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家里给我定了一门婚事,但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他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1 15:15
    我是个没有过夜生活习惯的人,要不是我的好友兼闺蜜杜鹃约我出来说介绍给我认识她的新男友,到最后连招呼都不打就放了我鸽子,我也不会一不留神在这里坐到了现在。
    咖啡馆音乐声停止,我收回一直看向外面的目光,咖啡馆中静谧一片,我看了下腕表,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两点。
    也许我该承认是不喜欢那个毫无人气的家,不,那不应该称之为家,而是一栋房子,一栋只有我跟一众佣人的房子,而男主人除了新婚夜就没有再光顾过。
    正站在咖啡馆左右张望,打车回家,包中的手机规律响起,我以为是杜鹃打电话过来解释,连看都没看就按下接听。
    “还没睡?来警局接我。”
    冷冷的霸道语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挂断电话,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呆愣在那里,此时正好有辆出租车在我身边停下。
    机械的坐进车中,这次反射弧太长,以至于司机不耐烦的将车子停在路边,“小姐,到底要去哪!再不说就下车!”
    我终于回过神来,“警局。”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1 15:20
    不要怪我刚才的神经质,我和我的丈夫叶云帆属于商业联姻,温家和叶家是洛城市的两个商业大家族,因为早年我父亲温虞和叶氏合作渡假村而实现两家共赢,之后两家合作不断。
    交情也逐渐加深,两人在一次合作的庆功宴山定下姐姐温凉和叶云帆的婚事。
    可当年我双胞胎的姐姐已心有所属,不愿嫁给花名在外的叶云帆,而毅然决然为爱出走,我父亲气愤之余对外界宣布我姐姐暴病而亡,为了不影响两家的交情与合作项目,让一直跟随外婆生活在国外的我回来替姐姐出嫁。
    结婚三年,除了结婚见过一面,还有家庭聚会或者是重大事情的时候见过几面之外,几乎都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是家庭聚会,我们也不曾在外人面前装过恩爱,或许他觉得不需要,而我就更懒得去作秀。
    我对这样的相处模式喜闻乐见,从没想过去挽救这场从一开始就无爱的婚姻。 | 1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1 15:20
    叶家人从刚开始的积极撮合到久而久之的习惯,更让我再也没有去好好的审视过这段婚姻到底要怎样走下去。
    正在看着窗外熙熙攘攘行人和不断后退景物的我听到广播中插播的一条新闻,秀眉不由拧起。
    这是警方一次毫无预警式的扫黄新闻。
    “这次几乎无任何风声透漏的扫黄突袭,不仅让一些掩藏很深的卖&淫场所被捣毁,也让一些上层社会的名流纷纷遭殃········”
    想到刚才的那通电话,我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不知是为我自己?
    还是为那个三更半夜打电话让我去警局接他的丈夫。
    出租车在警局门前停下,我深吸一口气走进有两个持枪武警守候的警局,看了我的身份证询问一番才让我进去。
    在进入大厅之前我回头看了眼一身戎装的武警。
    当我见到警局大厅中一群衣衫不整的男女时,眼睛在他们中间逡巡,最终无果。 | 2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1 15:21
    此时一个女警走过来示意我跟着她走,在离大厅不远的审讯室里我见到了我的丈夫叶云帆和他的一众狐朋狗友,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
    此时的他并没有大厅中人的狼狈,散落最上面三个扣子的白衬衫就那样随意的塞在黑色的西装裤里,反而有种放浪不羁的感觉,我竟觉得有种该死的吸引力。
    “这一次玩的挺High的。”
    一句讥讽的话脱口而出,我迅速抿上嘴,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 3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2 09:37
    审讯室的人除了叶云帆之外都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我,也许在他们眼里我应该歇斯底里,声泪俱下的控诉丈夫的罪行,再或者应该是扑过去厮打一番,而不是像个路人一般平静。
    其实我的心里并不像面上这般无所谓,有种莫名的悲凉在蔓延,而且我现在很想幸灾乐祸的嘲讽几句,“你叶大少爷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还被人半夜从女人身边揪到局子?”
    可理智告诉我想要维持现在的平静生活,就坚决不要去招惹他。
    签完女警递过来的表格,交上罚金,我们两个一直零交流的经过大厅准备离开警局,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让我不由脚步变缓和他拉开一些距离。
    “叶少,不要留下我。”
    一个已经花了妆容的身材火爆的女人抓住叶云帆的裤脚,我眉毛微挑,这应该就是今天和他一起厮混的女人。
    只见叶云帆弯下身子,仔细的打量那张跟调色盘一般的脸,就在我以为他会英雄救美的时候,他竟然抛出了一句,“我好像不认识你。”
    说完,决绝的抬脚离开。
    我心中诽谤冷血冷情的男人!
    警局不远处,“你今天出去了?”
    我脚步一顿,“不出来怎么能把你从局子里赎你出来?”
    用力的加重那个赎字,用手捂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没有熬夜习惯的我,应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 10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2 10:17

    “我不是说这个,在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在外面。”
    语气肯定、阴冷。
    叶云帆停下脚步,狭长的丹凤眼中阴测测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
    “那又怎样?”
    我坦荡荡的反问出声,不得不佩服他的观察力,不过我行的正坐得端,不像某人把妹把到了局子里。
    也许是我眼中的嘲讽让他深深不悦,眼神一黯,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定定的看了我几秒钟,竟然破天荒的伸出手将我拉到他的面前。
    “不得不说,你这化妆的水准还真的能拿上台面。”
    修长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森寒的眼神几乎将我冰冻,这死男人是拐了弯骂我丑!
    用力的拍掉他的手,也不知哪根筋搭错的我今天很想和他大吵一架。
    “长得丑又怎么样,总比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要好得多。”
    叶云帆显然没想到一直一副逆来顺受,你想怎地就怎地的我突然跟他卯上了,明显一愣,然后嘴角勾起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倾身在我耳畔轻声说道:“今天晚上我还没有尽兴,作为老婆是否应该尽下责任?”
    我听罢,想骂他娘的心都有,这个色痞子真他妈的完全是个人渣。
    正了正脸色,瞟了眼不远处的警局两根标杆似的武警依然站在那里,“不想再进去,就放开我。”
    “我们是夫妻,有结婚证,他们管不着的。” | 14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2 10:58

    邪魅的声音恨得我牙痒痒的。
    说完,扯着我上了停在身边的迈巴赫,我极力的靠着车门,以让我们两人的身体保持一些距离。
    叶云帆单手扯下帘子,阻隔司机可以偷窥的可能,欺身压上我。
    “干嘛这么紧张?”微凉的手指从我的眉眼一路向下,在我唇上停留片刻,再一次向下,在她靠近我脖子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折磨的我伸手攥住他的手。
    “叶云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说呢?”
    大手毫不费力的翻转过来,包裹住我的手,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起来,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我,他将要干的事情。
    “为什么不生气?”
    我愤怒的瞪了他一眼,眼睛不好使?
    “为什么在警局见了我不生气?”
    知道我理解错他的意思,再一次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
    又是这样无所谓的反问,叶云帆背对着光的深邃五官冷凝。
    “我认为只要是女人都会生气,除非你不是。”
    懒得回答他没有任何营养的问题。
    浓烈的香水味强烈的刺激着我的脑神经,想到大厅中的男男女女,我身上男人可谓是厌恶到了极致。
    “你以前的女人都是你来主导?这一次试下不一样的怎么样?”
    语落,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改变了两人的姿势,骑在了他的身上,只是一瞬间的错愕,我并没有错过他眼中深深的嘲讽与厌恶,她应该觉得我之前的种种本分都是装出来的,我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水性杨花的女人。
    手缓慢的一颗颗解开他衬衫上剩余的扣子,手指在他胸膛上一寸寸熟稔的挑逗着,只是他不知道我的手心已经沁出一层汗水。
    “你很有经验?”
    明显被挑逗起情欲的男人冷声问道,脸色也明显越变越黑,“你知道的我从小生活在国外。”
    言外之意已经从侧面回答了他,我明白他已经由黑转青的脸并不是由于他在意我而是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她的老婆私生活那么混乱,即使这个女人他一点都不爱。 | 20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2 11:58
    看到他不断下沉的俊脸,我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手来到他的腰间,刚碰到他的腰带。
    “突然没了兴致。”
    叶云帆双唇轻启,猛然起身,毫不怜香惜玉的将还跨坐在他身上的我用力向后一推,我的头结实的在车门上撞了下。
    我一边揉着发疼的头一边咒骂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
    一时间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
    叶云帆缓慢的扣上衬衫扣子,每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优雅。
    我用眼角的余光一直观察着他,怕他突然之间兽性大发,以至于连车驶出了市区我都没有察觉。
    完美的侧颜蒙上一层忧郁气质的他与我认知中花边绯闻满天飞,睡过的女人手牵着手可以绕地球两圈的花花大少的形象实在有些出入,不禁从刚开始的斜视变成了凝视。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
    “停车!”
    叶云帆忽然靠近我的身边,轻声低语,“女人,千万不要爱上我。”
    说完,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迅速打开车门。
    当我还刚刚知晓他意图的时候,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像拎小鸡一般将我扔下了车。
    “叶云帆,你他妈的就是一神经病!”
    跌坐在地上的我,揉揉被摔疼的屁股,周围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借着手机的灯光,我认出这是通往他郊区别墅的路,路上基本都没有什么人经过,深吸口气,努力压制心中涌起的紧张,如果说叶云帆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根本就是打错了算盘,我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一个生活在父母庇佑下的娇娇女,而是·····
    想到以前的种种,我深吸口气,冷静一下估算这里位于闹市区的住宅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 23楼 | | | |
    作者:鱼可可 时间:2018-08-02 12:58

    掏出手机给一晚上不见到人影的杜鹃去个电话,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翻看着通讯录里少的几个可怜的人名。
    我三年前回国,根本无意融入现在的生活圈子,一直深居简出,很少结交朋友。
    就算是唯一的朋友杜鹃也是在她被几个痞子揩油,我出手帮她解围而结识,后来觉得两人比较谈得来就成了朋友。
    爸妈和弟弟温桥都被我一一pass掉,最后只剩下公寓中的座机,想想还是算了,人多嘴杂,万一这事被叶家的人知道了,只会沦为他们的笑柄。
    二月,夜风带着蚀骨的冷意刮过,我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其实这点路放在以前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这三年来一直养尊处优的我疏于锻炼,身体的各项机能不断退化,我知道这样靠两双脚走回去一定会累得四肢发软,可现在这也只是唯一的办法。
    一路小跑起来,风吹起我三年来蓄起的一头秀发,这样酣畅淋漓的运动一下也好,正好回去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大少爷,少夫人……”
    “回去。”
    一双鹰隼看着消失在漫天黑暗中的身影,眉峰紧促,本以为她会吓得大哭,胆怯的抱着腿惊恐的看着周围等待天亮或者是打电话让人来接她,没想到她的胆量如此之大,不由得让他刮目想看。
    “可是……”
    司机兼助理许华不由替那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女人担心,这断路人烟罕至……
    “不该你担心的别给老子瞎操心。”
    “可是,老爷那边……”
    “老子自由分寸,明天早上我要见到所有的东西都出现在市区公寓。”
    收回目光颀长的身影带着一身冷寒向停放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第二天一早,当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的我刚刚从浴缸里面爬出来,就听到一声卡车的声音。
    还有急促的敲门声,“少夫人,你快出来看看,大少爷来了。”
    。 | 2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鱼可可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109天】
    • 开贴:2018-08-01 15:15
    • 更新:2018-11-19 12:31
    • 阅读:265412 回复:3420 楼主:408
    • 字数:约20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