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吐鲁番晾摘葡萄的一些经历。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6 13:34
    贴张泰国大师的图片,是他在其它城市做法会善信拍的。主要是想给大家看看他的纹身。



    来自 | | 836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6 19:18
    谁给“国服第一李白”这位河南老弟指条明路,我刚看他帖想开煎饼果子摊苦于无处拜师,想找黄片网上封锁太严,这属于物质精神都贫乏的底层人烦恼,当然他自己不承认,在我帖子以上等人自诩。
    李白的烦恼:
    23岁,没有学历,没有技术,怎么办,以后路怎么走,能不能指点一下我?
    来自 | | 843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8 00:43
    去年写的,增加了几句重新帖上来:
    闲暇无事,在鄯善公园一坐。抬头见园外一戴绿色花帽的维族老汉攀栏问我:从哪里能进来?"我抬手右指安检口,他又问:收费吗?"我忙答:免费的,里面凉快得很。他用手势作了个饮水的动作,说:我去买瓶水,你要喝吗?"我忙摆手谢却他的好意。说是公园,无非一片绿化带,摆放两三个旋转木马游乐设施。此时一抱婴孩的当地妇人坐我旁边,怀中小孩仅五月,娇嫩非常,不哭不闹,只是凝注地看着你,偶尔嘟囔下小嘴,伸下小腿。不由想起宋代梅尧臣一段祭文,怀念他不足周岁即疡的小女称称,前半段写婴孩性态特别精彩:其喜也笑,不知其乐;其怒也啼,不知其悲。动舌而未能言,无口过;动股而未能行,无蹈危。
    出外干活发现一有趣现像,临时夫妻不少。双方均有家室,出外搭个伴,互相干活有个照应,夜晚同睡一张床,女的帮男的洗洗衣服,男的出点住宿费饭钱,农活结束了再各自回归家庭,颇有礼教岂为我辈而设之感。鲁克沁遇到那对,男的青海人,长得极黑,和常年干室外活有关,三十出头没女友,女的五十多有家庭,两人是同乡。女的干活喜穿一件较透的衬衣,不穿胸罩,生育过加之年龄不小,丰满的胸部整个下垂,乳晕乳头隐隐可见。挂葡萄明显比摘葡萄慢许多,这家筐子又不充足,十几筐摘完我们就坐在葡萄架下等老板送筐子。临时夫妻会坐一起互相逗趣,男的很会逗女人开心,那女人一笑,眼晴弯弯的,性格颇温婉,感觉对这男人用情了。山东男人一个人坐得远远的,基本不讲话,只是抽闷烟。山东人五十来岁至今未婚,四处游走,农活干得多,看一下户主的葡萄藤,就马上能准确推断树龄。一个大的黄皮行李箱一个长形的军绿背包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后来我和广东女人在晾房干得太累,想和他们地里三个调换下,那青海女人不愿意,说是自己腿疼,不能爬高处。广东女人在晾房就一直取笑她的那件半透衫。青海人是她相好罢了,另有装筐的徐州农户,一同摘葡萄的山东男人,她穿成这样真是大派福利。六天活计忙完时,那男的对着自己的临时媳妇说:活结束了,我们也离婚吧。我打趣他:你们的婚姻财产怎么分割?男的大度的说:给她点车费就行了。"女人家里一直催她回去,她不为所动,还想和这男人接着去其它农户家摘葡萄。五十来岁一直在家种地,从未出来打工。这男人陪着她,给了她出外找工的些许勇气。 来自 | | 851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8 01:57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8 21:16
    喜欢画家陈洪绶的一首诗《十二废》,应该很冷门,我也算是以废人自弃,又以世外之人自恕。
    废人莫若我,绮老敢雁行。不为君父死,一敢废伦常;乱后未扫墓,二敢废爷娘;薙发披袈裟,三则废冠裳;有儿不教学,四则废义方;藏书被盗尽,五则废青箱;典文既残落,六则废书堂;军令不得归,七则废故乡;贫不躬耒耜,八则废田庄;箝口谈治乱,九则废疏狂;毋与人间事,十则废行藏;佛事亦作辍,十一废道场;不知老将至,十二废景光。 来自 | | 869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9 21:58
    天呀,发个帖我真是见识好多稀奇古怪的人,和农活地里一样精彩。 来自 | | 891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09 22:11
    只有影子唱的《遇萤》真好听,流浪路上百听不厌。

    既然你叫流萤

    那不如

    不如我就赠你漫天流萤吧 来自 | | 892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11 02:01
    伊宁看的一场歌舞表演,图中维族老汉七十高龄,身手灵活,舞蹈极具感染力。



    来自 | | 899楼 | | | |
    作者:瓶尔小草Y 时间:2018-11-11 03:03
    和两小学生在昭苏爬山,蓝衣服是蒙古族,绿衣服是汉族。走到山下,见他俩在路边荫凉处准备爬山,我忙加入进去。涉水登山,在山半腰处有棵茂树,竟然夹着一颗被砍下的新鲜马头。听说是哈族人的习俗,挂在树上以示敬重。想起清代有个文人叫汪景祺,为年羹尧幕僚,年一倒,他阿谀年的文章被查到,被雍正斩首示众,首级在菜市口挂了十来年,乾隆上台才被取下掩埋。民初诗人蒋智由读史曾有句叹言:凄凉读尽支那史,几个男儿非马牛?






    来自 | | 90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瓶尔小草Y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82天 / 跨度422天】
    • 开贴:2017-09-19 22:21
    • 更新:2018-11-16 16:12
    • 阅读:175984 回复:1810 楼主:235
    • 字数:约141千字
    • 图片:12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