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那些印在我脑子里,从来不敢忘却的事情

  • 首页
  • 上一页
  • 24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0度抹罪 时间:2019-03-16 13:41

    之前我一直都怀疑凶手是因为当年的宝藏之类的事情在报复,可看到这墓室,我不禁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如果当年魏猛龙等人参与了这血魂降,他们没有可能会放过婴儿。
    婴儿出生的那一刻,是灵气最胜的一刻,据说在那一刻的婴儿,睁开眼能够看到神的微笑。
    而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能够出生的婴儿,则是戾气最重,这也就是很多人口中的怨婴。
    无论是南洋的降头,还是苗疆的巫术,又或者邪教的黑术,都有关于炼制怨婴的手段,而这里的血魂降,就很有可能会选择怨婴作为施法的对象。
    “女人!”
    我的眼睛微微眯起,再次大胆的猜测,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曾经是以被害者的身份出现,甚至和这里的施法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猜测并非是没有依据,从凶手杀死的人的年龄可以推断的出,这个凶手和被害人应该很熟悉,而且特别是对尸体的悬尸上看,凶手的年纪应该不大,加上十年的时间过去,应该介于三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
    说她是女人,这是从婴儿上推断出来的结果,一个男性凶手,就算杀人之后处理的手段如何的干净利落,也不会如女性凶手细致。
    北美就曾经有过一场连环杀人碎尸案件,当时很多警察都以为是男人作案,所以一直都没有收获,最终一次意外凶手落网,所有人才发现,凶手是个女人。 | | 2687楼 | | | |
    作者:0度抹罪 时间:2019-03-16 14:42

    正常的男性杀手,因为仇恨会变的极端,而这种极端会表现在惩戒被害人的尸体上,绝对不会选择放一些婴儿尸体在办案现场。
    最初我们以为这是凶手要制造恐慌,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进入的误区,能够想出这样报复办法的,也只有女人。
    一个女性的被害人,能够在被实验之后还活着,这本身就说明了她和这些人间最少一个人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是夫妻或者情人,否则处于保密的要求,她都无法活着离开。
    “我是不是错了?”
    我眉头深锁,我搜寻了记忆之中在桃园镇见到的女人,可却没有一个是符合我推测的要求,这不禁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推论是不是出现了错误。
    我意识到,这应该是我的推理遇到了瓶颈,或者说我的推论遇到了盲点,只要能够将这个盲点解开,这个案件就会迎刃而解。
    虽然心情有些沮丧,可内心深处却是明白,这一刻的我,是比以往更加接近真相的时候,只要再多一点线索,或者凶手再露出一丝的破绽,我就能够解开谜题。
    “魏齐龙那里没有出现符纸和婴儿,是不是说明当年魏齐龙没有参入进来,对于凶手他也仅仅是猜测呢?”
    我心中低语,魏齐龙的事情虽然让我措手不及,想来凶手也不会好受,这或许就是我寻找的破绽。
    就在此时,我前方的墙壁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有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187 | | 2689楼 | | | |
    作者:0度抹罪 时间:2019-03-17 09:39
    “会是谁?”
    我心中紧张万分,现在除了我,几乎所有人都在沉睡,这个时候走到这里的人,极大的可能就是凶手。
    古墓之中尽管有灯光,可我并不敢回头,身体微微的朝右一歪,拔腿就要逃走。
    “嘭!”
    可几乎就在我要跑的同时,我背后的那道身影也动了,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前冲的身体被硬生生的拉扯了回去。
    “艹!”
    我怒吼一声,脸上的青筋都爆了,实力的差距太大了,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一直都被人压制,换了谁也心情不爽,更何况是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
    “嘭!”
    我顾不得自己肩膀被抓的疼痛,右手快速的往后方一个肘击,同时身体快速的后退,以自己的后背撞击那人。
    这一切都是格斗的本能,可是这样的手段对普通人有用,对那些江湖中的人来说,很难奏效,那人脚下快速的移动,居然拉着我一百多斤的身体,快速的后退,根本就不给我接触的机会。
    我心中一惊,这份怪力我并不陌生,纳兰身上有,而另外一个人就是岳破掳了。
    “是你?”
    我惊呼出声,这古墓之中清醒的人原本就不多,而能够有这样大力气的人,自然就只是剩下岳破掳一个人了。
    “啪!”
    几乎就在我开口的同时,我的身体被那人重重的甩了出去,撞击在了墓室的墙壁之上,我能够听到自己骨骼断裂的声响。 | | 2696楼 | | | |
    作者:0度抹罪 时间:2019-03-17 10:39

    在这个空隙我还是顽强的将头抬了起来,看向那人,正和我的猜测一样,那人是岳破掳,此刻她的神情冰冷,正默默的注视着我。
    “你不是岳破掳!”
    我眉头深锁,疑惑的看向岳破掳,并非我脑子被摔的死机了,而是面前的这个人,尽管什么都和岳破掳很像,可我本能的感觉是这人不是岳破掳。
    这样的猜测,如果是以前的我,我都觉得可笑,可是自从经历了萧瑜的事情之后,这就不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一张人皮面具而已。
    这个人很像岳破掳,从衣着到样子,几乎都没有破绽,可她终究还是差了一点,那就是气质,岳破掳身上那种女中豪杰的强大气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成功的。
    我的心中一沉,在这个地方,居然有人会选择冒充岳破掳,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毕竟这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了。
    而且纳兰曾经说过,人皮面具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做出来的,岳破掳出现在是随机的,这意味着我面前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一路跟着过来的。
    我的额头冷汗直流,刚才摔的那一下,我感觉最少有几处骨头是裂开了。
    可现在的情形,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心自己的伤势,对于自己的处境心底充满了担忧。
    原本我以为岳破掳醒着,有这个暴力的女人在,凶手在这地下世界多少会收敛一点,可是替身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想必岳破掳就算不死,处境也不好。 | | 269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4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0度抹罪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7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8-08-31 14:26
    • 更新:2019-03-26 14:55
    • 阅读:236112 回复:2845 楼主:1132
    • 字数:约75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