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四年前侵犯我的恶魔出狱了,我浑身冰凉

  • 首页
  • 上一页
  • 4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叫贝昕 时间:2018-08-11 11:01

    无论她有多么想他,她都不敢。
    傅慎行一连几日都没有再联系何妍,这叫她不由心生忐忑,行事越发地小心谨慎,虽然心中极为挂念指纹之事,可却不敢联系陈母,甚至连电话也不敢打一个。她害怕,害怕傅慎行对她已起疑心,这几日的松懈不过是有意为之。
    考试周已经结束,学生们陆续离校,一年一度的寒假即将来临。
    何妍在工作空闲之余,开始浏览网上的旅行网站,想叫父母去国外过年。一是为了能够避免年节里的烦恼,二也是一种试探。而且,出于某种特殊目的,她有意把旅行地点预定为美国。这件事她不打算隐瞒傅慎行,如果可以,她甚至还想在适当的机会向他寻求一下帮助,以便可以降低他的戒心。
    就在学校正式放假的前一日,何妍才又接到傅慎行电话,他直接说道:“到‘醉今朝’来。”
    她有些意外,却没往别处想,只当他又要带她与那些狐朋狗友鬼混,特意回家换过了衣服,这才开车去醉今朝。
    醉今朝里依旧是金碧辉煌,阿江在外面等她,带她去傅慎行惯去的包厢。服务生替她开门的时候她才觉出不对,一向喧闹的包厢竟无声浪打出来,待进了门,扫见里面的情形,何妍心里顿时明白了个大概。
    包厢里人不少,却是一片冷寂,傅慎行当中而坐,小五和光头等人俱都立在一旁,而于嘉跪在阔大的茶几前,在地板上瑟缩成小小的一团,正惊恐地啜泣着。 | 2470楼 | | | |
    作者:我叫贝昕 时间:2018-08-11 12:32
    花姐就站在她身边,也是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瞧见何妍进门,向她投来求救的目光,怯怯叫道:“何小姐。”
    傅慎行也抬头看她,淡淡说道:“过来,阿妍。”
    何妍闻言往他走过去,小五忙给她让开了道,客气地叫她:“何姐。”
    她没应声,只略略点了下头,走到傅慎行身边坐下,心里明明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却仍是问他道:“怎么回事?”
    傅慎行笑笑,向着底下的于嘉抬了抬下巴,道:“呐,这就是你说的小妖,逮住了。”
    话音刚落,光头走上前去,抬脚就往于嘉身上踹去,口中骂道:“你个小婊子,竟然连咱们何姐都敢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于嘉不敢反抗,也不敢躲闪,只用手臂护住了头脸,一个劲地哭着求饶。旁边的花姐看得面露不忍,有心去拦却又不敢,她已受于嘉连累,自身尚且难保,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再替于嘉这祸根出头。
    一屋子的人均都默看,唯有何妍看不下去,猛地站起身来,冷声喝道:“够了!”
    光头愣了一下,停下脚来,回头看了看傅慎行,瞧他并无表示,这才讪讪地退到一旁。
    何妍转头去看傅慎行,他也抬眼看她,轻笑着问她:“怎么了?光头也是在为你出气。”
    大字报之事,何妍其实早已经猜到了于嘉身上。她一向与人为善,得罪的人有限,除却学校里那个明恋许成博的女生,也就剩下曾被她用裸照威胁,坑了一个手机的于嘉了,她只是想不通于嘉为什么会这么蠢,明知道她和傅慎行牵扯不清,却还要做这样的事。
    何妍并没有想放过于嘉,之所以没有行动,只是一直没有想好要如何处理此事。
    如果是在校的女生所为,事情就是闹出来,也不过是向何妍公开道个歉,顶多再记个处分,可于嘉不同,一旦把她揪出来,她所有的事情都会隐瞒不住,作假休学,夜店出台,一旦再扯到傅慎行身上,她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于嘉的确是自作自受,可却罪不至此,就这样毁掉她的一生,何妍心生不忍。她不是圣母,可她是一个老师,而于嘉,曾是她的学生,曾经叫她老师。
    60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鬼人侦探】继续阅读,回复90563,从“第61章”开始阅读 | 2480楼 | | | |
    作者:我叫贝昕 时间:2018-08-12 08:52
    傅慎行仍在看着她,唇角微微挑起,带着三分笑意,可眼底却有凉意森森。何妍看得出来,他并不高兴,或者说,自从那夜她说了那些话之后,他就一直不高兴着,所以他才会叫阿江给她打那个电话,才会一连几日故意冷着她。
    她不能激怒他,起码不能如他所愿地去激怒他。
    何妍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和缓,问傅慎行道:“你想怎么处置她?”
    傅慎行浅浅一笑,反问她道:“你想怎么处置她?”
    “我想?”她又问。
    “当然,”傅慎行瞥一眼地上的于嘉,像是看一团垃圾,满是不屑与厌弃,似笑非笑地说道:“她得罪的是你,自然要由你说了算。”
    何妍低下了头,自嘲地笑了笑,这才又抬头看向傅慎行,坦然道:“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置她,如果我知道,我早就去做了。”
    她总是这样,不藏不掖的,好似事无不可对人言,他喜欢她这份坦荡,可又是如此的憎恨她的这份坦荡。傅慎行面上露出微笑,问她:“你直到现在还恨不能杀了我,是吗?”
    此话一出,屋内众人皆都变色,可更令他们惊讶的是,何妍竟回答了一个“是”字。
    傅慎行笑了笑,又问:“光头剁了梁远泽一根手指,如果不是我压着,你一定也会要他一根指头,是吗?”
    何妍抿了抿唇角,仍然答道:“是。” | 2525楼 | | | |
    作者:我叫贝昕 时间:2018-08-12 10:23

    傅慎行依旧是笑笑,身体向后倚去,放松地仰在沙发上,微微抬着脸看她,继续问道:“那怎么现在却不知道如何处置于嘉了?”
    “也贴她的大字报吗?贴哪里?‘醉今朝’门口?”何妍故作轻松地笑笑,耸了耸肩,然后又看花姐,问她道:“花姐算是于嘉领导吧?要不,我也给您寄封检举信?您给我个面子,把于嘉给开了吧。”
    屋里没人笑,傅慎行的气场太过强大,众人只觉得冷,哪里还能笑得出来。只有花姐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向何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傅慎行依旧在微笑,道:“何妍,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是啊,不好笑。”何妍缓缓点头,淡定地看着他,问:“可你希望我怎样做呢?她不过是试图败坏我的名誉,像你说的,较真起来,检举信里至少有一多半说的是真的,她甚至连诽谤罪都够不上,你想要她受到什么惩罚?我能想到的就是把她家长找来,叫他们领她回去,我想不出别的来。”
    傅慎行冷冷地看着她,道:“何妍,这不像你。”
    她对他们这样狠,却对一个低贱愚蠢的女人满心怜悯,凭什么?
    直到这一刻,何妍仍还在做着努力,她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和傅慎行起任何争执。于是她强迫自己收起倔强,放低了姿态,回身坐到他的身边,伸手扶上他的大腿,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是想为我出气,我很感谢,但是我真的不想——”
    他忽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腿上移开,漠然看着她,冷声说道:“何妍,你真是不知好歹。” | 253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叫贝昕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4天 / 跨度55天】
    • 开贴:2018-06-27 18:37
    • 更新:2018-08-22 12:51
    • 阅读:623588 回复:3278 楼主:337
    • 字数:约22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