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十五岁那年,他接手一道乾隆密令,从此销声匿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47
    有清时期,乾隆年间,中华威仪远播海外,万邦来朝,当时中国是世界中心,四海之内,皆以能一赴中华大地为荣。
    这日在杭州西湖边上,一相貎奇特,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摇晃着头大如斗的脑袋,迈着八字脚,快步去到湖边,对着湖心呜噜哈拉大声喊叫,他这一喊,竟然足足喊了一个早上。
    湖边游人如织,却没有一个人听得懂这少年喊叫什么,有那好奇之人,上前询问少年人发生何事?少年人指手划脚,口吐怪言,却仍是一个劲地讲个不停,围观游人见少年咕噜咕噜说个不停,久了也自感无趣,便慢慢散去。
    少年人直喊到口干又舌燥,胸腔沸腾,一股火辣血腥之气直冲脑门,这才终于收嘴,将脑袋一头栽进冰凉湖水中,湖水甘甜,少年人大口大口吞下,但觉身中一团热火渐渐褪去,痛快淋漓,正想将头自湖水中抬起时,一双大手突然不知从何而来,死死摁住,任他不论和何挣札,都始终脱离不开这双大手。
    少年人起初惊慌未名,不知所措,但他很快镇定下来,他发现自已越是用力抵抗,那双大手便抓得越紧,但自己一旦放松,那双大手也随即放松,少年人一发觉这规律,立马全身缷劲,颈上大手果然松开少许,少年人乘此机会,双脚紧靠湖边护湖石砖,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便箭一般向前飞去,“扑通”一响跌进湖里,少年人水性甚好,一入湖中,在水中使了个倒转鸳鸯,哗啦一声,头上脚下钻出了水面。 人打赏 3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2
    “你小子身手倒是不错。”
    少年人一出水面,便听到岸边一人拍掌称赞,本来少年人满肚子怒火,正想开骂,但听到岸边之人的怪腔怪调,反而不怒而喜,用手一抹眼睛,朝岸边望去,见岸上一溜站着七八个奇装异服之士,而领头之人一脚在岸边,一脚跨入湖水中,一双大手仍在拍掌,又伸出大拇指朝少年人比了比。
    少年人见了手势大喜道:“你是大食人?”
    “是,我是大食人,你个小子方才为何用大食话骂人?”
    少年人一听更加开心,在湖中仰头笑道:“你听懂了我在骂人?你听得懂我的大食话?”
    “废话”,岸上那人也仰头大笑,“我如果用中国话问候你奶奶,你小子难道会听不懂?”
    “太好了,喂!”少年人开心地对岸边人道:“我只是会说大食话,但并不懂得意思,如果有不礼貌的地方冒犯到您了,还请恕罪。”
    “是吗?”岸边人哈哈大笑,“若真是如此,何来冒犯,小子快上岸来吧!” | 1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3
    这少年人姓马,叫马小龙,年幼时一场饥荒让他失去母亲,他父亲带着他逃难至杭州城,由于他父亲烧得一手好菜,他打小一直跟着父亲在杭州城中最大的回回馆子里混日子。
    这家回回馆菜色与大食国(今阿拉伯国家)十分接近,所以远道而来的大食国商人多半会在此落脚,马小龙从小聪明机灵,又是个眼光八方,耳听四面的利落人,久而久之便学到了几句大食话,他着迷异域风土,便偷偷学讲大食话,一有空便到西湖边练习,乐此不疲,只不过练习归练习,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发音正不正确,今天却得到正宗大食人认可,自是十分开心。
    马小龙上岸后,朝岸上人一躬道:“方才冒犯了。”
    那岸上人豪爽之极,上前搂住马小龙道:“要说冒犯的应该是我,方才我路过这里,听到家乡话,再细细一听,先是问候我亲娘,再又感谢我姐姐,我左右一看,便见到是你这小子在用我家乡话骂大街,这附近就只有我们几个大食人,你自然是冲着我们而来,忍不住我便将你摁进水里,不好意思,小哥。”
    “没事,嘻嘻,我也该洗个澡了,不过下回要洗澡我自己来,您不必帮忙。”
    “哈哈哈!下回我姐姐帮你忙。”
    “不用,不用。”马小龙羞得面红耳亦,拼命摇手道:“我们中国人不习惯跟女孩子一块洗澡。” | 2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4
    “哈哈哈,你方才敢用我姐姐骂大街,真叫你做又不敢。”
    马小龙尴尬一笑才又问,:“几位是来杭州游玩的吗?”
    大食国来客回头朝他伙伴看了看,才对着马小龙道:“算是吧!”
    “算是吧?”马小龙笑了笑,:“那意思就是不是来旅游,而来杭州目的又不好直说对吧?,默罕默德先生。”
    “啊!你…你怎么知道我叫默罕默德?你是“那边”的人?莫非你是特地在此等我?”
    马小龙眼珠子咕噜一转,心中暗暗好笑,原来大食国地区出于宗教原因,默罕默德乃是圣名,十个男人有九个名字中会沾有默罕默德,甚至中国人中回族里的“马”姓也是取默罕默德的“默”字音译而来,马小龙本就姓马,他自然知道自己姓氏舆默罕默德之牵连,因此他瞄了一眼默罕默德身后几位同伴,心知这么多大食国来客,其中必有人会叫默罕默德无疑,他只要大声一叫默罕默德,一定不会猜错,总会有人站出来称自己便是默罕默德。
    马小龙叫唤默罕默德本不过是想开个无心玩笑,一见跟前汉子果然承认自己便是默罕默德,但他承认之后又问什么自己是不是“那边”的人?话不但问的奇怪,但也可以肯定这批大食人来杭州城的目地有古怪。 | 3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5
    马小龙在回回馆中见惯这些来杭州城的大食商人都十分富有,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他一方面好奇心大起,另外一方面也想乘机捞些油水,心思一定,马小龙本就机智过人,听对方问自己是否“那边”的人,便打了个哈哈道:“前边,后边,里边,外边,都是“那边”的人,不知道默大哥是不是跟我同一边?”
    “当然,当然,小兄弟,如果你是“那边”的人,你我自是同一边。”
    “啛?你大食口音没了?还出了京腔京韵?”
    “小兄弟,我打小北京城里长大,咱俩自已人,我就没必要装什么大食腔调啦!对了,这是我的密令。”默罕默德自腰袋飞快掏出一块铜牌,交给了马小龙查看。
    马小龙自小在回回馆子中,大江南北,东夷北戎,什么样的人他都见识过,加上人小鬼大,反应极快,他三两句话套出默罕默德掏出密令牌,一时玩心大起,便顺手接过密令牌,假意翻看了两下道:“密令牌没错,很好。”说罢将密令牌收进自己腰中又道:“即然都确认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那就一切好办。”
    默罕默德见马小龙验完密令牌,并不交还给自己,反倒是收入他腰中,不禁有些发急道:
    “小兄弟,那…那密令牌验完了得还我。”
    马小龙双眼一瞪,横眼塑鼻怒道:“还你?你好大的胆子,随便将密令牌掏了出来,这万一我不是那边的人,你岂不坏了大事?”
    “啊!啊呀!”默罕默德吓得张大了嘴巴,豆大的汗珠一下浮现在他额头上,语声抖动地道:“小…小兄弟,不,尊驾…尊驾责备的是,我…我好胡涂,一听到尊驾知道我的名字,便放下了戒心,好在…好在只是用了密令牌验明身份,并没有犯下错误。” | 4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5
    “哈哈哈。”马小龙仰头大笑之后,狠狠又瞪着默罕默德,:“默大哥,默大老爷,默大袓宗,我的默大神仙,知道为什么叫密令牌嚒?你动不动便掏出来展示,还密什么密?知道“那边”为什么派我一个小孩来与你接头吗?就是因为“那边”怕你人五人六,办事能力不够,所以才派我一个小孩来考察你,真是想不到,唉!真是想不到你见了一个小孩都会忍不住掏出密令牌显摆身份,可以想见平常你碰到贩夫走卒,小偷强盗之流,你都会忍不住掏出来显摆。”
    “没有,没有,从来没有,尊驾别胡说。”
    “胡说?原来我说话便是胡说,你一个胡人说话反而不是胡说。”
    “我不是这意思,尊驾,不,小爷,是我胡说,是我胡说。”
    “本就如此。”马小龙冷笑一声,:“胡人说什么都自是胡说,不算骂你。”
    “小爷,”默汗默徳抬手抹去额头冷汗,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能…是不是也能验一下您的密令牌?”
    “啍!”马小龙鼻头重重啍了一声,他哪来的密令牌,但也难不倒他,眼睛咕噜一转一个道,很快心生一计,斜眼上下打量了默罕默德后,不屑一顾地转身冷笑道:“老默啊,老默,你自己人五人六,你当“上边”的人也跟你一样嚒?“上边”老早就料到你这家伙会忍不住显摆密令牌,所以今日便是专程让我来收回密令牌,你还不明白吗?”
    “不…不会吧!”默罕默德满脸狐疑地问:“这密令牌是王爷亲手交到我手上的,怎么能收回去?再有…再有,你为什么突然又说“上边”?你倒底是“上边”还是“那边”的人?” | 5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6
    马小龙一听到“王爷”,心里“噗通”一跳,他万万料不到眼前的默罕默德竟然跟王爷会扯上关系,这大清朝不管是哪位王爷,只要是个王爷,都不是他这等草民惹得起的。
    他顿时觉得腰中那块密令牌有若火烧般炙-热,当下便想掏出来还给默罕默德,他心思飞转,面色便随着心思变得萎黄。
    正想掏出密令牌跪地求饶时,默罕默德却突然欺身靠近,朝他手中塞了一件东西,入手冰爽,轻滑细致,他不免低头一看,见是好大一颗珠子,虽是白天,但在掌中仍是闪出青光,马小龙暗暗吃惊,这莫非便是听过没见过的夜明珠?
    “小爷。”默罕默德低声道:“小的行旅匆匆,身上没有好玩意,这颗珠子您先收下,以后小的另有孝敬,小爷,我们胡人胡言胡语粗俗惯了,您可别拿小的方才那番话当真,小的没别的意思,您自然是“那边”的人,小的是看您一下收走了密令牌,心慌之下胡说八道,您千万别放心上。”.
    原来默罕默德察言观色,他见马小龙脸色突变,还道是自己一番言语得罪了他,因此尽管对马小龙身份生起了疑心,但一来马小龙年纪轻轻,若是没去过大食国,不太可能用大食话将自己招引过来,更不可能知道自己便是默罕默德,二来“那边”的人一向是行事乖张,派一个少年来同自己接头,本就是一贯作风,自己此次任务重大,万万不可行差一步,因此不论如何都不敢得罪马小龙。 | 6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7
    马小龙长这么大,铜钱十枚以上都没摸过,平时帮馆子里的伙计跑腿打杂,十天半月的伙计们会合起来给他个铜板,这就已经能让他乐个老半天,眼下手上握着传说中的夜明珠,听人说夜明珠可遇不可求,一向是价值连城,他忍不住声音抖动地问:“珠…珠…珠子值几文钱?”
    “啊!”默罕默德一抹额头冷汗,听马小龙问的是珠子值几文钱,显然是嫌珠子不够贵重,他哪知马小龙把几文钱已经看得比天大,也只懂得问是值几文钱,他只道是马小龙对夜明珠根本瞧不上眼,因此慌乱之极地道:“不值钱,不值钱,等回了北京城,小的孝敬一定让您满意。”
    “不值钱是多少?”
    “羞于启齿,小爷,就是一千两的事。”
    “一千…一千两?”马小龙口齿不清的大力吞了口口水。
    “是,小的我知道珠子难以入您法眼,一千两金子在您“那边”光都不会闪一下,但您真得体谅小的我一来出门在外,身上没有好东西,二来小的…小的也没料到这么早便碰上您,按照王爷说法,怎么地都要到了云南才能接上头,因此小的没准备妥当,小爷您息怒。” | 7楼 | | | |
    作者:晓芯洋 时间:2018-08-01 11:57
    马小龙耳朵只听见一千两黄金,默罕默德的后话便根本充耳未闻,半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双眼直直盯着手中夜明珠一会儿,又急急收进袋中,抬头呆望前方,脑中寻思着这玩意果然价值连城,一千两,乖乖,竟然还是金子,买两座杭州城都够了吧?待会儿回去问问老爹,说不定买下北京城都够了。”
    “小爷,小爷。”默罕默德见马小龙两眼发直,死死盯住岸边一堆狗屎半天不动,忍不住问道:“咱们即然碰上了面,是不是该朝下一步进行?”
    马小龙神情怪异,转头望了默罕默德一眼,突然诡异地笑道:
    “行,进行下一步,跟着我。”他话声一落,立即拔脚疾去,他飞步向前,专拣小巷,杭州市内巷陌交错,曲里拐弯,马小龙钻进巷弄里,仗着熟悉地形,很快便抛开默罕默德等人,他跑的气喘吁吁,来到一座大宅前,红墻灰瓦,大门口立有两座石狮,甚是气派。
    他前后左右一望,已不见默罕默德追来,不禁放下心头大石,长嘘一口气,正想自袋中掏出夜明珠欣赏,一双大手自身后搭上他肩膀,默罕默德声音传来道:
    “小爷跑得真快,好在我几个手下都是侦查高手,否则这杭州市内的巷弄里还真追不上小爷。” | 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晓芯洋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4天 / 跨度98天】
    • 开贴:2018-08-01 11:47
    • 更新:2018-11-07 14:07
    • 阅读:192384 回复:1853 楼主:340
    • 字数:约22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