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历史上最乱的一个朝代:宫女密谋弑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8 21:02
    承德十六年,春。
    春寒料峭,返春寒的时候,夜里更是冷得刺骨。
    大邺皇宫里,乱作一团。
    永春宫。
    十数名宫女合谋,准备勒死皇帝,岂料阴谋失败被生擒。顷刻间锦衣卫包围了整个永春宫,将这些宫女悉数拿下。皇帝还有一口气吊着,被快速送去最近的清和殿救治。
    清和殿内外,锦衣卫严正待命。
    倒是正殿,无人把守。
    赵无忧压低了脚步,站在殿外。
    听得殿内皇后李氏开口说,“既然是在明妃宫里发生,明妃就该同罪,岂能置身事外。”
    那温和之音应道,“娘娘所言极是,明妃私下与王嫔、刘妃等人私交深厚,既然明妃谋逆,此事她们必定有份参与。”
    “好生打着问。”李皇后似乎很满意这个答复。
    “是!”极尽尊崇。
    赵无忧自觉来得不是时候,刚要离开,却不慎脚后跟一退,刚好撞到了一旁的石柱,发出一声闷响。 人打赏 266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8 21:03
    “谁在外头?”李皇后一声冷呵。
    赵无忧在外头躬身,“微臣赵无忧。”
    “进来!”皇后与赵无忧的母亲算是远方表亲,私底下还得尊她一声姨母。所以赵家与皇后,有着极其微妙的关系。
    进去的时候,赵无忧只是看一眼那身穿绛紫色袍子之人,便快速敛了眉目。敢在后庭如此恣意放肆,除了东厂那人,还能有谁?
    “参见皇后娘娘!”赵无忧大礼参拜。
    皇后位居高座,瞥一眼那人,“你先下去。”
    那人行了礼,对着赵无忧轻笑一声,抽身离去。
    赵无忧微微抬一下眼皮,只看见昏黄的宫灯里,那一袭绛紫色的身影渐行渐远。收了视线,听得皇后道,“今夜之事,想必赵大人已经很清楚,不知皇命为何?”
    “回娘娘的话,皇上口谕,千刀万剐。”赵无忧据实禀奏。
    “赵大人觉得本宫该如何处置?”皇后笑得凉凉的。
    赵无忧是个聪明人,皇后方才说的话,他都一一记在心里,自然很清楚皇后意欲何为。自己赵家本来跟皇后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以——赵无忧俯身作揖,“臣以为此乃后宫之事,当以皇后娘娘为尊,宫规为准。”
    皇后徐娘半老,依旧风韵犹存。 | 1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8 21:03
    事实上这宫里的女人就如同行走的雌性荷尔蒙,长年累月的身处深宫,饱受孤单寂寞的侵蚀。是故这一双妖娆的眸,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年轻男子身上转悠,渴求着寻求皇恩之外的慰藉。
    皇后的手,轻柔的贴在赵无忧的手背上。四五月的夜里本来还有些寒凉,可这掌心亦灼热非常,赵无忧的脊背微微濡湿。
    “到底是赵大人,深懂本宫之心。”皇后意味深长的说着,那一双含情的眼睛,就这么温柔的盯着赵无忧。
    赵无忧面不改色,勾唇浅笑,恰到好处的退开半步,朝着皇后再度行礼,“多谢皇后娘娘赏识,微臣能为娘娘、为皇上尽忠办事,乃微臣的福分。”
    知道赵无忧年岁尚轻,皇后便也适可而止,不急于一时,“本宫知道你们父子的忠心,这些个零碎东西,就让东厂处置吧!”
    赵无忧颔首,“微臣明白!”皇后这是不想让他染血。
    折腾了一夜,赵无忧总算出了宫。
    那些宫女临死前得受点苦,不招出皇后心中的那些人,是不可能罢休的。
    奚墨快速搀住赵无忧,赵无忧轻咳两声,面上泛着异常的潮红。奚墨慌忙取出怀中的瓷瓶,“公子,药?” | 2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8 21:03
    “没事。”赵无忧摆了摆手,“回去吧!我歇会就好。”
    奚墨担虑的点头,小心的搀着赵无忧上了马车。
    回到相府的时候,天都亮了。
    赵无忧一脸疲惫,脸色苍白,似乎喘得厉害。
    婢女云筝快速上前,与奚墨一道搀着赵无忧回房。奚墨将赵无忧放下,快速退到门外守着。
    云筝面色从容,“公子?”说话间,已快速解开赵无忧的衣裳,松懈赵无忧的裹胸。 | 3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9 08:33
    云筝捋着赵无忧的脊背很久,赵无忧这才慢慢顺过气儿来。
    “公子这是多久没吃药?”云筝怀疑的望着赵无忧。
    “从我爹走后。”赵无忧喘着气,面色惨白得厉害,“我倒要看看,这次能熬多久,总不能一辈子吃药度日。”
    云筝凝眉,取了软垫子让赵无忧能靠着舒服些,“公子,您这是拿自己的命做赌注。若是相爷知道,其祸非小。”
    “我心里有数。”赵无忧微微合上双眸,安然躺在软榻上。
    瞒尽天下皆不知,雌雄难辨十多年。时间久了,连赵无忧都觉得,自己是个男人。
    歇至巳时左右,赵无忧才觉得身子舒坦不少。
    听得奚墨在外头叩门,“公子,简公子来看您了。”
    云筝微微蹙眉,“公子,这一大早的——”
    “约莫是为了昨夜宫里发生的事。”赵无忧拢了拢衣襟,身子有些冷,便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简衍的父亲是工部尚书,跟赵嵩算是同窗好友。而简珩跟赵无忧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兄弟”,简衍为人仗义,说话又直,是个值得交心的。
    简衍进门,一眼就看见赵无忧发白的面色,当下凝了眉头,拖着凳子坐其身边,“又累着了吧?不是说不能太操劳吗?明儿我跟我爹说说,别给你摊那么多事儿,瞧这脸煞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生了什么大病。”
    “云筝,备茶。” | 4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9 10:04
    赵无忧勉强笑了笑,“那么紧张做什么?都这样过来的,又不是头一回。”
    云筝是知情识趣的,行了礼便悄悄退出房外。
    房内,独剩下赵无忧与简衍两人。
    赵无忧道,“你这么着急过来,不是单纯想见我吧?”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细想得太全,所以这病就这么落下的。”简衍轻叹一声,双手搭在膝上,“今日罢朝,宫里头——”
    “我知道。”赵无忧不紧不慢的打断他的话,“祸从口出,此事莫要再提。”
    简衍点了头,“我知道,只不过我担心你万一搅合进去,相爷又不在,若有个什么事,你能担着吗?这一次的事情我爹也跟我说了,皇后娘娘善妒,怕是牵连不少。”
    “这是后宫之事,我是朝堂之臣,不该我插手的我必定不会插手。”赵无忧的指尖轻柔的剔着毯面上极好的鸦青色暗纹,“皇上受了惊,势必不会再管后宫之事,所以皇后娘娘要你死你就得死。这些人只要往名单上一送,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到时候皇上醒过来,早已为时太晚。”
    “皇后这是想铲除异己。”简衍轻叹一声,“倒是可惜了那些年轻轻的,就做了刀下亡魂。可是你不觉得,此事来得蹊跷吗?好端端的,宫女怎么就敢对皇帝下手?”
    “嘘!”赵无忧蹙眉,示意简珩禁声,“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背后牵扯你我担不起。 | 5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9 11:34
    还有——让你爹收敛,如果不是我爹临走前吩咐过内阁,但凡有弹劾的折子都教我过目一番,你爹就没那么幸运。我压得住一次,压不住第二次。”语罢,赵无忧轻咳着,面色白一阵红一阵。
    检验眸色微恙,当下明白赵无忧所说何意。他愣在那里,脸上有些发烫,许是觉得太丢人,半晌没有说话。
    “我不管他那些事。”简衍突然起身往外走,“你好好休息,我就是来看看你,怕你累着,没别的意思。”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赵无忧淡淡开口,“我不想看到简家出事,也不愿跟你爹打官腔,你们父子之间比较好说话。”
    简衍长长吐出一口气,“谢谢。”
    音落,他抬步离开,头也不回。
    云筝蹙眉进门,“公子?”
    “宫里有消息了吗?”赵无忧靠在软垫上,有些难受的揉着眉心。
    云筝上前,温柔的替赵无忧揉着太阳穴,“那些宫女被处凌迟,就连明妃和王嫔等人,也没能幸免于难。听说是东厂亲自抓的人,亲自送的刑场,半点耽搁都没有,干净利落。”
    半点耽搁都没有,也就是说,皇帝都来不及救宠妃性命。帝有伤,口不能言,倒是可惜了明妃那样明艳动人的女子。
    赵无忧轻叹一声,心里却清楚得很。皇后对于自己的情敌,处理得太着急,以至做了一件蠢事。
    皇帝是什么人?刚愎自用惯了,你在他眼皮底下把他的宠妃弄死,还不得记恨你?可是死都死了,皇帝醒来也无补于事。倒是那东厂,那么快将事情坐实,真是比谁都狠。
    “穆百里不愧是穆百里。”赵无忧掀开毯子下了软榻。
    云筝压低声音,“听说,他上了坤宁宫的绣床。”。 | 7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10 09:58
    “不怕被东厂探子听到,割了你的舌头?”赵无忧直起身子,云筝快速上前为其更衣。
    云筝浅笑,“公子舍不得。”
    “如果真是东厂的人要割了你舌头,我还真没办法。”赵无忧轻叹一声,“今儿是九?”
    “是。”云筝俯首。
    赵无忧轻叹一声,“该去云安寺了!”
    马车出了相府,便直接去了云安寺。这宫里的事,赵无忧不想插手,皇后已经办了蠢事,她可没这闲情雅致把烂摊子揽在自己身上。
    每月的九号,她都会去一趟云安寺。
    云安寺在城外往西十里,深山老林的,所以赵无忧出行必定浩浩荡荡,她不是什么低调的人,出门就得图个安全。尤其是现在,父亲赵嵩不在京中,她必须得格外小心那些跟自己对峙的党派之人。
    云安寺的主持早早的等在门口,毕恭毕敬的朝着赵无忧行礼,道一句,“公子请!”
    一间禅院前,所有人敛襟垂头。
    赵无忧抬步走进去,里头坐着一个敲着木鱼念着经的女人。
    女人的肤色很白,一袭灰白的袍子,花白的头发衬着她那张脸,更是白上几分,可这五官历经沧桑仍难掩精致,可见年轻时候该是怎样的风华无限。她扭头望着赵无忧,淡淡的勾唇,满脸慈爱,“来了?”
    “给娘亲请安!”赵无忧跪地叩首,“娘亲近来可安好?”
    那是赵无忧的母亲——杨瑾之,朝廷一品诰命夫人。 | 17楼 | | | |
    作者: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10 11:29

    “过来!”杨瑾之拦了手。
    赵无忧含笑上前,温顺的靠在母亲怀里,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娘。”不管外头多强势,回到娘的怀抱也是个娇嫩的。
    杨瑾之低低的笑着,和蔼的脸上浮起少许褶皱,温柔的唤着她的小名儿,“合欢这是怎么了?遇见不顺心的事儿?娘在听,你跟娘说说吧!”
    “娘,爹不在朝中,夏家开始兴风作浪,弹劾了简珩的父亲,估计也将苗头对准了赵家。昨儿个夜里,宫女弑君,所幸被人拿下。皇上如今口不能言,躺在病榻上,所以这朝中又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赵无忧慢条斯理的说着,“皇后铲除异己,势必惹怒皇上,合欢不敢搀和其中,免得到时候皇上把账算在咱们头上。”
    杨瑾之是个极为聪慧的女子,她温柔的抚着女儿的发髻,心疼的望着女儿日渐消瘦的面庞,“你这么做是对的,赵家所有乃是皇上所赐,成与败都不过皇上的一念之间。所以摸清楚皇上的喜好,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这一次,合欢不打算反抗。除了压下简家的折子,但凡参奏咱们赵家的,我都送到了君前。”赵无忧埋首母亲怀中,尽情享受着每月九号才有的温情,“皇上多疑,这一次我会在父亲回来之前,好好的收拾夏家。”
    轻叹一声,杨瑾之道,“合欢,你还记得为娘为何要住在这里吗?”
    赵无忧坐起身子,微微垂下眼帘,没有吭声。 | 18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蓝家三少V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2天 / 跨度83天】
    • 开贴:2018-08-08 21:02
    • 更新:2018-10-31 14:21
    • 阅读:138588 回复:2447 楼主:344
    • 字数:约20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相亲遇到高中同学!并不这么简单!24图 一颗豌豆公主 2017-05-01 16:59 15114/820 90/192
    鬼话完美谋杀 —— 悬疑爱情 系列之二 春浅秋深2 2010-10-21 04:00 1477/418 127/296
    鬼话另类西游《唐僧的博客》:笑到抽经为止6图 文坏坏3 2017-02-07 17:31 4670/868 52/2095
    杂谈我瘫痪在180一个月的出租房里,迷茫而不知所措409图 谦逊的白羊 2018-11-21 22:34 1131/654 43/541
    情感离婚女,生活向前看109图 小草被踩 2017-09-28 23:08 2057/2235 711/887
    煮酒andrew marr:当代英国简史1213图 万年看客2 2014-06-22 16:37 215/1504 224/834
    煮酒后汉开国往事------好孩子的逆袭 王一田129 2015-12-10 20:55 405/641 152/787
    情感我和帅大叔的一见钟情5图 对不起我爱你666 2017-11-10 23:24 445/158 7/385
    时尚平淡生活中的那些美好--摄影、旅行,服饰以及家居生活(图片为主)366图 双城伊人6 2011-12-31 18:23 729/407 87/207
    八卦祝陈坤33岁生日快乐——图解他演艺十年的N个之最……123图 芦苇MM5 2009-02-14 20:14 73/157 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