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蚊子咬的睡不着,恐怖而又杂乱的记忆突然就像涨潮一样全涌了上来,我需要发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4:07
    很多事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看不见不代表便能躲过去。无法解释的事情即使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甚至换来的会是对方对你的恐惧与疏离。不知道从何时起我觉得自己是孤独的,那些认知之外的事情是那么让人恐惧却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从小到大发生了太多,想写了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4:37
    就从我小时候说起吧!妈妈说她曾经刚怀孕的时候在乡下我奶奶家住过一段时间,去的第一天半夜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从了一个未见过的穿黑色衣服的老奶奶在梦里说我妈怀的是个女儿,要掐死,不能留……
    第二天,我妈说给我爸听我爸连忙拿出了他奶奶的照片问是不是,结果照片里的人除了衣服不一样,其他都和她梦里的一摸一样,我奶奶说我老奶奶下葬的时候就是换的黑色衣服,已经求证我爸妈都吓的不敢在乡下待……
    但是想不到的事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整个孕期我妈摔了三次,一次比一次狠。第一次,是下公交车的时候我妈才下了一只脚公交车就开走了,还得我妈从车上摔下来,好在只是摔倒在地没什么大事。第二次,是在我奶奶家从二楼阁楼上下梯子的时候觉得踩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摔下来,结果只是摔倒了屁股。第三次就比较严重了,出门下楼梯的时候踩到了香蕉皮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当场就晕死过去了,奇怪的是我却没事,都没流血,但是我妈是吃了不小的亏,摔倒了胯骨,到现在还经常疼…… 来自 | | | 1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4:58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个三岔路口的马路边上,一边是布市场,一边是粮油公司,另一边是酒厂,为什么单指出这三个地方,因为他们都不简单。
    酒厂的锅炉房有个堆放煤炭的大空地,据爷爷辈的人说曾经那是乱葬岗,打战的时候尸体都是直接扔在那里堆着的。
    而粮油公司那条路是一个很陡的大下坡,这一带凡是死人了都会在这个坡上烧衣物和纸钱。
    而在我的印象里最恐怖的却是布市场,马路的一边是纺织场另一边就是市场,一排一排的小小的房间,每个房间都一模一样,没有门,没有招牌,没有人,让人觉得走在里面都很压抑,房子的交汇处有一间公共厕所(就是这个厕所让我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往那条路走…下次再说…)工厂废弃了之后,人们都把摊子摆在了马路上,这些小房子就被慢慢废弃了,所以经常会有人在里面烧纸钱,里面就更加可怕了…… 来自 | | | 2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5:32
    我家属于酒厂宿舍,一楼二楼都是存酒的,三楼四楼才住人,三楼有个大平台,两层楼的人都在这洗衣接水,每天这里都非常热闹,楼上算算得有十五六个小盆友~我们经常在那打水仗!酒厂的大门是一个铁门,员工大巴就停在正对大门的坡上,一般司机都会刹了车之后在四个轮子下面塞红砖,三岔路口的另一边有一栋房子,旁边就是公共厕所,那栋房子的地下室住着一家人,我只记得姓岳,那家的老奶奶是一个放阴师,曾经有一对母女,家里是卖烧纸什么的,有天突然找上门说她母亲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却说没事,所以只好来找岳家奶奶看看,正巧岳家奶奶刚好给别人放了阴,说给她一起看看。
    当时有好多人在围观,岳家奶奶说她母亲魂魄走的很快,让他赶快烧点烧纸给她捞捞看能不能捞的回来,哪知道母女突然范起了小心眼,说要回家拿烧纸,没必要在她家买,结果刚出门,酒厂的大巴突然就动了,守门的大叔连忙把铁门关了,希望能拦一下,但是车直接撞倒了大门直接往外冲,那对母女看见车直直的冲下来吓得赶快往边马路对面跑,却不知怎么滴,刚刚还直直往下冲的车突然拐了弯,撞上了母女两,直接被压死了,据说脑浆都被压出来了,由于太血腥,大人都管着我们不准下楼…… 来自 | | | 3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6:05
    小时候家里穷,爸爸有正式单位但是挣的钱不多,我记得为了周末回乡下拿一个星期的菜,爸妈翻箱倒柜的找两毛钱凑车费,为了开流,妈妈问外公借了钱买了一个冰柜在酒厂门口摆摊卖冰棍,每天带着我坐在三岔口的马路边上,这里其实是交通事故高发区,小时候亲眼目睹了好多好多车祸,以至于我从小到大我连骑自行车上马路都害怕,老公希望我去学开车,那样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可以自己开车带儿子,软磨硬泡下我答应了,但是真到了学的时候我死活不肯上车,最后以大哭一场收场,车还是没学……有人说我矫情,但是对于骑自行车上马路都手抖的人来说,开车简直心都要跳出来了,大家应该高兴,一个马路杀手被我自己扼杀了……
    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回到正题,记得有一天,气温很高,太阳很大,那时我还很小,坐在冰柜后面的长板凳上有下没下的舔着冰棍,妈妈就站在一旁给我扇着扇子,一辆拖拉机从粮油公司的大坡上下来,眼看就要过来了,我突然就大哭起来,妈妈见状便来抱我,可我打死不让抱非拽着我妈坐下,就在我妈坐下的一瞬间,拖拉机也开到了跟前,突然一个车轮上的铁盘弹力出来,从我妈的头顶飞过,紧接着撞到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柱,又反弹出去,弹到了一个路过的中年妇女的腿上,我妈当时都被吓懵了,说那个女的的伤口都见骨头了……
    有人说,人都没有三岁以前的记忆,是因为三岁之前我们都带着前世的记忆,等到三岁后,前世的记忆便会慢慢消失,之后才会储存今世的记忆……虽然这都是无稽之谈,但是确实大多数人不记得三岁以前的事。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却有很多三岁以前的记忆~每每和爸妈提起,他们都会质疑到,那时候你才一两岁会记得事?直到后来我遭遇的事愈来愈多,愈来愈离奇爸妈才相信我…… 来自 | | | 4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06:52
    小时候我很害怕一个人睡,很害怕做梦,因为睡前我经常会看见天花板上有黑色的人影子,有时候一闪而过,有时候停在那里像在盯着我,我和爸妈说,爸妈总是敷衍我说是我眼花看错了。
    晚上我经常作梦,反反复复作着同一个梦,我一个人穿梭在针织厂也就是布市场的小房子里,头顶的月亮很圆很大,月光冷冷的,世界都是灰色系的,一晚上我都在不停的走,遇见不同的人,偶尔会遇见一两个经常在一起玩的朋友。让我形象最深的一次梦,是梦里走到了广场的花坛,在那里遇见两个小伙伴,他们一个在花坛中间的喷泉边上坐着一个在喷泉里玩水,还喊我一起玩水,我说我不玩,怕在水里忍不住尿尿,刚说完喷泉里的那个小伙伴就说,完了,我没忍住在水里尿尿了~哈哈哈哈……第二天一大早,就看见他妈在那一边骂人一边晒被子……我跑去问他是不是尿床了,他说梦见自己在玩水,没忍住在水里尿了结果就尿床了!当时我还觉得是巧合觉得很搞笑,和那个小伙伴嬉笑了半天。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整整恐慌了一个星期,有一天我梦见自己站在酒厂的后门那,世界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排铁丝网的栅栏,看不到尽头,他把我隔绝在酒厂之外,突然酒厂的一栋楼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好大好大,整个一栋楼都在燃烧,我使劲的喊,拼命的喊起火了,可是就是叫不出声,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火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现在栅栏之外绝望的看着那场大火,感觉不到火温,听不到一点点声音,最后哭着醒来,妈妈抱着我问我是不是做噩梦了我不做声,因为感觉自己的力气都在梦里喊光了,嗓子也干干的发不出声似的。
    三天后的傍晚,大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酒厂突然一阵骚乱,有人在喊来人呐,起火了,救火呀!然后正层口的大人都拿着水桶,脸盆出去了,整个世界都乱哄哄的,大人们的喊叫声,说话声,水桶的声音,水的声音还有……火的声音和消防车的警笛声,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我会跟着去火场,我只记得自己站在梦里那幢起火的房子面前,傻傻的看着大火吞噬掉整栋楼。
    事后大人们说是住在那守着的人做饭引起的火灾,有一位阿姨被大火烧死了,我病了,发了一场高烧,在家里躲着,躲了一个星期,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害怕的躲在床底下,被爸妈发现了,问我怎么了,我才一五一十的说出来。爸妈安慰我不怕,说这和我没有关系,要走不要出去乱说,可是我还是害怕,害怕大火,看见起火了就会浑身发抖。
    来自 | | | 5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10:16
    在酒厂这个小盆友圈子里,我们团结排外,有等级制度,小的服从大的,当然像我这种比男孩子还能上天的女生怎么可能服从管束,不乐意了照样和比我大的男孩子干架,好在人缘好有一大堆迷妹给我撑腰。每天放学做完作业,我们就八九个小孩偷偷混进酒厂,在里面做游戏,满世界乱跑。
    在大大小小的游戏中我们最喜欢的是晚上停电的时候每人打个手电筒捉迷藏……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真的应了一句话夜路走多了,总会见鬼的!现在其实我都挺佩服我们那一群拥有闷声作打死才能的小屁孩。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往日我们都是在酒厂捉迷藏的,这次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针织厂那边摸黑玩捉迷藏,针织厂已经废弃,晚上的布市场也已经关门了,整条街都没有路灯,没有人居住,但是唯独中心的公共厕所有灯,有胆小的女生提出害怕,不敢一个人去,所以大家最后决定两个人为一组抓人,被分到抓人的是两个最小的小孩,一个男一女(没办法~以大欺小就是这样无耻╮(﹀_﹀)╭)
    我们剩下的一大群人怀着激动,害怕却又兴奋的心情跑进了那一排排小房子……巷子四通八达,里面静悄悄又乌漆嘛黑的,四周荒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们一阵骚乱,所以大伙一致决定去唯一有灯的地方再做打算。我们拿着手电筒一惊一乍的往公共厕所走去,偶尔还会派出两个大一点的男孩子去看看抓我们的那两人到哪了,结果当我们有惊无险的走到了厕所的巷子却依然没见那两人的身影,估计他俩害怕不太敢过来,所以大家决定聚集在厕所等他们过来了再四处逃散,因为厕所是个个巷子的交汇处,他们两个要抓也只能选一条道。
    我们检查了厕所没人便贴着巷子的墙站一排,没过多久站在最外面放哨的小伙伴说好像看见他俩过来了,于是大家都把脑袋凑过去瞧他们到哪里了,正当我们都集中往巷口望时,队伍后方突然传来了尖叫声,我们一行人集体转身只看见一位老奶奶拿着一根白色的蜡烛,笑眯眯的站在我们的后面,一只手搭在发出尖叫声的小男孩肩膀上,老奶奶穿了大热天穿了一身黑色的长衣长裤,那种很老旧,有盘扣,领子还很高的衣服,脚上穿的黑色布鞋,脚很小很小,脚尖着地,她的手很白,脸也很白,最最重要的是她的牙齿是红色的,大红色的!!!两秒钟的呆滞后我们便像炸了锅似的往外跑,吓得来找我们的两人也跟着我们往外跑。
    跑到了酒厂门口,大家七嘴八舌的向大人叙述刚刚的事,大人们却不信,我不敢再在外面多待,匆匆回了家,因为我看见了,她在灯下没有影子……第二天,那个被搭了肩膀的小伙伴发了高烧,反反覆覆折腾了好几天,我们也好几天都没有凑在一起玩,大家都默契的没有再提那晚的事…… 来自 | | | 8楼 | | |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时间:2018-06-29 11:09
    在酒厂这个小盆友圈子里,我们团结排外,有等级制度,小的服从大的,当然像我这种比男孩子还能上天的女生怎么可能服从管束,不乐意了照样和比我大的男孩子干架,好在人缘好有一大堆迷妹给我撑腰。每天放学做完作业,我们就八九个小孩偷偷混进酒厂,在里面做游戏,满世界乱跑。
    在大大小小的游戏中我们最喜欢的是晚上停电的时候每人打个手电筒捉迷藏……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真的应了一句话夜路走多了,总会见鬼的!现在其实我都挺佩服我们那一群拥有闷声作打死才能的小屁孩。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往日我们都是在酒厂捉迷藏的,这次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针织厂那边摸黑玩捉迷藏,针织厂已经废弃,晚上的布市场也已经关门了,整条街都没有路灯,没有人居住,但是唯独中心的公共厕所有灯,有胆小的女生提出害怕,不敢一个人去,所以大家最后决定两个人为一组抓人,被分到抓人的是两个最小的小孩,一个男一女(没办法~以大欺小就是这样无耻╮(﹀_﹀)╭)
    我们剩下的一大群人怀着激动,害怕却又兴奋的心情跑进了那一排排小房子……巷子四通八达,里面静悄悄又乌漆嘛黑的,四周荒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们一阵骚乱,所以大伙一致决定去唯一有灯的地方再做打算。我们拿着手电筒一惊一乍的往公共厕所走去,偶尔还会派出两个大一点的男孩子去看看抓我们的那两人到哪了,结果当我们有惊无险的走到了厕所的巷子却依然没见那两人的身影,估计他俩害怕不太敢过来,所以大家决定聚集在厕所等他们过来了再四处逃散,因为厕所是个个巷子的交汇处,他们两个要抓也只能选一条道。
    我们检查了厕所没人便贴着巷子的墙站一排,没过多久站在最外面放哨的小伙伴说好像看见他俩过来了,于是大家都把脑袋凑过去瞧他们到哪里了,正当我们都集中往巷口望时,队伍后方突然传来了尖叫声,我们一行人集体转身只看见一位老奶奶拿着一根白色的蜡烛,笑眯眯的站在我们的后面,一只手搭在发出尖叫声的小男孩肩膀上,老奶奶穿了大热天穿了一身黑色的长衣长裤,那种很老旧,有盘扣,领子还很高的衣服,脚上穿的黑色布鞋,脚很小很小,脚尖着地,她的手很白,脸也很白,最最重要的是她的牙齿是红色的,大红色的!!!两秒钟的呆滞后我们便像炸了锅似的往外跑,吓得来找我们的两人也跟着我们往外跑。
    跑到了酒厂门口,大家七嘴八舌的向大人叙述刚刚的事,大人们却不信,我不敢再在外面多待,匆匆回了家,因为我看见了,她在灯下没有影子……第二天,那个被搭了肩膀的小伙伴发了高烧,反反覆覆折腾了好几天,我们也好几天都没有凑在一起玩,大家都默契的没有再提那晚的事…… 来自 | | | 9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乃道姑是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50天】
    • 开贴:2018-06-29 04:07
    • 更新:2018-08-18 11:32
    • 阅读:7560 回复:348 楼主:211
    • 字数:约86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