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5 16:26
    可以确定的是,本次事件始于2003年,到今天已经整整15年。
    除了幸存的两位参与者,此事15年来我只对一个人提起,是一名女性网友,姓名身份皆不详,而讲述时间是07年,之后我就闭口不谈。
    也许就因为长时间闷在心里,从几年前我开始被噩梦缠身,周期性做噩梦,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尽管每次内容不尽相同,但结尾处都会梦见那个“人”,至于为何打上引号你们看完就会知道,而噩梦最后我都会在冷汗中惊醒。
    因为严重影响到睡眠质量,我从一开始服用“安定”,到这两年每天三片“氯氮平”,除了让我体重无故从120斤飙升到157斤,没有任何效果。说实话这几年我身心俱疲,不知何处是尽头。
    直到几天前,我跟黎小楠回了一趟昆明,到第X人民医院看一位专家,此人是该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业内颇有名气,听完病情陈述后他叫我不用给他说那件事,他有一个建议,找一家小说网站,把整个事件用故事的形式写出来,也许在收尾那天,我的这个“心魔”就会自动消除。
    我问了一个问题,我说,里面有几个内容我担心一旦公开,会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
    医生说,既然不可预测,你就坚信会是好的结果。
    离开医院,我思考了整整三天,决定动笔,之后我对网上发帖规则做了一个基本了解,知道其中几条禁忌必须遵守,所以我郑重申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5 16:48
    2003年7月时候,“非典”的阴影刚刚消散,我周围包括整个大陆地区依然人心惶惶。
    对于我来说,虽然躲过了这场瘟疫,但从年初开始就陷入另外一个麻烦之中无法脱身,因为头脑发热,在单位干了一件错事,之后越闹越大,甚至到了承担刑事责任的地步,之后后院失火,老婆闹着要离婚,那半年来我焦头烂额,单位家庭里外不是人,感觉整个儿变成一根绷成极致的绳子,随时都要断裂。
    到了6月中旬,事情基本搞定,先签了离婚协议,女方分走了位于昆明市“青年路”的一套房,还好我们没有孩子,省去很多周折,之后因为熟人关系,跟原单位昆明“鑫达物资公司”达成和解,免于刑责,但活罪难逃,被直接开除。
    风波平息,我两手空空回到父母家中,调整了半个月,想找个事情做,那时候我有个朋友在南窑车站跑“黑车”,叫我入伙,正好我二姐夫有一辆“昌河”面包,快到报废期,就拿给我使用,从7月初我就开始跑车,生意时好时坏,直到25号那天,我接到一个单子,之后就踏上一条不归路。


    | | 1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5 18:08
    那天大致晚上11点半过,我正要收车,突然接到一个传呼,对方叫杨某某,是原单位同事,教过我做事,我一直喊他杨师。
    我马上在“南窑车站”附近找了一座公话回过去,杨师说,他那边有两个人,都是省建X公司的,有紧急事情要去昭通那边一趟,估计要去3天,为了方便办事,想包车。
    我就问,昭通这么大,具体去哪里。
    杨师说,据说是XX县。
    XX县我知道(原谅我不能说出真实县名),在昭通北,云南跟四川交界,中间隔了一条金沙江,算比较偏僻的一个县。
    杨师说,都是熟人,小松你说个价。
    我叫王松。我赶紧回答,说既然是你杨师的朋友,不收钱。
    杨师说,那不行,人家说了,该多少收多少,一天200元如何?
    我想也没想就答应,又问在哪里接人,杨师说在“圆通寺”后门,他们公司就在那里,一个姓瞿一个姓宋,他们说了,事情很急,需要连夜过去。
    我有些好奇,随口问,他们办什么事?
    杨师说,你开你的车,不要乱问。
    | | 2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6 13:48
    当天半夜12点过,我在“圆通寺”后门接到那两个人。
    姓瞿的那位50多岁,有一米八高,一张瘦长脸,穿一件空捞捞的灰色西服,背了一个很旧的旅行包,鼓鼓囊囊不知装了什么。
    姓宋的35岁左右,衣着就光鲜得多,穿一件粉红色Polo短袖,米黄色长裤,左手上有一颗醒目的翡翠戒指,一看就像个包工头。
    二人上了车,姓宋的对姓瞿的神态恭敬,喊了他一声“瞿师叔”,跟我交接了几句之后,车子发动。
    一路上二人几乎没说话,只是在出城的时候“瞿师叔”问了一句,声音很低,但我在前面还是听清楚了,他问,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从后视镜里,我看见姓宋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本子,翻到某页,说,23号,就是前天上午10点过。
    瞿师叔问,他(她)为什么那个时间段上去?
    姓宋的说,说他(她)突然呕吐,衣服弄脏了,上去洗澡换。
    瞿师叔点点头,没继续问。
    之后,足足过了半小时,姓宋的突然问了一句,说,你觉得,会不会是“鼓”?
    我之所以把“鼓”字打上引号,很简单,我当时不确定是不是这个“鼓”字。
    听了姓宋的这句话,瞿师叔沉默一阵,问,你怎么这么问。
    姓宋的回答,说,那女人极有可能是苗族人。
    瞿师叔又沉默一阵,说,不大像。
    顿了一下,他又说,“鼓”不会这么凶性。
    这句话说完,二人再也没有对话,过了五分钟,传来鼾声,是姓宋的发出,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二人都睡过去了。
    于是我专心开车。昆明到昭通我跑过很多次,以前在物资公司我在车队呆过两年,去昭通送过货,350公里,要跑接近6个小时,那阵子“杭瑞高速”还没开通,是走老“滇川路”过去的。
    一路无话。早上6点时候到了昭通,我叫醒了他们,在路边一家面店点了三碗“肠旺面”,吃的时候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姓宋的叫宋学杰,是省建X公司一个副科长,瞿师叔叫瞿国祥,什么职务没说。
    宋学杰又盘问我的情况,我简单说了几句,当听到我说“我父亲是半个彝族”的时候,宋学杰朝瞿国祥一笑,说,呵呵,他父亲半个,你是整个。
    瞿国祥点点头,上下打量我一眼。
    很快吃完,上车朝XX县走,一路上二人的话多起来,但都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关于这次来办什么事一句不提。
    开了一个半小时,公路左边出现一条大河,足有一公里宽,正是金沙江了,红日已经升起,河面波光粼粼,河对面的大山上白雾缭绕,我深深呼吸一口,只感觉神清气爽。
    沿着河边公路直行,大致9点过到了XX县,之前宋学杰拨打了一个电话,在县城入口有个人在接我们,40多岁男的,叫老蔡。
    他上了车,坐在副驾给我指方向,进了县城,拐了两个弯,他突然喊“停”。
    他指了指马路右边一道铁门,说,他(她)就在里面输液,要不要去看?
    | | 16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6 14:33
    我一看,铁门边挂了一块招牌,写着“XX县人民医院”,后面是一个5层楼大楼,一楼的门口全是来看病的人,很多都是当地的M族跟Y族,穿着花花绿绿的民族服装,横七竖八,或坐或躺,空气异常浑浊,弥漫着消毒水跟烟草的气味。
    瞿国祥问,他(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老蔡说,前天,就是24号上午。
    瞿国祥问,第三次是那天凌晨,说是4点半?
    老蔡说,对,之后他(她)不敢在那间屋子睡觉,跑到客厅,在沙发上坐到早上7点过,中间又吐了,吐得很凶,把头天晚上吃的东西全吐了,还在吐,后来全部都是胃液,我们看这样不行,赶紧送他(她)到医院。
    宋学杰插嘴问,医生怎么说?
    老蔡回答,医生说他是痢疾。
    宋学杰笑了一下,说,痢疾?嘿嘿嘿。
    瞿国祥皱眉思索了一阵,问,那,那个情况后来出现没有?
    老蔡回答,说,到昨天晚上没有,我是昨晚上11点过走的,昨晚上出现没有我就不知道。
    瞿国祥点点头。
    三人下了车,瞿国祥吩咐我就在车上等,他们上去一下。
    说完三人就走进铁门,我开了通宵车,疲倦得要死,眼睛一闭很快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人拍醒,一看,正是他们三个。
    上了车,老蔡给我指路,一路上三个人一言不发,脸色都很怪,显得气氛很紧张。
    我也不好询问,就闷头开车。
    开了一分钟,宋学杰突然问:“他(她)会不会是幻觉?”
    “怎么说?”瞿国祥问。
    “那三块头皮会不会是他(她)自己撕下来的?”
    “不是。”老蔡突然回答。
    宋学杰一愣:“不是?”
    “肯定不是。”老蔡语气很确定:“说出来怕你们不信,那个东西,我感觉到了。”
    | | 17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6 15:57
    “你——感觉到了?”宋学杰明显很震惊。
    瞿国祥也凑过来:“怎么说?”
    老蔡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没事。”瞿国祥道:“我们的人。”
    老蔡咳嗽一声:“就24号就前天凌晨那次,我很明显感觉到了,但时间很短,就几秒钟。”
    “什么情况?”瞿国祥急问。
    “我跟马主任一直睡一间屋你们肯定知道,之前他出了两次状况,老罗肯定也给你们说了,当时我们都觉得奇怪,但没往那方面想,那天晚上——就是24号凌晨,我当时在睡觉,但一直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的,总觉得要出事,然后大概就是4点过时候,具体时间没看,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醒了,就睁眼看,结果就感觉一个东西从我身上一下子滑过去,像一股冷气,从右到左,左边就是马主任的床,然后他就突然惨叫,之间就隔了不到三秒钟。”
    “冷气?”瞿国祥问。
    “嗯。”老蔡有些犹豫:“就像是空调吹过来的冷空气,一大团,有——”
    老蔡双手比划了一下:“有——半张桌子大,很冷,速度很快,一下从我肚皮上滑过去,快得像电。”
    “后来他就惨叫?”瞿国祥问。
    “是。”老蔡回答:“当时我马上开灯,就看见他已经坐起来,捂住脑壳,脸都变形了,捂了一阵放下手,全是鲜血,我就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喘气,我就知道又是那种状况。”
    “那,那个‘冷气’呢?”瞿国祥问。
    “不知道。”老蔡眼里出现狐疑之色:“当时……反正后来再没那种感觉。”
    “唔。”瞿国祥沉吟不语。
    宋学杰摇摇头:“这么说,你当时就只是感觉有个东西朝马经理那边移动,至于那块头皮是如何被撕下来的,你也没看清?”
    “没有。”老蔡吞了吞口水:“但是,我们后来估计,肯定不是他自己撕的。”
    “为啥?”
    “你可以自己尝试一下,如果不借助工具,比如刀片,正常来说人是不可能用指甲就把自己的头皮撕下来的,这点谁也做不到。”
    “是吗?”宋学杰似乎不信。
    后视镜内,我看见他伸出右手,揪住自己的头发,使劲一扯,明显吃疼,嘴巴歪到一边。
    车子继续开,拐了好几个弯,老蔡喊“停”。
    我一看,路边全是铺面,其中一间半开着玻璃门,里面堆满了纸箱,最里面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年轻女人,听到声音,抬头望我们这边观望。
    这时我注意到铺面左边有一个竖匾,写着“墨江县新民茶厂驻XX县办事处。”
    “就这儿。”老蔡跳下车。

    | | 19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6-26 15:59
    我们三个相继下车,我观察了一下,是一个三层的老式红砖房,底楼全是铺面,二三楼窗户边晾了很多袜子内衣,应该用来住人。
    进了铺面,老蔡喊:“小石,泡三杯茶。”
    瞿国祥阻止:“先不忙。你们房间在哪儿,我想先看看。”
    “好。跟我来。”
    老蔡说完朝后面走,进了一道门,是一条黑忽忽的楼道,他在前面,4个人鱼贯而上,我走在最后面,闻到一股死耗子的气味。
    上到二楼,在一扇绿板门跟前停下,老蔡摸出钥匙,“吱呀”打开一道缝隙。
    “就里面。”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宋学杰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客厅,光线阴暗,摆设也简单,一张大办公桌,两张皮沙发,旁边摆了一台电视机。
    屋子里有一股茶叶的气味,还有一些说不出的腐臭。
    我们三个依次走进去,老蔡这才跟进来。
    “卧室呢?”瞿国祥左右观望。
    “那间。”老蔡朝右边一指。
    右边有一道绿板门,紧紧关闭。
    瞿国祥几步走过去,一推,门被推开。
    我当时就跟在他身后一米处,就在推开的一瞬间,只感觉鼻梁上方,双眼之间的那个位置突然麻了一下。
    “嘶——”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同时伸手摸了摸那个位置。
    瞿国祥猛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一股怪光从他眼里一闪而过。
    “怎么?”他上下打量我,很警惕。
    “没事没事。”我赶紧放下手。
    瞿国祥似乎想问什么,但没问,回过头,轻轻把门推开,里面情形清晰展现出来。 | | 20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六库神秘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24天】
    • 开贴:2018-06-25 16:26
    • 更新:2018-07-19 22:21
    • 阅读:58837 回复:764 楼主:223
    • 字数:约13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