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乐文品红楼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柳湘莲1973 时间:2018-10-12 00:12
    乐文品红楼66品读第十一回(四)

    另外,贾瑞选择的时机不对。凤姐并非普通草民,人家地位尊贵,权贵们习惯了被人捧,高高在上。他们始终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不管他们如何平易近人,他们心里总是自带等级,自带高低贵贱。他们可以主动与你交往,那叫恩赐,而你主动与他交往则不能如此直接,因为他们不能接受你与他们平等对话。身份低下的贾瑞对凤姐这么直来直去,凤姐必然反感。妥当的做法是循序渐进,被动的交往,待关系渐渐拉近后再图其它。贾瑞这么唐突,也显示了他的幼稚。
    再有,贾瑞行动前也该调查清楚,了解凤姐此时的心情。凤姐刚从知己秦可卿病房出来,凄凄惨惨,心情极度低落,正需要别人带点正能量安慰一番。贾瑞如此不合时宜的想搞破鞋,只会适得其反,只会促使凤姐更加的愤怒。时机不对,却霸王硬上弓,最终会付出高昂的代价,还不如守时待命,顺势而为。
    贾瑞既然要勾搭王熙凤,好歹也要调查清楚,凤姐有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她是否已有相好的男人。一句话,吃饱了龙肉都不觉得香,没有需求,你再努力也白搭。人家不想大便,你送人家一大卷手纸纯粹多余,占地方而已,而闹肚子时半张手纸就比天还大,这种常情岂可违背。
    王熙凤也有相好的,应该就是贾蓉,理由我之前说过,将来遇到再继续举证。家有夫君,又有长相俊俏,身份高贵的红颜知己,自己又位高权重,有的是捧臭脚的人,王熙凤精神并不空虚,就目前而言,凤姐并没有搞男女关系的需求。贾瑞不经调查,便直接上马,必然要撞向南墙!在不明实情又与凤姐不熟的情况下,贾瑞这样做实在冒失,还不如多多接触,加深了解后再有企图。
    以上这些只是战略上的原因,至于具体的战术上贾瑞更是相差太远。毫无经验,只因看了凤姐一眼便垂涎欲滴,得了单相思却又毫无半点心计的他,轻易就钻进王熙凤设的圈套,被耍的团团转,直到命丧黄泉还没醒悟。没有手段却还学人偷情,实在可耻可悲!具体情节我们会顺着下文分析。
    等贾瑞走远,凤姐才继续往前赶路。刚转过一重山城,只见两三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走来,见了凤姐便笑着对她说,尤氏见凤姐不来,急得了不得,又叫她们过来找凤姐。凤姐听了有些不耐烦说:“你们奶奶就是这么急脚鬼似的。”
    凤姐看尤氏又来催,心里很不自在。本来从秦可卿处出来,心情就不好,又遇上了下流无耻的贾瑞挑逗,心里更加烦躁,尤氏又不合常规的三番四次的猛催,脾气本就暴躁的凤姐可就火了,一句“你们奶奶就是这么急脚鬼似的”,直接当着宁府的人向尤氏开骂。曹公此处妙笔一挥,为我们形象鲜明的呈现出“辣妹子”的个性——不管尤氏是族长夫人,也不管尤氏今天是主人,自己是客人,惹火了她,照骂不误。这里也说明,凤姐根本不把尤氏放在眼里。
    以凤姐这样的身份,尤氏只要来叫一次以示礼貌也就够了。人家凤姐又不是不懂事的乡巴佬,办完事人家自然会回园子看戏,叫多了就显得不够尊重,难怪凤姐会生气。
    而尤氏这样聪明的人,之所以做出这样不合常理不懂规矩的事,我还是之前的观点——尤氏心虚。她看见贾蓉宝玉被打发回来,知道凤姐动了手段,要单独与秦可卿相处,她敏感的感觉到凤姐可能要耍手段,从秦可卿那问出病因,所以才又火急火燎的派人过来回去找凤姐,务必将她赶快带离秦可卿处。
    发过牢骚后,凤姐随婆子们一同往园子走,她赌气故意走的很慢,边走边问:“戏唱了几出了?”婆子答道:“有八九出了。”
    说话间,她们已来到天香楼。各位看官,这天香楼可要记好了,它可在本书里大有来头。现实中天香楼是否真有存在?据考证,这天香楼就在今天恭王府里。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这恭王府大有来头,起先乃大贪官和珅宅邸,后经几次易主,最后花落恭亲王奕䜣手中。而据考证,当年曹雪芹一家获罪后从江南肥缺纺织局回到北京,就住在如今的恭王府里。府里的天香楼就成为本书的一个重要地标,这里我们先放下,等下文书我们再具体聊它。
    此时凤姐看到宝玉正与一群丫头在玩,便嘱咐他别忒淘气。宝玉就这出息,哪里有小姑娘就往哪儿钻,天天就在她们堆里混,这种环境出来的公子哥,能有何用?
    有一个丫头见是凤姐,便向她说,尤氏和王夫人邢夫人等正在楼上坐着,让她从这边上去。凤姐听了,便“款步提衣”上了楼。曹公对人物细节动作的描写十分形象,一个“款步提衣”,我们就能想象到凤姐提着长裙上楼时的谨慎模样。
    凤姐一上楼,便看到尤氏在楼梯口迎接。一见面尤氏笑道:“你们娘而两个忒好了,见了面总舍不得来了。你明日搬来和他住着罢。你坐下,我先敬你一钟。”
    尤氏站在楼梯口迎接,对凤姐那是翘首企盼,可见她等的多心急。凤姐到来,虽说了了一桩心事,可她也担心,不知道凤姐是否已经探出秦可卿的病因。所以她是笑脸相迎,尽说些客套话,但越客套月显得她心虚,不想让人知道其心思。也可看出,尤氏此人心机很重!她说的凤姐和秦氏感情好,见了面半天都舍不得走,不如干脆住到一块,然后就是坐下,我敬你一杯。这些全都是废话。
    尤氏此刻的笑脸,加上客套话说的如此轻松,可见她对秦氏的病情根本并不上心,或许还有点幸灾乐祸。
    此时凤姐向邢王二夫人告了座,又跟尤氏母亲寒暄一番,才回到自己桌与尤氏坐到一起喝酒听戏。等凤姐坐好,尤氏让人拿来戏单,让她点戏。凤姐客套了一番,才点了一出《还魂》,一出《弹词》。
    曹公让王熙凤点的这两出戏,《还魂》乃《牡丹亭》故事,说的是杜丽娘死而复生,与柳梦梅结为夫妻的故事;《弹词》乃《长生殿》故事,说的是唐明皇的乐师李龟年经安史之乱后流落江南卖唱,唱的是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悲欢离合以及唐王朝的盛衰事迹。
    这两出戏别有寓意。《还魂》预示秦可卿的结局,后文会有验证;《弹词》则寓意贾家的兴衰以及宝黛二人的悲欢离合。
    凤姐点完递过戏单,接单的人回复她说,现在正在唱《双官诰》,唱完就到凤姐点的这两出。这《双官诰》乃清代陈二白所著,说的是冯琳的婢妾守节教子,最后得夫子二官诰的故事,曹公借此预示贾府败亡之后,李纨的人生轨迹。
    有些所谓“红楼专家”考证说,《红楼梦》乃清之前朝人所著,实在荒谬,此处《双官诰》已然打脸。
    这时,喜欢清静的王夫人早想离开,便故意对凤姐儿说,该让贾珍夫妇歇歇了。尤氏忙说,哪里的话,太太们又不常来,并极力挽留。
    这时凤姐立起身来往楼下一看,问道:“爷们都往那里去了?”旁边一个婆子答道:“爷们才到凝曦轩,带了打十番的那里吃酒去了。”凤姐儿听了,说道:“在这里不便宜,背地里又不知干什么去了!”
    这一问一答颇有意思,曹公在只言片语之间就刻画出一个爱吃醋的怨妇形象。凤姐虽问的是男人们,可她并不关心其他人,只因这群人中有她的先生贾琏。
    一听婆子说带了演奏打十番的那些戏子到凝曦轩喝酒去了,凤姐儿醋意大发,话中带着酸味。她恨恨的说,这帮男人们带着戏子们到处喝酒,肯定是嫌这里不方便,所谓好事不背人,背着人干的肯定是龌龊事.
    这里凤姐说的“便宜”二字,也是老北京土话,“便”与方便的“便”读音相同。红楼里处处散发着京腔京韵,处处都是“儿”话音,是极地道的京味小说。北京最著名的菜谱莫过于北京烤鸭,而北京烤鸭最负盛名的两大老字号品牌,一为全聚德,另一个就是便宜坊。这“便宜坊”的“便”就与方便的“便”读音一致,与这里的“便宜”一样意思,就来自北京土话。
    凤姐醋意大发,心里怨恨那帮男人,一时说话就没太注意。旁边尤氏听了,笑道:“那里都像你这么正经人呢。”
    尤氏这话虽是笑着说,却狠扎了凤姐。这句话是要反着听,意思是男人们不正经,难道你就正经吗?凤姐是什么样的人,尤氏心里门清,你表面假正经,你与贾蓉不明不白,难道我们又聋又瞎,别给我们装!
    之前凤姐当宁府下人面没给尤氏面子,直骂今天请客的主人尤氏“急脚鬼”,尤氏这回逮着机会扎了王熙凤。这两人的恩恩怨怨跃然纸上,不光是个人之间,也有两府之间的明争暗斗。
    凤姐这段抱怨,也是封建时代男女的实情。那年代男人尤其富豪权贵三妻四妾司空见惯,女人只能忍耐,甚至妻妾之间为了男人争风吃醋,而男人们喝花酒也是一种生活习惯和社交行为。至今,受传统中华文化影响的韩国、日本、台湾地区,依然保持着喝花酒的传统。
    且说大家说说笑笑,看完戏,撤下酒席,又摆上饭局。这样,寿宴二天,第一天就这么在吃喝玩乐中度过。。。。。。
    | 27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柳湘莲197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70天 / 跨度163天】
    • 开贴:2018-05-08 01:03
    • 更新:2018-10-19 00:13
    • 阅读:15661 回复:698 楼主:152
    • 字数:约28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