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闲庭信步话春秋》

  • 首页
  • 上一页
  • 2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5-22 21:46
    六三、三桓之兴 9

    尽管如此,叔仲彭生之死对叔氏的打击亦是不小。三桓之中只有季氏奉行韬光养晦的政策,非但避开了公子遂的打击,还得以发展壮大。可在公子遂专政时期,季氏也不敢撩东门氏虎须,鲁国朝堂呈东门氏一家独大的局面。

    但人定终究不能胜天。前601年,无往不胜的公子遂至于遇到了一个他无法战胜的对手——时间,此年六月十六日,死于访齐途中。

    忍辱负重、苦心经营的季孙行父终于迎来自己的春天,化茧成蝶,出任鲁国执政。季孙行父可以说是三桓中最杰出的政治家,执政期间厉行革新,使鲁国实力得以增强,其中最重要的两项变革为“初税亩”与“作丘甲”。

    前594年秋,鲁国进行税制改革,开历史先河实行“初税亩”,具体做法是:丈量私田按亩纳税,税率为亩产量的十分之一。

    一项新制度的施行总会有人受益有人失利,进而开始站队表示支持或反对。《左传》对“初税亩”持否定态度,评价它为“非礼也。谷出不过藉,以丰财也。”

    因为商周时期实行的是井田制,税收方面用的是藉法,既:井田的中间是公田,周边是私田,农民在耕种私田的同时无偿在公田上劳作,公田的产出归贵族或国家所有,私田的收成归农民所有,此外不再征税,相当于征取十分之一的税率。在时人看来这种税法使贵族、国家和人民都实现共赢,是天底下下最公平的税制。

    而“初税亩”则打破了“藉而不税”的传统,在原有藉法的前提下,再对私田征收十分之一的税,也就是说农民需要负担五分之一的税,税负较以前加重了一倍。

    这一制度改革,受损的是广大农民,可在一定程度上却扩大了国家与贵族的税源,充实了府库,上层人士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因此继鲁国之后各国开始纷纷效仿,实施“税亩”。它的诞生客观上加速了井田制的瓦解和土地私有化的进程,具有进步意义。
    | 8703楼 | | | |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5-23 08:29
    六三、三桓之兴 9

    发了两遍都通不过,只能这样了


    | 8705楼 | | | |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5-25 19:57
    六三、三桓之兴 10

    前590年,实施“初税亩”4年之后,为防范齐国的军事入侵,鲁国再次进行军赋改革,实行“作丘甲”。

    这里有必要继续开下历史小课堂,说下赋税。

    现在常用赋税来指代税金,它是国家为了实现其职能,凭借政治权力,按法定标准,强制地、无偿地取得财政收入的一种手段。

    不过在中国古代赋、税两字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通用,但本质上是有区别的。所谓赋,指的是向百姓征发财物或人力以供军用;所谓税,则是指向百姓征收的地租以及向工商、山林川泽所征收的各种收入。

    虽然随着时代发展连着有合流的趋势,但直到实行“摊丁入亩”前,两者依然有着很大的区别。

    “丘”是先秦时期的基层军事组织,按《周礼》: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一丘有144名壮劳力。所谓“作丘甲”就是让一丘出一定数量的军赋,以增加鲁国的军资储备,增强军事实力。

    季孙行父的执掌鲁国长达数十年,在他的腾挪下鲁国得以安然度过这段风云激荡的历史时期。但他本身却显得相当低调,《国语?鲁语下》中《季文子论妾马》一文是对他这一行为的最好写照:

    季文子(即季孙行父)是鲁宣公、鲁成公的执政,位高权重,但他的妾从不穿丝帛,家中的马匹从不喂精料。

    仲孙蔑的儿子仲孙它——这个称呼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仲孙它,字子服,谥懿,其后别为子服氏,故也被称为子服懿伯,《世本》又称其为仲叔,他不曾出任过孟氏的家主,照理当称他为孟它或仲它,结果用的却是仲孙它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估计与公子遂之后亦以“仲”为氏有关——觉得他身为鲁国上卿,却过着这种苦行僧生活,实在是有失身份,遂劝他说:“您是鲁国的上卿,辅佐过两朝国君,妾不穿丝帛,马匹不喂精料,国人恐怕会以为您吝啬,而且有失国家体面啊!”
    | 8728楼 | | | |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5-27 20:21
    六三、三桓之兴 11

    季文子回答说:“我也愿意华贵一些啊。但是我看国人中,父兄吃粗粮,穿陋衣的还很多,所以我不敢。别人的父兄衣食不丰,而我却优待妾和马匹,这难道是辅佐国君的人该做的吗?况且我只听说高尚的德行可以为国增光,没有听说过以妾和马匹来夸耀的。”

    过后,季文子把这件事告诉了仲孙它的父亲孟献子。同样是鲁国柱石的孟献子气的对仲孙它实施禁足,让他好好反省,这一关就是七天。

    从这以后,幡然醒悟的仲孙它开始学季文子,他的妾穿的只是粗布,喂马的饲料也只是稗草。季文子听说后说:“知错能改,不愧是人中俊杰啊。”于是推荐仲孙它担任仅次于卿的上大夫。

    既才华横溢,能给国家、给贵族带来实利,又能廉洁自律,这样的人物必定是人气明星。在深得人望的季孙行父的的统领下,以季氏为首的三桓再次满血复活并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而与之相对的东门氏与鲁宣公一方,看似在政变中获取全胜,实则失分良多,特别是在对齐一事上。

    借他人之势上台不是那么好借的,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虽然前608年三月,公子遂代鲁宣公前往齐国,迎娶齐惠公之女,双方结为翁婿,但在正式承认鲁宣公为鲁侯一事上,齐惠公犹未松口。这可急坏了鲁国君臣。像鲁宣公这种通过非正常方式继位的,若是得不到国际社会承认,一个不好就得面对来自晋国的怒火。

    迫不得已之下,鲁国决定祭出贿赂大法,把前629年得自曹国的济西之田当做礼物送给齐国,以求一会。

    济西之田可不是珠宝器用这些无关紧要的物件,而是鲁国实打实的根本利益,这一送必定会背上骂名。他公子遂作为鲁国的实际执掌者,有好处自当自己上,至于要背锅的吗,肯定能推则推。
    | 874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钱越201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24天 / 跨度716天】
    • 开贴:2018-06-20 07:53
    • 更新:2020-06-05 09:08
    • 阅读:132389 回复:11528 楼主:1233
    • 字数:约845千字
    • 图片:5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