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页码:
  • 作者:晨风文学 时间:2019-08-07 19:03
    从高中开始,苏晨就每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等姐姐回来。现在到了大学也不例外。
    “小晨,今天想不想出去走走?”
    苏锦每隔三两天就会推着苏晨出去透透气。周末更是会带他去离学校只有两站地的公园走走。这对于苏晨来说可是难得的福利。
    “我不想去……”苏晨摇了摇头。
    苏锦一愣,她原本以为弟弟会很高兴、很痛快地答应呢。
    “为什么?你看外面的空气多好啊。”
    “想要透气,开窗子也可以啊,干嘛非要出去。姐,你已经很辛苦了……”
    苏晨的意思苏锦便明白:原来弟弟不是不想出去,而是担心自己太辛苦。想到这里,苏锦眼神中的疑惑逐渐转变成温柔,抚摸着苏晨的头柔声说道:“姐姐也想出去走走,今天是你陪姐姐……”
    “可是……姐,你一会儿还得去做家教呢。”
    “小晨,你知道吗?真正的累、真正的疲倦,不是来自于身体上的,而是在心里。你现在可能还理解不了这些,可你只要知道,想让姐姐不累,就听姐姐的话,好吗?”
    苏晨听了这番话,怔怔地看着姐姐。神情中有着一丝似懂非懂的感觉。思忖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苏锦见弟弟点头了,便给苏晨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推着苏晨走了出去。
    一缕轻柔的风,携带着花草的味道飘进屋里。只是住在这间屋子里的人已经不见,可是,刚才洋溢在这里的愉悦气息还尚未散去。
    “苏锦!”一声呼唤传来,顷刻间便有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站在十几米远处。远远地看着,便能感觉到一种稳重而踏实的气息弥漫在这个人的周身。这是苏晨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
    这个人正是司徒鸿岳,他的身边还放着一件东西。之所以没走过来,是因为拿着不方便。苏锦看到司徒鸿岳,便推着苏晨走了过去。
    “小晨,快叫哥哥。”苏锦淡淡笑着,对苏晨发出一道温柔的指令。
    “哥哥好!”苏晨看向司徒鸿岳,先是一愣,便立刻反应了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是……小晨吧。你们都来一个多月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晨。”司徒鸿岳说着,蹲下身去,将放在一旁的东西打开。那东西看起来是折叠的,当司徒鸿岳把那东西展开后,姐弟二人才知道,原来这是一架轮椅。
    “小晨,你看。这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苏晨没有说话,仰头看向姐姐。毕竟他也不清楚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大哥哥和姐姐的关系是远还是近,自然不好应承。
    “不,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苏锦看得出来,这架轮椅比苏晨此时坐着的这架要高级不少,不但轻便,而且结实。舒适度也不是一个档次的。随着苏锦摇头的动作,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之轻舞飘起。发梢拂过苏晨的脸,弄得苏晨的脸痒痒的。
    “苏锦,你就不要推辞了。你不要,不等于小晨不需要啊!”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在苏锦的心中不知道打败了多少至理名言。苏晨此时看向那架轮椅,两眼放光。因为那架轮椅和自己现在用的这个相比要好太多了,以后再和姐姐一起出来,坐着舒服不说,更重要的是以后姐姐就不用那么辛苦地搬来搬去了。但一听姐姐说不要,他便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苏锦也自然看到了弟弟的眼神,她犹豫了一下。犹豫并不等于想要,而是琢磨着过几天就给弟弟买一个新的,即便自己再辛苦一些都无所谓。
    “来!小晨,咱们试试新装备!”司徒鸿岳将苏晨从旧轮椅中抱起,放在新轮椅上。这一切,都是在苏锦猝不及防之下完成的。
    他推着苏晨走了一圈,问道:“小晨,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可是姐姐……”苏晨看到姐姐在不断给他使眼色,尽量收敛着心中的渴望。
    “喜欢就好!我替你姐姐做主了,这个,是你的了!”
    “我不要……”苏晨清楚姐姐的性格,他不想让姐姐为难。
    苏锦又何尝看不出来弟弟眼神中的渴望?不单单苏锦看到了,司徒鸿岳也看到了。于是他看向苏锦:“苏锦……唉!你这又是何苦?既然小晨喜欢,你就收下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但是的,人生于世界上就必须有亲情、友情,没有这些又怎么能体会到人生美好呢。你现在有亲人了,还差一个朋友,那你愿不愿意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朋友的礼物你不该拒绝吧?”
    “愿意是愿意,只是……”
    “你看,又来了!既然你把我当朋友,那就收下!”
    “……”苏锦无言以对,也不说话。
    “行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就这么定了!”
    “嗯!”苏锦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对弟弟的疼爱战胜了她那要强的世界观。可就在司徒鸿岳心里的一块石头刚落地的时候,苏锦开口了:“不过这是我欠你的,我会还的。”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在司徒鸿岳的心里打败了很多至理名言?
    “哈哈哈哈,收下就好。走!小晨,看哥哥打球去!”司徒鸿岳说完,不等苏锦说话,便推着苏晨跑开了。
    苏晨坐在新轮椅上,第一次感受到他从生下来都没曾感受过的奔跑的快感与刺激。他此时是兴奋的,脸都不由得有些红了。不过他的心中却不可抑制地涌来一阵愉悦。他不停大笑着,回过头看了看这个推着自己的人。这个人高大、帅气、阳光、有风度……
    此时的司徒鸿岳也和苏晨一样,傻傻地笑着,推着苏晨疯跑。
    “哎哎……你们慢点!慢点!小心摔着!”苏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推着旧轮椅,跑在后面,只是速度比司徒鸿岳慢了不少。
    她的心情此时很复杂。既因为弟弟的开心而开心,又因为再次欠下一个人情而忐忑……
    | 6512楼 | | | | |
    作者:晨风文学 时间:2019-09-20 17:41

    篮球场上,一群男生正分成两伙激烈角逐。司徒鸿岳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虽然已到夏末秋初,可炎热依然不忍离去。下午的阳光依然炽热。
    顶着炽热的日头做这样的运动,令他们一个个已经大汗淋漓。尽管如此,他们仍旧乐此不疲,仿佛有着永远也不会消耗光的体力。
    一个个子不高却十分灵活的男生抢到球,见司徒鸿岳已经跑到对方的篮筐下,便喊道:“司徒,接球。干折他们!”
    “好!”司徒鸿岳应了一声,对方便将球朝他抛了过来。
    篮球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到司徒鸿岳的手上。
    起跑-运球-绕开对方后卫-三步上篮……
    一气呵成!
    而且司徒鸿岳借着身高和弹跳的优势,再次玩了一个灌篮。
    “哇!司徒鸿岳好棒哦!加油!加油……”
    球场边上围着很多女同学。见司徒鸿岳完美而潇洒地完成了一个灌篮动作,不禁尖叫起来,场面非常热闹。从那些女生的眼神里几乎都能看到火花了,她们几近于歇斯底里地喊着司徒鸿岳的名字。这个场面,和追星族见到偶像的那种狂热不分伯仲。
    而当她们看到苏锦时,则是瞬间表现出一丝冷意。很显然,她们对苏锦友好不起来。毕竟她们亲眼看到苏锦是和司徒鸿岳一起来的。更让她们接受不了的是苏锦对她们的直接无视。
    “哼!花瓶!”不少女生的心里暗自鄙夷。事实上,这种腹诽大多来自于嫉妒、嗔怨……
    她们不知道,就在她们尚且生活在备受娇宠的蜜罐里的时候,苏锦早已扛起了本不属于这个年龄该担负的一切。她冷傲、自强、勤奋、努力……
    她们甚至因为苏锦的家境而鄙视她。却从没想过,她们挥霍的金钱没有一分是她们自己挣来的。
    苏锦没有闲心想这些,她此时只关注着苏晨。毕竟篮球有的时候会飞出球场,她怕飞过来的球砸着苏晨,一直站在旁边护着。
    又是一个完美灌篮,又引起了一阵喝彩……
    “好!哥哥加油!”对篮球半懂不懂的苏晨也在为司徒鸿岳的精彩进球感到兴奋。此时的他小脸红扑扑的,双手紧握着,紧紧地按在轮椅的扶手上。
    苏锦低下头,看了看弟弟此时的样子。她还从没有见弟弟这样兴奋过。轮椅的扶手已经被苏晨手心沁出的汗弄得湿漉漉一片。
    苏晨一激动就会紧张,最直观的反应就是紧攥拳头出汗不止。这是神经过于紧张导致的毛病如果严重的话,可能引起痉挛,甚至是休克。苏锦担心地握住弟弟的手,将攥紧的手指掰开,擦干了汗液之后,不停揉搓。只有这样才能让苏晨的精力分散一些,从而放松下来。
    由于球场周围有很多女生围观,尤其是已经传得人尽皆知的校花苏锦在场。球场上的男生都十分卖力地展现自己精湛的球技,不时玩出一些花活儿。输赢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抢到球,展现一下自己雄性的魅力。
    自然界中也是如此,动物求偶的时候也都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或比拼谁力气大、或比拼谁筑的巢又大又舒适又好、或比拼谁的羽毛漂亮……
    这是生命体的一种本能,这种本能来自于一种叫做苛尔蒙的东西。
    围观的男生心思更不在篮球上,他们大多都时不时地看向苏锦姐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荒诞的想法:如果我要是那个小男孩,该有多好?
    可是他们只看到了苏晨的幸福,却直接忽略了他的不幸。一个自幼就不能走路、奔跑,甚至连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就连拉屎撒尿都需要别人照顾的残疾孩子的痛苦,他们不理解,不知道。他们只看到了这个孩子此时正在一个大美人的身边享受百般疼爱。他们不理解的还有:为什么苏锦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唯有对自己的弟弟才有难得一见的笑容。简直判若两人。
    晚上,女生寝室楼前,苏锦推着苏晨朝寝室走去。晚上的风带来一丝清爽,驱散了白天的炎热。苏锦那柔顺的发丝在微风的吹动下,拂过她的脸庞。
    “姐,司徒哥好帅!”苏晨打破沉默,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是啊,他是很帅。”苏锦淡淡应道。
    在外人看来难得一见的笑容,此时正浮现在苏锦那精致绝美的脸庞。这迷人的笑容,也只有苏晨才有这等福份时刻都能看到。
    “小晨,你喜欢司徒哥哥吗?”苏锦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喜欢,他那么帅气,性格还好。怎么会不喜欢?”苏晨随口答道,想了想,反问苏锦:“姐,你喜欢他吗?”
    “嗯,我也喜欢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苏锦脱口答道。这要是有别人在场,一定会产生很多异样的遐想。只是姐弟俩的对话,只有姐弟俩彼此间明白真正的意思。他们所说的喜欢,就是纯纯粹粹的喜欢。并不是那种蕴含着男女之情的喜欢。而且这本来就是事实-姐弟俩的确都很喜欢司徒鸿岳。 | 668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晨风文学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85天 / 跨度502天】
    • 开贴:2018-05-06 08:22
    • 更新:2019-09-20 17:41
    • 阅读:44557706 回复:61580 楼主:488
    • 字数:约112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