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没有修仙的根骨,爆笑推开修仙的大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3 18:04
    这日,天空响晴艳阳高照,大郢朝天都邺阳城内锣鼓喧天,喜气洋洋。宽阔的十里主街,几日前就以净水泼街、黄土垫道。所有商贩一概禁止摆摊。时至正午,数以万计的百姓拥挤于长街两侧,等待几里开外的仪仗到来。
    “今天这场面,可了不得,我在邺阳城住了十几年,都没见过这种阵势!”
    “你可别吹了,你今年不才十岁么,难不成出生之前的事都见过了?不过今天这排场是够大的啊,真不愧是沈家!厉害呀厉害!我要是生在这样的家里,哪还用去学堂念书,直接就上桂花家提亲去了!都是我爹不给力!”
    “快醒醒,你可别提什么桂花了,上次她奶奶都把你腿打折了。再说了,不上学,讨不到差事干,你爹棺材板你都买不起,到时候莫不是要把你爹扔到大街上去晒着么!”
    人群之中两个孩童边吹牛边往前挤,直引得两个家长阴沉了脸,啪啪两个巴掌就呼了上去:“倒霉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不远处,又有一十五六岁上下的少年极不安分,同这些孩童一样好奇心颇重。此人一身市井小民装扮,生得身量不高,却容貌俏皮,脸蛋红扑扑的,一双大眼机灵地左右乱看,不断探头探脑地想早点瞅到远处的仪仗,又被人流左推右搡站不稳当。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3 18:08
    他索性将身旁挤他的汉子拽过来,调皮地直接跳上他后背往远处看,那汉子大怒,眉毛一拧,把少年拉下后背,抬手就要打过来!
    人群里一个满脸堆笑的老者赶忙挤上前阻止。老者边向大汉赔礼道歉,边揪着少年的耳朵教训起来。
    “小春,今天让你出来可是带你见见世面的,你这惹祸精可莫要在这里瞎闹!再到处乱钻,我这就把你带回烧饼店去!”
    “哎……师父啊,难得让我进次城,我怎么不得多看几眼才能够本,不然回村去怎么和吴老 二他们吹。说起来,这仪仗是谁家的啊,莫不是皇帝嫁女么,整得如此隆重。”
    “说你没见过世面,就是没见过世面吧!”小春师父捋捋胡子,“今天乃是邺阳城护国将军府——沈家大千金的成人礼。说起这邺阳沈家,三代都是朝廷名将,功勋无数。府中门客甚多、人才济济。素有‘天都邺阳城,半城在沈家’的美誉。今天的阵仗,虽比不得皇帝嫁女,却也不是普通富户可以比得上的……你呀,十几年都没出过五十里铺,难怪连沈家都没听说过。”
    正说着,锣鼓声声已到眼前,小春的脑袋被师父一把摁了下去。附近的人群也像落潮一般全部匍匐在地上。
    “咋的,师父,这仪仗这么漂亮,不是给人看的?你摁我干嘛?”
    师父叹了口气没再答话,示意小春别再胡说八道。 | 1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3 18:09
    说起今天这阵仗,倒也真是不输公主仪制。先行的是五十多人的锣鼓奏乐队伍、再是先锋营的金甲轻骑兵一百余位。家族旗帜之后,各式花卉彩旗、旌幡自是不必说。千金轿辇由降香黄檀雕刻而成,珠帘高挂,罗帐飘飞。
    透过雕花窗隐约可见轿中小姐身着红缎吉服,头戴东珠,面掩轻纱。玉辇之外,华服婢女手执各式吉祥器物伴驾随行。再远处,更有重装骑兵百余人负责守卫主家安全。
    然而在随行队伍中,却又有一男一女二人与其他人不同。
    轿辇前方领兵的男子,骑一神清骨俊的高头白马。此人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他身着白缎描金吉服,腰佩三尺长剑,剑鞘上镌刻“白鸟”二字。
    虽看似是个将领,可他的气质却不似军中将士那般血性刚毅,他目光清冷,表情郁然,似是心中有万千愁绪又不想同人言语,更平添了几分神秘孤高。
    轿辇旁边骑棕马陪驾的姑娘,比沈家大千金略略年少一些。她红衣红裙,面戴红纱,目光闪闪,灵秀活泼。头上并无金银首饰,却单有一顶小巧头冠,上缀明珠三颗。腰间一把玉腰长弓。
    人群中便隐隐有人议论道:“陪驾这两人生得真是好气质,却不知是何人啊?”
    “你是外地人吧?这都不知道。白衣的这位名叫沈千秋,乃是沈将军沈天临的远房侄子,因为父亲阵亡被过继到伯父家。说到这位少爷,可当真是位少年英雄,小小年纪便随父亲南北征战,给沈府立下过不少功勋。只可惜……听说他在沈府地位并不高,虽有些功勋可一直得不到沈将军的重用,不仅如此,沈府只当他是个下人那般使唤,只怕平日里没少吃苦头。到底不是嫡系所出,且寄人篱下,得不了名位,也继承不了沈家的家传武学。沈老爷一片心思全在沈家大小姐沈慕泽身上,哪里肯正眼看这沈千秋一眼!” | 2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3 18:11
    “这……沈大小姐再好,也不过是女子之身哪,如何能继承沈家家业?”
    “这你就有所不知,沈家祖上乃是远古巫族,三代以前才因帮助朝廷平定内乱而接受诏安来到天都邺阳,此族秘术传承不限男女,但必得是嫡系所出,庶出、支系不论多高才能,都不算正统。”
    “哎……那可真真是可惜了沈千秋了。那么这红衣女子却又是谁呢?”
    “这红衣姑娘便是沈家的二小姐,沈灵泽,虽天资高过姐姐,不过跟沈千秋一样,她是沈将军姬妾所生,亦不能继承家业,只不过因为到底还是沈将军的女儿,地位要比沈千秋高一些。说到这沈府双姝,那可是各有特色。姐姐慕泽温柔沉静,最喜丹青女红,不爱武学。这妹妹灵泽呢,生性灵动活泼,从不肯安心念书,只爱舞刀弄枪。弄得沈家老爷十分头大。沈老爷一门心思想让大女儿振兴沈家,结果呢,大女儿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沈老爷想让二女儿安静点,可这二女儿没事就去军营校场里比武练兵,有次还把朝中一个大官的儿子给打坏了,听说赔了不少钱。”
    小春伏在地上听得这一番八卦,心想这沈将军家还真是挺有意思,想培养的不成器,不想培养的却一个比一个有出息。眼看家业就要败在这只会绣花的大小姐手里,沈老头想必是要气死了。
    仪仗自西向东缓缓开过,小春在太阳下已跪了好久,不免想要直起腰舒展一下筋骨。
    不曾想,这身子没抬起来,他便猛地听得背后似有一声牲畜的粗重呼吸声。 | 3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3 18:12
    “这仪仗当街,谁家把老牛还给牵上来了,真是不知死活!”小春一边嘟囔着一边回头望去——
    这一看可不要紧,登时吓了小春一身冷汗,赶紧回过头,慌乱地张大眼睛:“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他只听得自己的心脏在胸口内噗噗乱跳,嗓子眼似是哽住了般发不出半点声音!
    ——莫不是看花眼了?这样想着,小春安慰自己,再看一眼,确定一下!
    没想到,这再一看,小春的三魂七魄仿佛都被冻住了! | 4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5 08:51
    只见在街边幽深的小巷中,两点绿芒精光闪耀,正是活物的一对眼睛!再看那物轮廓,比狮虎还要大上两倍,在狭窄的巷子过道中,如同狩猎的虎豹般匍匐着伺机而动。再一看,别处竟也有东西在动,原来这物还不只一条,它们都伏在阴影中,不知要做什么。
    “这……这……”小春颤抖着双手去拽师父的袖子,“师……师父……有、有妖怪……”
    “别胡说八道!好好跪着!”师父显然丝毫不相信,甩开了小春的手。
    “我……我没骗你……真的啊……”
    这次,小春的话音还没落,巷子里那些潜伏的巨兽已经蹿了出来,为首的一个当即就用尖牙将小春身旁的老师父挑起在半空中,师父年事已高,被忽然一甩自然懵了,然而还不等他叫喊出声,已被这怪物拦腰咬住,登时血肉迸射,五内俱裂!
    朗朗乾坤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了巷子里奔出的五六只庞然大物——它们的身形酷似野狗,身上长满金棕色长毛,牙尖嘴利,身量却比野狗大上许多,把人咬作两段不费吹灰之力。它们头顶金色弯曲长角,这角像牛角却又不是牛角。没人见过这种东西,也没人知道它们从哪里来……
    在片刻的鸦雀无声之后,人群突然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惊恐叫喊:“有妖怪啊!妖怪吃人啦!!”与此同时,怪物们也冲进人群,见一个咬一个,血盆大口一张,十岁的小孩子霎时便被生吞了一个下去,巨爪来回扑挠,便是成年汉子也被一个巴掌拍倒,皮开肉绽!
    小春吓得坐倒在地上抖如筛糠,嘴里不住叨念着:“师父……师父……”仿佛根本无法从噩梦中醒转,便在此时,一只巨兽咆哮着向他冲来。 | 7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5 10:21
    大口张开足有两尺来长,那层层叠叠的牙齿间更是涌动着股股腥臭的津 液。眼看这钢牙就要将小春咬成碎片,小春只听得头顶一声清冽鸟鸣,便有一缕凛厉光弧由天而降,怪物一时不明所以,倒退了一步,却见那寒光砸在地上,生生将地面砖石震碎出一个扇面!
    小春一抬头,只见背后的石柱上,一白衣少年持剑而立,威风堂堂,剑尖寒光四溢,直指地上妖物,衣袂被刚才巨大的剑气震得兀自四面飞扬。他定睛一瞧,这少年不是那沈家少爷沈千秋却又是谁。这沈千秋不愧是见过大阵仗的英雄,此刻居高临下鹰视巨怪,非但没有半点惧怕,还令对面的妖物一时间不敢靠前。
    “走!”沈千秋向小春命令道,声音干脆利落,让小春心下忽然有了安定的感觉。
    “啊?啊……哦哦哦……”小春慌乱地点着头,这才想起逃命,脚下如同抹了油一般钻进四散奔逃的人群。
    再说不远处,仪仗的队伍早已安排成防御阵型,小姐的玉辇被重重骑兵包围起来,可这下子,原本混乱的人流更加拥堵,一时竟谁也跑不开。烟尘飞扬,踩踏、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地面之上鲜血横流。沈千秋在玉辇周围飞身驱赶怪兽,既要保护小姐,又要保护百姓,分 身乏术。
    轿内小姐惊得花容失色,伸出手来握住妹妹:“灵泽,这可怎么办哪!”
    “别怕!姐姐,我来保护你!”沈灵泽抽出腰间长弓,搭上雕翎箭,瞄了几次,都因那怪物行动太快而射不中,于是气急败坏对着远处忙碌的少年大喊:“沈千秋,这可怎么办哪!”
    沈千秋单膝跪在地面上,以剑尖撑地,轻轻喘息,对面的妖物兀自逡巡不敢上前。 | 9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7-05 11:52

    “先锋营金统领听令!命你速从副街疏散百姓,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他向背后的军队发号施令道。
    “末将得令!”统领应声。
    “骠骑营李统领听令!速速改变阵型,为疏散让开通道,保护小姐轿辇向回撤离!其余人马,与我共同迎敌!”
    “末将得令!”
    霎时间,各自为战的军队变作两个明确的方向,街中拥堵之处逐渐缓解。百姓开始在兵士的保卫下有序撤离,轿辇的护卫队伍向战斗的后方移动。
    怪兽们哪里肯放走食物,它们与沈千秋缠斗多时,早已知道沈千秋单打独斗还好,若是它们集体行动,他就根本不能把它们怎样,于是越发张牙舞爪扑将上来,几名重甲士兵持盾牌冲上前去,怎料怪兽巨齿咬在盾牌铠甲之上有如刺穿布帛,毫不费力,顿时又是五六名兵士尸横当场!
    沈千秋见状,知道事情再拖下去只会有更多人无辜伤亡,现在百姓已经有序撤离,战斗的场地也有了。于是他起身挽了个剑花,将白鸟置于身后,左手掐诀念诵咒语,顷刻间平地刮起旋风,砂石瓦砾俱被卷起,簌簌之声不绝于耳。那怪兽哪知这里有什么名堂,一味地还是往前冲,却见沈千秋猛地将宝剑抽出,整个剑身俱被电芒包裹,流光四射。在众人瞠目结舌之时,四道霹雳已撕裂长空、由天而降,直击怪兽头颅!
    只听轰隆隆一声,那怪物躲都来不及躲,电光所及,四头怪物头壳破碎,脑浆崩裂,应声而倒,皆被电作一团焦黑!
    “啊呀,想不到沈小将军竟有如此本领!”
    “当真是了不得!”
    在场众人啧啧称奇。眼看怪物还余下两头,胜券在握,就等沈千秋再发一招把他们收拾掉了!便在此刻,沈千秋却突然跪在地上吐起血来。原来,刚刚他使用的招式并不是正宗的沈家巫族秘术,这都是他在大小姐学武时偷学而来,他不懂正确法门,招式的威力虽然发挥了出来,却是虚耗过多,无法再使用第二次。
    两头怪物跃过沈千秋,直奔大小姐的玉辇,群马受惊一阵嘶鸣,而后开始失足乱跑,场面再次陷入混乱!二十多个轿夫在马群的冲撞下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巨大的轿身轰隆一声倾倒下去……。 | 1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7天 / 跨度48天】
    • 开贴:2018-07-03 18:04
    • 更新:2018-08-21 14:12
    • 阅读:198824 回复:954 楼主:258
    • 字数:约18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