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村里闹鬼,爷爷让我认一个道士墓做师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8-31 14:50
    我在鬼话看过帖子也多,知道有认石头、树做干爹或者师父求命硬的,但是我爷爷却是让我认了一座坟当师父,别急,我得慢慢说起这个事情。
    我自幼留守,跟着爷爷在农村长大。
    爷爷是个风流老痞子,公社化那会儿自家都吃不饱饭,爷爷却屁颠屁颠跑去帮队里寡妇挣工分,奶奶呼天抢地,一口气没提上来活活气死在了家门口。
    奶奶死后,爷爷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生产队里孤女寡妇都成了爷爷帮扶对象,队里男女老少都戳着爷爷脊梁骨骂,更有甚者还要撸袖子收拾爷爷。
    村里有家室的人几乎都跟爷爷断了来往,全在背后说爷爷要遭天打雷劈,但爷爷毫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整日背着双手,叼着烟杆满到处转悠。
    爹娘结婚生了我之后外出打工,万般无奈之下才把我寄养在爷爷家,临走千叮咛万嘱咐,让爷爷千万要教我好的。
    爷爷嘴上应是,但从我记事起,他就时常带着我往那些孤女寡妇家跑,三天两头带着我在她们家里过夜。
    村里长辈看不下去了,就找了个时间堵在我家门口,指着爷爷鼻梁骂,说三年严打才过去没几年,他这么做,迟早有天要把我给害死。 人打赏 138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2 09:38
    我爷爷叫孙文景,他的堂兄叫孙文胜,我得称呼孙文胜为大爷爷。
    大爷爷早年当过教书先生,肚子里有些墨水,我爹就是他的学生,后来老了就没继续教书了。因为教过书,所以他在附近几个村子都很得人心,大事小事儿都有人请他定夺,婚丧嫁娶也会让他去写写字。不过他这人不苟言笑,总是板着脸,跟我爷爷吊儿郎当的性子完全不同。
    农村起名都会按照字辈谱来,孙家的字辈谱是‘万代长为人之师,华国文章开金锦润’,爷爷是文字辈的,我爹是章字辈的,我就是开字辈的,不过我的名字并没按照字辈谱起,我单名为‘清’。
    虚无缥缈的事物向来是农村人最害怕的,因为那个男人穿着寿衣,村里人再不敢掺和这事儿。
    爷爷听了大爷爷的劝,也怕我真被缠上,到时候没法儿跟我爹娘交代,就跟我说,“你跟你大爷爷回去,今晚上住你大爷爷家,等我把她埋了就去接你。”
    爷爷还是不愿意走,这让大爷爷大为光火,直接进屋来把我拉扯着离开,并骂爷爷,“让你莫管你偏要管,早晚死在这些女人手里。”
    我跟大爷爷走夜路回村,路上大爷爷吧嗒吧嗒抽烟也不跟我说话,我只觉得后背发凉,又不好意思说害怕,就主动找话题说,“大爷爷,我爷爷得的啥病呀?”
    大爷爷没好气回答,“他那是失心疯了,你要是敢学他,老子打断你的腿。” | | 21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2 11:08

    村里人都认为爷爷跟那些孤女寡妇有染,但我之前每天跟着爷爷,知道爷爷就算住在她们家,也是住在偏屋里,这点跟村里人解释过,但是村里人不信。
    我向来比较怕大爷爷,就不太敢再跟他说话了,快到进村的时候,借着晚上的月亮我回头看了眼那孤女的家,只看了眼当即吓得屁滚尿流,一把揪住了大爷爷慌张地说,“大爷爷,有人在天上飞。”
    大爷爷都没回头就说,“飞个jb飞,人要是能飞那不成了禽兽喽。”说完了才回头看了眼,脸马上就僵住了,拽着我就往村子里跑,“快跑,莫让它给追上了。”
    我被拉着一路狂飙,期间回头看了好几次,最后才发现天上飞的并不是人,而是一条被风吹起来的裤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人的下半身,我这才松了口气说,“那不是人,是一条裤子。”
    大爷爷却不敢放慢脚步,“我晓得那是条裤子,那裤子是陈莹莹的,她这是想跟你穿同一条裤子,要是让她给追上了,你就得娶她当媳妇儿。”
    这话我以前听村里人说过,说男人之间穿同一条裤子,那是兄弟。男人和女人穿同一条裤子,那是夫妻。
    听了大爷爷的话,我跑得比他更快了,一溜烟到了他家就推门进去了,大爷爷之后回了屋也咣地一声关上了门,然后两个人坐下喘起了粗气,缓过来之后大爷爷又说,“还好没叫那裤子给撵上,你爷爷造的孽这是报应到你身上了。” | | 23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2 12:38

    我后怕地说,“陈莹莹不是死了嘛,她撵我做啥呀。”
    大爷爷回答说,“这世上的鬼跟人一样多,鬼是过去人,人是未来鬼。陈莹莹死了就变鬼了,那些孤女寡妇就缺男人,估计是她看上你了,才会撵着你不放。”
    大爷爷肚子墨水多,说话我也听不懂,就只是不懂装懂地哦了声,此后大爷爷坐着抽烟,我就坐着等爷爷。都快到天亮了才终于有了敲门声,我以为是爷爷回来了,马上起身开门。
    只是打开门一瞧,却被吓得一屁股坐了回来,门口站着的不是爷爷,而是穿着寿衣的那个男人,大爷爷瞧见了他也瞬间明白弄死陈莹莹的那个人就是他,立马站起身来抽出烟枪指着他就破口大骂,“滚,给老子滚。”
    这个穿寿衣的男人眯着眼笑了下,然后再看着我问,“小兄弟,你觉得死人会上树吗?”
    死人当然不能上树,但我却不敢再回答他的问题,之前就是因为我回答了他的问题陈莹莹才会死,紧闭着嘴不说话。
    他又笑了下,自问自答,“死人当然不能上树,不过真要等到死人上树、活人娶尸、老狗问路的那天,你爷爷也该死了,你还得提早给你爷爷准备好寿衣棺材。”
    他刚说完大爷爷就要拿着烟枪去敲他,只是一个恍惚间,门口已经没了他的踪影,大爷爷出门瞧了眼,左右都没他的影子这才回了屋,我问大爷爷刚才那个人说的是啥意思。 | | 25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2 14:09

    大爷爷说,“说你爷爷的断头话。”说着又很坚定地说,“死人上不了树,活人不会娶尸体,老狗更不可能找不着回家的路,放心,你爷爷死不了。”
    正说话期间,刚才追着我们的那条裤子也不知道从哪儿落了下来,恰恰落在了大爷爷家门口的一棵老椿树的枝丫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坐在老椿树上看着我和大爷爷。
    大爷爷自然也瞧见了,一把把我推进了屋,然后顺手抄起了旁边一根晾衣服的竹竿走到老椿树下面把那条裤子给戳了下来,并用打火机把那裤子给点燃烧成了灰这才罢休。
    忙完了才回了屋,我还没开口说话大爷爷就劝我说,“娃娃你放心,就算你叫她给撵上了,也不会娶她的。”
    大爷爷说这话的声音特别大,很明显不只是在给我一个人听,而这里除了我和大爷爷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氛围诡异极了。
    我和大爷爷在屋子里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等到天亮也不见爷爷回来,倒是有几个村里人慌慌张张跑到了大爷爷家门口,见大爷爷和我都在,连气儿都不带喘的就说,“孙文胜,你得赶紧去劝劝你兄弟,他在做糊涂事。”
    爷爷做的糊涂事太多了,大爷爷早已经见怪不怪,淡淡地问了句,“啥糊涂事?”
    村里人说,“早上我们趁凉快就去田里干活儿,路过坟茔地的时候,瞧见你兄弟和那些寡妇抬着陈莹莹的棺材上了山,你兄弟要把陈莹莹的棺材挂在树上,这不是瞎搞嘛,我们劝他他非但不听还要打我们,你得赶紧去劝劝他。” | | 26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2 15:39

    大爷爷听完就愣了,农村讲究的是入土为安,为的是让人的魂儿接地气好去投胎,挂在树上这不是叫人永不超生嘛,大爷爷当即起身,和村里人一同朝山上去,我也跟了去。
    村里有固定的坟茔地,在村后的山丘上,都说那里风水不错,死了人也都埋在那里。山丘上有不少松树,我们去的时候爷爷他们也正好完工了。
    爷爷他们用铁链绑着陈莹莹的棺材,然后把铁链栓在了周边的四颗松树上,棺材被铁链挂着正好悬空。
    大爷爷看了这一幕怒火中烧,大步跨到了爷爷面前,抬手就要打爷爷,还没落下爷爷就说了句,“你这一巴掌下来,非得把我打死。”
    爷爷本来就重病,这两天又忙里忙外,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断气了的样,爷爷说了这么一句,大爷爷立马就不敢打了,过去敲着陈莹莹的棺材质问爷爷,“你这是要搞啥?你把死人挂在树上,当人是猫吗?”
    这也是农村的讲究,叫做‘猫上树’,因为猫是干净的,所以不能入土,死后得用稻草绑着挂在树上。而其他动物不干净,就要入土掩埋,人也是如此。
    他们口里的不干净就是心脏,而心又是指的魂儿,魂儿不干净的东西挂在树上,接不了地气那就不得超生。
    我看着这一幕,想起那个男人先前问我的话,人有皮无魂,必死无疑,陈莹莹也是听了这句话才死的。如果陈莹莹有皮无魂,肯定就是干净的,当然得挂在树上。
    而那男人晚上找上我和大爷爷说的那句死人上树,不就是眼前这一幕吗?陈莹莹的尸体已经上了树。 | | 28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3 09:53
    连我都能想到的事情大爷爷怎么可能想不到,只是因为太多人在场他不好明说,也不愿意过多指责爷爷,就招呼村民去把棺材取下来,村里人刚往前走了一步,爷爷顺手就抄起了旁边抬棺材的杠子,横在手里跟条要咬人的狗一样,恶狠狠地说,“哪个狗日的敢碰棺材,老子一棍子敲死他!”
    爷爷固执了这么多年,村里人都了解他的秉性,他要干的事情没人能阻止得了。在村里的人眼里爷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刁民,人怕恶人,别看他们整天嘴里骂着天打雷劈,但打心底还是怕爷爷的,爷爷是真敢拿棍子敲他们,他们本来就不愿意掺和陈莹莹的事情,更不愿意跟我爷爷这个刁民作对,爷爷这么一威胁正好给了他们台阶下,当即对大爷爷说,“你瞧见了没,不是我们不想管,而是我们根本管不了,这是你兄弟自己要造孽,我劝你也别管了,免得到时候连累到自己身上。”
    村里人顺势离开了坟茔地,等他们都走了大爷爷才问爷爷,“你是不是有啥苦衷?有的话你就跟我说,我帮你想办法。”
    爷爷丢了手里的杠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抽出烟枪吧嗒吧嗒抽起来,有意无意瞥了瞥我,再对大爷爷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跟你说了也没用。”
    大爷爷是真的想帮忙,但爷爷这满不在乎的态度瞬间激怒了他,摇头晃脑地走了。 | | 36楼 | | | |
    作者:挑粪的太爷 时间:2018-09-03 11:24

    等大爷爷走了后,爷爷才让帮他抬棺材的那些女人拿了一篮子纸钱出来,让我帮忙烧给陈莹莹,还要顺便给坟茔里地其他死人烧一些,为的是让他们多担待担待陈莹莹这个新人。
    爷爷连续熬了两个晚上了,早就累得睁不开眼,把纸钱交给我后就回了家,我和这些孤女寡妇随后把纸钱给坟茔地里每个坟丘都烧了些,快到晌午了我才回家。
    本来想把死人上树的事说给爷爷听,只是回家的时候爷爷正躺在床上酣睡,我也就没打搅他。又因为我也熬了一个晚上,小孩子瞌睡瘾本来就大,就跑到自己屋爬上床睡了起来。
    期间迷糊之际听见屋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以为是爷爷醒了就没多管,翻了个身继续睡,等我睡醒睁开眼往窗子外瞥了眼,才惊觉天都已经黑了。
    那会儿家里用的是老式的灯泡,灯泡的开关由一根麻绳栓着挂在床头,开灯的话拉一下床头的麻绳就行,我摸黑伸手过去开灯,但摸了好几下,却死活抓不住那根麻绳,手往下耷拉了下,摸到的却是一只冰冷的手。
    起初以为是爷爷躺我旁边了,就顺着这手摸到躺我旁边这人的脸上,只摸了两下吓得心都凉了,啊呀大喊,“爷爷,有鬼!”
    不多大会儿爷爷打着手电筒进了我房间,拿手电筒的光往床上照了下,瞧见床上躺着的人之后,立马就把手电筒的光直直射向我眼睛,强光之下我连旁边躺着的是谁都没看清。 | | 37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挑粪的太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51天】
    • 开贴:2018-08-31 14:50
    • 更新:2018-10-22 12:05
    • 阅读:225553 回复:1443 楼主:238
    • 字数:约16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