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爷爷的私生子回村,牵扯出一段不寻常的往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19 22:49
    我叫林小凡,今年23岁。大学刚毕业。跟很多大学毕业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夹着尾巴回到老家。
    我的老家是洛阳。洛阳的乡下,一个叫做十里铺儿的小村儿落。
    之所以回来,是因为村儿里小学唯一的教师得了肺痨,病的已经非常严重,我作为村里走出来唯一的大学生,村长愿意一月掏出一千块的巨资来请我去代课。
    所以我回来了。
    也就是那一天,我在我那一间相对来说还比较好的办公室里改作业,孩子们敲开了我的门儿,他们告诉我,有人找我。
    因为这个小山村儿并不大,就算是孩子,都能记得每一个人的名字。我就问:“谁找我?”
    “不认识,但是看起来跟你爸爸很像。”一个小男孩儿道。
    我不明就里,放下笔,走出了办公室。几步之外,看到了一个背着黑包的男人,在看到他的那一霎那,我真的有点愣神。
    这个人,真的如同孩子们口中所说,很像我爸爸,不能说是像,简直是太像了。
    “您是谁?”我看着这个提着黑包,穿着一身很是时尚的人道。
    “我来找林老么,他是我的父亲。”那个人说道。
    我的大脑,在瞬间断片儿了。
    林老么,是我爷爷的名字。 人打赏 2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19 23:04
    说实话,在那一刻,我有点哭笑不得。我爷爷在打完仗回来之后,就没出过这个山头。也是在回来之后娶了我奶奶。
    那是一个大字儿都不识一个。满口黄牙抽旱烟袋的老头儿。私生子这个当下并不罕见的词儿如果套到他的身上。那就是矛盾体。
    更何况说,整个村子,谁不知道我爷爷是一个一辈子的妻管严?
    可是事实上却是,这个跟我父亲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现在找上了门儿。
    单凭那张脸,我就不得不相信他说的话。
    我让学生们提前放学,锁好了门儿,没怎么跟这个人说话,带他回我的家,我有点恶作剧心态,不知道奶奶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那个说话都不利索的爷爷要怎么交代。
    一路上,这个人差点引起骚乱。就因为他那张脸,跟我父亲一模一样的脸。
    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我父亲,他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本来担着的一挑大粪都泼到了地上。
    父亲无视了恶臭,指着那张脸哆嗦着问我道:“小凡!这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他就朝我父亲伸出了手,道:“我是林老么的儿子。我知道您,我应该叫你哥。”
    父亲吓的不敢接声,火烧屁股一样的跑回了家。
    他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 | 1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19 23:05
    村子本身就不大,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家,大门口,就看到了掐着腰揪着我爷爷耳朵的奶奶。山里人地里刨食儿,奶奶本来就被风水日晒的皮肤黝黑。此刻那张盛怒的脸像极了佛家的怒目金刚。
    “这是谁!今天你给我说清楚!”奶奶使劲儿揪着爷爷的耳朵,瞪着我身后的这个人叫道。
    爷爷本来疼的扭曲的脸,在看到我身后的那个人的时候,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你是哪个?!!”爷爷也冲他叫道。
    “死老头子,你还给我装!”奶奶眼泪都气的出来了,一脚踹在了我爷爷的屁股上。我老爹,则在一旁咧着嘴笑。
    “我真的不认识他嘛!骗你一句,我天打五雷轰!”爷爷发誓道。
    “不是你的种,能跟我的娃长得这么像?”奶奶咆哮着。
    此时,村民们都围了过来可能热闹,我虽然也有心看一下,可是这毕竟是家事儿,家丑不可外扬。
    我就上前拉开了我奶奶,道:“家丑不可外扬,咱们回家说。”
    “不回家!孙儿了,你爷爷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奶奶我还有脸?今天要是不说出个小老鼠上灯台,我饶不了他!”奶奶不依不挠。
    父亲也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把奶奶拉回了屋里。 | | 2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19 23:05
    房间里,奶奶气鼓鼓坐在床沿儿,爷爷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我给来的人倒了一杯茶。野山菊,清凉败火。
    “你到底是哪个嘛,老子哪里认识到你?”爷爷委屈的看着来的这个人。
    “你还给我装!”奶奶脱了鞋子就朝他丢了过来。
    看着爷爷委屈的样子,我忽然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态。因为我感觉,事情不对劲儿。爷爷这么老实巴交的人。
    他不会演戏。
    绝对不会,就算是在欺骗老婆这个可以让男人瞬间变成谎言高手的这件事儿上,爷爷也不可能撒谎撒的我都看不出来。
    动作表情那么自然而然,如果真的伪装,那么我认为爷爷可以去拿一个奥斯卡影帝。
    “我是真的不认识他嘛!”挨了一鞋子的爷爷都快急哭了。 | | 3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20 13:28
    “你也坐下来说清楚吧。”我看事情不对,搬了一个马凳,让今天来的这个人坐了下来。
    就这个动作,都让一直疼我的奶奶瞪了我一眼。——吃醋的女人,的确可怕。
    “别的我不知道,我妈告诉我,林老么是我的父亲,所以我来找他。”那个人看着我爷爷,似笑非笑的道。
    “你胡说个锤子!说,是谁让你来害老子清白的!?”听到这句话的爷爷瞬间暴起。
    却被我奶奶拉住了耳朵,奶奶深呼吸了几口,似乎是在压抑愤怒,对爷爷吼道:“你给我蹲着,不准说话!”
    她走了过来,围着这个人看了一圈,问道:“你老娘叫什么名字?!”
    “宋知音。”他说道。
    “鸡巴的宋知音,老子哪里认识的了她!!”爷爷马上又站了起来,却被奶奶一个眼神儿给瞪了下来。
    “你是哪里人?”奶奶像是一个侦探一样的问道。
    “山东聊城。”他说道。
    “老子啥时候去过山东聊城?!”爷爷这一次彻底的暴起了,站起来拉着我奶奶道:“老婆子,你知道,结婚后我啥时候出门儿超过一天?怎么可能去山东聊城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奶奶此刻也是半信半疑的起来,对小伙儿道:“你可能认错人了,虽然说你和我儿子确实长得像,可是时间对不上。”
    “对的,爷爷这叫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位,您可能真的找错人了。” | | 25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20 13:48
    我也对他道。因为看爷爷此刻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怜了,不准备继续看笑话下去。
    “您真的不记得我了?山东聊城,那晚上,您还把您从日本鬼子那里搞来的一把手枪,送给了我母亲,哦不,是落在了她那里。”这个人盯着爷爷笑眯眯的道。
    爷爷的脸色变幻的非常大,似乎是在思索。
    奶奶一看到这个,就要脱另一只鞋子。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忽然大声的叫了一句:“是你!!!”
    爷爷的脸色在那一瞬间由黄转红,再由红转白!两只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奶奶在这时候,脱下了另外一只鞋子,砸在了爷爷的脑壳上。
    我都认为爷爷该砸,因为他那句是你,就表明了,他认账了。
    可是我却没笑出来,因为我看到爷爷翻了一个白眼儿,直挺挺的躺到了地上,口吐白沫。
    爷爷死了。就这么死了。
    他什么都没有交代,只是说了一句是你。可是,就这一句,证明了来的这个人的身份。
    这在这个小山村儿里,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成了每家每户都在议论的事情。
    国民党林老么,竟然在山东聊城有一个小妾,还有个儿子,现在找上门儿了!
    老太太吃醋,一鞋子把林老么给抽死了!
    棺材是父亲和这个来的人一起做的,我现在应该叫他二叔。 | | 28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20 14:08
    父亲是一个好人,也老实,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家里够穷了,穷到极致,就不怕有人来争家产了。就算有,父亲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人。
    因为我爷爷死的,怎么说呢,非常的不和谐,加上此时正当酷暑,遗体两天就已经发臭。所以并没有遵照在老家停灵三天的规矩来,在第二天早上,棺材坐好之后就出殡发丧。
    送葬的途中,那个欺负了爷爷一辈子的奶奶,哭出两行血泪,几度昏厥,甚至拿头去撞棺材。
    同样没有文化的她,嘴里就只会说一句话:“老头子,我对不起你。”
    都哭了,或许说人群中两个没有哭的人,一个是我满身缟素安静的跟在送葬队伍的母亲,另外一个就是我这个新来的二叔。街坊邻居有人骂他,可是我却没有,因为好歹我是一个大学生。
    有些事儿不难明白,对于一个刚见面就死去的老爹,能哭才不正常。
    因为整个村子都是姓林,所以爷爷按照规矩,葬进了祖坟,爷爷的牌位,也放进了祠堂。
    奶奶整个人,都已经虚脱掉,从爷爷去世到现在,都不吃不喝,哭的嗓子都哑掉了。乡村小学有乡村小学的好处,村长知道了我们家的事儿,干脆给小学放了半个月的假,要我先处理好家事,其他的都好说。
    甚至还提前支付给我一个月的工资。
    我没有拒绝他,因为我的家,的确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 | 29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20 14:29

    按理来说,我奶奶那样的脾气,就算是我爷爷过世了,他也不可能接受我这个外来的叔叔。
    可是,她这次竟然默认了。或许说,已经没有力气去管这些。
    所以说,我家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可以说很乱。刚去世了一个老人,找过来一个私生子。我奶奶又病倒了。
    可是,一切又在混乱之中井然有序。
    因为我这个叔叔基本上不说话,他穿着与这个山村儿格格不入的衣服,却在我爷爷下葬的第二天就跟着我老爹去地里干农活。
    说一句非常诛心的话,这个人看起来,很有钱,这是单凭气度上来看。
    如果我是他,我不会待在这个小山村。
    这里有什么值得我待下去的?——假如我有钱的话。
    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奶奶,我让她振作起来,爷爷的死,并不是他造成的。不用内疚,我在用这句话劝慰我奶奶的时候,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爷爷的死时个偶然,可是造成这个偶然的,是奶奶,还是二叔?很明显是因为后者,可是我对于这个神秘的二叔,为什么没有一点恨意?
    甚至对与这个忽然闯入我家的这个人,我满是兴趣。在城市中见惯了世态炎凉的我,想不通,穿着气质都颇为不俗的二叔,为什么会来我们家,并且有常驻的打算。
    最后我理解为,爷爷年纪大了,老年人的过世,在农村,都可以理解为喜丧。 | | 31楼 | | | |
    作者:三两二钱_ty 时间:2018-08-20 14:49

    “小凡,你放心,奶奶没事儿,就是跟你爷爷一辈子了,欺负了他一辈子,一猛的没人欺负了,不太习惯而已。你爷爷老实巴交了一生,到死了不老实一次,还给奶奶来了这么一出,我还没打他呢,他就死了。”奶奶落泪道。
    “你放心,奶奶不会有事儿,去给奶奶端饭来,还没见着孙媳妇儿,我是不会死的。”
    事情朝着它本最不应该发展的方向发展,对于一户山里人家来说,多一个人只不过是做饭的时候多加一碗水,吃饭的时候多一双筷子这么简单。
    奶奶真的坚强振作了起来,而二叔则跟着父亲去做农活,两个正当壮年的人,家里以前的地已经不能使他们满足,我听到父亲说,过几天就去山上开荒。
    我家几代单传,到父亲这里,忽然多出一个兄弟,我看的出来,父亲是高兴的。而奶奶对于我这个二叔,态度非常的纠结无奈。
    很讨厌他,却会每次都多做他的饭。
    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我这么想道。
    二叔是一个极为寡言的人,来我家之后,他看到我会微笑,而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吃饭得时候,就是安静的吃饭,吃完饭,就回到自己的小屋。
    “你说他会不会是在城里犯事儿了,所以逃到这里来避难的。”我问父亲道。
    “吃你的饭,废话真多,他是你二叔。”父亲笑骂道。
    我不再多说,我家里,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惦记的,但是我还是留意着二叔,因为我总感觉,他这个人,似乎有什么心事。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忽然融入到一个世界,让人很不习惯。
    不过总归来说,家里安定了下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爷爷的头七,我跟村长打过招呼,家里的事儿已经搞得差不多了。等忙完头七,学生们就可以开课了。 | | 33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三两二钱_ty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4天 / 跨度56天】
    • 开贴:2018-08-19 22:49
    • 更新:2018-10-15 13:17
    • 阅读:240240 回复:3256 楼主:453
    • 字数:约24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