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悬案组:那些地方处理不了的案子全都会交给我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0 10:17
    可能大家平时都听过刑警队,重案组,却对悬案组不甚了解。
    其实所谓的悬案侦查组与一般的重案组有些类似。不过重案组是专门负责各种大案要案,而我们是专门负责全省范围内连他们都侦破不了的悬案。只有经过重案组定性为悬案的硬骨头才会上报到我们悬案侦查组。
    大家是否还记得多年前的一起“挖眼小孩”的案子,这件案子当初被广大网友称作中国式“悬案”,其实广大网友看到的只是很小的冰山一角,事实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我之所以敢说这句话,那是因为我所在的悬案侦查组很快就接手了这个案子。
    此案一被定性为悬案上报之后,省厅马上要求我们一个星期内破案。
    那时我还只是个愣头青,刚从警校毕业不到半年。这件悬案也是我毕业之后参与侦破的第一件案子,因此时隔两年我依然记忆犹新。 人打赏 18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0 14:58
    当时这次任务我们悬案侦查组一共只派三个人下去,一个是葛老,五十多岁。他是我们悬案侦查组的老人,也是省里的侦查专家,法医专家,痕迹学专家,几乎可以说他就一部刑侦领域的活字典。
    还有一个叫张怡寒,24岁,比我大两岁,是个很漂亮的师姐。典型的前凸后翘腿子长,难得一见的美女警花。不过她是我们系统内知名的女汉子,很凶,我很怕她。因为她是我们一个大队的,平时一起上班老是喜欢骂我。
    我们三人到案发地之前,早就把下面呈报上来的资料研究透了。因此我们一到案发地连公安局都没去,就直奔案发现场。
    我们去的第一个案发现场就是小孩儿被挖掉眼睛的地方。
    只可惜由于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天,到过现场的人太多,现场破坏太严重了,我们找到的有价值的线索非常有限。
    不过我们悬案侦查组办案一般很少依赖案发现场,毕竟我们办的案子都是在定性为悬案后才接手。有的甚至是几年前的案子,我们去案发现场其实只是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发现一些一般刑警注意不到的线索。 | | 2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0 14:59
    而我们这次去小孩被抠掉眼睛的案发现场,其实主要是为了分析凶手当时的心理活动。具体点说就是看看案发现场的地形地貌,分析凶手为什么把小孩儿带到这里来抠掉眼睛?抠掉眼睛之后他当时打算去哪里?挖到眼珠后为什么又将其抛到离作案地点不远的草丛里……
    经过这么一分析,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对我们有用的线索。比如我们在现场呆了一会儿后,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之前有人猜想凶手是人贩子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道理很简单,小孩儿的眼睛是被在周围随便折断的树枝挖取的。如果是贩卖器官的人贩子所为,他们绝对不会用树枝去抠掉眼睛。难道这个人贩子连淘宝几块钱就能买到的手术刀或者到处都有卖水果刀都买不起一把?
    再则,如果是贩卖器官的人贩子所为,他费尽心机到手的眼球为什么要丢掉?既然他人都能跑掉,难道拿个眼球跑路会增加他的负重?显然以上两点都是说不通的。
    离开小孩出事的案发现场后,我们马上就朝他伯母自杀的郭家院子的那口水井赶去。其实,我们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定下了这件案子的侦查方向。根据我们了解的多方面资料显示,受害者的伯母的确是个胆小怕事的老实人,而且据说她还很疼受害者,并且生前也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加上受害者一家人和他伯父伯母一家关系一直很好,根本没有什么冲突,也就没有害人动机。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佐证,据当地村民说,受害者伯母晕血。一个晕血的人怎么可能用树枝抠掉一双眼睛?
    这些线索都能充分证明受害者的伯母并非自杀,而是他杀。换句话说,我们这次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查小孩的双眼是被谁挖的,而是查小孩伯母是被谁杀的? | | 3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1 09:33
    “啊……”当时我一回过神来就发出了一声尖叫,紧接着我就好像火烧屁股一样赶紧抓住绳子往上爬。
    可是,我还没爬出一米,上面突然射来一道强光,紧接着就是师姐的一声冷喝:“瞧你那熊样儿,没见过尸体吗?”
    我抬头看了看,师姐蹲在井口,脸上尽是鄙夷之色。不过听见她那么一说,我心里一下好受多了。
    我赶紧低头往下一看,只见一具很庞大的尸体正在水里浮浮沉沉的,我终于松了一口大气。
    如果只是尸体我当然不怕,在悬案侦查组呆了半年,各种尸体我也见了不少,对那玩意儿早就免疫了。刚才我反应那么强烈,那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想着小李说的那些事情,一看见背后突然多出个人,自然而然的就往哪方面想了。
    由于这口井比较小,硬邦邦的尸体浮在水面上无法平躺或者趴着,只能竖立在水里漂浮着。所以刚才我看见她时,她就好像站在水里一样。
    弄明白原来她只是具尸体之后,我心里舒服很多。紧接着,我就开始仔细打量这具已经肿胀的不像样子的女尸。
    人死之后,那些寄生在其体内的细菌由于失去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会疯狂生长繁殖。这些数量惊人的细菌可以产生大量污绿色的腐败气体。这些腐败气体充盈在死人体内,就会令尸体变成一个充足了气的人形气球一样全身膨胀。 | | 16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1 09:53
    这就是传说中的巨人观。(欲知“巨人观”详情可以去百度一下)
    很明显,我眼前这具女尸已经形成了巨人观。
    形成巨人观的一般都是那些高度腐败的尸体,由于其全身软组织充满腐败气体,颜面肿大、眼球突出、嘴唇外翻、舌尖伸出、胸腹隆起、四肢增粗、皮肤呈污绿色……整个尸体肿胀成了一个乌绿色的巨人,很难辨认其生前容貌。
    此时摆在我眼前的这具女尸就是这样,样子非常吓人,看得我是又害怕又想吐。主要是尸体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怪味实在太难闻了。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尸体弄上来?”就在这时,上面又传来师姐张怡寒的冷喝声。
    “师姐,这尸体已经形成巨人观了,这么大我一个人怎么弄?”我有些无语,这娘们儿也太不近人情了。
    “刚刚你下去的时候没看见尸体吗?”葛老突然从井口探出脑袋问了一句。
    “没,没有啊!”我有些不解葛老为什么会有那么一问。
    “尸体之前难道在水下?”葛老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大变:“不好,小心尸爆,赶快上来……”
    “啊……”我一声惊呼赶紧顺着绳子往上爬。
    听见葛老那么一说,我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了。以前听很多系统内的老人说过,在处理形成巨人观的尸体时一定要小心,因为有时会发生尸爆。 | | 17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1 10:13
    一想到尸体突然爆炸,肠子内脏溅自己一身的情景,我差点当场吐了。
    当时我也顾不上想太多,只是卯足了劲地拼命往上爬。就在我脑袋刚探出井口,井下就传来“嘭”地一声巨响。
    我只感觉到井底突然冲出一股很强的冲击波,伴随着这股冲击波的是一股其臭难闻的恶臭。当时我是被那股冲击波直接喷出井口的,我在井口的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来。
    “稀里哗啦……”刚一坐稳就感觉头上落下来一阵“倾盆大雨”,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
    扭头看了一下,井口周围方圆四五米内全都湿了,落下来的水显然是被尸爆冲出井口的井水。当然,伴随着这些井水的还有一些乌绿色的人体内脏和残肢碎肉。
    不仅是我,葛老和张怡寒也全都湿透了。唯一躲过这一劫的是早就躲得远远的小李。不过我们三个当事人都没吐,小李却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当时我也有些吓傻了。也是亲身体会过才明白,这种形成巨人观的尸体发生尸爆时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主要是储存在尸体内部的气体太多,压力太大,加上尸体又是在那种封闭的环境里爆炸的,那股瞬间释放的动能可想而知。
    很明显,刚刚那具尸体本来是因为某种原因沉在井底的,可能由于我跌下水后搅动了井水才令她浮出水面。由于井底的温度和水面的温度相差很大,冷热温差导致尸体内部的气压产生剧烈变化,会引起尸爆一点都不奇怪。 | | 20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1 10:34

    难怪葛老一听我说尸体之前是在水下就马上叫我快点上去。还好他老人家反应快,否则尸爆的时候如果我还在井里,说不定就被直接炸死了。事后很久一想到这事我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当时我们三人浑身全是尸臭味,不可能再继续工作。便赶紧打电话给白曲县公安局叫他们派人来封锁现场。
    等县公安局来人之后,葛老和张怡寒安排好人保护现场,我们四人才撤离。
    本来小李是想直接回家的,可师姐张怡寒不肯放他走,硬叫我拉着他一起回到我们入住的酒店。
    回到酒店后我们先洗澡后吃东西,吃完东西我们三人便一起对小李来了个“三堂会审”。
    我们留下小李主要是想弄清楚小李之前说的闹鬼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我们已经想到,他之前说的院子闹鬼以及有人叫救命的声音,很可能就是那个死在井里的女人在“呼救”。
    不过,经过我们一番询问,小李的回答却令我们陷入了重重迷雾之中。按照他的说法,那个郭家院子在两三年前就开始闹鬼了,这和我们之前的猜测的答案明显有很大的出入。
    不过小李说的另外一件事情令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说,郭家院子最近几年每年都有几个人投井自杀。这口井还有一个别名叫“阎王井”。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们当然不会相信这个“阎王井”的说法,我不知道葛老和师姐张怡寒是怎么想的,总之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会不会是一起跨度几年的连环谋杀案?而郭家院子那口井只是凶手的一个固定的投尸地?
    之后我们又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便叫小李先回房休息了,他走了之后,我们三人便开始分析案情。 | | 23楼 | | | |
    作者:独孤求剩123 时间:2018-08-21 10:54

    期间我把我的想法给葛老和张怡寒说了一下,他们明显也和我想到一块儿了。不过,如果这么说的话,郭家的几个人就值得怀疑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虽然我们这行在破案时经常依靠丰富的想象力,但却不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胡乱猜测。
    我们当时的首要任务还是分析那个形成巨人观的女尸是什么时候死的?
    我们这个领域里面,有人对巨人观有过专门研究。一般正常情况,出现巨人观现象的大概时间是,春秋季节在死后的3到7天,夏季是死后的2到3天,冬季是死后15到30天才会出现。
    我们当时所处的季节是秋季,正常来说,这个人至少已经死了四五天左右。不过考虑到她死的地方是在温度相对较低的井里,因此,这个时间不是很好推算,具体死亡时间就连葛老都不敢确定,我们只能等法医用仪器检验之后才能做出结论。
    忙了一天,我们都累了,之后又聊了一些第二天的工作任务和侦查方向,我们便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们七点多钟就赶到了郭家村的郭家院子。
    当时现场已经聚集了二三十名警察,他们都是来给我们三个做帮手的。其中一个为首的警官还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可见他们对我们几人的重视。
    这也难怪,因为我们悬案侦查组可是省公安厅的王牌,谁敢得罪我们,他们局里以后要是出了什么悬案,那就永远悬着吧!破案率上不去事小,万一遇到什么公安部督办的案子要是破不了案,局长都得下课,他们又怎么敢得罪我们?
    我们到了现场之后,葛老便和张怡寒去给他们安排工作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安排的,总之不大一会儿,现场走的就只剩下我们三人和五个警察了,昨天陪同我们的那个小李也在其中。
    师姐张怡寒在井边转了几圈之后,突然对我微微一笑。
    尼玛,一看见她又在对我笑,我马上就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果然,她笑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林,准备一下,再去井下看看……”
    我擦,不带这么整人的吧?那么多小兵不用,干嘛非得叫我?
    这话虽然我没说出来,不过张怡寒好像会读心术似的,又对我笑了笑:“外人下去我不放心,怕他们破坏现场……”
    我承认,师姐笑的时候确实很好看,不过那一刻,我却怎么看都觉得很不爽。
    她是想让我知难而退,把我逼回去吗?老子偏不上当。
    我咬了咬牙,转身就去准备下井的工具去了。 | | 24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独孤求剩12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8天 / 跨度63天】
    • 开贴:2018-08-20 10:17
    • 更新:2018-10-22 15:17
    • 阅读:222802 回复:3682 楼主:592
    • 字数:约39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