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地狱爱人,他一步步推我进入深渊,万劫不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7
    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上个礼拜是我的生日,已经许久没有关心过我的丈夫,突然说要带我去旅行。
    我的心情忐忑又紧张,在闺蜜的怂恿下,上网买了一件作风大胆的睡衣,偷偷放进行李箱里,兴冲冲的和老公出发了。
    老公带我去的是我们市新开的度假村,在登记入住的时候,我忍不住拉了拉他,小声道:“老公,这个度假村我在网上看到过,好贵的,我们要不换个地儿吧,这太浪费了。”
    “没事。”老公没看我的眼睛,“这是客户送的招待卷,不用钱。”
    老公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工资不高,但接触到的都是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听了也没起疑,只是悄悄抱住他的腰,笑嘻嘻说:“老公真厉害。”
    我们在度假村里逛了逛,吃了晚饭,天就黑了。
    回到房间,老公突然拿出一瓶橙汁递给我,“小艾,刚才晚饭有点油腻吧,喝点橙汁。”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橙汁,结婚后,老公已经多久没对我那么体贴了?
    我喜滋滋的结果橙汁喝了两口,老公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贴着我的耳朵,轻声问:“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8
    昏暗的灯光下,我的心砰砰直跳。
    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可一直没有孩子,这也是我一直心头的一道痛。
    “我愿意。”我轻声回答,想去吻老公,他却躲开了我。
    “小艾,你先去洗澡。我去抽根烟等你。”
    “老夫老妻了,还那么讲究。”我的脸红了红,但还是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洗完出来的时候老公还没回来,我从行李箱里摸出我精心准备的睡衣,还特地喷了香水,关了灯,紧张的躺在床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公还没回来,我想起来给他打个电话,可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头晕眼花的厉害。
    是太累了么?怎么那么晕?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黑暗里有人在摸我的身体。 | 1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8
    我从喉咙口滚出一声呢喃,以为是老公,便配合的抱住了他。
    可手一摸,摸到的却不是老公消瘦的身体,还是一手的肥肉。
    我猛地惊醒过来,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就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正趴在我身上拼了命的啃我的脖子。
    “啊!”我尖叫一声的推开他,借着台灯的灯光,我认出眼前的胖子,心里更加震惊,“蒋总?”
    蒋总是老公的顶头上司,我在公司活动见过他几次,他每次总会打量我很久,让我很不舒服。
    蒋总此时光着身子,看见我认出他也不害怕,嘿嘿一笑,身上的肥肉跟着颤啊颤的,“小艾啊,别害怕,你蒋哥我会很温柔的。”
    说着他又朝着我扑过来,嘴里浓郁的酒臭气熏得我几乎要呕出来。
    “你放开我!你怎么敢!”我气急败坏的挣扎,尖叫,“你不怕我告诉李成么!”
    李成是我老公的名字,听见我的话,蒋总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嘎嘎笑起来,“告诉李成?蠢女人,就是他把你送给老子生娃娃的!”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震惊的看着蒋总。 | 2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8
    “什么?”我只觉得手脚冰冷,不断摇头,“你还说什么,李成怎么会把我送给你……什么生孩子……”
    蒋总没了耐心,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粗鲁道:“我家那个婆娘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老子想找个年轻女人代孕,李成就主动推荐了你,30万让你给老子生个娃娃,这生意难道不赚?”
    我的身子剧烈一颤,死死捂住耳朵,“不!我不想相信!李成不会那么对我!”
    我的尖叫让蒋总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一巴掌呼到我脸上,我重重的倒在棉被里,被他肥胖的身子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胡作非为,腥臭的口水落在我身上每一处。
    “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李成走之前问我的问题,仿佛还在耳畔。
    我以为他说的,是和他生一个孩子。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让我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绝望之中,我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摸到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狠狠朝着蒋总的脑门咋去!
    哐!
    血模糊了我的眼,我挣扎的爬下床,朝着门外冲出去。 | 3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8
    半夜三更,度假村的走廊空无一人,我疯了一样的奔跑,就听见身后蒋总气急败坏的声音——
    “林小艾你这个疯婆娘!竟然敢打我!”
    我惊慌失措的转头,就看见蒋总捂着流血的脑袋朝我冲过来。
    我吓坏了,赶紧扑倒身边的一扇房间门前,疯了一样的砸门。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我哭喊的尖叫,可头皮突然一阵剧痛,我转头就看见蒋总已经追上了我。
    他死死抓着我的头发,头顶的血迹让那一张满是横肉的脸看起来更加刻薄。
    “贱人!你竟然敢打我?我特么今天不玩死你我就不姓蒋!”蒋总大吼一句,就拖着我要走。
    我疯了一眼的哭喊,踢门踹门,“救命!谁来救救我!”
    我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眼前的这扇门上,但其实我都不知道,门后的房间里是否真的有人。
    眼看我人就要被蒋总拖走,我心里正一片绝望,可这时——
    门,开了。
    我宛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了蒋总,扑倒门后的人身上。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 4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9
    巨大的恐慌让我大脑一片混沌,甚至都没有抬头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只记得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身上是沐浴露混杂着烟草的味道。
    我以为蒋总会将我再拽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我听见他在我身后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秦……秦少……”
    “滚。”
    一道低沉的嗓音从我的头顶响起,紧接着,我听见蒋总落荒而逃的声音。
    大脑里好像被塞满了棉花,我都无法反应眼前发生了什么,只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那男人将我扶进了房间的床上。
    我听见打火机打开的声音,他好像点了一根烟,淡淡的问我:“你跟谁一起来的?朋友?老公?我打电话给他们接你回去。”
    说着,他拿出手机。
    可我突然如触电一样抓住他的手。
    不……
    不要打给我丈夫……
    那个将我卖了的人……
    我不肯联系别人,只是抓着男人疯了一般的哭,哭着哭着,我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是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燥热,我终于意识到不对。
    我想起来了,是那瓶橙汁,李成给我的橙汁……
    在药物的作用下,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好像只有这样,那股燥热才能平息一点。 | 5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1 12:19
    我感到男人的身子微微僵硬,紧接着,我听见他沙哑的嗓音——
    “女人,你知不知道,穿着这种睡衣,死皮赖脸留在一个男人的房间,代表着什么?”
    我混沌的呢喃着想回答什么,可下一秒,身子就被男人滚烫的身体死死压住。
    我为李成精心准备的睡衣,被另一个男人撕裂在身下;
    被药物烘烤的炙热的身子,也得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滋润……
    炙热的温度和喘息,一切都混沌的好像一场梦……
    一场我不愿意承认的梦。
    可直到两个月后,我拿到体检单,看到上面“怀孕”的一栏,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 | 6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2 08:22
    从度假村回来,我就和李成分房了。
    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们不懂我们俩闹得什么矛盾,但婆婆似乎一口咬定是我在无理取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冷嘲热讽,说我是她见过最蹬鼻子上脸的儿媳妇。
    我也不在意,任她骂,只是吃自己的饭。
    反正,这种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
    那时候,我是真打定了主意和李成离婚。一个能把我送给别的男人生孩子的男人,我怎么能指望托付终生?
    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连离婚协议书和律师都找好了,可没想到,我突然开始反胃恶心,去医院一查,我竟然怀孕了。
    怀孕,我原本期待了正正两年的消息,可对此时的我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
    从医院里出来,我颤抖的上网查了查,网上说,怀孕11周,才可以做亲子鉴定。
    是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根据报告,怀孕的时间应该是6个礼拜前,刚好就是李成带我度假村的日子。
    是那一晚,正是我和一个陌生男人纠缠的日子。
    可偏偏,在去度假村前一天,李成也碰过我。
    短短一天的差距,让我真的无法分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婆婆兴冲冲的迎出来,但看见是我,老脸顿时拉的老长。
    “怎么是你?大白天的都不用上班啊?”婆婆是山里头来的,说普通话也带着浓重的口音,听起来格外刺耳。 | 9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2 09:02

    “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淡淡道,脱下鞋子。
    “钱不会挣两个,还娇气的要命,一点点破事就要去医院,浪费钱啊。”婆婆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可偏偏一点儿没压低声音,全落入到我耳里。
    我拿拖鞋的手僵了僵,还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回到我现在住着的客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我整个人困倦的要命,马上就躺下休息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摸我的脸。
    我睁眼,就看见李成坐在我床边,愧疚的看着我。
    “别碰我!”我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样做起来,啪的打开李成的手。
    “小艾,都一个多月了,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么?”李成看着我,眼底是深深的自责,“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把你送给蒋总去做代孕,可是……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没有办法?”我冷笑,“怎么,蒋总是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了还是拿枪对着你的脑门了?李成,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没有办法,你少给说这种假惺惺的话!”
    “不,小艾,你听我说,真的是蒋总威胁我。”李成不顾我脸上厌恶的神色,死死的抓着我的手,眼眶发红,“他其实早就盯上你很久了,他家那个老婆娘好不容易答应了让他代孕,他就迫不及待的想对你下手,明里暗里跟我说了好几次,还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他就把我开除。” | 12楼 | | | |
    作者:榴莲糖果罐 时间:2018-08-02 09:42

    “那又怎么样!”我尖锐的反问,“难道就为了你这份工作,你连自己的老婆都可以送到别人床上去?李成,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那么不要脸!”
    “可小艾,你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努力了多少年了,如果被开除,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李成的眼泪直接滚落下来,打在我手背上,“你知道我根本没有一点背景,好不容易才在现在这个公司站稳脚跟,如果被开除了,我就得重头来过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成,第一次发现,这个我从学生时代就深爱、非他不嫁的男人,是那么的虚伪。
    “小艾。”见我不说话,李成更加焦急,死死抓着我的手,“你别生气了好么?你看,反正你也没有真的被蒋总如何,蒋总还被你打破了头,这事儿根本没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你就别生气了好么?”
    李成只知道,那一晚蒋总被我打破了头离开。但看他的语气,似乎不知道后来我和另外一个男人的事。
    但他的话,还是让我气得浑身发抖。
    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难道他以为,蒋总没得手,我就可以当这一切没发生过么?
    “所以你的意思我还不能生气了!”我怒极反笑,“是,我是没被那个老流氓怎么样,你是不是很失望?不能够好好升职了,也没有那30万了,李成你特么的是不是特别失望!”
    我的声音很大,李成被我吓坏了,赶紧来捂住我的嘴,“小艾,你轻点声!爸妈都在家呢!”
    “你原来也怕你爸妈知道这件事!”我气得发抖,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客房的门砰的被打开,婆婆探头进来。 | 1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榴莲糖果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9天 / 跨度106天】
    • 开贴:2018-08-01 12:17
    • 更新:2018-11-16 10:32
    • 阅读:306678 回复:5136 楼主:836
    • 字数:约40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贴图如歌的二线生活,坦然面对,随遇而安241图 庄梦怡 2018-09-08 09:10 -198/508 48/79
    杂谈海峡两岸统一五步走4图 艾克12012 2016-12-26 16:35 186/151 76/1612
    情感老公的N次出轨 ykaabb 2011-04-26 23:43 195/132 56/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