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没有修仙的根骨,爆笑推开修仙的大门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8-11 13:48
    人口两千七百人,这些人中多是主家仇姓的商人,也有仇姓修仙人士,其余是下人、农人。
    本来此处是荒凉的大平原上少有一块风水祥和、环境优雅的山地,自今年起却屡屡发生命案。死的人没有共同特征,有主家的商人,有打杂的下人,练过武的修仙人士也不例外,男女老少各种年纪的人都有,作案的手法之诡异、死亡人员的毫无规律,让官府查案一时间陷入僵局。自朝廷介入以后,死亡人数只增不减,甚至官军尸体也被发现,这不免让人联想到,是不是凶手已经无惧王法,开始震慑朝廷。
    沈千秋走进虬龙庄的时候,官府里刚刚抓了人出来,那人被捆着,一面大喊“我不是凶手”,一面两脚乱踢。沈千秋打量这人,虽然身材孔武有力,是个修仙人士,然而武功却不强,以他的感觉来说,此人可能连万曜临地境的水平都没有,这样的人,如何能做下这等泼天大案,虬龙庄里其他的兵丁和修仙人士也不是摆设。想必官府是病急乱投医,宁可错抓也不能交不上差。
    沈千秋给守门人递了帖子,不多时,里面就出来管家把沈千秋带入虬龙庄会客大堂。
    这大堂自是相当气派,左右两旁坐满了仇氏宗亲。见了沈千秋,一脸富态的仇庄主坐在首座上却是起身都没起身。
    “怎么,竟不是夏云笙?”仇庄主眯着眼睛打量沈千秋。 | 716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8-11 14:48

    沈千秋拱手答道:“夏师兄另有要务在身,所以师门委派我来调查。”
    “哼!”仇庄主一拍桌子,“这么大的案子,你们师门竟委派如此一个黄口小儿来调查,亏老夫这么相信你们万曜宗!”
    沈千秋听了这番话,也不生气,只淡淡道:“夏师兄今年也不过二十几岁。”
    “大哥莫要动气。天瀑山的人既是来了便是客人,我们怎可不尽地主礼数。再者说,天瀑山人才济济,怎么可能会随意搪塞我们虬龙庄的请求。”一旁的二庄主站起了身,“我看,我们不仅不能轻视这位小兄弟,还应多多配合他调查。”
    沈千秋打量这二庄主,倒是仪表堂堂,一副正义之士的相貌,说话也比大庄主得体。
    “小兄弟,你且在庄上住下,有什么困难,就来与我说。”二庄主和气地跟沈千秋言道。
    大庄主点点头:“还是二弟想得周全。不管这小子有没有查案的本事,先留他在庄上住下好了,若是查出来便有重赏,查不出便回去好了!来人啊,带沈公子下去休息!给他备一间客房!”大庄主对沈千秋甚是不满,也未做寒暄,更没有告诉他哪里有案件相关的资料卷宗,便匆匆打发他下去。
    两个家丁进得堂来,应了老爷的吩咐,把沈千秋引了出去。
    这沈千秋是何等心气的人,平日里在邺阳城那是千人追万人捧,如今到了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便是一个如此大的庄主都不认得他。 | 717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8-11 15:49
    照他以前的性子,若是受了这等鄙夷,定要提了白鸟打得对方心服口服,可如今他已入了万曜宗,一言一行都不该由着少年心性,只顾自己爽快,修仙人士自有修仙人士的涵养。他在逐月峰这段时间,清心咒常念,心态倒是淡然了不少。于是,他便由着仇庄主的安排,住到了指定的客房。
    说起这客房,虽然比较简单,倒也干净,最重要的一点,它距离仇家的主院实际上并不远,仇氏宗亲所居住的地方,都在这间客房附近。这里竹影斑驳,园林考究,亭台水榭,应有尽有。因近期出事,家丁们的防卫级别似乎都比较高,院子里时常有人来回巡逻。
    沈千秋在房间里面安顿好,便四下巡视,虬龙庄的下人对沈千秋并不是很恭敬,几乎是远远就避着走了,为不打草惊蛇,沈千秋的巡视改得更为隐秘,但凡有人的地方,他便躲起来探听,如若没人,他再走出来查看。
    这仇家园林当真是精致大气,曲径通幽,在园林里走了约莫有一里地,沈千秋才远远看见几个下人磕着瓜子,怀里抱着扫帚在闲话舌根。
    ——“你们说,咱们二庄主和大庄主平日里谁说了算呐?”
    “这还用问吗,当然大庄主了。”
    “可你没发现吗,咱们二庄主说话,大庄主一概都应和,庄子里大事小事,可都是二庄主管得多。二庄主宅心仁厚,又识大体,咱们全庄上下都敬佩他。” | 720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8-11 16:49

    沈千秋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个样子,于是又听下去。
    “我看呐,咱们大庄主既没什么见识,武功又不如二庄主,这庄子趁早得是二庄主当家!”
    “呸呸呸,你可别胡说,咱们庄子代代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谁违背了规矩,可就要家法处置,二庄主便是再有胆量,也不敢挑战这祖宗家法啊!”
    “哎,那你说,最近这案子,他们又不许万曜宗的人插手,他们自己查得明白么?”
    “谁知道呢,这案子到现在也都是二庄主带着自己手下亲信在查,大庄主的人根本就不怎么出手,出手也没起过作用,官府么更不行,咱们这儿好多禁地他们都不能进。要我说,这案子,难了。”
    “哎,算啦算啦,咱们几个指不定哪天就死了呢,还是管好自己比较重要,这山庄谁说了算,和咱们关系都不大。”
    “你说得对啊,还是好好干活儿吧,能领一天工钱是一天。”
    ——沈千秋听了这一番对话,知这大庄主和二庄主的关系甚为微妙,山庄事务大部分都由二庄主直接管辖,便是这命案都只由二庄主单方面处理。不过,这种事情和命案本身有没有什么关系?他新来乍到,虬龙庄的一切对他来说都还是一团迷雾,只能多待几天,多方探看,才能获得更多线索。他正思忖着,便听得背后有人疾呼——
    “不好啦,又有死人啦!”。 | 721楼 | | |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时间:2018-08-12 09:28
    众仆人家丁并了仇家几名宗亲一发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涌了过去。但见家丁们从井里捞出一具尸体,沈千秋要上前探看,却被人一把推到了后面,好在沈千秋破地境的视力非常好,便是飞上房顶,离着好几丈外也看得到尸身的细节。
    那死尸与旁的死人可大有不同。从尸体皮肤浸水腐烂的情况来看,此人死了约莫有一天多,然而,这个尸体本身却是一具干尸,他的血肉俱只剩下薄薄一层,皮包着骨头,两只眼睛深深陷入眼眶,早已干涸,嘴巴大张,四肢扭曲蜷缩,似是在挣扎鸣叫。更重要的是,从外观来看,尸体并无明显伤口,待仵作验过尸后,也说不是窒息或毒发身亡。
    大庄主赶了来,见此状,捶足顿胸道:“真是天要灭我虬龙庄啊,死了一百多号人竟都是一样的死法,官府都查不出任何线索,难道真是妖魔所为么!”
    沈千秋站在房顶上抱着剑冷冷看着,不由得想起之前在下坊村遇到的落头怪女,被女鬼附身之人,也是形如枯槁,血肉衰竭,只剩一口气吊着,若是附身时间长了,便是一定会死的。虬龙庄的死人,和那女鬼应该没什么关系,可为何也是这样的死法呢?
    说话间,二庄主也匆匆赶到了,见官府的人站了一院子,十分不爽:“怎么又浩浩荡荡来了这么些人,想你们官府在虬龙庄盘桓的时日也不短了,每每案发你们都要进庄查探一番,还抓不少人出去,可查到现在竟是半分成果也没有。 | 72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中凌乱小橘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3天 / 跨度161天】
    • 开贴:2018-07-03 18:04
    • 更新:2018-12-12 10:44
    • 阅读:214683 回复:2658 楼主:880
    • 字数:约43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