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泪痕春雨漫评晚唐历史?? 从安史之乱说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1
    第一篇 安史之乱

    第一章 安史之乱的历史背景

    第一节 唐玄宗信任安禄山吗

    说到安史之乱,传统历史大约就是一个模子托出来的,总而言之,唐玄宗老年痴呆了,于是无条件的信任安禄山,给安禄山的权力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渔阳鼙鼓起来了。

    其实呢?
    所谓唐玄宗无条件的信任安禄山,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童话故事。
    因为围绕皇权,谁信任谁呢?

    因为皇权政治的宣传,所以我们会有意无意的相信,有很多人会无条件的忠于皇帝。问题是皇帝本人永远也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利害关系制约,谁也有可能背叛他的。
    事实上,一个人想背叛皇帝时,理由实在太多了;而且哪一个也是冠冕堂皇的。
    最简单而言,一个人想背叛皇帝,随便翻出点民权思想,就会让自己的乱臣贼子行为,变得高大上起来。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是用现代人的思维分析古代历史。因为古人怎么可能有民权思想呢?
    其实呢,而且乱臣贼子叛君、弑君时,通常都是拿民权思想说事。只是因为皇权政治的宣传太过密集,我们常常会忽略其中包含的民权内容。

    总的来说,中国自古就不缺民权思想,所谓西方人给中国带来民权思想,那不过是开国际玩笑罢了。因为就民权思想这种粗浅的理论,只要没有文化管制,幼儿园小朋友也能总结出一大堆来。
    更主要的是,在中国文化中,占据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本身就包含着民权理论。总而言之,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能代表天下人利益的人,就应该靠边站,如果你不好好靠边站,下面的人就会用武力让你靠边站。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2
    想当年,周武王想以臣叛君,就大造舆论说,当今天子不能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所以我要灭了他。
    套用文词就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代表天下人利益的人,才能执掌天下;不能代表天下人利益的人,就会失去天下。[注1]
    面对周武王这种乱臣贼子的言论,除了两个书呆子,大家都为他喝彩!因为天子胡作非为,还不允许臣民收拾他?![注2]

    问题是,那两个书呆子的观点,好像也有道理啊。总而言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作为臣民遇到昏君、暴君就只能怪自己命苦。
    什么在昏君暴君的统治下,老百姓不能生活了,所以就应该起来造反,这是赤裸裸的歪理邪说!因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你们活不下去了,就想造皇帝的反,你们做人还有点底线没有了?

    后来,有人问一代儒学大师说,纣王是天子,周武王是臣子,周武王以臣叛君、弑君,这样做合适吗?
    这个儒家大师说,天子邪恶变态,让天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臣子代表天下人的利益,把他脑袋砍下来,这就叫吊民伐罪!我高举双手赞成他的所作所为。
    总而言之,能代表天下人利益的人才叫天子;不能代表天下人利益的人,叫什么狗屁天子,那叫独夫民贼,有人代表人民利益杀了他,有什么不可以的?什么好女不嫁二男,忠臣不仕二主,那是旧社会吃人的礼教![注3]

    到了汉朝,有一个卫道之士说,天子再邪恶也是天子,臣子敢造天子的反,就是乱臣贼子。
    于是有人就说,当年大秦皇帝脑残弱智,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朝高祖皇帝代表天下人民利益斩白蛇而赋大风,这个作何解呢?
    那个卫道之士闻此,当时就傻眼了。因为按他的逻辑,大汉高祖皇帝岂非也是乱臣贼子?
    皇帝也知道这种问题再争论下去,可能会破坏帝国的意识形态,于是就说,以后禁止讨论类似的问题!因为这种问题真的敞开了讨论,皇权的神圣性,随时被会剥得精光。[注4]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2
    我们总感觉中国古代没有民权思想,无非是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在一个广阔的小农社会,普遍民众生活在封闭、分散、孤立的环境中,所以他们在维护自己共同利益时,很难实现有效的团结协作。

    在这种背景下,社会的主流思想自然是为专制辩护的思想,总而言之,皇帝再不胜任自己的工作,大家也得忠于他;甚至而言,皇帝再卖国,大家也得忠于他。
    在这种背景下,谁敢胡扯皇帝不胜任自己工作,我们就应该上他下台,那就是想找死了。
    这就好像,在皇权强大的时代,有人看到刘阿斗不胜任皇帝之职,就胡扯什么应该让刘阿斗下台,这就是标准的歪理邪说。
    这就好像,在皇权强大的时代,有人看到六岁的顺治、八岁的康熙当皇帝,就胡扯什么应该换一个成年人当皇帝,这肯定也是歪理邪说。
    这就好像,在皇权时代强大的时代,有人看到赵构不积极抗金,就胡扯什么应该换一个主战的皇帝上台,这应该也是歪理邪说。

    因为据说,伟大的孔子曾教导我们,皇帝再狗屁,他也是皇帝,我们也应该永远忠于他。一个人看皇帝无能、年幼、卖国,就想换一个皇帝,这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当然了,更有一些无知的、无耻的小人,天天胡扯什么,如果没有外力限制,诸葛亮、岳飞之类的圣人,肯定也不会永远忠于无能、卖国的皇帝。一个国家,如果任由这种歪理邪说横行,这个国家肯定是没有前途的。所以我们国家应该立法,严惩这种妖言惑众的斯文败类!

    问题是在特定的环境里,这种扯淡的忠君思想,自然会受到人们的批判。
    因为一个统治者,不能代表国家人民利益,大家也应该永远忠于他?这叫什么狗屁逻辑?
    关键是,还伟大的孔子曾这样教导我们?你们胡扯时,是不是连草稿也不打?因为谁也知道,孔子曾教导我们,尧舜禹禅让有理;商汤周武革命万岁!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3
    是不是说得有点远了,我们再书归正传,顺着唐玄宗说起。
    对于唐玄宗而言,这种事都不用看太早期的历史,只要看看大唐开国历史就可以了。
    话说大隋皇帝脑残抽疯,我大唐高祖、太宗皇帝替天行道,以有道伐无道,以有德代无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面对此情此景,如果有人敢说大隋皇帝再不对,也是皇帝;李渊、李世民再代表正义,也是乱臣贼子造反。我估计他肯定是不想活了。
    面对此情此景,如果有人敢说,隋炀帝其实没有史书所说的那样邪恶,一切都是成王败寇的政治宣传,我估计他肯定也是不想活了。
    面对此情此景,如果有人拿出《隋炀帝日记》中的内容、或是拿出大隋政府的官方记录,证明隋炀帝其实是一个伟大的、高尚的人,更想证明李渊、李世民就是标准的乱臣贼子,他肯定更是不想活了。

    话说若干年前,厉帝害民、卖国,武皇帝为了国家人民利益,以小米加步枪大败厉帝。
    面对此情此景,所有的史书自然都说,厉帝的一生,就是害民、卖国的一生。谁敢说,这是成王败寇的政治宣传呢?
    但是厉帝还控制着一定的话语权,所以若干年后,有人就拿着《厉帝日记》证明厉帝乃是一个高尚的、纯粹的、伟大的政治人物;更有人拿着厉帝官方写的资料,试图证明武皇帝的一生是害民卖国的一生。

    其实呢,厉帝也好,武皇帝也好,都也不是圣人,也不是邪魔,他们都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政治人物,只是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
    厉帝在许多年后,突然被许多人无限美化,仅仅是因为厉帝一系还控制着一定的话语权,而且有网络,所以为他辩护的史料,我们能轻易找到罢了。否则,厉帝的一生,自然就是害民的、卖国的一生;想找到传说中的史料为它翻案,那是永无可能的。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4
    是不是说得有点远了,我们再顺着大唐历史说事。
    大唐开国若干年后,大唐高祖皇帝被自己儿子逼得提前退休了,谁曾誓死保卫大唐高祖皇帝?一个也没有!
    相反,大家看到太宗皇帝抢班夺权,都开始重新学习大唐开国历史了。总而言之,在整个大唐的开国历史里,高祖皇帝始终就是一个打酱油的人,所以他早就该下台了;再总而言之,太宗皇帝才是大唐帝国的真正缔造者、领导者[注5],为了让大唐帝国更快更好的发展,我们就应该坚持拥护太宗皇帝提前接班!
    这么一折腾,如果有人敢高呼应该永远忠于高祖皇帝,恐怕当时就会被人批臭、砍掉的!

    甚至而言,不久后,在大唐帝国风雨飘零之际,唐肃宗(玄宗之子)离开唐玄宗,擅自北上另立中央,人们也会为之大唱赞歌。总而言之,唐玄宗不能代表大唐帝国的根本利益,我们就支持他儿子当皇帝。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有人敢说,唐玄宗再不对,也是皇帝,唐肃宗擅自北上另立中央,也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更是公然抢班夺权的行为。我估计他肯定也是不想活了。
    因为在此时此刻,史书只能说,皇帝不能代表国家人民利益,他就得靠边站。所以唐高祖庸人一个,唐玄宗老年痴呆,他就得提前退休。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4
    总的来说,历史是上层建筑,传统史书都是立足于皇权政治的角度所写,所以它难免会突然出一个核心思想,那就是只有唯利试图的小人,才会因为皇帝不胜任本职工作,就想让皇帝下台;而那些伟大的、高尚的人,即使面对刘阿斗、赵构那种弱智、或是卖国的皇帝,也会死心塌地的忠于他们。

    其实呢,皇帝可以让大家忠于他,是因为有精巧的权力格局制约大家。否则各种歪理邪说,肯定会四处飘扬。总而言之,皇帝不能代表人民利益,我们就应该让他下台;甚至而言之,皇帝不能代表人民利益,我们就应该把他拉上断头台。

    总的来说,如果没有利害关系制约,谁也有可能背叛皇帝的。这种道理,对于唐玄宗那种一路火并到政治顶峰的人,肯定就如一加一等于二般的无可置疑。
    因为类似的原因,唐玄宗高高在上时。据可靠的小道消息说,有几个皇子会威胁唐玄宗的地位。于是唐玄宗一天之内就杀了三个皇子;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都因此死了。[注6]

    后来,李亨当了太子。又有小道消息说,某个军方大佬与太子李亨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唐玄宗一怒,这个军方大佬很快就死于非命了;太子妃的哥哥牵涉其中,太子吓得赶紧与太子妃离婚了。[注7]

    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唐玄宗都如同防贼一样的防范着;而且动不动就大开杀戒。你叫唐玄宗无条件的相信安禄山,开什么玩笑呢?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5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唐玄宗表现在外,会那样信任安禄山呢?
    从传统史书去写,自然是因为唐玄宗老年痴呆了。
    因为谁也知道,安禄山根本不可信;就老年的唐玄宗不知道。
    史书为什么会这样写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这样写,才能保证皇权的神圣与神秘。如果从隐秘的政治博弈,去分析唐玄宗与安禄山的关系,皇权的底裤就等于让彻底剥落了,因为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自然可以清晰的发现,皇权并没有任何神圣、神秘之处;他能让人们忠于他,就是靠现实的利害关系实现。

    事实上,皇帝之上所以能高高在上,就是因为他处于天下权力的交汇之处,所以他能轻而易举的借力打力,让各种试图背叛自己的力量,都受到难以承受的打击。
    问题是,处于这种权力的旋涡之中,皇帝永远会有说不出的孤独、恐惧。因为什么叫高处不胜寒?大约就是说皇帝的处境吧!
    处于那种权力旋涡之中,皇帝永远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既有的权力格局变得更稳定。因为皇帝向下望去,好像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永远忠于皇帝的样子,但真实的情形却是,只要皇帝的权力布局,出现了漏洞,试图挑战皇帝权力的人,那是真称得上前仆后继,杀也不杀光!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你说了半天,依然没有说清唐玄宗为什么要那样信任安禄山。
    这个,我们不要着急,在这一节,我只是希望大家知道,唐玄宗信任安禄山,绝不是因为他真的信任安禄山,更不是因为他老年痴呆了。

    请关注下一节 高处不胜寒的皇帝
    作者:泪痕春雨 时间:2018-06-01 10:55
    [注1]: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太公六韬》
    [注2]: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於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史记.伯夷列传》
    [注3]: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
    [注4]:黄生曰:“......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不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南面,非杀而何?”固曰:“必若云,是高皇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于是上曰:“食肉毋食马肝,未为不知味也;言学者毋言汤、武受命,不为愚。”遂罢。《史记.儒林列传》
    [注5]:唐高祖爱好酒色,昏庸无能,只是凭借周、隋大贵族的身分,六一六年,得为太原留守。他起兵取关中,建立唐朝,主要依靠唐太宗的谋略和战功,他本人并无创业的才干,连做个守成的中等君主也是不成的。范文澜《中国通史》
    这里引用范版的《中国通史》内容,是因为引用传统史书的内容比较繁琐,而且本文的重点不在这里。范文澜先生相关观点,主要是源于新旧《唐书》中的内容。
    [注6]:惠妃使人诡召太子、二王,曰:“宫中有贼,请介以入。”太子从之。妃白帝曰:“太子、二王谋反,甲而来。”帝使中人视之,如言,遽召宰相林甫议,答曰:“陛下家事,非臣所宜豫。”帝意决,乃诏:“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同恶均罪,并废为庶人;锈赐死。”瑛、瑶、琚寻遇害,天下冤之,号“三庶人”。
    [注7]:惟明故为忠王友,王时为皇太子矣。正月望夜,惟明与坚宴集,林甫奏坚外戚与边将私,且谋立太子。....。岁中,遣监察御史罗希奭就杀之,杀惟明于黔中....。太子惧,表与妃绝。


    待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泪痕春雨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141天】
    • 开贴:2018-06-01 10:51
    • 更新:2018-10-20 11:22
    • 阅读:563405 回复:10351 楼主:1057
    • 字数:约420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