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有个问题,你们敢面对自己内心的阴暗面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2
    人性,形如罪恶的载体。
    而负情绪,例如恐惧、内疚、耻辱……等,便为缔造罪恶的根源。
    我们拥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阴暗面,也许时机未到你没有受刺激诱发;也许你停留了刹那间,碍于三观的权衡便将其弃之一角。
    当你没能力改变别人时,能做的,唯有坚守初心,不改变自己!
    我伏案沉思良久,与其让它们尘封于历史化作尘埃,不如我以另类的笔风致敬于禁忌,提笔写下这些案件,展现给大家阅览,警醒世人。
    愿生者自律,死者安息。

    -------------------

    家父在我的童年就成为我追逐的背影。那时常常想,何时我也能穿上象征正义的警服。
    05年,他已然是二级警督,不肯升任高职,拼在抓捕前线。
    我如愿以偿的走进警校,撒下无数汗水,努力了四年。
    毕业前夕,家父落马之时。
    离梦想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信仰轰然坍塌,变成了阴影涂抹在我心底。
    不知父亲犯下什么罪,但我觉得他是含冤入狱。本来我能凭借一纸委任书去刑侦大队重案组,却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人打赏 2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3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3
    我满腔怒火,同时又很无奈,不争的事实面前,任何辩解都显得苍白。脑袋一热,我从吴力身侧挤出来,没有半句废话,抡起胳膊捣向对方的脏嘴。
    这人属于一个战斗力为五的,何况警校时我有获得过搏击亚军,他倒地不起,门牙也碎了,满鼻子、嘴流动黏血。
    我的搏击亚军,源于十大警校每年举办的联赛,我入警校前两年在校内选拔赛便止步,第三年闯进联赛,最后一年挺入总决赛,争冠时最终因体力不支,败北。
    记者群出现了骚动。
    我笑了:“有这样一个父亲,很自豪!”
    所有人噤若寒蝉,匆匆离散。然而被我一拳轰倒的记者赖在地上起不来,我懒得理,抬起腿停在他眼前,作势要踹的说:“滚!不然小心真起不来了?”
    他神色怨毒的瞥了我一眼,爬起来跑了。
    “后生可畏,你可真是小母牛坐尼姑,牛逼绝顶啊!”
    吴力点了根烟,靠在摩托车说:“年轻真好,血气方刚的。不过,报社之类的行业竞争挺大,不少为了吸引眼球或者制造纂头,净干些断章取义的勾当。不用一天,你得上报,还是加红加粗的。处分是逃不掉了,外加你父亲那事的影响,不说旁的,只要你在天南市就职,也许穷其一生,警衔还在警员徘徊。”
    默默的聆听教诲,我其实没什么可后悔。 | | 2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4
    吴力问道:“你托托关系换个城市?”
    “不想换,我要以自己的能力,为父亲翻案,亲手接他出监狱。”我攥紧拳头,实际以家父的人脉,他做警察多年,昔日的许多同僚升迁各大省厅、市局,我想要去外地当警员,简单的一通电话即可办好,但我不想离开天南市。
    傍晚了,我只贴了两辆违规停车的商务车。
    ……
    第二天,清早。
    我赶到交警大队时,总队长姓蒋,他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摔了几分报纸和杂志过来,我捡起一看,俺地乖乖!竟然真给吴力说着了,登上头条。
    醒目的标题,猥琐点说就是又粗又大,“子承父业,只因一言不合,当街将记者重伤倒地不起。”、“重犯之子竟为有此父自豪?”
    不仅如此,还附了我挥拳和记者倒地呻吟的图片。
    姓蒋的黑着脸道:“看见了吧?”
    我点点头。
    这姓蒋的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他气得发疯,抢过报纸撕碎揉一团投入垃圾桶,“第一天,才第一天呐!负面影响过大,市局决定给你停职一个月的处分,没意见吧?”
    “报告!没有。”
    “那,交出你的警员证。”
    …… | | 3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4
    我心碎的推开门,偷偷扫视一圈,很多同事投来安慰的眼神。我涩笑,哼着许巍的《旅行》走出交警大队,电话忽然响了,是冯叔打来的。
    他担任贺坝山监狱的负责人,家父判刑后就被关在那。我按了接听,和冯叔寒暄了几句,我说想去探监,他说为了避嫌最好不要,我想挂掉电话了,冯叔说老凌有句话带给我,那句话不长,就七个字,“山灵山零山另山。”
    我绞尽脑汁也没想通啥意思,问起父亲的近况,冯叔说会让老凌在里面过得稳。
    熟悉又陌生的市中心边缘,我打算到小商场购物,脑海蔓延到年幼时骑在父亲的脖子上举着小木剑逛街,现如今已物是人非。
    当时不知走了有多远,有东西推了下我的腿。
    我吓了一跳,低眼观察,是清新可爱的小女孩!
    她微微张开了小嘴,奶声奶气的说:“大的的,你告诉我,晴晴画的漂不漂亮?”
    小手捏着纸的一角,冲着我扬了扬。她牙还没长齐,声线也没发育,“哥哥”叫成了“的的”。
    我蹲下身,接过画看了眼,这画是蜡笔绘制的,很粗糙。
    画中有一个睡熟的男人在做梦,梦境里的黑色乌龟手中拿着十根绿色的条形物体。男人的床头前还有日历,5.27那天打了个红圈。
    想象力挺丰富嘛,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你叫什么名字?”
    “心晴。”小萝莉似乎怕我不懂,摸了摸胸口,她嘟着小嘴说:“晴天的晴,嘛嘛说,心中晴朗,哪怕是狂风暴雨,也会晴空万里。”
    我笑着问:“心晴,那你为什么和我说话?”
    “因为大的的看起来不开心。”心晴张开胳膊,“抱~”
    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一个小女孩的要求。
    她撒娇说:“赶快告诉我画的漂亮不?”
    “真棒。”我赞道,虽然很简单,但出于一个小女孩之手,难得之处是表达的意思很生动。 | | 4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5
    这年头拐卖孩子的挺多,我担心她走丢,问她家在哪儿。
    心晴指着不远处一家宾馆说那就是,我说送她回家。
    “那……好吧。”心晴皱起琼鼻,有点不乐意,“大的的你不开心的时候就来玩,晴晴会哄你开心。”
    送走心晴,我发觉被阴霾占据的心境,有了她的搅动,整个人轻快了不少。我打了辆出租车,道完我家的地址,倚在座位上不知不觉的入睡。 | | 5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5
    猛地一个急刹车,我脑袋惯性的磕到了车门。我揉着痛处忙问出了何事。
    “前面好像死人了,围观的人太多把路堵住,恐怕咱们得绕路。”
    “不用了,我是警察。”我摇了摇头,道:“结算下车费吧。”司机没好意思收钱,我看了下计价器显示32.6,便塞了五十元下车。
    我望向挤得水泄不通的现场,确实如司机所说,好像没警务人员在场,应该是警局接到报案没来得及赶到案发地。
    我只是被停职的雏儿交警,但维护治安”的责任,我永远摆脱不掉。
    挤开了人群,眼前的案发现场像噩梦一样。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这片空间。
    半掩着车门的本田,死者挂驾驶位,头颅却不翼而飞,观其身材,他是一名男性。血点子溅红了内饰。作案手段近乎残暴,在死者的脖子的断口处,插了一捆碧绿如玉的大葱!
    红与绿交织的生命禁区,那抹绿意,朝众人宣示着它的妖异。
    约有三十岁的少妇跪倒于车旁,脸色苍如白纸,她绝望的泣不成声。疑似家属的她,眼神涣散,一只手无力的垂落,任由襁褓中的婴儿在冰冷的路面哭啼。
    案发现场静的针落可闻。 | | 6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19 22:55
    我注意到死者的血液,延着大葱流下,滴答、滴答的落地,微有渗透,血影不断的扩散。
    躲得老远的市民们不敢靠太近,有的小孩吓得直哭,有的成年人闭紧双目不敢直视,更有甚者哇哇直吐。搞不懂这群人的心思,分明想看稀奇却没勇气走太近,就算恶心的反胃了,还不肯走。
    我胃部剧烈蠕动,强忍住想吐的念头,说句实话,我一个警界新雏,今天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有点吃不消。
    忽地一口热流涌向喉咙蹿进嘴里,我想找点空地吐一把,环视四周的市民,我打消了想法,犹豫了下,把热流咽了回肚子,这味道真的难以忍受。
    我咬着牙走上前,抱起婴儿并扶起了少妇,试探性的问道:“你好,我是警察,能大概说说什么情况吗?”
    她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木讷的没任何反应。 | | 7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20 13:29
    警鸣声呼啸而来。
    我站起来一瞧,来了三辆警车,看来上头挺重视这案子。
    这片儿属于城北分局的辖区,他们下了警车看了眼狼藉的本田车后,分工明确,迅速拉起警戒线,四五个人负责疏散人群,方才还里三圈外三圈的围观者一下子散了,当然,还有人停在远处观望。
    这群警察中看似领头的走过来,问了少妇几个问题,结果和我一样,少妇没任何反应。他又把视线投向我:“你跟受害人什么关系?”
    我解释说:“我也是警察,路过正巧遇上这事了。”
    他不咸不淡的道:“抱歉,请出示下警员证。”接着他瞧了眼本田车内的景象,这警头背过身去哇哇大吐特吐,幸好离车有两步远,不然准会破坏了线索。
    唉,连我还不如。
    法医和鉴证科的人不愧为专业的,略微皱了下眉头,他们便淡定的戴好口罩、手套开始取证。
    “那个……”
    我挠着脑袋,耐心等警头吐完,我尴尬的道:“被处分了,警员证暂时上交了,得下个月复职。”
    小孩哭的挺凶,警头狐疑的看向我怀抱的婴儿,有点不相信我的话,我补充的道:“如果不信,你给交警大队打个电话。”
    他走向一边,掏出手机拨打,隔了两分钟他返回来,“敢情是你,这没你的事,可以走了。”
    态度让我很不舒服,我执着的道:“可以在一旁看么?”
    “不可以,待会刑侦大队的重案组来了,案子移交,连我们城北分局也得撤,都没资格过问。” | | 30楼 | | | |
    作者:王者鉴明V 时间:2018-08-20 13:49

    我想了想,道:“起码在重案组来之前,我可以看吧?”
    “随便你,别添乱就行。”他跑到离本田车有十米远的空地,掏出根烟吸了起来。
    我跟旁边的警员稍作打听,城北分区过来这队人马,警头的叫王远河。
    凭这短暂的功夫,鉴证员取证完毕,貌似被吓到了,他脸色发青。法医杵在一旁,沾满血迹的手套不停的哆嗦。
    法医喊了句:“我当了这么多年法医,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凶手。”
    抽烟的王远河闻声走过来,问道:“有什么发现?”
    法医脱掉手套,唏嘘道:“sir,男人的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三点,被凶手切掉四肢,究竟是肢解还是分尸,暂时不能判断。”
    “被切掉四肢?”王远河眉头微皱,“有什么好奇怪的,分尸、肢解算不得丧心病狂吧,哪年没有几起案子是这样?”
    瞧他这话说的,仿佛忘了刚才他自己大吐特吐的情景。
    此时,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消散的差不多了。
    鉴证员摘下口罩,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他补充道:“远远不止,我的分析为活生生的肢解,又缝回了躯干……死者临死前,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进行,最后凶手斩掉了死者的头颅。再拿一捆葱硬塞入咽喉,总共有十根!葱根部还沾着一些泥土。”
    我插了一嘴,“头颅呢?”
    “哦,在那儿。” | | 3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王者鉴明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9天 / 跨度88天】
    • 开贴:2018-08-19 22:52
    • 更新:2018-11-16 12:24
    • 阅读:179229 回复:2954 楼主:639
    • 字数:约36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