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皮刺青:不是随便用点颜料就能说自己是刺青师

  • 首页
  • 上一页
  • 1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啃树 时间:2019-01-12 14:13

    接着,给赵半仙留了一条短信,让他过来自己开门,毕竟店里头的钥匙他也有。
    我并没有直接去找程教授,而是坐上电瓶车,带着小姑娘到陈叔这里,陈叔一见我来,就说:“你那副桃花烙,没打好,得过一段时间,那铁玄乎,得慢工出细活,你再等等。”
    “陈叔不急,咱慢慢来,你慢慢研究。”
    我点点头,在店里头环顾了一周,指着角落一个铁笼子,说:“陈叔,你那个鸟笼给我改一改,中间搞两个洞,能把手探进去的。”
    “哈?”陈叔不解,但还是按照我的要求焊起来,他这里工具多,十几分钟就搞定了,开出两个洞。
    我趁着这个时间段,给许桃夭打了一个电话,“你之前抓小青的时候,有一副手铐,借来给我用用?”
    许桃夭立刻就说:是程烨寇教授的事情吧,他现在跑了,医院骚乱一片,打电话也打不通,就是给你联系了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这事?
    许桃夭嘿嘿一笑,说:能不知道吗?现在整个医院都震动了,记者们也疯了,到处找人,想抓第一手资料,并且你忘记,是谁给你把他介绍过去的了?
    我心中无语。
    这个死变态女人,是想要插一脚,以她的性格,对这种事情不好奇才怪了,我就想了想,报了一个地址,让她过来,并且别乱动。 | | 6516楼 | | | |
    作者:啃树 时间:2019-01-12 15:43

    “我知道,不能靠近他.....他已经不是人了,现在就是个痛苦动物,痛苦之源,就像是北欧神话里的怪物,把痛苦传播给周围的人,让他们在痛苦死去。”
    我点头,心中碰到这种怪事也是发毛。
    接着,我提着笼子骑上电瓶车,搭上小青,往朝阳商业街那一段繁华市中心开,他人就躲在那边厕所里,如果疯起来,一摸死一片,是个巨大隐患。
    到了公共厕所前面,我就在等,没有一会儿,一辆本田停在面前,许桃夭从上面下车,晃了晃手里的镣铐和电击棍,说:“这一次,我们又要去捕获奇奇怪怪的东西了.....之前是抓穷神,这一次抓是死神。”
    我懵了一下。
    许桃夭继续说:“但这一会儿,你要自己上了,我把工具给你,请进家、让人变穷的穷神,是无害的,但这一次是死神......一靠近,就有被杀死、传染死亡的危险,交给你了。”
    我心说这个女人真够直白的,这意思说送死的事情我不上,你上,我把工具给你....我就在旁边围观,看戏。
    ——真是够恶劣的性格。
    我接过镣铐,拿着鸟笼子,准备把镣铐放在鸟笼里,然后准备让程教授把手伸进鸟笼拷上,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摸到其他人,不然一靠近他,就要小心他的手....随时都能被拖进地狱里。
    但一进厕所,立刻就感觉不对了。
    公共厕所乱哄哄的一片,熙熙攘攘的,一群人都在撞一间厕所门,大骂道:“里面的狗给我出来.....你拉屎怎么那么臭?”
    “就是,熏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好恶心!”
    “快开门,在里面呆了一个多钟,拉稀也没有那么厉害的吧?现在都没有人敢进厕所了。”。
    161 | | 6517楼 | | | |
    作者:啃树 时间:2019-01-13 09:04
    哄闹一片。
    我走进来,看到这些人堵在厕所门,也迎面扑来一股恶臭怪味,腐烂的味道,十分的恶心作呕。
    但我一看这一幕,就瞬间着急了。
    这群人不是在作死吗?别以为人高马大就很得意,用手一摸,你们全部都得死....
    我上去阻止那几个人撞门,说:“几位哥们,这里头是我一个朋友,肚子拉稀了,快要拉死了,见谅,这点钱,哥几个拿去喝茶.....”
    “算你小子识相。”为首的大汉骂骂咧咧的,借过钱点着数了一下,“哥几个,走人!”
    一下子,厕所内清空了。
    我这才让小青和许桃夭走进男厕所。
    这两个人,一个小姑娘是大山里的娃没什么道德观念,一个干脆就没脸没皮的变态女人。
    我把笼子放在厕所门前的地面上,然后退后几步,说:“程教授,我来了,堵在门口的人也走光了,你可以开门出来了。”
    我这话音落下,门吱呀一下打开缝。
    他看了一下确定是我,这才打开门,可开门的一瞬间,一股扑鼻的腐臭汗酸味袭来,让人恶心得酸麻,怪不得那群人砸门。
    一个浑身污渍汗臭的中年人慢慢走了出来,像是在粪池里泡了一圈,连衣服都是湿透的泥汗,污浊难忍。
    他的肤色更加恐怖。
    我从未从活人身上见过的,灰暗、沉重、毫无生机,像是蜡像,像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 | 6531楼 | | | |
    作者:啃树 时间:2019-01-13 10:34

    我看着骇然,本能的退后几步,说:“程教授,地面上有笼子和镣铐,为了安全起见,请先把自己拷住。”
    “哦,哦,我明白了。”他的喉咙深处挤出沙哑的声音,“谢谢你们来救我,我真的太怕了.....刚刚那些人,我竟然有一种想疯狂跑出去,挨个用手去触摸他们的欲望。”
    我心里一寒,面色凝重的说:为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想去,之前每一处触摸别人的时候,有一瞬间感觉身体是轻飘飘的,像是吸了大麻,致幻毒品一般那种轻浮爽快的感觉。”他说。
    我心里撼然。
    隐约猜到了一些,他现在身体很痛苦,把那种痛苦平坦到其他人身上,反而会让他舒爽,痛苦减轻.....
    其实,也是他意志力无比的坚强,如果要是换做没有大执念,大毅力的其他人,为了减轻那一种痛苦,早就去疯狂触摸别人,杀人了.....就像是传说中的死神。
    其实我在想:
    历史上,古代那些编撰的神话故事里,是否真有其事?
    是否也有人用了平坦痛苦的阴术,像他一样大慈大悲去救人,才留下那种古代圣人,承受众生疾苦的传说.....
    而后,当时那些古人也像是他一样,变成了痛苦生物,却忍受不了那种痛苦,疯狂用别人的死亡减轻这种痛苦,也才是留下那种死神,勾魂使者的神话?
    或许,神话中圣人与恶魔,曾经是同一个人?
    “神性,魔性,皆是人性。” | | 6533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7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啃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02天 / 跨度216天】
    • 开贴:2018-07-18 17:37
    • 更新:2019-02-20 14:49
    • 阅读:1577932 回复:8761 楼主:1156
    • 字数:约66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