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高智商侦探推理:摩登女神探陈思探案集

  • 首页
  • 上一页
  • 9
  • 页码:
  • 作者:盖思 时间:2008-07-07 09:34

    作者: SeaΩGhost 回复日期:2008-7-6 18:30:00

    看完了第一篇,还不错,不过感觉情节有点急切,就像我平时看下载的连续剧一样——用快进,呵呵……

    还有一点,文中对陈思的很多推理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比如她是怎么看出周然的身份和小车?她为什么问灯?笔记本对停电与否有关吗?用过笔记本的人都知道,电停了本本还不是一样的用?不要用“说不来就没意思了”来敷衍咱啊,没有合理的解释,推理小说就太好写了……别搞得像看《走近科学》一样,前面神秘难测,后面不了了之……

    ——关于灯,是因为她先知道可能停过电,然后证实一下。至于笔记本电脑,前面已经有很多人讨论过了,俺也是从生活中得出的结论。还有,这是个系列,有些结论要看完才知道。

    作者: 白用白吃 :笔记本电脑的已经讨论过很多了。

    作者: sputnic 回复日期:2008-7-6 23:29:00

    一些推理很牵强,经不起推敲. 不喜欢女主角那种太过高调又老是卖关子的态度
    .而且为了突出女主的英明,有些刻意贬低了警察的智商.
    写一个符合生活实际的侦探比写一个理想化的侦探难的多.

    ————这写小说,不是报告文学,为了突出主角,配角当然要牺牲了一些了。

    作者:盖思 时间:2008-07-07 19:41
    作者: 厨房小超人 :更新慢是因为平时工作忙,只能用有限的业余时间写,问题是,有限的业余时间又不能全部用来写,呵呵。

    纨青丝 :车的问题其实非常简单,但俺要放在最后说:)

    作者: shuiyinyinjing :前面是她的内心自白,后面切换到现实,案用了点蒙太奇手法。

    作者: 精灵之羽 :谢谢您的回复,逐一回答一下问题,1、报道不报道,不由报纸说了算,很多报社是绝对不能报道的。2、其实做过警察的都知道,这种排查几乎不可能。3、这个,也是来源于生活,确实就有忽略的。4、会有交代的。

    作者: 再见肖申克 :谢谢,俺一定加油:)


    作者:盖思 时间:2008-07-14 17:25
    不是偶不肯努力更新,实在是工作问题,上星期到千里之外出差六天,今天才回来,刚下飞机就来了,让各位久等,实在不好意思之极,谢个罪先。
    作者:盖思 时间:2008-07-17 16:29

    K市的四季和其他地方又不一样,天气预报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出季节的更替,在秋意正浓的某一天早晨,早起外出的人突然觉得这一天比起昨天温度降了许多,已经出了门下了楼的人在经历了十多秒钟的茫然和犹豫后,在掂量了自己的身体不能抗拒这突如其来的寒意后,又纷纷跑回家去穿衣服。也有许多人因为懒,因为忙,因为相信自己的身体,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把前一天的行头换掉,这样,在K市这个拥挤的清晨就有了各种各样衣着打扮的人,有人穿上了刚从箱底翻出的还起着皱的皮衣,有人匆忙地在薄衬衣外罩了一件不伦不类的外套,也有人麻木地穿着在昨天的阳光明媚下还显得很得体的秋装,更有人无所畏惧地穿着短袖T恤之类典型的夏装。这些从衣着上看仿佛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一样的人们,聚集在公交车站,骑着从最老式的凤凰到最新式的赛车的各种自行车,开着从最便宜的微型车到最贵的进口车的各种汽车,或者从容不迫地打上一辆无孔不入的出租车,奔波在通向各自的目的地的旅途上。这段或短或长的旅程使人们品味着天气的变换,回忆逝去的某一种季节,盘算着又该买衣服了。每当到了这样的时候,K市就开始换季了。
    从准确的节令上算,这是入冬的第一天,街道上的人们虽然依旧穿着五花八门的衣服,但临街窗子玻璃上的点点寒露告诉人们,冬天已经降临,在K市,冬天也许并不意味着寒冷,但总是意味着种种你无法预知的变化。
    “你对这事究竟有几分把握?”钱明勇问,他疑惑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陈思,他们已经近一个半月没见面,看起来陈思对季节的变化并不敏感,和K市绝大多数人一样,她穿着一套全黑的紧身连衣裙,肩膀和手臂肆无忌惮地裸露着。
    “没把握,只是请你帮个忙,其实也就是帮你自己一个忙。”陈思说,她点着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然后轻轻地喷出一圈圈薄薄的烟雾。
    钱明勇苦笑了一下,说:“你总得有点依据吧?”
    “我真的没依据,但我相信你不会白忙。”
    “这又不是一般的事情,你总是这样——”钱明勇苦笑着说。
    “你究竟能不能办到?”陈思不满地说。
    “那——就这一次?”钱明勇犹豫了一下,说。
    “那要看是不是有我需要的东西,我也希望一次就可以。”陈思喝了口茶,说:“虽然我估计一次可能不行,但以后你做不做这件事和我就没关系了。”
    钱明勇瞪着她,说:“你说话就不能完整点?”
    “因为你们以后也许会主动做这项工作。”陈思笑笑说,“我有个要求,这事你就不要朝上汇报了。”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至少从堂皇的法律关系上说,已经不为你们做事了,我只担心你的汇报会影响这件事情的效率甚至事情本身的运转。”
    “这个——”钱明勇犹豫了一下。
    “拜托,你做事灵活一点我们可以快一点了结这件事。”
    “那好吧。”钱明勇无奈地说,“下不为例。”
    陈思身子往靠背上一靠,轻轻地弹了弹烟灰,说:“你以后一定不会后悔的。”
    “但愿,我知道你掌握了一些事实,其实只要你肯告诉我,必要时我们甚至可以配合你工作。”钱明勇说。
    “问题是我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掌握,除了推理。”
    “你也可以告诉我你的推理。”钱明勇略带不满地说。
    “我一定会的,而且很快了,假如一切顺利的话,也许就在这几天,这取决于你帮忙的速度。”陈思沉默了一会,说,随后她笑了笑,说:“你放心,我不会丢开你做任何事的,我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为了你们——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
    “我相信。”钱明勇用真诚的语气说,“而且,我们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他耐人寻味地笑了笑。
    陈思拿起茶杯,看着淡绿的茶水,说:“以后我们能不能不来喝茶,这叫茶吗,简直是慢性中毒。”
    “五十一壶呢——”钱明勇抗议说。
    “可是成本连十元都不到——或者准确地说,十元的茶叶可以泡二十壶,就这我还没算道德风险呢。”
    “什么道德风险?”钱明勇莫名其妙地问。
    “就是一壶茶反复泡反复卖,这都不明白?”陈思吸口烟,说:“所以我喜欢喝酒,至少能保证是一次性的。”
    钱明勇耸了耸肩,说:“下次我记着请你喝酒。”
    “喝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事,这件事情,你越快越好。”
    “三天吧。”钱明勇犹豫了一会,说。
    “OK”,陈思掐灭了烟头,“记着说话算数——这事真的非常重要。”
    两人站起来,往外走,钱明勇说:“你的事,真麻烦。”
    “不是我麻烦,是有人非要找麻烦,聪明人做事就是麻烦,再见。”陈思朝他笑了笑,朝街口的一辆出租车走去。

    (待续)
    作者:盖思 时间:2008-07-20 16:29

    钱明勇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很遵守时间,三天后,他约陈思在一家咖啡店见了面,他很小心地点了现煮的小粒咖啡而不是速溶咖啡。
    “你这人不错,男人对女人的态度往往决定他对社会的态度,关心女人的男人也更有责任感。”陈思喝了口咖啡,说,“你点的时候没告诉他们是黑咖啡吗?”
    “什么?”
    “BLACK COFFEE!”陈思用强调的语气说。
    “你真难伺候——不知道以后——”钱明勇犹豫了一下,没把玩笑开完,“这是你要的东西,就这么多了。”说着他递过一叠复印纸。
    陈思笑了笑,伸手接过来。
    “没遗漏吧?”
    “我保证,成都市今年所有报过案的年龄在十八到五十岁的失踪女人都在这儿了。”停顿了一下,钱明勇补充了一句:“不仅仅是成都市区,还包括成都市辖范围内的所有区、县、市,符合你的条件又报过案的失踪人数为二十八人,资料全部是复印件,也不完全,但你应该可以找到你需要的东西了。”
    陈思满意地点点头,她很快地翻阅着这些纸张,绝大多数都是一闪而过,偶尔她的眼光停留在某一张或某几张上,陷入短暂的沉思。
    “你们都看过了吗?”
    钱明勇点点头:“当然。”
    “发现什么没有?”
    “没有发现和死者有任何关系,不论长相、年纪、还是身高。”
    “我本来就不是找死者。”陈思轻声笑了一下,钱明勇发现,她似乎对他带来的东西非常感兴趣,笑容里充满了独特的成就感。
    “那你在寻找什么?”钱明勇问,他好象并感到兴奋。
    陈思递过来一张纸。
    钱明勇接过来,是一个叫李明芳的女人,三十三岁,沈阳市人,资料非常简单。
    “你在找她?”钱明勇问。
    “我的运气不错,果然找到了。”陈思说。
    “找到什么?”
    “我要找的人,你没发现吗?她不是死者,但和死者有着某些相同之处——都是三十多岁,长得很漂亮,来自大城市——我认为死者也是来自大城市——这样的女人突然失踪,不是会给你一些特别的启示吗?”
    “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钱明勇沉默了一会,说,“我给你的资料里面,至少还有两个人也符合这一条件。”
    “我当然不会忽略,但她们和这个人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区别。”
    “什么区别?”
    “你说的那两个人——严格地说还有一个——她们都是成都人,”陈思说,她点着了一支烟,然后端起咖啡,“这个李明芳是外地人,这就是区别。”
    “我还是没弄懂。”钱明勇说,他疑惑地看着陈思。
    “你会懂的,快了,已经快了。”陈思微笑着说。
    “是不是要马上联系她的家人?”钱明勇问。
    “当然,希望你运气好。”陈思说,“也许我的工作马上就可以结束了。”
    “我想你的运气不一定好。”钱明勇说,说之前他沉默了约十秒钟。
    “什么?”陈思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你的运气不一定好——或者说,不一定总是好。”
    陈思惊讶地看着钱明勇。
    “这个人,李明芳,我们才和她联系过。”钱明勇冷静地说。
    陈思猛地怔住了,她端着咖啡的手明显地晃了一下,钱明勇眼神里显示出一种莫名的兴奋。
    “请你原谅。”钱明勇说,“原谅我未经你同意擅自和她联系了,但这也是我的职责,尽管到目前为止,我并不完全清楚你的方向,但我一拿到这份资料,我的直接就告诉我,这个李明芳一定是你要找的人,当然也就是我要找的人,于是,我在第一时间,通过我们的方式,查找到了她的家庭住址,结果,我们得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
    “李明芳还活着,甚至你和她本人还通了话。”陈思说,她显得很沮丧。
    “确实是这样,我可以保证她和这事没有关系,甚至,她也许不是做我们所想象的这种工作。”钱明勇说,“我今天来——”
    “你本来想看看我究竟掌握多少情况,或者看看我和你的判断有什么区别,结果,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判断没有区别。”
    钱明勇点点头。
    陈思恢复了一点平静,她喝了口咖啡,“每个人都会失败,只是,我以为我成功了。”她看了钱明勇一眼,“我好象得重新认识你。”
    钱明勇笑了笑,说:“我承认你是一个杰出的推理的专家,但破案却是实实在在的具体工作,说实话,我一直怀疑有福尔摩斯之类的人物存在,至少在中国没有。”
    “当然就自动排除我了。”陈思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她点起一支烟,微笑着说:“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你说的那类人,至于这次失败的原因,我想我很快能找到答案,每个人都会犯错误,这没什么可奇怪的。”
    “我们还是很感谢你,而且,说实话,我个人也很佩服你。”钱明勇说。
    “不象真话,但也不是假话。”陈思说。
    “那是什么话?”
    “客套话。”陈思把咖啡喝完,随后掐灭了只吸了一口的香烟,“问题是,还不到说这话的时候,今天我让你失望了——或者说,没让你失望——随便怎么说吧,我想我很快能找到原因,这个案子,确实很让我迷惑,但我还是坚持我以前的观点,这会是一起K市有史以来最令人发指的案件,你们需要尽快破案。”
    “这是自然,不管它是不是最令人发指。”
    “从你们的眼光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但从我的观点看,就不尽然了,幸运的是,我们还有时间。”陈思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时间?什么意思?”
    “我们还有时间,但不是无限的了,得抓紧。”陈思笑了笑,“今天你没得到想得到的,是不是我请客?”
    “不不,我请。”钱明勇赶紧掏出皮夹。
    “下次你会请得更心甘情愿,我相信。”陈思对钱明勇点点头,往外走去,“我还会和你联系的,就在这几天。”
    她最后的这句话说得不容置疑,钱明勇苦笑了一下,看着她的背影极其迅速地消失在忙碌的人群中,他不由叹了口气。

    (待续)
  • 首页
  • 上一页
  • 9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盖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天 / 跨度74天】
    • 开贴:2008-05-06 17:22
    • 更新:2008-07-20 16:29
    • 阅读:55345 回复:430 楼主:88
    • 字数:约5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