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西门艳福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6-06 18:39
    写在前面
    《西门艳福》男主角叫西门宏,跟历史上一大名人西门庆是本家,不管读者朋友怎么看,作者打死都不会承认《西门艳福》跟《金瓶梅》有任何关联,一则作者没有看过《金瓶梅》,二则作者的水平跟能力实在有限得很,岂能跟《金瓶梅》相比?
    《西门艳福》的写作灵感,来自一个民间故事。小说在结尾时,讲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做生意很成功的商人,除了妻子之外,还有三个情人。这一次做完生意,赚大了。回家的路上,看到别人夫唱妇随,相濡以沫,突发奇想,到底是妻子好,还是情人好。他想验证,就将银子存进钱庄。
    他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病恹恹的样子,去情人家,说生意失败,还得了当时无法治好,易传染的绝症,拉血病,请她们帮忙并援助。情人们对待他的,只有冷漠和无情。一个个怕被传染,一个个拒绝他,将他赶走。
    回到家,他以同样的话语告知,妻子没有嫌弃他,不怕传染,又要去请医生,又要女儿熬粥。妻子的关心,让他羞愧难当,从此再也不去跟情人会面了。
    《西门艳福》的主角西门宏跟他的经历相似,只是西门宏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西门宏不顾家,设计取得丁花梅的好感,想办法要得到她。正好丁花梅的老公不能满足她,就跟他好上了,而后私奔。逃到省城边上一个小镇,西门宏失手将丁花梅从四楼的阳台上推下去,一动不动,摔死了。怕被追责,匆匆逃走,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逃亡路上,他碰到一个个女人,一次次好起来,又一次次被算计,一次次没落下去。
    无论怎么努力,西门宏不能走进女人的心里去,她们图的是他袋子里的票子,陷入她们温柔的肘弯,他一次次掉进她们设计好的圈套之中,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他病了医生说他得了禽流感,即将客死他乡时,身无分文的他去找过去跟他好过的女人,希望得到援助。女人一个个拒绝他,对待他的,是一副副冷冰冰的脸。
    啼笑皆非的是害他逃亡,躲藏一辈子的丁花梅,并没摔死。竟然跟别人结了婚,过着幸福生活。
    西门宏在绝望中回到家乡,为自己在山上掘好坟墓,以便图个落叶归根。躺在坑里等死时,偏偏死不去。想到民间故事时,他也想验证妻子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去了儿子开的饭店。妻子没见着,儿子却控诉他,叫他无地自容,黯然神伤离开,昏倒在路上。妻子还是救起他,经过检测,确诊他得的不是禽流感,很快治好了,并回去跟妻子一起度日。
    丁花梅的老公找上门来,要跟他拼命。只因当年带走丁花梅,叫他一辈子单身,孤苦伶仃。打斗中,西门宏砍死他,知道自己也没好结果,赶在警方来到之前,带了老鼠药,去了他自己掘的坟墓。
    读到动情之处,请准备好纸巾擦眼泪。内心柔软,神经脆弱者,需谨慎。
    小说始于艳福,止于艳福。艳吗?看过之后,才好作答。爱奇艺文学将全文刊发。可以先试读,满意,就订阅,不满意,试读完了,告诉您的同事,朋友,此作味同嚼蜡。
    游戏人生的人,最终被人生游戏,抛弃生活的人,最终被生活抛弃。小说作为反面教材,给我们警醒,玩情如玩火,弄不好玩火自焚。
    生活中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男人和女人组成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产生千千万万的情感,演绎万万千千的传奇。跌宕起伏的情节,荡气回肠的故事,您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如果此作适合您的口味,请告诉您的朋友。不适合您的口味,也请告诉您的朋友,说不定您朋友喜欢这样的小说。
    西门宏跟曹井天是贫困地区高坪县回龙镇,一个偏僻角落里的农民,家境都很贫困。常常在外打工,补贴家用。
    这年他们在县城一家工地干了八个月了,工程基本完工,可一分钱工资都没拿到。
    拖欠整整八个月的血汗,拿不到,谁不心痛?谁会甘心?
    为了将工资要到手,他们走了极端,绑架了承包工程建设的老板娘丁花梅,将她扛到深林荒野里的山洞里。
    时间久了,太饿。西门宏吩咐曹井天好生看守她,他下山去买点吃的喝的。
    1 阻止他乱来
    西门宏买了面包,饼干,小花片等副食,回到渺无人烟的山上,还没走近山洞,就听到丁花梅大声地叫骂:“你这畜生,放开我,你,你,你流氓,人渣,放开我!”
    工友加邻居的曹井天则大声呵斥:“老实点,乖乖配合老子快活快活,你也快活快活。”
    “挨千刀的,遭雷打的,放开,快放开,你不得好死……”丁花梅的哭腔,在山洞里回荡。
    西门宏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洞口,只见绑在丁花梅身上的绳子,还像以前那样,从前胸交叉地勒着,胸部绳子勒下去,两座球形小山似的更突出,更迷人。反绑在后背的双手,没办法松开。凌乱的头发,盖住半边白里透红的脸,泪光闪闪,神色凄凄。蔫着头,似霜打的茄子;咬着牙,如发怒的老虎。
    她被推翻,平躺地上,曹井天骑在她胯上。裤子已被拉下去,红色的内裤已离开屁股。只见白白的肌肤下面,黑黑的风景,引诱曹井天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正准备掏自己的家伙。
    西门宏急忙大声呵斥:“干什么,干什么?曹兄,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抓她做人质,已经犯错了,不能一错再错。”
    曹井天朝他扮了个鬼脸,嬉皮笑脸说:“西门兄,你别叫,我风流快活完了,你也乐乐,那滋味,飘飘欲仙,你不想尝尝?”
    西门宏急忙拉住他说:“你发什么颠,脑袋跑了偏,用的屁股去抽烟,熏旺了你那根铁钎钎?”
    曹井天有些生气,说:“事到如今,你还顾忌什么呢?他们欠我们八个月血汗,玩他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玩白不玩。”
    西门宏说:“我们只是抓她做人质,逼她老公付工资给我们。美女,你得付我们工资。”
    丁花梅说:“付,我当然会付。我家那死鬼现在也是身陷困境,实在拿不出钱。巨大的压力让他崩溃,各路讨债的人马,逼迫他只差没跳楼了。他付不出,我付。”
    曹井天说:“你以为我会轻易信你吗?他活该,他自作自受。今天,你先配合我好好玩玩。”
    他说着,又拉动裤子,准备下手。
    西门再次拉住他,说:“曹兄,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曹井天说:“怎么使不得?他还不送钱来,我还要送她上西天,叫他尝尝痛失亲人的悲痛,吞食拒不支付我们血汗的后果!”
    西门宏说:“曹兄,别胡来。美女,我先帮你把裤子穿上。”
    西门宏帮她将裤子拉上,整好拉链,扣了扣子,系紧裤带,说:“美女,你给你老公说句话,叫他把钱准备好,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我们便送你回去。”
    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就要交给她。曹井天一把夺过手机,关了说:“打什么屁电话,有用吗?他铁了心赖账,不给我们钱。要给的话,他会怀疑是我们绑架了他老婆,主动打电话给我们的。”
    西门宏说:“那你说咋办?他还不知道呢。”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6-06 18:42
    拙作可能会在其他网站签约上架,这里可能只贴个两万多字。如果需要提前阅读拙作,请去爱奇艺文学搜索拙作。 | 1楼 | | | |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6-07 08:17
    各位朋友,早上好! | 2楼 | | | |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6-07 17:25
    2 他们的困境
    曹井天说:“再过三个小时,还不给我们音信,我们哥俩就好好玩玩她,然后送她上西天。我们那点钱,换她一条命也值。”
    西门宏沉默着,没说话。
    丁花梅心里寻思,被他们绑架,遭此一劫,恐怕凶多吉少。出于对生的依恋和渴望,她左思右想,绞尽脑汁,怎样才能从他们魔掌下逃脱。
    先缓缓他们,心里上安慰他们试试。
    她说:“二位大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的心情我理解。那死鬼欠了你们钱,不管你们有没有难处,都应该还。你们的要求,合情合理。”
    西门宏说:“美女,我们本来不该伤害你,但是没办法,我们也是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下策。你也别怪我们。”
    丁花梅说:“我怎么会怪你们呢?家里有的是钱的话,谁愿意烈日当空,汗流如雨在工地拼命干。那苦那累不是一般人愿意承受的。你们一定是万不得已才绑架我的,对吧?放心,你们的钱,一定如数奉还。”
    曹井天说:“西门兄,你跟她废什么话,她真理解我们的难处吗?她知道我们的境地吗?她骗我们的,就会花言巧语。真正的理解,是这个,真金白银。”
    他伸出右手,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没有这个,我就叫你上西天,活不过明天。”
    西门宏说:“你还敢叫日月换新天?真的想翻天,可能吗?美女,你放二十四个心,我不让他伤你一根毫毛。”
    丁花梅说:“刚才那位兄弟说的没错,关键是这个。”她也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我会兑现的,虽然那死鬼身陷沉重债务之中,没能力偿还,但我还有点私房钱,他欠你们多少钱,我先替他把钱还上。”
    曹井天说:“你是想让我们先放了你吗?”
    丁花梅点点头。
    曹井天说:“想得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骗我们的吗?”
    西门宏说:“别怀疑人家。”
    曹井天说:“别说信她,有时我连我自己都信不足。这样就将他放了,我们找谁要钱去?如果天黑之前,将八个月下来所有工资,打到我们卡上,我就不为难她。”
    丁花梅说:“我不回去,怎么将钱打到你们卡上呢?私房钱,除了我,没有谁知道的。”
    沉默,山洞里死一般的寂静。
    没过多久,西门宏说:“美女,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他拿了面包,撕开包装,递到她嘴边。此刻的丁花梅,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前胸和后背早贴到一起了,顺从地吃起来。反正事已至此,就算他们撕票,总比去阴间做饿死鬼强。
    吃完面包,西门宏拿了瓶水,揭开瓶盖,递到她嘴边 。她喝了水,心里一热,这个男人,虽然绑架了自己,心地还挺好的,挺会照顾人的。
    丁花梅说:“每一个人都有说不出的苦,你们的苦可能更特别。二位大哥能否说说你们的情况?怎么称呼你们?”
    西门宏说:“我们也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迫不得已才这样的。”
    他说,这位兄弟叫曹井天。我叫西门宏,跟西门庆是本家。但没有像他那样,跟潘金莲勾搭一起的外遇。家境贫困,父亲英年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一个人拉扯大的。
    虽然住的土坯房,但还是娶了妻,儿子已经七岁,读小学三年级。
    前天妻子打电话说,前段时间,雨下个不停,母亲住的那间房的后墙,因为漏水,浸湿了土砖。土砖一浸湿,松散开来,顶不住屋顶的瓦片,垮塌了,横梁掉下来,打在老母身上,被打成重伤,躺在医院救治。
    因无力交付医药费,医院已经停了药。如果是红砖房,就没这意外发生了。好想在外苦战三年,将住了三十年的土砖房,改造成红砖房,即使内墙不粉刷,外墙不喷涂,也无所谓,也比土砖房牢固。
    命运偏偏不争气。改造的愿望,一次次泡汤。跟有钱有权的人,多栋洋房,别墅,相差甚远。
    家里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妹妹,虽然在他们班的年龄偏大,但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学费没有着落,面临失学危险。
    西门宏只了指曹井天说,他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 4楼 | | | |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6-08 18:47
    3 他们的困境
    西门宏说,家里面的一切开支,全靠他曹井天一个人在外打工赚回去。家里面的日子,本来就过得艰难。
    雪上加霜的是,他耕种田地的老父亲,老眼昏花,去年往田间喷洒农药时,因除草剂跟杀虫剂的外包装相似,大小区别不大,都是铝塑包装,都是粉剂,没识别出来,误将除草剂当杀虫剂用,喷洒在禾苗上。
    禾苗生长就被抑制了,长不高了,结不出谷子了。全年水稻失收,一家人的粮食没了着落。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处境更加艰难。
    他得赚钱回去买米过生活。工地没发工资的日子,全部跟别人借的。工地没发工资,没能力还,没了信誉。半个月前,他妻子说没人愿意借了。现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日子,一家人的生活,眼看就要断炊了。
    他总不能让家人活活饿死,抓破头皮,也没找到办法。
    他老婆还怀有身孕,挺着个大肚子带孩子。现又临盆在即,怎么不让人着急?
    两个人面临的困境,谁听了,心里都会酸酸的。丁花梅也不例外。
    老公胡更有难处,他们更有难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一点都不假。
    早知这样,胡更不去承包电力局,家属大院集资房的承建工程多好。胡更早年承包工程建设,赚了一点钱。
    这回这集资房的主,每家每户请验房公司的验房师验房,验出问题来了。阳台表层开裂,房屋地面漏水,外墙表皮脱落,内墙凹凸不平等等,等等。
    这都是为了赚取最大利润惹的祸。赶工期,偷工减料,使用低廉不合格材料等导致的。他们拒绝继续付款,导致资金链断裂。
    除把以前赚的赔进去,还拖欠不少材料款,无力支付民工工资。
    导致自己被他们绑架,要挟胡更支付工资。人要倒霉,不得不赔。
    他们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山风吹得洞外的树林,嗖嗖地响。山上慢慢飘起了白雾,将四周严严笼罩,天地间一片昏暗。
    丁花梅叹了一声长气,心想,如果世间没有贫困,如果世间没有饥饿,他们不至于绑架自己,只是没有如果……
    三人在沉默中望着洞外迷蒙的白雾,谁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言词,打破彼此的沉默。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西门宏说:“我的钱,你们缓一缓就缓一缓,我这位兄弟的钱,你能尽快给他吗?”
    丁花梅有些惊奇。他的心地还蛮好的,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对他的印象大有好转。
    这样的身材,身板,很有吸引力。西门宏身材魁梧,牛高马大,浓眉大眼,脸上的肉虽然不多,眉宇间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为什么要被一个绑架自己的人吸引呢?丁花梅有她害羞,没脸跟别人说的苦衷。 | 21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强强联合2017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3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06-06 18:39
    • 更新:2018-10-13 15:11
    • 阅读:15657 回复:1559 楼主:127
    • 字数:约6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