了几个出来,塞进了阮冬青的怀里。
    薛氏顿时怒了,“小崽子,你居然敢抢老娘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话的时候她把衣服扎了个结,猕猴桃装在里面掉不出来,她抬起手揪住阮半夏脏的发腻的头发就把阮半夏整个人都提了过来,“啪啪”几耳光响亮的打在了阮半夏的脸上。
    在现代,阮半夏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自从被赌神收了做关门弟子以后,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有人敢欺负她?
    眼底闪过一丝恨意,阮半夏推开薛氏,用力的挣扎出来,看见猪圈旁边放着的那个锄头,她心一横,走过去拿起锄头。 | 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御晨风2017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71天】
    • 开贴:2018-06-20 18:14
    • 更新:2018-08-31 16:06
    • 阅读:208039 回复:4788 楼主:1948
    • 字数:约69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