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闲庭信步话春秋》

  • 首页
  • 上一页
  • 2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6-27 20:16
    六四、三年不鸣 10

    麇国定都于今湖北十堰市郧阳区五峰乡,属于百濮势力,在濮人中拥有相当大的号召力。濮人亦是牧誓成员之一,早先分布于江汉流域及其以南地区,后受到楚国挤压,或南迁、或溯江而上,至春秋时期以部落的形势散布于西起云南东至洞庭大广大区域。

    麇国与楚国早有矛盾。

    前617年,楚穆王举行厥貉之会,麇国亦是受邀国。但麇君相当无组织无纪律,会议期间既不请假也不报备,就这么施施然的回家了,搞得楚穆王异常恼火。

    霸主一不高兴,必然百里为之变色。前616年,楚穆王及潘崇先后两次率军攻打麇国,特别是潘崇的这一次,楚军一路杀到了麇都锡穴城下。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麇国不得不低头认错。

    但口服心不服。

    这次眼见楚国遭逢大难,庸国已经在西北方点起大伙,麇国决定在南方再给楚国添把火,遂在选地(在今湖北枝江境)大会散居在江汉以南的百濮部落,准备进攻楚国。

    一时间,楚国西境的战火烧的如火如荼,大有席卷整个楚国核心区的趋势,告急文书雪片般飞往郢都。

    为防备北方诸侯趁乱来攻,楚国北方重镇申、息两县,连北门都不敢开启。

    更为要命的是郢都地处江汉平原,易攻难守,一个不好就会被瓮中之鳖。被打得措手不及的楚国朝廷已经在开始商讨要不要迁都至阪高,以躲避敌寇的进犯。

    阪高位于今湖北当阳市—荆门市一带,位于郢都西北。可能有人会问敌人从西方来,你不往东逃,反而向西跑到敌人的眼皮子底下,这是嫌自己命太长是吧?事实上,楚人的思路没问题,阪高位于荆山余脉之中,属于易守难攻之地,而且它在后世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大名,那就是三国时代常山赵子龙的宣威之地——长坂坡,端得是个避敌的好去处。
    | 9049楼 | | | |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6-29 07:46
    六四、三年不鸣 11

    不过有人反对迁都,而且此人有一套相当完善的理论作依据,他就是早在城濮之战前,就已经预测到成得臣会战败的神童——蒍贾。

    蒍贾反对被动防御,主张以攻代守,他说:“绝不可以消极避战。阪高虽然险要,但我能往,寇亦能住。与其被动等待敌人上门,倒不如分清主次,逮着一个敌人穷追猛打。麇国和百濮,认为我们遭受饥荒而不能出兵,想着捡便宜才试图攻打我们的。若是发现我国能够出动大军长途远征,必然会感到害怕而就此分崩离析。百濮散居各地,只要散了,想要再聚起来殊为不易,因此必然会各扫自家门前雪,谁也顾不上谁。故而只要对庸国大举用兵就可以破局。”

    高!实在是高!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击敌人的死穴。楚国的衮衮诸公自然也是识货的,于是蒍贾的方案被高票通过。迁都议案就此搁置,战争机器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转。

    蒍贾所料没错,麇国和百濮就是一帮乌合之众。此前之所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是算准了楚国遭遇饥荒无力出征,如今一看楚国的战争机器开动,主力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赴西北讨伐庸国,不由大吃一惊,自觉自己这身板与楚国硬碰无异于螳臂当车,正经是保命要紧,那还顾得上其他,于是乎四散而去。

    麇国和百濮所不知道的是,事实上楚国的粮食危机并没有得到缓解,此次楚军出征所需的军粮还是东挪西凑勉力凑出来的,即便是如此依然无法供应多久。庐邑以后的征程,军粮全凭开启各地的仓廪进行解决。

    大军抵达楚国西北边境的句澨(今湖北丹江口市西北,旧均县故城左近)后,就地设立帅帐,庐邑大夫戢棃受命统兵前往攻打庸国。楚军一路势如破竹的杀到上庸城外的屏障方城山下(此为庸方城,非南阳盆地外围的楚方城),眼看着马上就可以拿下庸国了,结果却被在此以逸待劳的庸军反杀,只得饮恨而返。
    | 9060楼 | | | | |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6-30 07:12
    六四、三年不鸣 12

    此战中,戢棃的属官子扬窗被俘,三日之后他瞅得机会顺利逃出升天,回归楚军大营。一同带回的还有庸国的军情,他回报说:“庸军人多势众,又有群蛮聚附。应该再请求增派援军,并出动最为精锐的王卒,待会师以后再行攻取更为保险。”

    谁都知道人多势众是个好东西,仗着人数优势一通乱拳下去,再厉害的老师傅都会被打死。可这么做的前提是后勤要跟得上啊。就楚国目前的财政状况,连维持当前的军力都很吃力,再要增添人数,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故潘崇之子潘尪(字师叔)提出示敌以弱的战法,他说:“固守待援不可取。不若再去与他们交战,而后佯装战败,以骄敌人。到时候敌骄我怒,可以一战而下。当年先君蚡冒就是通过这一方法制服陉隰(当为位于江汉流域的一个小国)的。”

    增兵不可取,硬碰砸不开,既然有人提出貌似可行性很高的解决方案,那就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

    于是,楚军再度出动与庸人及群蛮交战,期间七战七败,致使庸军完全丧失应有的警惕性。甚至在双方主力在脱离接触后,蛮部中的裨、鯈、鱼三部依旧咬着楚军不放。

    在战争的重要关头,通过三年蛰伏以看清朝中局势的楚庄王,乘坐驿站的传车轻装来到前线,在临品(在今湖北丹江口市)与大军汇合,接过指挥权。

    在他的亲自指挥下,楚军兵分两路会同来援的秦、巴两军再度伐庸。

    见楚军势大,群蛮这帮墙头草,立刻随风就倒,就地与楚国结盟,引导楚军共同攻打庸国。骄傲轻敌,疏于戒备的庸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很快被楚国所灭。至于麇国,此战之后再无记录,估计也被楚国打草搂兔子的给灭了。

    这一战狠狠地打击了周边小国的气焰,也让国内臣民对于楚庄王侧目相看,楚庄王的威望得以树立,统治趋于稳定,楚国正式进入楚庄王时代。

    以灭庸为开端,楚庄王这只大鸟开始展翅翱翔,踏上他一鸣惊人的旅途。
    | 907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钱越201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44天 / 跨度755天】
    • 开贴:2018-06-20 07:53
    • 更新:2020-07-14 19:51
    • 阅读:140242 回复:11999 楼主:1253
    • 字数:约861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