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捉蝎子踩坟头,村里面的孩子是不是和我一样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3 12:05
    我叫苗阳,今年十八岁,家住苏皖两省交界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庄里。
    我结婚了,不够法定年龄,新娘子长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就这么在家里人的安排下拜了天地。
    结婚的当天,没有亲朋好友,没有大摆筵席,只有院子里偶尔传来的老妈的哭声。
    我一人独自坐在婚房的床上,小心肝颤抖,心中恐惧,脸色苍白。
    房中红烛摇曳,但是没有丝毫喜庆温馨的感觉,冷清中带着些许的诡异。
    这不是正常的婚礼,因为我的新娘不是人。
    这件事还要从几天前开始说起。
    村子的不远处有一座山,海拔不足两百米,名为苗山。
    每到夏季之时,这座山上就会变得很热闹,灯光乱闪,人声鼎沸。
    为什么会这么热闹?
    原因很简单,苗山这里盛产野蝎子。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3 12:05
    蝎子是冷血动物,天气炎热之时活动很是频繁,尤其是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左右最多。药用价值很高,价格比较昂贵,一斤能卖上好几百块。除了我们村之外,每年这个季节,到了晚上,还有不少其他村的人来这里捉蝎子,男女老幼齐上阵,很是热闹。
    捉野蝎子没有什么太难的技巧,准备好手电筒、长筷子、大瓶子之类的就可以了,运气好的话一晚上一家人都能捉好几斤。
    吃完晚饭之后,我和老爸老妈拎着手电筒等物品跟村里一些人说说笑笑的上山了,没有想要靠捉野蝎子发家致富,只是想挣点小钱而已。
    来到山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山顶、山腰处已经有不少灯光闪烁,我们后面还有不少人朝这里赶来。
    上山之后,我和老爸老妈分开,跟村里几个自幼一起长大的伙伴在一起,说说笑笑在山上瞎溜达。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几个一无所获,有点丧气了。
    山上花蚊子不少,跟我一起的几个伙伴不堪忍受蚊虫叮咬,加上今天运气确实不怎么样,他们不愿继续待了,招呼我一声之后就下山回家了。
    我没有回去,看了看前山这人声鼎沸的热闹场景,我皱了皱眉头。随后,我把目光放到了后山,略作犹豫后,我悄悄的从山腰这边绕到后山去了。
    后山和前山不同,除了有点陡峭之外,山腰之下都是坟墓,一直蔓延到山脚下。这地方比较阴森,白天都少有人来,更别说晚上了。
    这里的野蝎子很多,没过多久,我随身带着的那个大瓶子就装满了野蝎子。有点意犹未尽,早知道就多带两个瓶子来了。
    正准备绕过山腰之下的那片坟圈子下山回家的时候,我的脚下突然一滑,脚步踉跄迈出好几步。这里地势陡峭,迈出这几步后基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腿了,前面有座小土坟,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直接从坟头上踩了过去。 | | 1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3 12:06
    小土坟上有块石头压在那里,我直接被那石头绊倒,从那小土坟上摔了下来,又翻又滚,摔得七荤八素的。夏天衣服穿得比较少,摔了又滚,胳膊上腿上脸上都破了皮,流了一些血。
    趴在那土坟前好一会我才摇头晃脑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那小土坟,我的脸色有点苍白了。
    这座土坟没有碑,不知道是何人的!
    不过不管是谁的,从人家坟头上踩过来,还把坟头上压着的石头踢飞了,那绝对是大忌。虽然我对鬼神亡灵之说一向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现在身处这阴森死寂的坟圈子里,要说一点都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我心中打鼓,顾不得擦拭手上身上的血迹,将那被我踢飞一旁的石块急忙搬到坟头上放好,然后转身就跑。
    这一跑不要紧,我的麻烦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一路上提心吊胆,回到家里之后,爸妈看到我身上的伤之后都是愣了一下,随后急忙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敢跟他们说我去了后山,支支吾吾的撒了个谎,搪塞了过去。
    当时只顾得跑了,那装着满满野蝎子的大瓶子也被我遗落在那土坟附近了,足足好几斤啊,换成钞票不会低于两千块的,心疼的不要不要的。不过我这时候也不会再回去捡了,那地方确实阴森了点,还是等天亮的时候再过去看看吧!
    在身上一些破皮的地方擦上药水,也没法洗澡了,就这么躺床上睡了。 | | 2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3 12:06
    梦中,我梦到了一个女人,长发飘飘的女人,看不清相貌,但是她的一双眼睛很明亮,身材很好。她看着我,似乎在笑,轻解衣衫,白皙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这个年龄本就是血气方刚,梦中的思维也不怎么灵动,就这么扑了过去,颠鸾倒凤。
    当我悠悠醒来之时,天色微亮,对于昨晚做的春梦,每一个情节都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些食髓知味的感觉。
    身体有些发软,大汗淋漓,莫名的有种虚弱感觉出现。我没有多想,勉强坐起身来,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缓了缓神之后,换掉湿漉漉的内裤,穿上衣服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
    我的脚步打着摆子,跟踩在棉花上似的,很难受。
    “阳子,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老妈正在院子里做饭,看到我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之后,急忙走了过来,伸手就摸我的额头,焦急的说道:“是不是发烧了?”
    我的额头冰凉,没有什么发烧的症状,看老妈紧张的模样,我勉强笑着说道:“妈,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吹了山风有点着凉了,我去跑跑步,流点汗就好了!”
    说完,不理会老妈的呼喊让我吃完饭再去跑步之类的话,我快步走出了家门。
    那满满一瓶子野蝎子还在后山那边呢!这时候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啊!
    我来到后山的时候,虽然现在天色已经大亮,但是太阳还没有升起来,这里依旧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不过要比昨晚的情况好很多了。
    我屏住呼吸有点紧张的来到昨天的那个地方,小土坟依旧在,但是找不到我昨天遗落的那个大瓶子了。
    难道掉在小土坟后面了? | | 3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3 12:06
    我看了一眼那个小土坟,坟头上那块石头上还残留着些许干涸的血迹,不注意看看不出来。昨天手掌手臂磕破了皮流了一些血沾到了那石头上,我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绕到了小土坟的后面。
    可是,当看到小土坟后面的情况之时,我顿时就懵了。
    不是找到了那个大瓶子,而是我看到这小土坟后面已经塌陷了不少,塌陷的坟土上面,还有几只清晰的脚印。
    这脚印是我的没错,不过我记得昨晚这小土坟还是好好的啊!
    踩人坟头,毁人坟墓,这不是什么大忌这么简单了,这要是被这座坟的家人知道了,扒了我的皮都是轻的。
    我的头皮有点发麻了,愣了一会之后,也顾不得找那装着蝎子的大瓶子了,慌忙把土坟后那坍塌坟土上的脚印抹平,然后匆忙离开这里。
    回到村里之后,我心中不安,神情有点恍惚,连村里小伙伴喊我出去钓鱼都没兴趣了。没胃口吃饭,很是疲惫,回到房中倒头就睡了。
    梦中,再次见到了那个看不清相貌的女人,与昨晚有点不同的是,她的小腹微微隆起,脱去衣衫,再度和我缠绵在一起。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睁开眼时不是躺在自家的床上,而是躺在村里诊所的病床上正在输液。 | | 4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4 08:17
    我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似的,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老爸老妈坐在旁边,看到我醒来,急忙询问我的感觉如何。
    从他们口中得知,我中午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抽搐起来,爸妈也喊不醒我,就急急忙忙的带着我来到了村里的诊所这边。没有发烧,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别的病因,村里的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把我当成了中暑之类的情况,给我输了几瓶葡萄糖。
    虽然不再抽搐,但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很是虚弱。几瓶葡萄糖打完之后,身体恢复了一点力气,老爸老妈搀扶着我走出了诊所。
    老爸老妈不知道我这究竟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我隐隐感觉和我做梦梦到的那个女人有关系,或者说是跟后山那没有墓碑的小土坟有关系。
    这事实在太过诡异,细思极恐,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就把昨晚去后山捉蝎子的事情跟老爸老妈说了。
    老爸老妈当时脸色就变了,要不是我现在身体虚弱的话,我估计老爸那大耳光早就扇过来了。
    老爸黑着脸沉吟了一会之后,带着我和老妈朝村里另一个方向走去。
    来到村西头,老爸敲了敲那有点破旧的大门。没过多久,一个头发花白六十来岁的老太婆从里面打开了房门。
    这老太婆是我们村的神婆,整天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跟个疯婆子似的。 | | 6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4 08:38

    老太婆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我们一家三口,老爸急忙低声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老太婆看着我,目光有点异样,点点头让我们进屋。
    房中比较简陋,堂屋的正门供着一个小雕像,我也不知道是谁。
    神婆点燃了几根香恭敬的对着雕像拜了拜,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把手中的香插进了雕像前的小香炉之中,浓郁的檀香气味充斥整个房间。
    她让我跪在雕像前的那破旧蒲团上,本来我是对这玩意挺抗拒的,但是老爸瞪了我一眼,我只能乖乖的跪在那里了。随后,她让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一点细节都不能少。
    我也豁出去了,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包括踩坟头还有两次在梦中见到那女人不同的地方都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这些之后,神婆的眉头紧皱。
    “踩踏坟头,坟头染血……”神婆看着我,浑浊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声音有点嘶哑的说道:“你确定第二次在梦中见到那女人的时候她的小腹是隆起的?”
    “嗯!”我很肯定的点点头。
    神婆沉吟了一会,随后她倒了一碗酒,从那香炉中抓起一把香灰撒进那碗酒中,搅拌了一下,她直接喝了一大口。看到她这个举动,我感觉有点反胃了。
    “噗~”在我还没回过神来之际,她那一口参杂着香灰的酒直接喷在了我的头上,弄得我满头满脸都是。 | | 9楼 | | | |
    作者:墨老黑泥 时间:2018-07-24 09:45

    要不是我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我非得揍她两拳不可,太恶心了。不过,恶心归恶心,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被她这么一喷,我身体内的那种虚弱感竟然消散了很多。
    “拿着!”神婆递过来三根手指粗的香,说道:“晚上睡觉前把门窗紧闭,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插一根,南边不要插。点燃之后,如果顺利烧完,你就能安心睡觉了。如果香灭了,你晚上就千万别睡了……”
    老太婆说的有点邪乎,我是半信半疑,老爸老妈则是将她说的话谨记在心。神婆又交待几句之后,就让我们离开了,老爸本来想掏钱给她的,但是她摇头不收,说等明天再说。
    当天晚上,老爸老妈担心我,但是神婆之前吩咐了,只能让我自己在房中待着,他们不能陪我。我按照神婆的吩咐,在房中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插一根香,点燃之后我就有点紧张的盯着那三根冒着袅袅青烟的香。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我这房中烟雾缭绕,三根香燃烧的速度不慢,已经快要燃尽了,我那颗紧提的一颗心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就在此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以为是爸妈忍不住想要过来看看,没有想太多,直接拉开了房门,忘记了神婆嘱咐的要紧闭门窗的事情。
    房门拉开,一丝微风吹了进来,门外没有人。
    难道是我幻听了?
    我挠着脑袋把房门关上了,转身之际,我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 | 1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墨老黑泥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7天 / 跨度69天】
    • 开贴:2018-07-23 12:05
    • 更新:2018-09-30 14:59
    • 阅读:338041 回复:4261 楼主:915
    • 字数:约37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