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地之间,“动”之一情!】——三部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0:04
    【第一案例:桃花流水】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0:05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初春的下午四五点钟,应该是酒馆上人的时间了,郝春有点抑郁的坐在春来酒馆的一间雅间里等着上客人。她有点心神不宁的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暗暗的期盼能听到林秋生那个熟悉的声音。幻想着林秋生像以往一样大声喧哗着走进来,或者是悄悄地猫到她的身后大吼一声吓她一跳。可是,自从林秋生看到了“黄鼬”和她单独在宿舍里的那一幕后,郝春在忐忑中熬过了两天,又开始焦急地期待,但这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这样的玩笑再也没有发生。林秋生像是突然就人间蒸发销声匿迹了。这让郝春陷入了深深的思念和极度的恐慌之中,她怕极了秋生会知道那件事。
    今天,时间又慢慢的快接近六点了,酒馆也开始变得熙熙攘攘了,可是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出现。看来今天他又不会来了。
    酒馆老板黄秀从郝春管的雅间路过,瞅了瞅旁边没有人,黄鼬般攸地溜进来小声地说道:“啊呀!你可要把住嘴啊!千万不要说出去啊!那样咱俩,咱俩都得难,你没法做人了… …”,由于紧张,平时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黄秀结巴起来。
    “滚!臭流氓,还不是让你糟践的?”郝春低声吼道。
    “我,我是有责任,但是,但是,其实你也不是那个… …”黄秀结巴着找理由解释还想着错词推脱自己的责任。
    “快滚!再不滚我可就喊人了啊——。”郝春不想和他纠缠,还没等黄秀说完就着急的带了哭腔,她怕万一秋生和上一次那样突然出现在门口,那样就更说不清道不明了。这时,听见门厅站吧台的黄秀外甥女菊在外面喊道:“3号雅间来客了,郝春子接一下吆——”,黄秀赶紧溜了出去。
    郝春又气又急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也不敢怠慢菊的吆喝,赶紧用衣袖蹭了一下眼眶应诺着站到门口。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客人,心里想着这儿是不能久呆了。可是,自己找个什么理由离开这里呢?
    郝春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忙不迭的给客人泡茶、倒水,又跑了两趟吧台拿来烟火和扑克牌。等到客人专心玩起牌来,渐渐消停了,她才退出房间,站在走廊上,依着墙壁继续心烦意乱。想起自己的那一时糊涂,不由得开始痛彻心扉地懊悔。往事一幕一幕浮上心头… …
    | 1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0:06



    | 2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0:08
    郝春只有姐妹两个,前年,父亲突发脑溢血病逝,只剩下母女三人相依为命。高考落榜正想复读再考的郝春,只能放弃上大学的梦想,终止学业回家帮母亲种地以供养妹妹继续读书。郝春姐妹两人说起来是继承了娘亲的血统,都长得十分标致,是附近乡里有名的姊妹花。郝春回家在田里劳作了几个月,细皮嫩肉的根本就受不了那个苦,就独自跑到城里找临时工做。人生地不熟的郝春来到城里,正巧赶上开业不久的小酒馆“春来酒馆”扩业招人,她顺着招工启事就找来了。
    春来酒馆是个小街道上的小酒馆,只有临街的一个小客厅和缩在门房后面的几间平房改成的小雅间,开业时间又不长,生意不是太忙。郝春也到落得个轻快,加上酒馆起码是管吃管住,而且吃的比在家还好,郝春也就整日笑笑呵呵的和几个小姐妹打打闹闹快活的度过了几个月。
    酒馆的老板黄秀,精明会算计,人送外号“黄鼬”。他本是在青菜市场晃荡了好多年的青菜贩子,看到开酒馆比站在街上吆喝着卖青菜享受赚钱还多,就改行开酒馆了。酒馆开起来后,黄鼬凭着精明圆滑生意倒是说得过去。
    生意好了起来后,黄鼬也开始有了闲心。他看着店里招来的几位小姑娘花枝招展,就一心地打歪主意,经常地打这个一下扭那个一把。郝春来了,他眼睛一亮。脸蛋妩媚身材窈窕的郝春,让他寝食不安垂涎欲滴。他经常地对郝春施以小恩小惠。涉世不深的郝春被他的关心和小恩惠迷惑,再加上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有点畏惧黄鼬,也就不敢太强硬地反抗他的拍拍打打和摸摸掐掐。 | 3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2:38
    后来,酒馆来了一位新客人,是刚来这条小街道做电脑生意的小老板林秋生。
    林秋生以几分之差高考失利后进城务工,进了一家电脑公司打工。跟着老板干了两年就看清了电脑公司的窍门无非就是,到省城批发回来品牌机然后加价零售或者从南方批发来零配件然后组装成整机销售。那个年代,人们对电子技术不熟悉,把电脑看得还很神秘。这一买一卖和一装一售差价实在是可观。没过多久,林秋生就招兵买马另立门户,自己成立了小电脑公司干了起来。
    林秋生人聪明灵透,又能吃苦,不久就把自己的公司干的有声有色小有红火。当然,他刚起步本钱又小,不敢在市区的主要大街上租赁门头,就选了这个小街道安营扎寨。客户来了的招待,也不敢往大的酒店领只能安排在临近便宜的小饭店。一来二往就把距自己公司很近的春来酒馆跑顺了腿。
    眉清目秀的林秋生和郝春年龄相仿,朝气蓬勃阳光健美青春四溢。来过酒馆几次后和郝春就认识了。两人一聊原来他们不仅是一所高中的校友,还是一个乡镇的老乡,而且秋生的村子是“桃花井”,与郝春的家相距不过七八里路,这一下就把两人拉近了距离。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加上彼此都有好感,俩人迅速亲近了起来。
    郝春看准了秋生的正派阳光、聪明还潇洒大方。秋生也着迷了郝春的妩媚俊俏、淳朴也善良也喜欢她的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这一来二往,秋生和郝春越来越近乎慢慢地开始向恋人方向发展了。
    情窦初开的郝春有了崭新的感情依恋,有了从未有过的朦胧爱情的甜蜜体验,也有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开始坚决地拒绝黄鼬的调戏。对于这些渐渐发生的变化,黄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免不得醋意暗生。
    自打林秋生和郝春恋爱了,林秋生到春来酒馆明显来的勤了,有时没客人自己也跑到这里就餐。这又让黄鼬有点欣慰。
    林秋生和郝春已经在恋爱,只是尚不够热恋。心高气傲的林秋生在心底里稍嫌郝春不似他是重点班的尖子生,不如他原先的女同学那样有名望,且无兄无弟家里今后没有指望;也觉着郝春迎来送往的工作不体面。郝春呢,在秋生面前也略有点自卑,总怕自己太过主动了让林秋生看不起自己或是觉得自己轻佻。所以,两人的恋爱进展的有点缓慢。当然,他们是手也拉了,嘴也亲了就是差那一步了… …
    | 4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2:41



    | 5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2:46

    家里春种的时候,秋生就找个借口把郝春领进了自己家。大【注:鲁中部方言,爹的意思】和娘对郝春都是赞不绝口,一个劲地撺掇儿子:就定了吧!这闺女文化不低、举止得体,人也长得俊!是十里八乡千里挑一的俊俏!真要到了咱家里,就是林家门里稳稳当当拔了尖的人物头子!定了亲,让她学着管钱就是你的好帮手。再说了,养儿育女都防老,一个女婿半个儿,孝顺丈母娘也是份内的事不能觉得是负担。
    于是,秋生打定主意,等秋风儿凉了就正式和郝春定亲,到时就让郝春辞掉酒馆的工作来自己的公司作会计。
    回到城里,秋生就把大和娘的意思告诉了郝春。郝春脸上装着平静,可心里是乐开了花,开始盘算着以后的甜蜜日子。心想,自己总算修成了正果,余下的就是好好关心秋生,把他作为“自己的男人”,呀!他就是自己的男人了啊!只是就差那个“定定”的程序了。嘿!让他身体棒棒的好专心于做事业。自己呢?也要琢磨着学习,或是自学,或是上个“业大”,嗯——就学计算机专业和会计专业。一是不能比他太差,省的让他笑话自己;二呢,能好省地帮助他,做他的帮手;三呢,做好财务,守好家。俗话说得好,“男人是耙子女人是匣子”,自己一定要当好这个存钱的“大匣子”。
    再后来呢?再后来,就是生一个儿子,再生一个女儿,嘿嘿,嘿… …郝春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想到些“紧要处”自己的脸颊儿兀自就红了起来而且忍俊不禁还笑出声来。
    秋生听到郝春偷偷的笑,莫名其妙地看看她,“春春,乐的么?乐的么?快说!”其实,郝春乐的么,秋生已经猜出了八九分,只是想逗她自己说出来。
    “没乐么!人家想起了姐妹们的事了吗,哼!”郝春唺怪的故意夸张地撅起了性感的嘴唇。
    “不说是吧?不说是吧?让你不说,看你再噘嘴,看你再噘嘴。”秋生借机扑上来把她扑倒在床上就吻了上去。
    吻来吻去,秋生把个郝春抱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她和他都开始气喘吁吁,脸儿潮红起来… …
    秋生和郝春热恋着。
    然而,世事难料,突然发生的一件事却把这个美好的进程打断了… … | 6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4:46
    @闲云了了 2018-07-15 14:30:27
    拜读
    -----------------------------
    谢谢关注,请继续,绝对真实事件 | 8楼 | | |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时间:2018-07-15 14:47
    这年仲夏,半个月小城没有下过雨,天气格外的炎热。
    一直记挂着妹妹郝夏高考情况的郝春等来了不好的消息,郝夏又一次落榜了。这个消息,对于郝春母女三人来讲无疑是晴天霹雳。再复读来年再考吧,郝夏已经失去了信心;不复读在家下地劳动?郝夏既吃不了那个种地的苦,也觉得脸面上过不去。思来想去,郝夏和娘决定让郝夏直接去读高中技校,凭郝夏的高考成绩,技校是可以免试入取的。但是几千元的学费可让母亲犯了难。
    一天中午,本就因郝夏落榜懊丧不已又加上因钱作了难的娘,跑到城里和郝春抱着头哭了半个小时,央求郝春想办法给妹妹筹足这个两千多块的学费。这可把郝春急了个吃不香睡不着,这个钱对于身无分文存款的郝春来讲无疑是一笔“巨款”。城里头举目无亲,本想和林秋生张嘴,可是她和秋生正处在模棱两可的节骨眼上,这个嘴实在是张不开!再加上,本来她就觉得有点自卑,现在再开口和人家借钱,又不是小数目,算是什么事?更会让秋生看不起自己。和老板黄鼬借?她更不愿。她知道黄鼬一直以来对她的非分之心。借了他的钱,人就矮小了,还会中了他的圈套。
    这一犹豫就过去了半月余,眼看着郝春的脸瘦了一圈,人也无精打采的。期间,秋生几次地询问她究竟有什么心事,可她就是硬憋着不说。挨来挨去,郝夏报名的时间已经到了最后的期限,娘的电话一次也比一次急。郝春没有了别的办法,只好横了一条心悄悄地和黄鼬张开了嘴。
    黄鼬听了郝春的“嗫嚅”,竟“嘿嘿”地奸笑了一会说道:“哈,小郝子哎,我早就知道你有事憋在心里,为甚不早告诉哥哥?原来是这点事,小事一桩。”一边说着,一边好像早准备好了似的“唰的”的从怀里拽出一沓子钱甩在郝春面前。“嘻嘻,妹子,小事一桩,喏,三千块拿去吧!快掖起来,别让人看见。”。
    郝春没想到惜钱如命的黄鼬今次如此痛快,她半信半疑地拿起眼前的一沓子钱掖进了自己的衣兜里,喏喏地说:“老板,半年内我会还你,我给你打借条。”。
    “打球子借条,咱俩谁和谁?啊?嘻嘻嘻… …”黄鼬拿色眯眯的眼睛飘着郝春,但是身子却未有走的意思。
    郝春瞅着黄鼬的眼神,打了一个冷颤,知道借了他的钱,不会有好事。本想就此闸住,把黄鼬的钱退给他不借了。但是钱已经掖进衣兜再掏出来不是事,再说退了这钱,和谁借去?眼前瞬间冒出了娘的泪脸和妹妹颓丧的面孔。她想了想,叹了口气,马上从桌子上拿出一截子白纸,仔细地给黄鼬写了一张借现 千元的借条,并注明了“半年以内一定偿还”的字样,不抬头地递给了黄鼬。
    郝春借了黄鼬的钱,像是做了亏心事,整日小心谨慎的,也不敢太反抗黄鼬的捏捏掐掐,干活上也更加卖力气。
    不知不觉到了夏末秋初,秋老虎热死牛。 | 9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唐宰相2014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57天 / 跨度261天】
    • 开贴:2018-07-15 10:04
    • 更新:2019-04-02 20:23
    • 阅读:5276 回复:391 楼主:601
    • 字数:约174千字
    • 图片:6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