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7-12 18:00
    “还魂?”俄木哥惊道。
    屋里所有人都是一震,都一脸惊恐看我一眼。
    “对喽!你们先出去!”
    阿则医生把几个乡民都赶出去,把门一关,屋子里突然黑了。
    有人把灯拉开,我环顾一周,剩下阿则医生,龙三,老瓦瓦,俄木哥,身后则是那对重庆男女。
    “你说——你说他还魂?”俄木哥指着我。
    “不是他还魂。”阿则医生瞄了那对重庆人:“这二位你刚才还没介绍......”
    “哦。邱总。”俄木哥赶紧介绍:“这位——聂老师。”
    “医生你说什么?还魂?”邱总笑了笑,明显不相信:“这......这是不是太......”
    “你莫不信。”阿则医生道:“我们石盘镇出现过一回。”
    “出现过——还魂?”
    “嗯。”
    邱总明显来了兴趣:“怎么回事?谁啊?”
    阿则医生不回答。
    “是不是——”旁边老瓦瓦忽道:“封家?”



    | | 518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7-12 18:24
    阿则医生不答。
    “封家?”邱总不解:“你们镇的?”
    老瓦瓦嚅嗫几下,也没回答。
    “来。富民你过来。”阿则医生招招手。
    龙富民走过来,瞟我一眼,身子在发抖。
    “富才要马上烧。”阿则医生道。
    龙三瞪大双眼。
    “他被他咬死——”阿则医生指了指我:“碰不得了。疯狗病吓人得很!要马上烧!不然要传染人,个个都得死!这个人过几天也要死!”
    “不是——”龙三反应过来,指着我,结结巴巴道:“他——他是——他——”
    俄木哥眼睛一瞪:“你也不相信!”
    “他——他怎么会——他——”
    “是真的!”旁边老瓦瓦忽道:“你莫怀疑了,我亲眼看见的,他抱住富民就咬,富民想跑都跑不脱,你看嘛,牙齿都咬下来了,就是他的牙齿,你不信你把袜子扯开自己去看!”
    龙三瞪着我,手足无措。
    我心头渐渐沉下去:完了!他相信了!
    终于看懂俄木哥他们几个的意思了,他们之前一直跟龙富才一起,结果龙富才突然翻病,死了,他们怕担责,正好有我,就一股脑推在我身上!
    我靠!这几个人太恶毒了!
    想着,我死死瞪着俄木哥,感觉双眼要喷火。
    “富才得马上烧!”俄木哥指了指我:“他咋办医生?”
    阿则医生眼神直勾勾:“倒是有个地方......”
    “哪儿”俄木哥问。
    阿则医生嘴巴动了动。
    “我知道了。”老瓦瓦道:“死人洞子。”




    | | 519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7-12 21:23
    “死人洞子?”邱总问:“什么东西?”
    老瓦瓦不语。
    俄木哥一愣:“真有那个洞?”
    “有。”老瓦瓦道:“就在斗篷山。”
    “以前镇上有麻风病,还有疯狗病,快死了就往那里头丢。”俄木哥给邱总解释:“我也是听说,没去过,没想到真有这个洞。对了,你怎么知道在斗篷山?”
    他最后一句问的是老瓦瓦。
    老瓦瓦看了阿则医生一眼。
    “他以前丢过人。”阿则医生道。
    “好!”俄木哥道:“就定了!就丢那儿!”
    “啊?”我身后那眼镜女惊道:“你们意思,把他丢那个什么洞里面,不管他?”
    “嗯。”俄木哥阴森看我一眼:“等他自生自灭。”
    “啊!那——他可是活人啊?”
    “他也活不了几天了。得了那个疯狗病。”
    龙三“忽”一下站起来:“不行!”
    “啥不行?”俄木哥瞪着他。
    “他——”龙三明显忍不住了,指着我:“他没有病。他是装的。”
    “装的?”俄木哥朝他走了几步:“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是你叫他来的?嗯?”
    “没有......”龙三明显害怕,往后退:“我,我怎么会......”
    “不认识就好。”俄木哥指着龙三,一个字一个字道:“你给老子记住,这个人跟你没关系,他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他,他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你也不知道,听到没有?说!听到没有?”
    “听——”龙三一副想看我又不敢看的表情,干笑道:“听到了......嘿嘿!嘿嘿!”
    “好。就这样定了!”俄木哥双手“啪”互击一下:“问题是,怎么送出去?”
    一时屋里一片死寂。
    “老办法?”老瓦瓦瞟了阿则医生一眼。
    阿则医生眼神直勾勾:“要得。老办法。”



    | | 522楼 | | | |
    作者:六库神秘男 时间:2018-07-12 21:42
    说完他转身开门出去。
    “邱总。聂老师。”俄木哥招呼那对重庆人:“要不你二位回避一下。这些杂事我们来做就行了。”
    邱总点点头,扶住聂老师走出门,聂老师似乎惊魂未定,走路很软,出门前回头瞄了我一眼,眼神里面又是恐惧又是同情。
    我“呜呜呜”的挣扎几下,心头的绝望像巨石一下砸下来。
    “你先出去!”俄木哥对龙三道。
    “那富才他——”
    “先把这个人处理了。再叫人来抬。”
    龙三耷拉着肥头,头也不回走出去。
    这时阿则医生走进来,捧着一个医用托盘,老瓦瓦赶紧把门关上,阿则医生把托盘放在我脚边的地上,拿起一个针管,一个玻璃小药瓶,把针管刺进去。
    我用最凶狠的目光瞪着他。
    阿则举起针管,往外喷了几滴药水,走到我面前。
    “莫看我。”他注视着我,但眼神空空洞洞:“大家都没办法。你不能死在我诊所。”
    说完他走到我背后。
    “撩起来。”
    旁边老瓦瓦跟俄木哥三两下,把我背上衣服撩开,只感觉背上某处一阵刺疼。
    “我X你们的全家男女老少!”
    我心头怒骂一句。
    麻木毒蛇般袭来,我彻底昏迷。

    | | 52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六库神秘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25天】
    • 开贴:2018-06-25 16:26
    • 更新:2018-07-21 13:02
    • 阅读:62932 回复:819 楼主:236
    • 字数:约14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