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舅过世,我发现这世上原来真的有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4
    初中毕业没多久,接到了大舅重病去世的消息,老爸老妈带着我急匆匆的赶去奔丧。
    下葬的那一天,来的亲朋好友很多,大舅家的堂屋和院子里挂满了白绫,在堂屋中设置了一个简易的灵堂。
    四平八正的白布棚,上接天窗,下接黄土,前有一衣带水,后有麒麟高山……
    正所谓依山傍水死乐安息,是所有灵堂、墓地的万金油地段。
    那口厚重的黑漆棺材前摆放的是大舅年轻时的照片,黑白色,看起来挺帅气的。
    乡下规矩,长辈去世的时候,像我们这样做晚辈的,必须在下葬那一天在棺材前磕三个头,除了恭敬的意思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让长辈走的了无牵挂。
    我的几个表兄弟恭敬的跪在棺材前磕了几个头,烧了一点纸钱,哭嚎着流了几滴泪,然后就麻利的起身跑出去了,毕竟当时年龄都不大,在这灵堂里感觉有点压抑害怕。
    轮到我的时候,我就直接朝棺材前一跪,也没哭,因为我实在哭不出来。我和大舅家的人并不亲,主要是因为他们家嫌我们家穷,平日里很少有什么来往。说实话,得知大舅去世的时候,我只是稍稍愣了一下而已,心中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哭不出来,演技也没有我那几个表兄弟好,我就这么傻愣愣的准备拿旁边的纸钱烧几张就完事了。
    大舅妈那一家子当时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我身旁不远的老妈急的一下子冲过来,直接就冲我腰上狠狠扭了一下。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7
    我疼得直接嚎了一声,眼泪当时就下来了,疼哭了。
    看老妈那怒瞪着我的眼神,我即使感到委屈,当时也不敢说啥了,哭着拿过纸钱,就往棺材前的火盆里面扔。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这一扔,竟然扔出事来了!
    纸钱都是那种黄表纸剪成的,易燃,我前面几个表兄弟把纸钱扔进火盆之中,火头瞬间就将那些纸钱燃着了。
    而我这一扔……
    “噗~”本来烧的很旺的火盆,瞬间灭了!
    那感觉就像我扔进去的根本不是几张纸钱,而是灭火器似的,熄灭的很彻底,连一点火星都看不到了,只有那几张完好无损的纸钱静静的躺在满是纸灰的火盆之中。
    这一幕让灵堂内的所有人都吓到了,披麻戴孝的大舅妈一家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已经熄灭的火盆,脸色很难看。 | | 1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8
    老妈的脸色惨白,目光有些恐惧的看了一眼那口漆黑的棺材,手有点哆嗦,突然劈头给了我一巴掌。
    “还愣着干什么?磕头,给你大舅认错!”老妈声音有些颤抖的训斥着我。
    虽然那时候的我还是无神论者,但是碰到这样有点诡异的事情,心里面也是一哆嗦。急忙又给大舅的遗像磕了几个头,哭嚎的劲头比刚刚几个表兄弟还要足,又哆哆嗦嗦的拿过来几张纸钱,拿着打火机点着之后扔进了火盆中。
    “噗~”几张燃着的纸钱扔进了火盆之后,又是瞬间熄灭了,连一点火星都看不到。
    如果说刚刚那一次是意外,这一次又算怎么回事?
    老妈吓得直接跪在我的身边,面带惧意的冲着大舅的棺材哭喊道:“大哥,小烨不是故意的,你就别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说着,老妈急匆匆的拿过几张纸钱,点着之后就往火盆里面扔,但是就跟刚刚一样,燃着的纸钱一沾到火盆,立即就熄灭了。 | | 2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8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大舅妈这时候突然冲我们娘俩吼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哀嚎哭喊道:“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
    大舅那一家子看我们娘俩的眼神都很不对劲,老妈的脸色难看,在大舅妈连哭带骂的声音下,拉着我急匆匆的出了灵堂。
    在我走出灵堂的那一刻,不知怎的,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我清晰的看到大舅妈哭着点燃了一沓纸钱放在火盆中,这一次火焰没有熄灭,烧的很旺。我还看到,那棺材前大舅的遗像上,那张黑白照片中,大舅的眼睛中似乎亮起了一道光,死死的注视着我。
    那应该是火焰的反光吧!
    虽然这样想,但是我的心哆嗦的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我没敢跟老妈说这件事,老妈心神恍惚,估计受到的惊吓也不小,拉着我出了灵堂之后,就直接找正在院子里帮忙的老爸去了。
    听了我妈说的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老爸也不淡定了,不过大舅的丧事还没办完,这时候又不能走,最后只能让我不要再靠近那间灵堂,等大舅下葬之后就立即回家。 | | 3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8
    折腾了一个上午,正午时分,按照村里一位老人所说的吉时,村里八个壮汉抬起大舅的黑漆棺材就往村外不远处的山上去了,后面浩浩荡荡的跟着一大群披麻戴孝的人,一路走一路哭。
    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大舅妈那一家子也不想让我去的,毕竟上午那一幕实在太那啥了一点。不过村里几个老人不同意了,说外甥必须扛幡,这是规矩。那些老人在我们村里威望很高,最后没办法,我也只好跟着去了。
    村外的那座小山叫苗山,背阴山腰以下都是坟墓,我们村历代去世的老人都是埋在那里。而所谓的幡,就是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挂了几层用纸糊成的帘子,就像是以前皇帝出游前面有侍卫举着那东西似的。
    大热的天,万里无云,一路上一丝风都没有,所有人都是汗流浃背。
    而就当来到山脚下的时候,突兀的刮起了一阵风,尘土飞扬,没有任何的征兆。
    被风沙迷住了眼睛,等那股风过去之后,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那几个表兄弟扛着的纸幡都安然无恙,唯独我的光秃秃只剩一根竹竿了,上面的纸幡全都没有了! | | 4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1 10:09
    大舅妈那一家子脸色剧变,死死的盯着我,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村里有位老人这时候突然吼了一句:“赶快上山,入土为安!”
    除了大舅妈一家和我们一家三口之外,其他人只是觉得有点不吉利,想尽快把大舅的棺材葬进已经选好的墓地。
    说实话,我当时腿脚直哆嗦,都不敢往前走了。
    反正当时脑子乱哄哄的,老爸老妈牵着我上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走上来的,只知道老爸老妈手心冒汗很厉害。
    半山腰那块已经选好的墓地,将大舅的棺材抬放进去之后,一个老人提着一只精力充沛不断挣扎的大公鸡,一刀割断大公鸡的鲜红鸡冠,鸡血顿时喷洒而出。
    那只大公鸡翅膀使劲的扑棱着,老人猛地把头部冒血的大公鸡抛过大舅的墓,点点鸡血洒在坟墓之上。
    就在抛出大公鸡的同时,老人大喝一声:“驱阴邪,封墓穴!”
    话音刚落,那些拿着铁锨的村里的壮汉就立即铲土封了墓穴,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只没了鸡冠的大公鸡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与此同时,我的精神突然一阵恍惚,突然感觉有点冷,脑袋昏昏沉沉的。
    “小烨,你怎么了?”
    大概是感觉到我的身子打摆子了,老妈扶着我,关切的问道。
    “我……”
    一句话没有说完,我就感到浑身一阵冰寒,随后眼前一黑,直接软到在地。
    等我醒来之后,我已经在家里的床上躺着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老爸老妈都守在我的身边。 | | 5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2 08:14
    我发烧了,将近四十度,下午在村里诊所里打了一针退烧针,老爸老妈着急上火,若是我还没退烧的话,他们就准备连夜把我送去县医院了。
    究竟是因为撞邪了还是因为身子弱被山风一吹就受凉发烧了,这事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后来听老爸老妈提及此事,我才知道村里当时不少人都对我家指指点点的有种如避蛇蝎的感觉,这当然是我大舅妈一家的功劳。
    烧退了,老爸老妈也放心了,让我好好休息,他们就回屋睡觉去了!当时我隐隐听到老妈说什么要请邻村的神婆给我看看之类的话,当时脑子还有点晕,没有听仔细。
    高烧刚退,身体很虚弱,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可是这次睡得不太安稳了,噩梦连连,没别的,就一直梦到大舅的那张脸。
    梦中他的肤色有点惨白,眼睛中带着些许光芒,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最可怕的是,他还在对我笑,笑容很诡异。
    我猛地睁开眼睛,全身是汗,睡意全无。深吸几口气,心理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个梦而已,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只是巧合罢了!
    而就在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窗外有一双眼睛看着我,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是那只大公鸡,没有了鸡冠的大公鸡,它的头部还流着血,一双眼睛中散发着淡淡的绿芒,就站在窗外死死的看着我。 | | 9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2 08:34

    我怕了,是真的怕了,想跑想喊叫,但是身体不听使唤,发不出声音也不能动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诡异的大公鸡钻过我的窗户来到屋里。
    夏天,天气炎热,窗户基本上是不关的,不过是有窗纱的。窗纱完整无损,那只大公鸡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穿过来了,很诡异的情况。
    它从窗台扑棱着翅膀直接飞到了我的床上,一双散发着绿色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快被吓尿了。
    那双诡异的眼睛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有点像我之前梦中看到的大舅的眼睛,不,不是像,是根本就是这双眼睛。
    染血的鸡头慢慢的凑了过来,眼睛中那绿色光芒也越来越盛,我感觉自己身上也越来越冷,有种血液被冻住,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窒息的感觉。
    鬼吗?应该是的吧!
    从小到大坚持的无鬼神论信念在这一刻彻底崩塌,若是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每月初一十五烧香拜佛沐浴更衣……
    可是,还有机会吗?
    我才十五岁啊!不想这么早就下地狱找阎王喝茶聊天啊!
    就在我心生绝望之时,我的房门被推开了,是我妈不放心我,半夜过来看看。
    我妈进来之后,那只大公鸡凭空消失了,而我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噌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嗷的一嗓子哭嚎起来,心中的惊吓和恐惧随之宣泄而出。 | | 10楼 | | | |
    作者:老黑泥巴 时间:2018-07-12 08:54

    老妈慌了,急忙询问我怎么回事,老爸也匆忙跑了进来。当我哭着把刚刚的事情说给爸妈听的时候,他们俩的脸色都是猛地一变,很是难看。
    他们没有怀疑我说谎什么的,毕竟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邪门了一点,容不得他们不信。
    最后,老爸老妈陪我在房中呆了一夜,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爸妈就带我急匆匆出门了。
    我们村里有一个神婆,据说能通灵,很是神奇。
    一大早我们一家三口就赶到了神婆的家,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妪听说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之后,她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我,又摸了摸我的额头。
    “没多大的事,晚上我带着他去一趟坟地,让他给他大舅磕个头烧点纸钱就没事了!”神婆对我爸妈说道。
    我爸妈担心要跟着一起去,不过神婆说的很坚决,不允许他们过去,只能带我自己去,最终爸妈只能无奈的待在家里等消息。
    等到晚上的时候,我跟着神婆来到了大舅下葬的那座山,山风呜咽,黑灯瞎火的,我的心里是怕的不要不要的,紧紧地跟在神婆的身后。
    “别怕,那是你大舅,怎么说也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小孩子不懂事认个错就行了,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神婆温声安慰我。
    说是这么说,不过我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走路腿都有些打颤。 |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老黑泥巴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6天 / 跨度161天】
    • 开贴:2018-07-11 10:04
    • 更新:2018-12-19 13:16
    • 阅读:905651 回复:7327 楼主:1367
    • 字数:约67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