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香樟路1154号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半桶水的小神婆 时间:2018-12-07 18:50
    136

    这招叫欲擒故纵,也叫姜太公钓鱼,是我昨天从何妙那学来的, 论算计人,我身边出没的人物中当这丫头属第一!我是多么精明且神武的人啊,都上了她多少当了?现在学以致用,以前的亏不算白吃。
    看着海燕抓着何妙为她量身打造的特效神药,我喜极若狂但还得保持镇定,甚至还要装出不高兴的样子,“看把你能的,多喝一点就能得道升仙还是怎的?”边把第三瓶抓在手里。
    那头老金已经揭了瓶盖子咕嘟灌起来,喝一口就啧一下,赞叹,“哎哟,真好喝!”
    我也喝了一口,我一直不喜欢泡腾片的味道,觉得刺喉咙。但为了海燕,演技爆棚了我,我露出如蒙娜丽莎一般的谜之微笑,不说话,就一口接一口的喝。
    老金催着,“海燕,快尝尝,是真好喝。”
    海燕于是端起瓶子慢慢放在嘴边。
    我暗地里摸到了蓝屏盖子,就等那一刻了。
    老金一扬脖子,干掉瓶子里最后一点,然后摇头赞叹,“好喝,好喝!肯定是金先生私藏的好东西!”然后瞪我们一眼,“你们真是有口福!应该是…”
    我忽然想到所谓金先生私藏的、可喝的东西大都来自何妙,不能让老金把这说出来,否则海燕一定起疑心,马上把话题接了过来,“应该是千金难买!这个我们都相信,但是老金你说这个有意思么,你以为我们会给你钱?”
    老金仰天打哈哈,“娇娇你把我想哪儿去了。”
    我立刻掉脸看着海燕,“别喝了,快还给他,你又不是我们的人!”’我们’这俩字我咬得特别的重。于是心想事成的看着海燕以极快的速度把神药一口干了,我马上后退一步。
    这时海燕呆住了,双眼都木了,跟着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我惊叹着药效,快准狠就一个字。老金也惊了,连呼,“海燕,你怎么了?!”呼就算了,还打算上前去扶,我赶紧把他扯到我身边。
    海燕抬头看着我,恨恨的吐出一个字,“你!”
    “不关我事,”我马上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何妙的主意!”何妙是地缚灵,跟这家伙是同族,内部矛盾内部解决。
    老金兀自不觉,点头道,“果然是何妙调的,好喝得很!海燕你肚子疼?快去躺躺,别趴地上。”
    我想抽老金。
    海燕头继续上扬,像个萌萌哒的海豹在跟饲养员讨小鱼吃,然后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疼….啊…!!”
    看她那么痛苦我都有点后悔了,药量再大一倍就好了,长痛不如短痛啊。这时老金终于察觉不对劲起来,他瞪着我,“娇娇你在搞什么,你把海燕怎么了?”
    “我能怎么着她啊!”我朝海燕努嘴,“自己看!”
    海燕喊完那声’疼’以后整个人趴在地上不动了,但是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背上挣扎着想爬起来。老金到底是见多识广啊,先急促来了句,“哎哟她身上有能量!”跟着就站到了我身后。
    那东西先是透明的,随着渐渐脱离海燕的身体而越来越小、颜色越变越深,最后凝成了灰色的一团影子,看着就是个小婴儿的形状,坐在海燕的背上玩着脚趾头。
    我挺不是滋味的,嘀咕了一句,“早往西天享福去吧…”然后把手里的小蓝瓶盖子打开,朝婴灵洒了过去。
    彼时我和那团能量相距不过三米远,它又没防备,这一瓶蓝药水洒过去实在是十拿九稳的,然而很久没出现的叫做’意外’的这个小碧池带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了——就在我倒瓶子的同时,本来一直躺着不动的海燕忽然抬起身来,于是蓝药水浇了她一头一脸。但凡药水淋过的地方,开始滋滋冒着白烟。海燕发出一声悠长惨叫。叫声尚未断绝她仇视的瞪着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别伤我的孩子!”
    我惊。
    老金亦惊,“你的孩子?”
    趁着我们极度震惊之时,海燕跳了起来,动若脱兔般驼着那坨能量跑了。
    我和老金都呆在了原地,好一阵没动没发声。
    我是不知道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何妙的制敌神药不灵了海燕怎么就自甘自愿的当能量他妈了难道她圣母附体了,老金则不知在干嘛。我扭头看他,老金喘出一口长气,道,“难怪她这几天都没吃冰棒…”
    这关头他居然有空琢磨娃娃头我实在是佩服他,望着老金恨铁不成钢,“早跟你说了的吧,你不听啊,色迷心窍啊,我看你这办公室主任的位子别坐了,让贤吧!”
    “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得救海燕!”回神后的老金语重心长,“我先给金先生打个电话。”

    看情况不救也不行,梁子结下来了,不搞定对方就会被对方搞定。看着老金在等金先生的回电,我也不敢闲着,给何妙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我痛诉何妙给的这个三无产品的低劣质量,愤愤表示要退货要给差评!何妙听了后也是诧异,顾不得计较我的态度,反复问着海燕的表现。金先生一直没回电,老金就干巴巴的等着,倒是我这里从何妙那里得到了些有用的线索。
    据何妙判断,海燕身上不止一坨能量!因为,其一,何妙配的药水只会对能量起效,对人本身是没有任何不良影响的,泼一下顶多迷了眼,断然不会冒白烟;其二,药水的用量精心算好,用来对付一个婴灵属于不多不少刚刚好,再加一个的话就不够了。
    我忍不住为海燕掬泪,你说她造的什么孽一惹惹来俩麻烦?现在跑了吧,也不知道上哪能找到她!
    老金也英雄所见略同的插嘴问,“海燕跑去哪儿了你能大概猜测下么?”
    我估计吧,还是回了自己家…因为海燕在这儿没其他亲人或朋友,落脚点就那一个。
    但是问题是,现在的海燕还是海燕么?只怕已经被能量控制了吧!俩能量呢,海燕双拳难敌四手,现在恐怕被赶出来了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哭呢。而我们连能量是什么都不知道,又上哪儿猜能量的亲朋好友去?
    我还真猜到了,不得不说脑袋转太快聪明压不住。
    我想到了我之前跟海燕通过的一个电话里她透露给我的细节,她说,她好像看见黄奶奶的儿子回来了...
    我把这句话告诉了老金,老金皱眉慢慢道了四字,“很有可能…”
    刚才跟我们叫板的很有可能就是他,黄奶奶的那个倒霉催的大清早的殒命在给怀了孕的老婆买黄瓜的路上的儿子!所以海燕才会吼了那一嗓子,别伤我的孩子!
    这样组团出现并且目标明确的能量我是第一回碰见,不知道老金是不是比我懂,可是老金也是愁容惨淡。
    金先生不在,老金就是个屁。
    金先生呢,他到底在哪,我无比想念他。
    何妙的声音惊醒了一愁莫展的我们,“要是你们受到了攻击,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会去哪?”
    老金眼睛一亮,“报警!”随即一暗,“能量报不了警…”
    我猜到一个地方,“家?”
    何妙幽幽叹了一口气,“反正我出事的时候,心里有个强烈的愿望,我想回家,什么都不争了、不求了,只想安安全全的回家。”
    我来不及用一颗慈悲心来同理一下何妙的心情,喜得跳起来,对啊,身为黄奶奶的儿子的能量在受到了我的攻击后,他最想做的事情只有可能是回家找妈妈啊!
    我赶紧让何妙再配一份药水,量要足,打算杀到黄奶奶家去斩草除根。
    何妙默了好一阵才问我,“你没有觉得这个爸爸很可怜么?还有那个孩子…”
    他们是能量!能量!我对自己说,然后回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放过他们?”
    何妙叹气,“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晚上七点来拿药水吧…”
    现在离七点还有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干点什么好呢?老金自告奋勇去海燕家楼下进行远程监控,以便掌握疑犯——对,他用的就是这个词——的踪迹。我觉得这个可以有,于是和他约好了见面时间,并约定一有风吹草动就电话联系。

    尽管时间有点早,我还是赶到了’我来了’蹲守,可惜没能催得何妙缩短制药时间。七点整,何妙把两瓶药给我的时候问,我打算怎么让海燕喝下黄药?我得意冷笑,不是有老金么,让老金抓住她,然后灌下去。这么粗犷蛮狠估计不是何妙的风格,她啧了一声,然后说,这药是最后一次给了,要是没搞定我们还是想办法找金先生出面吧!我表示她怎么能中途撤股,这不是把我和老金架在火上活活做烧烤么?何妙摊手,配方需要的材料不够了,用的都是稀罕物,一时半会儿可收不起!好吧,这个理由也是让人没法说’不’啊,我小心收好两个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倍的瓶子离开了酒吧。
    前脚刚跨出酒吧门,后脚就给老金电话问情况。老金声音压得极低,小心的说着,“一切正常…”我不由有些为他担心,他躲哪儿了,不会是黄奶奶床底下吧,声音听着这么压抑。然而等我赶到时,被老金气得哭笑不得,他在小区入口的传达室里坐着呢,小凉风吹着,还跟守门的大爷那儿忽悠来了一瓶可乐,刺溜刺溜喝得正欢!
    我把老金喊出传达室,问,“你怎么在这儿蹲着?这连海燕家楼栋都看不见好么!”
    老金摆摆手,“我打听过了,想出小区只能从这儿过。”
    “就没个后门?”
    “有啊,”老金胸有成竹,“物管费收不起来,请不起保安,后门让关了。”
    这…
    好吧...
    “她没出来?”我继续问。
    老金摇头,然后问我,“东西拿到了?”
    我点头,“那就,走吧?”
    “那就,”老金犹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走吧…”

    我俩一路杀到海燕家楼底下,再一路往上杀到黄奶奶家门口。我让老金敲门,老金不肯,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欺负一个老太太!他自动忽略了背着三条’命’的海燕让我很是无语,把他拽开,我站在了黄奶奶家门外,扬起我的笑脸对准猫眼,举手敲门。
    两下后,门开了,黄奶奶站在门里看着我,诧异问,“你找谁?”
    我开门见山,“找海燕,她在么?”
    黄奶奶沉脸,“不在。”
    看来这老太太是知情的,否则她就该回问我了,什么在她家找海燕干嘛她不是我室友么?
    “奶奶,请听我说!”我道,差点唱出来,“海燕是个好姑娘,对不对?”哎呀这话说得好违心,我都被自己恶心到了。
    黄奶奶也不笨,立刻明白了我的来意,她往后退着,嘟囔,“我跟她不熟,她不在!”跟着就要关门,老金突然冲了出来,用手撑住门,假笑道,“老太太,不介意我们进去看一看吧?”
    黄奶奶就愤怒了,挥着干枯的手,“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敢进来?我要打110了!”
    然而我们还是硬生生闯进了黄奶奶的家。 | | 51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半桶水的小神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3天 / 跨度487天】
    • 开贴:2017-08-16 18:55
    • 更新:2018-12-17 18:25
    • 阅读:35093 回复:715 楼主:302
    • 字数:约644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闲妻凉母碎碎念132图 熊猫的拌饭 2018-12-17 22:43 1083/451 127/176
    八卦为即将播出的《美人心计》盖楼,欢迎各家粉丝乱入(不喜误入,入则善言)457图 换谁吻谁 2011-04-10 21:45 726/252 11/402
    国观【滇西战地寻访—1944全纪录】持续图文更新)535图 懶馿上磨3 2015-02-25 10:12 828/1076 72/149
    鬼话哥哥突然被咬,在医院宣布死亡后却又站了起来。 七天很忙 2015-01-22 14:20 205/856 30/28
    情感只想要陪你,我的笨蛋徒弟。只做你一个人的傻瓜...71图 梦呓の眷恋 2012-08-09 14:30 3310/8789 358/585
    创业艰难的创业之旅192图 jltiankong 2018-12-09 18:48 -425/986 139/371
    经济期货建议持续更进中8图 天一生水2018A 2018-12-17 09:56 53/578 93/150
    舞文中国版泰坦尼克号:《惊世大海难》(已出版)6图 怀旧船长9 2010-08-20 15:04 7574/1549 192/1608
    情感爱在昨天 出彩儿2 2015-10-21 23:02 22/756 103/706
    八卦发些让人囧囧有神的图片!有人会看么~~(转载)12427图 bltzhh2 2014-05-23 23:01 4833/10430 43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